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虚空相关&双鬼】虚空30题(20130816)

我果然还是有文可以做生贺!李轩大大生快!

题目来自 @改良舒露露

所以双鬼本的内容就都发出来啦,虽然时隔大半年但还是完售感谢!


 
  
 


01 驱魔少年盖才捷的忧郁

 

盖才捷看了看手里特意定做的青之驱的镰刀,又转头看了看窝在训练室另一角远远观望着的队友们,突然高举镰刀冲着那边就劈了下去。

眼看大家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盖才捷这才收起镰刀,语气中充满了鄙夷:“区区虚无界……”

“我靠。”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同为宅男的葛兆蓝,“人家奥村磷用的是降魔剑好吗?而且你COS得也不像啊感觉完全不对!”

盖才捷鄙夷地看着他:“我不是奥村磷,我是青之驱。”

“那你提什么虚无界?”

盖才捷歪了歪头:“唔……尸魂界?”

……懒得搭理你。

众人集体翻了个白眼,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盖才捷幽幽地叹了口气。这种看见鬼就想驱的心情,今天也不被大家理解着啊。

 

 

02 全员COS性转角色的话吴羽策岂不是占了大便宜

 

吴羽策掂量了一下手里的同人本,表情似笑非笑:“有一天早晨吴羽策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鬼刻……李迅,你最近脑洞开的很大嘛。”

李迅双手捂住头:“副队你别这样……你想想啊,如果有一天早晨起来队长变成了逢山鬼泣,是不是挺带感的?”

“完全不。”

眼看对方的手马上就要压上他的后脑勺,李迅突然福至心灵,大声喊道:“性转的逢山鬼泣!”

吴羽策的动作因为这句话停在了半空中。他眯了眯眼睛:“嗯,是挺带感的。”

“嘿、嘿嘿……”李迅干笑几声,刚以为自己顺利躲过一劫,又被接下来那句话一巴掌打回了地狱。

吴羽策拍了拍他的肩:“写个文给我,我拿去叫李轩好好学习一下。”

“……副队饶命?!”

 

 

03 LV6卖队友能力者与LV7脸滚键盘能力者的日常

 

李迅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不管他把本子藏哪里,第二天训练开始前,它都会风雨无阻百折不挠地出现在吴羽策的电脑桌上呢?

与他同宿舍的唐礼升想了想,还是决定让他一直纳闷下去的好。

 

 

04 李迅大大,计划通!

 

左边没有人。很好,右边也没有人。

李迅闪身出了墙角,又迅速拐进了下一个阴影处,一步一步地向外挪着。

今天的RY13他可是有摊子的,说什么也要混出虚空去,再像去年一样被扣下可就亏大发了。

他身后不远处,李轩正用胳膊肘轻轻兑着吴羽策:“今年不拦了?”

吴羽策摇头:“不拦了。他现在这个白痴样子,可比去不成RY12那次哭丧着脸的表情有趣多了。”

“阿嚏——”

成功混出虚空大楼的李迅抬手揉了揉鼻子。

 

 

05.到底是跟队长逆CP呢还是跟副队逆CP呢

 

戴妍琦又在某个大家都懂得的群里说话了。

“我还是觉得是策轩。”她很严肃,“你们怎么会都觉得是轩策呢!”

楚云秀回了三个字:“问李迅。”

“谁弹我谁弹我!”李迅出现得很快,“哦哦我们虚空的CP吗我告诉你啊当然是jughldtyj;vh;oym,p;cjwnr”

“对不起刚刚手滑。”五秒后,李迅的消息又飘了出来,“队里的CP当然是策轩啦!”

楚云秀小窗戴妍琦:“吴羽策来了。”

戴妍琦:“为什么是吴羽策来了?我觉得这就是真相啊,你从哪里看出来不对的?”

楚云秀:“等等啊。”

戴妍琦:“嗯?”

楚云秀:“好了,你再问一次。”

戴妍琦莫名其妙地再次点开群:“李迅李迅,你们队里是策轩还是轩策啊?”

