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叶王】春和景明(20140322)

给瓶哥 @颜未臣的G文。不太会写古风见谅! 有错字见谅!(。



 

草长莺飞,正是初春时节,微风拂动,吹来阵阵青草香气,不禁使人心旷神怡。可就有这么一位完全不为外界所动,依旧紧紧锁着眉头,不耐地瞧向身侧懒洋洋地少年:“你还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少年连眉毛都没动一下:“着什么急,我还没对你失去兴趣呢。”

“可我已经厌烦你了。”

“啧啧,你也太绝情了吧,王杰希。”

“绝情总比滥情好。你说呢,叶秋。”

王杰希冷眼看着他,就像看一只从路边突然蹿出、紧扒住他裤脚不放的野猫。明明不想带着它,又狠不下心赶它走。

心软真是个大问题。

他在心底狠狠叹了口气。

王杰希出身微草,技艺小成便尊了师命下山历练。索性门派交代的任务并不棘手,凭他的本事很快就解决了,时间也因此富裕了许多出来。难得下山,王杰希也不着急回去,返程便走了另一条稍有些远却热闹许多的路线。那日他路过杭城,策马信步时经过一户大宅,好巧不巧正有个人从墙上纵身跳下。王杰希下意识就施展轻功将人接住,安置在自己的马背上。

见那人不过是个十几岁模样的少年,他不禁皱起了眉:“你是何人?为何要跳墙而出?”可还未等那人开口,院内已然喧哗四起,大量冗杂的脚步声似是朝这边奔来,配着木器撞击之声,像是有人已将木梯架在了墙头。少年神色一凛,抓住他衣袖的手也紧了许多:“少侠救我!我本是临乡一介书生,前些日子来杭城游玩却不幸遇了山贼。我拼了命才逃过此劫,谁知刚出狼窝又入虎口,逃亡路上又遇人贩,被他们卖到这户人家做小厮……还请少侠务必带我逃出这里!大恩大德,叶某来世结草衔环,必当相报!”

王杰希在山上住了这么些年,接触的无非都是同门的师弟师妹,亦或是高一辈的掌门或者师叔,这尘世间的种种纠葛只是略有耳闻,谁知头一次下山便让他遇到这等不平之事,心地善良如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王杰希闻言也不多作言语,一手穿过少年腰际拽住缰绳,一手扬起马鞭纵马离去,将那少年成功带离了此处。

二人一路奔行至郊外,眼见行人渐稀,王杰希这才勒马停下,扶着少年下了马背。

那少年落地才刚站稳,先对王杰希深深作了一揖:“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王杰希赶忙扶住他:“公子这是说哪里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应该,又谈什么谢或不谢。”

少年却很是固执:“那怎么行。少侠可以施恩不图报,我却不可做这忘恩负义之人。”

王杰希摇头道:“公子毋须太过介怀。你我相逢即是有缘,又何必为此等小事记挂在心。”

“那怎么行,我……”

“毋须多言。”见他还要再说,王杰希故意板起脸,“你再这般拘谨,我可是要生气了。”

闻听此言,少年眨了眨眼,突然轻笑出声:“既然少侠这样说,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他回过头看向王杰希的马,见那马儿通体纯黑,却有一绺白色从腹背处蔓延至尾前,扎眼地很。少年伸手想去摸摸它,却被对方一个响鼻喷了个正着,不禁有些尴尬地揉了揉鼻子:“这马儿生得好生俊俏,可取了名字?”

“灭绝星尘。”

“有气势!”他赞了一句,便随意找了块平整些的石头,用袖子扫了土,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王杰希不禁愣了神,这前后相隔不到一句话的时间,怎么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那少年却是没察觉他的心思,坐得舒服了便抬头看向他,张口问道:“听少侠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

王杰希本是初下山崖,涉世不深。见对面之人转了话题,自然也就没再往深处多想:“对,在下是京城人士。”

“京城?听说那边繁华得紧,我空长了二十年也未曾有缘一见,不知少侠……啊,惭愧,还不知少侠尊姓大名?”

“在下王杰希,还未请教?”

