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韩叶】旧时光(20130906)

韩文清在联盟见着叶修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这人格外的欠揍。

彼时的叶修还叫叶秋,是嘉世年方十八花样年华的小队长,对谁都乖巧可人笑容满面。而韩文清也不过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大小伙子,长得虽然凶了点个性却是极好,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唯独一看见这叶秋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总觉得他跟这人有缘,而且还是场孽缘。

韩文清会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他自己并不记得,但这并不能抹杀他和叶修在小时候曾经有过一段,不知道能不能算愉悦的相处时光。

那还要追溯到十几年前。当时的叶修才刚刚七岁,家里趁着暑假带着他和叶秋一起去Q市度假,顺便避暑。

哪有人到了Q市不去海边玩的?一家四口当即拍板,下午就去海边。他们特意避开了中午时候的烈日炎炎,选在了下午四点的时间驱车来到了沙滩。放眼望去,沙滩上满是打闹的青年情侣或带着小孩子的父母亲。海水折射着艳阳的光线,波光粼粼,好看得紧。架不住自家儿子撒娇打滚式的央求,叶爸爸和叶妈妈考虑了半天,还是同意让两个儿子自己去一边玩了。

“别跑太远啊!叶秋你听你哥哥话,跟好你哥哥,别跑丢了!注意安全!”

“知道啦知道啦!”

回话的声音还留在原处,说话的人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叶妈妈摇了摇头,和刚刚支好太阳伞和躺椅的叶爸爸对视一眼,满脸尽是苦笑。

“叶修这孩子,聪明是聪明,就是不刻苦。”叶妈妈靠上椅背,“老师找我谈过好多次了,说他上课不听讲总是招惹同学说话开小差,一到考试却门门第一,真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叶爸爸闻言冷哼一声:“哼,他从小不就这样,就知道调皮捣蛋,身为哥哥一点都没有当哥哥的样子。你看看叶秋,都被他带成什么样了?这让我以后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给他?”

“你看看你,随便说说话而已,急什么?”叶妈妈微嗔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他还那么小,现在说这些也太早了些。再说了,不是还有叶秋吗?老师也说了,叶秋听话又乖巧,绝对是个好孩子。”

“他乖是乖,但脑子不够活分,以后总是要吃亏的。你看现在,还不是天天被他哥哥欺负来欺负去的?”

“哪有?我看他们兄弟俩个相处得不错啊。”

“唉……”叶爸爸叹了口气,摇摇头,没再说话。

事实证明叶爸爸的眼光的确要比叶妈妈更毒辣些。叶秋还真就是天天都被他哥哥欺负来着。

“我说你总跟着我干嘛啊,自己那边玩去不行吗?”叶修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不满地回头瞪向了身后的人。

小小的叶秋有些怯怯的:“可是、可是我只认识你啊……”

叶修叹了口气,小大人一样地揉起了自家弟弟湿漉漉的小脑袋瓜:“不认识就去认识呀,你跟着我他们就知道你是谁了吗?就是因为你天天都窝在家里,朋友才这么少。你看那边,不是有好多小朋友在做游戏吗?去认识一下,交个朋友,也算今天没白来。”

叶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我、我害怕……我就跟着你,哥哥你别抛下我行吗?”

“哎呀,你这人怎么说不听呢!”发现软言软语没用,叶修一秒都没耽搁,立刻就变身成了传说中混账哥哥,“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要听我话?”

叶秋点头:“有。”

“那我现在叫你去那边玩,你为什么不去?你是不是不听我话了?小心我回头就告诉妈妈去!”

“可是、可是妈妈刚刚也说叫我跟着你啊。”叶秋简直要急哭了,“这可怎么办呀!”

叶修转了转眼珠:“这样,你回去问问妈妈,问清楚了不就知道了吗?”

“嗯,我回去问问!”叶秋转身要走,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了回来,“那哥哥你呢?”

“我在这儿等你回来呀。”叶修看他不信,还举起了三根手指放在了额头不远处,“我保证不走,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不行,你和我一起去。上次你也这么发誓,最后还不是偷偷跑掉了!”吃一堑长一智,叶秋这次可没那么轻易上当。

“哎呀,你怎么这么麻烦啊!”叶修简直要被他烦死,“这样,也不要回去问妈妈了,我们来比赛。你看见那块石头了吗!”他将手指向远处一块显眼的礁石,“我们一起游过去,谁先游到那里就听谁的。”

“……好,要是我赢了你就带着我一起玩!不许嫌我烦!”