李迅莫名沉默了好久才给了回答:“轩策啊!策轩这种邪道你居然也碰!简直不能直视!”

戴妍琦抽搐着嘴角单敲了楚云秀:“云秀姐你做了什么……”

楚云秀很淡定:“短信李轩让他去看看李迅在干什么。”

戴妍琦:“……”

 

 

06.吴女士你今天真美

 

李迅今天抽到的大冒险题目是,当着李轩的面对吴羽策说一句:“吴女士你今天真美。”

李迅思考了一秒钟才想起来,这道题好像是上次玩游戏时候他自己出的。

他又用了一秒钟决定,打死也不能去,他宁愿选真心话。

啊对了,真心话的内容是“爆出你的论坛马甲”,也是他出的题目呢。

不作死就不会死啊,李迅大大。

顺带一提,后来论坛好多文都莫名其妙地坑了。读者集资要求对作者进行跨省,被管理员以“莫须有”的理由强行制止了。

 

 

07.踏♂破♂虚♂空

 

“踏破虚空”是虚空战队下属的公会。

“踏♂破♂虚♂空”是虚空战队专属女性向论坛。

刚刚转会过来的贾世明在弄错三次之后终于记住了它们的差别,以自己彻底粉碎的三观为代价。

 

 

08.同是虚空人,相煎何太急_(:з」∠)_

 

“我再说一遍,盖才捷,放下你的镰刀!”杨昊轩一边跑一边喊着,“葛兆蓝和唐礼升都在啊你怎么就只追我一个!”

“唐前辈是守灵者又不是鬼。至于葛兆蓝前辈……”盖才捷看杨昊轩的目光不知为何带上了一点怜悯,“他是全透明呀,我看不到。”

“这日子没法过了……队长!副队!救命啊!”

 

 

09.某天早晨起床后,大家发现全透明失踪了

 

李轩环顾了一下训练室,微微挑起了眉:“我怎么觉得屋里少了个人?”

众人闻言也跟着四下看了看,然后集体摇头:“没有啊都在呢?队长你没睡醒?”

李轩揉揉太阳穴,放下手时吴羽策正好递过来一副眼镜。他带上后再次扫视了一遍全场,这才安心的点头道:“嗯,没少,大家继续训练吧。”

我靠,透明度调这么低,你这不欺负近视患者么!去联盟投诉你啊信不信!

 

 

10.纯情副队邪魅队长

 

“李轩,”吴羽策皱着眉,“你能不能别跟那些人走得这么近。”

李轩有些诧异的扬了眉:“凭什么?给我个理由?”

“……没有理由,我看不惯。”

“哦?”他低下身来贴近吴羽策,仔仔细细品着对方身上的香气,“你为什么看不惯?”

“我……”吴羽策死死地咬住嘴唇,“我喜欢你,满意了吗?”

“满意,怎么会不满意。我就是喜欢你这么可爱的样子。来,亲一个。”

“……”

“……”

“副、副队,队长,你们……”李迅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你们怎么还没睡啊?”

“都开始做视频了,长本事了啊。《纯情副队邪魅队长》,呵呵,声音还挺像。来给我让个地方,我看看CV列表。”吴羽策俯身握住李迅的鼠标,仔仔细细地浏览了起来。

“副队我我我我错了!”李迅瞬间从椅子上弹起。

“你怎么会错呢,别害怕嘛,来来来坐下。”李轩把他重新摁回椅子上,让他的脸对着电脑,然后轻轻凑过去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我就是喜欢你这么可爱的样子。来,滚一个。”

“队长我真错——啊——!”

 

11.LHJEOY#I#&*(^&*4uio3435hhhaoru234H@OP(&E*(^

 

李迅左手揉着脸,右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着字:“那是代码!代码!我最近在学编程!编程你们懂吗!我就知道你不懂!”