“我叫……”少年略一迟疑,“我叫叶秋。”

“叶秋?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真是好名字。”

他微微一笑:“过奖了。不知王少侠可是要回京城?”

王杰希道:“正是。”

叶秋点头道:“有一句俗语,不知少侠可否听过?”

王杰希奇道:“什么俗语?”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他狡黠一笑,“还想劳烦少侠好人做到底,这回京城的路上,便添个伴,如何?”

“……诶?”

“发什么愣呢王大眼?”正想着心事,身侧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叶秋不知何时已经起身,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相处这些日子也算熟悉了对方的脾性——真真和初见时的礼貌客气是两个人——王杰希没去纠结那充满调侃意味的外号,微一摇头道:“没什么。叶秋,你与我同行,算来也有半月了?”

“嗯,怎么?”

“我有一事不明,一直没找到机会问你。”

“哦?”

“你说你是出来游玩时遭遇强盗,而后又被人贩拐到杭城,为何逃出后绝口不提回家之事,反而要与我一路北上?这可不是常人应有的反应。”

叶秋心下暗道不好,表面却不动声色:“这……做人要有始有终,既然说要出来游玩,怎可半途而废?”

王杰希不禁被这歪理怔住,半晌才眨眼道:“有道是‘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你这样就不怕家人担心?百善孝为先,怎么也该去封书信才是。”见叶秋仍是支支吾吾避而不谈,他转了心思,又小心翼翼地问道,“莫不是令尊令堂……”

“不不不,家父家母尚还健在。”就算是想隐瞒,叶秋也无法昧着心思拿自家爹娘的身体说事,“我只是……”

“他只是不能和你说实话,因为他根本就是骗你的。”

有一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王杰希回过头去,只见一位少年骑着马,带着一队人慢慢靠近,那身形说不出的熟悉。待他停下王杰希才发现,那人居然和叶秋长得一模一样。他忍不住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不禁侧眼看向叶秋,谁知后者却是一脸镇定,仿佛早就知晓了一切:“你怎么来了?”

少年咬住牙道:“当然是接你回家。”

“谁说的我要回去?”

“你不回去做什么?”

“我要游山玩水啊!”叶秋一指王杰希,“这是我朋友,他带我出来玩的。”

……谁带你出来玩的啊!不是你主动缠上我的吗!

眼看少年面带疑惑望向了自己,王杰希果断澄清事实:“他说自己被奸人所掳才到了那里,求我带他出那火海。”

少年立刻转回了视线:“骗子!”

叶秋完全不以为意:“反正我都出来了,你能奈我何?”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又道:“你真该回去了。”

叶秋笑道:“我回去,你就好跑出来了,是吗?”

“你——!”少年忿忿一扬马鞭,直指叶秋道,“你这混账哥哥!居然偷拿我精心准备多时的行李出逃,也着实过分了些!”

叶秋连连摇头:“应该说是我及时发现了弟弟离家出走的企图,不惜以身作则,甘当反面例子引导才是。”

“你无耻!”

“真是无耻。”

突然重合的话语,却是王杰希和那少年异口同声。少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整了神色,对着他就是一拱手:“还未请教少侠如何称呼?”

王杰希欠身还礼:“在下王杰希。”

“原来是王少侠,失敬失敬,在下叶秋。”

“叶秋?”王杰希着实被惊了一惊,目光也移到了身边那人之上,“那你……”

“叶秋”却是一脸淡然:“啊对,我其实不叫叶秋。这出门在外,当然还是用一些稀松平常的名字比较方便行事。”

“你才稀松平常!”真正的叶秋气得简直要从马上跳下来,“叶修你个混蛋!跟我回家!”

叶修只是摇头:“不可能。”见叶秋还要再说,他又开口道,“我且问你,你离家出走,是为了做什么?”

似是没料到他会问这些,叶秋愣了愣:“当然是为了离家出走!”