“没问题,我要是赢了你就自己找地方玩去,不许再缠着我!”

“拉钩!”叶秋伸出手。

“你怎么跟个小女生似的啊,真麻烦。”叶修翻了个白眼,也伸出小指和对方的勾在了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开始!”话音才刚落,叶秋突然甩开了他的手,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就向着礁石的方向游了过去。那奋不顾身的劲儿,不知情的人看了说不定都以为他后面有个什么东西在追着他。

反观叶修却完全是处在另一个极端。他先是向着叶秋的背影不紧不慢地做了个鬼脸,然后转身深吸了一口气,潜下水冲着反方向悠哉悠哉地游走了。

嘿嘿,终于甩掉那个小鼻涕虫咯!

怕被在沙滩上享受日光浴的父母发现,叶修特意游到了一个相对较远的位置,左右查看无人,这才敢慢慢爬上岸。可能是因为这边离出入口相对较远,除了几个在高岸上奔向更衣室的路人,就只有一个穿着T恤和泳裤的小男孩背对着他蹲在地上,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叶修甩甩身上的水慢慢走了过去,这才看清,那男孩正在堆沙堡。叶修站在男孩旁边默默看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喂,你怎么自己在这儿玩啊。”

正聚精会神跟手中沙子搏斗的韩文清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不小心一歪,沙堡即将完工的一角就这么被毁掉了。他顾不上心疼自己的作品,而是先仰起头看向了罪魁祸首叶修:“你是谁?”

也许是头上的阳光实在太过强烈,叶修小小的身形在韩文清眼中就像镀上了一层金光——虽然很想这么说,但事实上,在强烈的光线映照下,叶修在韩文清的眼中不过是一团只有大概轮廓的黑影罢了,根本就看不清五官。

叶修看他被阳光刺得眯了眼睛,难得体贴了一次,也蹲了下来:“我是从别的地方来Q市玩的,看你一个人在堆沙堡就问问你。那边好多人在做游戏,你怎么不去呀?”他指了指之前让叶秋看的方向。

韩文清却没抬头:“他们不愿意和我玩。”他知道叶修说的是哪些人。

“为什么啊?”叶修不明白。

“他们说跟我玩没劲。”韩文清说着,手上也重新忙碌了起来,沙堡被毁坏的地方渐渐有了新的雏形,“有的地方太危险不适合玩,我说过他们几次,他们就不带我玩了。”

“这群人怎么这样啊?”叶修替他抱不平,“怎么好赖都不分,真过分!你别理他们,以后换我天天陪你玩!”

韩文清终于舍得给他一个眼神:“你刚刚不是说你是外地人吗?怎么天天陪我玩?”

叶修这次终于有机会看清他的长相。小小的脸上写满坚毅,虽然沾着沙子却也掩盖不了微皱的眉心,眼睛黑得像夜晚的天空,深邃又清澈。

“呃……”叶修收起视线敛回了神,“我在Q市的时间都可以陪你玩啊!等我回去也可以给你写信!”

“……哦。”韩文清应了一声。这听着就不靠谱嘛。

叶修扁扁嘴:“喂你怎么这样啊,我跟你说话呢,干什么不理我。”

“理了啊。”他用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刚刚说了,‘哦’。”

“……”叶修发誓,这绝对是他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噎回来。值得庆幸的是,叶修小朋友从来不记仇,而与之相对应的不幸是,一般有仇,他当场就报了。

叶修眼珠一转,瞬间就捏出了一个超棒的坏主意:“好吧好吧。那……你就当陪我?我一个人外地人,在这里谁都不认识,你陪我玩呗?”

韩文清又看了他一眼,随后再瞟了下沙滩另一边玩得正热闹的孩子们:“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们玩?那边多热闹。”

这死小孩哪儿来这么多问题!跟叶秋似的!烦死了!

……对啊,叶秋!

叶修努力回想着自家弟弟刚才可怜兮兮的样子,也跟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摇起了头:“我、我害怕……在这里我就认识你,你别抛下我行吗?”

那表情之纯真,演技之高超,善良少年韩文清瞬间就被他骗了个彻底,以至于完全没想起来,这小子刚出现在他身边时候是多么的活力四射:“好。你想玩什么?”

叶修歪头想了想,动作尽显童真可爱:“我也不知道,你说呢?”