 

 

12.“我就是不想换角色李轩你能把我怎么着吧。”

 

在吴羽策冷着脸抛出如上那句话之后,虚空的队长大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这都不叫事,只要咱俩上下不换,你想怎么着都行。”

“你大爷!”

 

 

13.阴历七月十五,今天的守灵者也肩负重任呢

 

“唐礼升你能别跟着我了吗!”

“那不行,你可是全透明,一会儿你消失了怎么办。”

“……杨昊轩还是半透明呢你怎么不担心他!”

“那不是还能剩一半吗,怕什么。”

“……李迅一会儿身上冒鬼火了怎么办!”

“挺好的,正好照明。”

“……那小盖呢?”

“今天鬼多,他驱鬼去了,看着还挺兴高采烈的,不用管他。”

“谁要管他啊!还有队长和副队呢你怎么……哦对,那俩人的确没法跟。”

葛兆蓝和唐礼升一起默然了一下。

管他中元节还是劳动节,清明节还是儿童节,对那两个人来说,都和情人节没区别呢。

 

 

14.无语策

 

吴羽策已经一天没有说话了。虽然他平时话也不多,但和今天这种沉默完完全全是两种感觉。

一定是出事了。

虚空的诸位召开了内部紧急会议,还是决定派李迅去找自家队长问问清楚。

“……等会儿,怎么又是我?”

“因为……因为你可爱呀。”

“日!”

李迅硬着头皮上了:“队长,副队他怎么了?这都一天没出声了。”

李轩很淡定:“哦,他嗓子哑了。”

“啊?副队感冒了?”

李轩继续淡定“没,昨儿晚上喊得太过了。”

“……是我想的那样吗?”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

“……队长。”

“嗯?”

“副队在你后面。”

“……阿策你听我解释我……我靠你放下那个显示器!我回去跪键盘还不行吗我错了我真错了!”

 

 

15.盖才捷啊盖才捷,你还是太甜了O_Q

 

“前辈。”盖才捷一脸严肃地拦下了杨昊轩,“别在中元节出门,很危险的。”

杨昊轩左右看了看同行的其他人,“不是,这么多人呢,你为什么只拦我啊?”

盖才捷继续严肃:“大家要么是人要么是鬼,只有你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容易出事。”

“放心啦小盖。”李迅笑眯眯地搭上他的肩膀,“昊轩不会有事的。”

“就是。”葛兆蓝也点头附和,“情人节单身的人中元节也不会有事的。”

“为什么?”

“人都不要他,鬼更不要了。”

“滚!”

唐礼升默了默,幽幽的开口说道:“如果是从这个角度说的话,我们好像都很安全……”

“……”

“……”

“……”

“……”

“人艰不拆你懂不懂啊!兄弟们!揍他!”

 

 

16.“我觉得我们虚空,应该请个大师来看看风水什么的……”

 

李迅挂了电话,满脸的莫名其妙:“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战队说夏休要来咱这儿过?这都第三个了!避暑应该去霸图啊,海边多凉快!”

“不是第三个,是第四个。”唐礼升抬起头,“我这边也有人找。”

盖才捷举手:“我这边也有。”

李轩也说:“我跟阿策这里也有人问。”

葛兆蓝纳闷:“合着就我和昊轩这边没有?”

吴羽策很淡定:“你们透明度太低,别人看不真切。”

“……”

一阵阴风吹过。有点凉。

“我好像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要来咱这儿避暑了。”李迅叹了口气,“咱虚空好像真的应该请个大师来看看风水了……”

李轩敲敲桌子:“嗯,把这事儿记下来,抓紧时间提上日程。”

 

 

17.等虚空夺冠了我就告诉你呗(<ゝω·)☆

 

“李迅大大!吴副队睡觉穿什么睡衣呀?全棉还是真丝?豹纹还是格子?睡裤还是睡裙?”

“李迅大大!葛兆蓝大大真的一到晚上就会消失不见吗!”

“李迅大大小盖他有对象了吗!没有能考虑一下我朋友吗她可喜欢小盖了她叫商……”

“李迅大大!‘脸滚键盘一千遍,真爱全部会实现’是真的吗!”