叶修却是早就猜到对方会这样答,摇头道:“这便是你我二人的区别。我此番出走,只是为了圆少时一个周游四方的梦,待我将想去的地方都踏上一遍自然就会回家。而你却不同,一个为了离家而离家的人,一旦让你出了门,如何保证你还会再回来?”看叶秋张口想要反驳,他轻轻抬手制止,抢道,“且不说别的,我再问你,你这次带这多家丁来找我,是家里的主意,还是你自己的主意?”

眼看着叶秋别过脸不说话,叶修也算是知晓了答案。他叹了口气,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我也是为你好,快回去吧。”

王杰希在一旁看了许久,也算是明白了事情的起因经过,便开口道:“还请容我插句话。叶公子,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虽站在局外,却也明了个大概。再这么僵持下去对你们彼此都无益处,又何必要在此继续浪费时间?倒不如叶公子先回去,待叶修圆了心愿,我便亲自送他回府上,你看可好?”见叶秋面色仍有犹豫,他又补充道,“以我微草百年声誉起誓,今日所说如有半句虚言,我愿受天打五雷轰之罚。”

叶秋惊道:“微草?可是京城西郊中草山上的微草?”就连叶修脸上都闪过了一丝讶色。他也是这时才刚知晓王杰希的门派。

王杰希点头道:“正是。不知现在叶公子可是放心了?”

叶秋望着王杰希,沉默半晌还是点了头,道:“好,既然王少侠愿意与家兄做这担保,我也就不再多说了。还望少侠谨记今日之言,勿要欺骗与我。”

“叶公子请放心,在下绝不做那食言而肥的事。”

叶秋抿了唇,颇有些不甘愿地瞪了叶修一眼,终于狠下心策马带队离开。叶修挥着手送他走远,这才转过身对着王杰希笑道:“谢了王大眼,你真是个好人。”

“莫要胡言乱语。”王杰希哪听过如此直白的称赞,一甩衣袖道,“只是不想被你的家事误了行程。你莫以为我不知道,你编了那么些鬼话同他说,只是怕他碍你游山玩水。”

“呵,你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劝解也不过只是打太极。待我圆了心愿?我的心愿便是游遍天下山水,看遍天下美景。等我圆了梦还不知要何年何月,哪有个准信儿。你便是欺我弟弟涉世未深,净找些圆滑话儿来哄他。”

两人互相瞪视了一阵儿,突然齐齐笑出声来。王杰希摇头道:“罢了罢了,你我半斤八两,谁也不要说谁。这事情已然解决,你也没有再跟着我的必要。你去游山玩水,我回师门复命,咱们就此别过,还请恕我不远送了。”

“诶诶,你这人怎么翻脸不认账?”叶修不悦地挑起眉,“刚刚还和我弟说,待我心愿了却会亲自送我回府,怎么他刚走你就不认了?是谁说自己不会食言而肥的?”

王杰希却不以为然:“你欺骗在先,我毁诺在后。一报还一报,公平地很。你要怨,便去怨你自己,赖不得我。”

“你这人,怎么还记上仇了。”叶修不禁失笑,“好好好,瞒你是我的不是,小生在此给少侠赔罪了。你若是不接受,我便只有效仿古人来一个‘负荆请罪’。就是不知我这身板能禁得住几根荆条……罢了罢了,谁叫我欺骗你在先呢?就算因此落下什么病根儿,也只能怨我自己,谁叫我当初要骗人……”一边说着还一边伸手扶上了腰背,好像已经受了伤,直不起腰了似的。

王杰希看他神态姿势颇觉好笑,终是无法再板着脸,便道:“我可没说要罚你,若出了什么事,还不是要我来帮你收拾烂摊子。”

叶修也笑:“那还不好办,叫我跟着你便是了。你看我看得紧些,也省得我再惹什么祸。”

王杰希并未答话,只是牵了灭绝星尘过来,向着大路就迈了步子。走了几步未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这才转过头喊他:“不是要走?还愣在那里干什么,等天黑好露宿吗?”

“啊,来了。”叶修几步赶上,二人并肩走着,伴着马蹄声,慢慢消失在了道路尽头。

这正是:

命起天注定,缘否在人心。

待到花开日,结伴侠客行。

 

 


22 Mar 2014
 
评论(4)
 
热度(32)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