韩文清也跟着一起想了想,随后默默地抓起一把沙土递给了叶修。他指了指自己身前的沙堡:“马上就能完工了。”

谁要跟你一起堆沙堡啊!

叶修在心底炸翻了毛,面上却还是那副怯生生的样子:“沙堡你一个人也能堆呀,我们来玩点必须要两个人才能玩的游戏,你说怎么样?”

“必须要两个人才能玩的游戏?”韩文清跟着复述了一遍,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叶修所指的到底是个什么。

直到自己被叶修整个埋进了沙滩里,韩文清居然还在思考这件事。

他躺在沙滩上,除了头部之外全都深陷在了细密的沙子中。明晃晃的太阳在头顶上照着,肇事者叶修也在他身边跑来跑去,仔细检查着沙子是否足够严丝合缝,遇到不满意的地方再使劲踹上两脚,表情严肃,仿佛在做一件非常伟大是事情。光影也随着他跑动的身躯不断摇曳着,晃得韩文清连眼睛都疼了起来。

他微微张开嘴巴——张太大容易进沙子——小声地说道:“这就是你说的,要两个人一起才能玩的游戏?”

“嗯!”叶修仍在绕着他打转,“你一个人能把自己埋进沙子里吗?”

呃,的确是不能,但是……

“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埋进沙子里?”韩文清想不明白。

叶修这才停下不得闲的脚步,认认真真地给他解释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但是看电视里好多大人都是这么玩的。好像很有趣,我一直想找人试试看,但是都找不到人……”当然是骗你的啦!怎么会不知道?当然是为了玩你呀。自己解释不了的事情就推给大人们,这个技能叶修可是四岁的时候就学会了。百试百灵,从未失手。

“哦。”幼年的韩文清果然不再多问,乖乖的闭上了嘴巴,骨碌着眼睛看着叶修再一次上蹿下跳地忙碌了起来。

又是一番折腾之后,叶修俯下身子轻轻敲了敲裹住韩文清的细沙,佯装很有经验一样高深莫测地点起了头:“嗯,这下好了。”

韩文清眨眨眼睛:“然后呢?”

“唔……等一会儿,然后你出来,我躺进去,你再埋我!”叶修笑眯眯的,像是真的等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人陪他一起玩这游戏一样的兴高采烈,“喂,我问你哟,躺在这里什么感觉啊?”

“挺、挺凉爽的。”

韩文清搜肠刮肚了好久才找到这么一个合适的书面用词,结果才刚说出口就被叶修狠狠地嘲笑了:“切,什么凉爽啊,凉快就是凉快,这么说话你也不觉得别扭。”

被无端鄙夷了的小孩子稍稍有点泄气:“……我词语总是用不太好。”

“你怎么这么笨呀,这都不会!来,我教给你!如果是可以简单把你的意思都表达出来的词语,你直接说不就好了,什么主语谓语啊通通不要加,一说多就容易错。”

“哦,好。”韩文清乖乖应了一声,想点头却又因为自己躺在沙子里,只能作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面前这小男孩好像懂很多的样子,身上充满了自信的气息,像个小太阳似的,让人情不自禁地就想跟着他的步伐走下去。

叶修拍了拍手上的沙尘,无所事事地左右看了看,实在是没找到什么好玩的。视线翻转,最后还是重新回到了韩文清的脸上。

可能是因为日光实在太灿烂,那光线直射下来耀得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眉头也因此不自觉地皱到了一起,嘴唇微微抿着,脸颊鼓鼓地,让人忍不住想要戳一戳。

虽然大部分同龄人看见韩文清这种表情都会有些害怕,觉得这人脾气差不好相与,但叶修可不是一般小孩子,他反而觉得,韩文清这个样子超级可爱。

只可惜那个年纪的小孩都有同一个毛病。越觉得你可爱,越喜欢你,我就越要欺负你。

叶修抬头看了看日头:“这天气也太热了。诶你喝饮料吗?我去给你买!”

“不用麻烦……”

拒绝的话才刚开了头就被对方打断了:“哎呀客气什么呀,我们是好朋友啊!你等着我呀我马上就回来!你在这里别动啊,等我回来!”