“李迅大大!……”

难得的粉丝见面会被大家硬生生地扭转成了虚空八卦咨询会。李迅看了看身旁几位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和另几位越来越诡异的神情,身上冷汗也跟着越流越多。

他转头对着眼冒星光的粉丝们扯出一个笑容,认真地问道:“想知道?”

底下人齐齐点头:“嗯!”

李迅又问:“真想知道?”

继续点头:“真想!”

李迅也跟着点头:“嗯,等虚空夺冠了我就告诉你。”

“……”

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弃粉丝妹子的利益于不顾什么的……李迅大大,怪不得你找不到对象。

 

 

18.队长你要是真的那么想上pilipili看双鬼同人视频的话……我可以给你个邀请码

 

“队长队长!”

李轩抬眼看了看笑得一脸谄媚的李迅,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干什么?”

“我的IPAD,还我呗。”李迅狗腿地靠过来给他揉肩。

李轩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哦,你的IPAD啊。”

“对呀对呀。”李迅又帮他捏了捏颈椎,“我知道错了,还我吧!”

“呃……还不了你了。”李轩有点尴尬,“我不是没有pilipili账号嘛,就拿你IPAD,用你的号去看双鬼同人视频,结果……啊哈哈结果一不小心让阿策撞见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啦!”

“这样啊。”李迅脸上的笑容一点也没变,“其实队长你想去看的话,我可以给你个邀请码啊。”

“真的?那就麻烦你了!不愧是好兄弟!”

“当然是真的,不过在那之前……”李迅按压对方肩膀的力道突然加大,“你赔我IPAD!那里面都是珍贵的资料啊!全天下独一份的秘密你知不知道!啊啊我掐死你!”

“咳咳咳咳……谋、谋杀……救命……啊……”

 

 

19.别太小看双鬼拍阵啊

 

“嗡——嗡——”

“有蚊子?”李轩卷起手边的报纸胡乱拍了两下,未中。他挑起眉,“阿策!”

话音还没落,吴羽策常用的笔记本瞬间就向他飞了过来,结果蚊子没拍着,李轩的脑门儿倒是被扔了个正着。

“我靠,我让你拍蚊子,不是让你拍我!”李轩揉着自己被砸得通红的脑门,表情各种扭曲。

吴羽策看他呲牙咧嘴的样子颇觉有趣,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结果就是换来李轩气势磅礴的迎头一击。

他下意识地一缩脖子,这才发现对方不过是用手里还没放下的报纸,轻轻地碰了碰他额前的刘海。

吴羽策看着李轩脸上微微扬起的笑意,不自觉也弯了嘴角。

空气瞬间凝固,时间刹那静止。

除了那只还在飞翔的蚊子。

“嗡——嗡——嗡——嗡——”“啪!”

打扰别人谈恋爱可是会遭报应的,管你是人还是蚊子。

所以说,可千万不要小看双鬼拍阵呀。

 

 

20.阿策啊我觉得我们已经很默契了,不如来做点更深入的交流吧

 

“我还是觉得不太好。你就非得在训练室吗?”

“有什么关系啊,又没别人在。”

“这和有没有别人在没关系,你怎么总……嘶!”

“烫着了?”李轩执起吴羽策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吹了吹,“吃火锅就专心吃,少说话。你看看,遭报应了吧。”

“提议吃火锅的是你,为什么遭报应的是我?”

“因为……因为我们是最佳拍档啊。”

“……泼你一脸汤底信吗。”

 

 

21.“好像停电了。”“啊啊啊啊啊有鬼啊——————”

 

“诶?灯怎么坏了?”

顶灯的开关被杨昊轩一下一下地拨楞着,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

“没有,停电了。”葛兆蓝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随着他转身的动作透出一抹幽光,“哎呀你别弄那个了行不行,吵死了。”

“哦。”杨昊轩放下手,“就咱屋停了还是都停了?诶你干啥呢?”

“都停了……哎呀你别烦我,Temple Run,忙着呢。”

“你就玩吧,一会儿玩没电了我看你怎么办。”

“哥有移动电源。”

“靠。”杨昊轩翻了个白眼,回身准备开门,“得了,你接着玩吧,我出去看看他们。小盖还小呢别回来再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葛兆蓝被这一嗓子吓得一哆嗦,手机也颤抖着一路弹跳到了地上。他的目光划过手机继续向外扫去,抬眼才发现,门外是将手电筒朝上摆放、让光线从下直直打在自己脸上的盖才捷。

“妈呀!”他也吓了一跳,“小盖?你这干什么呢?”

“停电,来给前辈们送手电筒。”与他们的慌乱不同,盖才捷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稳。

杨昊轩死命拍着心脏:“送就送呗你把它打开干什么!”

“楼道黑,我看不见路。”

“那你往下照路不行吗!为什么要往上打光!”

“因为我个子矮,灯光往下照会看不清是哪位前辈来开门,万一喊错就不好了。”

盖才捷歪了歪头:“前辈们……怎么了吗?”

“没什么。”葛兆蓝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好好努力吧小盖,虚空的将来就靠你了。”

“……诶?”

 

 

22.虚空特色式八卦

 

Q:请说出由李迅QQ所发出的、“erftbnhyjuiokm,”与“/i9nvbgy7`fsdwa”两段乱码之间的区别。

A:摁住他滚键盘的人不一样。第一段乱码的制造者是副队,第二段的制造者是队长。

Q:如此选择的原因是?

A:副队认为,左手常年操作键盘,手指相对右手会更灵活,做这种需要技巧的事情会更方便,所以使用攻击招数时一向将左手设置为主手。而队长认为他右手力气比左手要大,使用右手做事情会节省更多的时间,所以攻击时会将主手设置为右手。通过观察以上两段乱码的大致字母排序,即可得出上述结论。

……

你以为匿名我就不知道是你了吗,盖才捷!

李迅愤愤地扔掉了手上最新一期的《虚空晨报》。

 

 

23.试试看交换账号吧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用女号。”

“开什么玩笑,我不喜欢猥琐流的角色。”

“开什么玩笑,没有一击必杀的职业我才不要!”

“开什么玩笑,没了枪炮师你们再对上苏沐橙怎么办?”

“开什么玩笑,别的账号会隐身吗!”

“开什么玩笑,我不能放弃治疗。”

“开什么玩笑,驱魔师如此光明的职业怎么可以和你们鬼魂互通。”

“……”

“……”

“……”

“小盖,别闹。”

 

 

24.第二天休假的晚上,要不要去队长房间门口听壁角呢?

 

盖才捷选择了“No”,然后安然无恙地度过了整个假期。

李迅选择了“Yes”,之后再也没有在大家面前出现过一次,直到整个假期结束。

恢复训练的第一天,唐礼升惊奇的发现训练室所有的键盘都干净了不少。

“做卫生的大妈真是太负责了。一定要好好感谢她们才行。”

他这样想着。

 

 

25.关于让虚空全员穿女装表演的事情,主席好像是认真的

 

“主席他心脏病不是还没好吗,为什么要放弃治疗?”

“什么全员女装,他其实就想看轮回周队长吧。”

“想看轮回就找轮回啊,为什么最后倒霉的是咱虚空?”

“据说是主席新秘书打‘轮回’时候错打成了‘灵魂’,后来别人校对时候就顺手改成虚空了。”

“我去,这消息也太牵强了吧?李迅你从哪儿听来的?”

“这怎么能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暴露戴妍琦的!”

“……”

“……”

“副队,咱以后少让他滚键盘行吗,脑子都滚傻了。”

“不滚的时候也没聪明到哪儿去。”

“诶,这倒也是。”

“……是你妹啊!”