韩文清直挺挺地躺在那儿,也看不见叶修的身影,想起身又怕把身上好不容易堆砌整齐的沙子弄掉,只能跟个木乃伊一样一动不动地呆着,听着叶修的声音慢慢渐行渐远。

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久到韩文清被炎热的夏日烤得昏昏沉沉,觉得自己马上就要陷入梦乡,叶修还是没回来。

该不会是迷路了吧?也是,他又不是这里的人,哪里都不认识,迷路也是有可能的。自己刚刚怎么就让他一个人去了呢……惨了,他该不会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想到这里的韩文清猛地坐了起来。他甩甩身上的沙土,几步奔到海里将黏在身上的细沙洗掉,又跑回岸边抓起刚刚扔在一旁的T恤,一边往身上套着一边向小卖部的方向狂冲了过去。

这边没有。那边也没有。都没有。哪里都看不到刚刚向他微笑、陪他说话的小男孩的身影。

韩文清有些慌乱,却努力强迫着自己一定要定下神来。他虽然只有7岁,心智却要比同龄人成熟太多。这和叶修那种经常灵光一现的坏心眼不同,是和可靠的大人一般细致沉稳的气质。

冷静下来的韩文清认真开动了脑筋,最后决定去跑一趟广播站,询问一下广播员有没有收到什么事故、或者寻找走丢小朋友的消息。毕竟能阻拦那小男孩回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小的摩擦,事情闹得越大,广播站知道的肯定就越快,这可比他自己没头苍蝇一般的乱转要快上太多了。

广播站今天的值班姐姐看着韩文清小大人一般严肃的神情,突然有些忍俊不禁:“怎么,是弟弟找不见了吗?这样,你先别着急,让姐姐帮你问问看好不好?”

韩文清摇摇头:“不是弟弟,是刚认识的朋友。还是不麻烦您了,我就是确认一下,他没出事就好。谢谢大姐姐。”

那孩子说是过来旅游的,那一定不是自己一个人跑到海边玩,肯定是和家人一起来的。买饮料途中碰到家人被带回去了也说不定。再说了,万一他只是走错不小心绕了远路,现在已经回去了呢?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韩文清拔腿就向自己刚刚呆的地方跑去。可惜除了那还差一点就建好的沙堡和他刚刚躺过那还未填上的坑之外,依旧什么都没有。

韩文清抱着膝坐在了沙堡旁边,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失落。人如果一直都是一个人倒不觉得有什么,反倒是经历过有人陪伴之后,两相对比,才会突然发现自己有多么孤单。

那时的韩文清已经初见耿直的性子,遇到不对的事情会说,遇到危险的事情会提醒,遇到突然消失的人也会先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事情,而不是下意识地觉得,是自己被耍了。

虽然那才是事情的真相。

叶修的确是去买饮料不假,只不过买了饮料之后,他转身就回了自家爸妈那边。叶妈妈看他一个人回来很是惊奇:“怎么就你一个人?叶秋呢?”

叶修也装作才发现的样子回头张望了一下:“哎呀,刚刚还在的!真是的,他怎么又乱跑啊。妈妈你别担心,我这就去找他!”一边说着,他将饮料往折叠小桌上一墩,转身就跑向了海边。

久未说话的叶爸爸看他走远,这才幽幽地开了口:“他刚刚好像不是从这个方向来的吧。这是去找叶秋,还是自己又找地方玩去了?”

叶妈妈不满地推了他一下:“你怎么这么想儿子呢!叶修和叶秋关系这么好,肯定是从刚刚一起玩过的地方开始找起啊。”

“好好好。”叶爸爸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和她多做纠缠,“算我错了,我错了行吗。”

“这还差不多。”叶妈妈白了他一眼,拿起刚刚翻了一半的杂志继续看了起来。

而此时的叶秋到底在哪里呢?自打他游到礁石处举起手大喊“是我赢了”却没得到回音,转过头也没看见自家哥哥欠揍的身影时,他就知道,自己又上当了。叶秋攥紧了拳,深吸一口气就向来时的方向游去。回到起点处左顾右盼却依旧也没找到人,他陈思了一会儿,还是先往最开始叶修所指向的小朋友那边跑了过去。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叶秋拉住了一个小女生,“你有看到一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真笨,那不就是你吗?”小女生冲他刮了刮自己的脸颊,“这么大了还找镜子里的自己,笨死啦!”