 

 

26.希望能一直跟你一起入选全明星和最佳搭档

 

又是一年全明星,X市,虚空战队主场。

主队的正副队长并肩站立在了舞台中央。李轩抬起右手向着观众席挥了挥,然后伸出左手一把揽住了吴羽策的肩。

全场的尖叫似乎是要把屋顶都掀翻。

吴羽策踉跄了一下还是撞进了李轩怀里。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还是给了对方一个肘击,小声说道:“你干什么?”

李轩看了他一眼,没回话,只是将搭在他肩上的手又收紧了一些。他扬起笑容,右手向下虚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用全场都能听到的音量大声说道:“谢谢大家的到来。很高兴,又一次可以和我的搭档吴羽策一起,站在全明星这个舞台之上。这不是我们两个第一次一起入选,我想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不论全明星还是最佳拍档,甚至是总冠军的颁奖台,我都希望能一直站在这舞台上。和他一起,只有他。”

李轩没用话筒。

一字一句,出自肺腑,倾尽全力。

吴羽策顿了顿,也向着台下用力点了头,随即扭身紧紧抱住了身边的人。

李轩,我在你身边。

一直都在,永远都在。

 

 

27.青之驱这个ID到底是怎么混进虚空的

 

“盖才捷,你再成天嚷嚷着要驱鬼,我就先把你驱了!”杨昊轩忍无可忍,“这种ID到底是怎么混进虚空的啊!”

葛兆蓝幽幽道:“从前有一个驱魔师,一不小心混进了鬼窝。”

唐礼升接着说:“他被各种鬼团团围住,就在这个时候!”

李迅举手:“众鬼中最帅气的那位刺客绕到了驱魔师的身后,给了他一个漂亮的舍命一击!”

“可惜没打中,再帅气也百搭。”李轩对他翻了个白眼,“最后这位驱魔师……”

吴羽策打断他:“现已加入肯德基豪华午餐。全剧终,你们可以洗洗睡了。”

“……”

“……”

“有人跟你说过吗副队,你真的一点都不适合讲冷笑话。”

“冷笑话?不,我是认真的。”

“……”

“……”

“其实驱魔师挺好的,来我给你们推荐几部动漫……”

 

 

28.后来大家发现,其实是半透明变成了全透明

 

“我怎么觉得这个图片有点奇怪……”唐礼升摸着下巴,细细地研究起了虚空游戏账号的合照。

还是盖才捷眼尖:“除了全透明,半透明也不见了。”

杨昊轩把胳膊架在了李迅肩上,小眼神儿嗖嗖地:“迅哥儿,几个意思啊这是?”

李迅摸摸鼻子:“透明度调过头了啊哈哈。别在意这种小事情吗反正你们俩也一个屋,呆久了互相同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对不对!”

李轩嗤笑一声:“不对呀,那你和礼升一间屋住了这么久,怎么还没进化成人啊?”

“你才不是人呢!队长你骂谁!”

“认了吧李迅,你就是一鬼火。”

眼看吴羽策也损了一句,葛兆蓝也跟着笑道:“米粒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啊。”

“鬼火怎么了!偷着干点什么多方便啊!多适合我啊!副队你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没有啊?看别人好我可高兴了。问题你又不是别人。”

“……还让人过吗?还让人过吗?我这就办转会去啊信不信!”

李迅作势就要往外冲,被盖才捷眼疾手快地拉住了衣袖:“前辈你别走。”

李迅很感动:“还是小盖对我好。”

盖才捷很认真:“先让我准备好庆贺你离开的道具。要是隔几天再庆祝就没这个感觉了。”

“……”

李迅同学今天也感受到了来自外太空的恶意。

 

 

29.夏日的百物语

 

盛夏。深夜。

会议室,没开灯。

虚空的大家团团围坐在一起,盯着桌上点燃的那十根蜡烛,愉悦地玩起了百物语——众人轮流讲着怪谈,每讲完一个就吹熄一根蜡烛,还剩最后一根的时候就让它继续燃着,直到太阳升起大家再各自回家。

虽然游戏的要求是一百根,但是职业选手最好还是不要熬夜,李轩就把蜡烛改成了十根。

“讲完九个怪谈就都回去睡觉,听见了吗?”李轩借着烛光扫视了一圈,看大家都点头同意这才满意地开了口,“那我先讲了啊。咳,从前有一个人,后来他死了。”

“……”

“……”

“……”

眼看李轩吹熄了蜡烛,众人这才敢确定他的故事讲完了:“队长你也太敷衍了吧?这算什么怪谈啊喂!”

李轩很淡定:“你行你上啊,you can you up!”

“我来就我来!”李迅清了清嗓子,“我的本子,今天早晨也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副队桌子上了!”

大家都看向了唐礼升。被注视的某人不自在地咳了咳,也跟着讲了一个:“有一天我打开了钱包,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盖才捷问:“看到什么?”

“里面……居然一分钱都没有!”

葛兆蓝白了他一眼:“有一天我打开背包,发现别说钱,连钱包都没有了!包上还多了一个老大的口子!”

“你那是被偷了好吗!”杨昊轩抬脚踹他,“我那次背包可是完好无损,但是钱包就是死活找不见。你们猜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我忘带了啊,笨。”

“……弄死你信吗!”

众人越闹越欢,渐渐也没人想起去要吹蜡烛。好好的百日谈被大[zuo]家[zhe]硬生生地扭转成了冷笑话大赛。

李轩推推吴羽策:“讲一个?”

吴羽策偏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李迅:“其实,李轩和李迅是亲姐俩。”

“……”

“我去?”

“我靠!”

“我操。”

“妈呀好吓人!”

李轩瞪他:“吴羽策你敢不胡说八道么!”

“是冷笑话。”吴羽策平静地看了回去,“你让我讲的。”

李轩被打败了:“算了算了,小盖来,讲一个。”

“冷笑话还是怪谈?”

大家想了想盖才捷平日讲话的风格:“……还是怪谈吧。”

“哦。”盖才捷点点头,“我其实是一个驱魔师——”

“……啊啊啊啊你闭嘴啊你!”

 

 

30.虚空不空虚

 

“我告诉你哦,话不要乱讲哦!喏喏,空虚两个字你会不会读?是肾虚,不不不,是空虚,我是肾虚公子,啊不不不,我不是空虚公子……咳咳咳咳……都你,我告诉你,我从小就很肾……我从小就很空虚,肾这一块呢我有好好保护……”

李轩和吴羽策进门的时候,众人正围在同一台电脑前看着视频。他也凑过去:“看什么呢?”

“《西游降魔篇》……队长你坐!”唐礼升给他让地方,“我们在看空虚公子。”

盖才捷也站起来;“副队你坐这边。”

“空虚公子?为什么不是虚空公子?”李轩问。

“我们虚空又不肾虚,干什么要扯到一起。”杨昊轩损他,“还是说,队长你其实肾虚?”

李轩毫不在意:“我肾不肾虚,问你们副队就知道了——啊!”

吴羽策不动声色地收回脚:“问我干什么,我可不知道。”

大家偷着对了对眼神,突然齐声说道:“嗯,副队怎么会知道呢?副队当然不知道,谁知道副队也不会知道。”

“呵呵。”吴羽策居然笑了笑,“怎么,觉得最近的训练量不够?想让我再加点?”

“别?副队我们错了!队长的事你最知道了!你什么都知道!”

“哦。明天的基础练习加一倍。”

“……知道也不行不知道也不行,副队你到底想怎么着啊!”

“不怎么着,让你们知道一下,虚空从来都不空虚,我们过得很充实。李轩你别笑,你加两倍。”

“为什么啊?我是队长,你凭什么罚我?”

“凭你是队长,要以身作则。”

“吴羽策,你公报私仇。”

“对,怎样?”

“……靠!”

13 May 2014
 
评论(10)
 
热度(186)
  1. 曲尽河星稀比众木 转载了此文字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