“我、我不是……”叶秋还想解释,小女孩早就抛下他回到人群里继续做游戏去了。叶秋无奈之下只能换了个方向继续问。等他一路找到韩文清那边时候,叶修早就离开了,只剩下寻人不见的韩文清自己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沙滩上怔怔地望着海面出神。

韩文清虽然习惯用善意去揣测别人却也不是什么烂好人,他呆坐了这么久,再联系一下前因后果,早就发现叶修是故意给他埋进沙子里,让他傻愣愣地躺在那里晒太阳,自己再找借口偷偷跑掉。但到底是哪里惹了这位小祖宗不开心,韩文清却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头绪。

他从小就长了一张生人勿进的脸,没人触到那根神经时候待人接物也都稍显冷漠,又哪里能想得到,叶修整他不过是因为他回答时候一句应和的“哦”。

叶秋就在韩文清越想越气的时候出现在了他面前。

软嘟嘟的小叶秋虽然被面前这男孩的脸色吓到,但为了找到自家混账哥哥还是硬着头皮上了:“请问,你刚刚有看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

话才说到一半,韩文清已经捏着拳头站了起来:“你还敢回来?”

整他不说,还敢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重新出现在他面前?韩文清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再加上是小孩子不懂得控制自己情绪,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心底认定的“仇人”?

结果可想而知。

当叶修找到叶秋的时候,后者正顶着一副通红的眼睛不断抽泣着。叶修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我不就是骗了你嘛,干嘛哭成这样!我错了,哎呀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哭啦!”

叶秋断断续续地呜咽着:“不是,那边、那边有个男生,我什么都没做就推我,摔、摔了一跤,好疼……呜呜呜……”

纵使叶修脑筋转得再快,也想不到竟然是自己种下的祸,不过是上天爱开玩笑,恰好让弟弟替他背了而已。他只以为是叶秋性子太软太听话,激起了那些坏男生欺负的欲望。叶修抬起小手给叶秋抹了抹眼泪:“好了好了啊,乖,不哭了不哭了。回来让妈妈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呢。啊,听话。哥哥给你买好吃的,不哭了啊,不哭了。”

叶秋吸了吸鼻子,终于在自己哥哥难得好言好语的安慰下止住了哭泣。他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来海边玩了。打死他也不来,打不死,更不来。

叶氏企业的员工要是知道自家老板组织公司旅游从不去海边的原因竟是因为这个,估计早就冲过来找叶修真人PK了。而叶家也没少因为这一项数落他。什么良好的员工福利可以帮助企业吸引并留住高质量人才啊,可以维护员工健康保障员工生活品质啊,有助于建设良好企业风范和企业文化历史啊,叽里咕噜拽了那一堆。叶秋对此的回复却只有一句话:“就这样,你们要是对我不满意,再找个人来当总裁啊。正好我也不想干。”

……你哥早就离家出走了,你叫他们去哪儿再找一个叶姓青年来当总裁啊?

所以抱怨归抱怨,倒还这么什么人拿这个和叶秋说事儿。再说了,除了不去海边以外,这公司其他地方都和别的公司没什么差别,有些待遇甚至比它们还要好上许多。

而同样不再去海边的除了叶秋,还有整个事件的另一个无辜当事人韩文清。虽然他带领的霸图战队是在Q市,但是组织团队活动时候他从来不主张去海边,就算大众投票拒绝不了,他来了也只是在沙滩上支着躺椅安安稳稳地坐着,从来不跟队员一起下水或者玩点什么游戏。

队里都在传,说他们队长不会游泳,韩文清听见也就只是听见,从来不去解释。毕竟这种理由可是要比什么童年阴影来的好听多了。要他说出来是因为小时候在海边被一个小男孩骗过,所以从此才再也不去海边玩,还不如让所有人都觉得他不会水。比起心理上的残缺,他还是更能接受技能上的。

不过那个不知名的小男孩还是教会了他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词语的运用。

“对于接下来的一年,霸图、还有霸图的选手们有什么计划和打算吗?”第九赛季总决赛失利,之后的招待会上有记者这样问道。

韩文回答得简略:“一如既往。”

记者们有些抓狂。这霸图的队长怎么总是喜欢说这些言简意赅的口号啊?我们也想听一些实际的信息啊!

在他们有意无意地将难缠的问题抛给张佳乐之后,终于有记者看对了霸图诸位的脸色,插了句题外话:“呃,下赛季,叶修和他所率领的兴欣战队就将出现在职业现场,而且根据联盟赛制安排的惯例,很有可能会是霸图首回合的对手,有没有想好到时候要和他说什么呢?诸位和他都是老相识嘛!”

张佳乐有点头疼:“糟糕……肯定会被这家伙嘲笑吧?”

林敬言表示忧心:“希望他专注于赛场,不要再去网游里给大家添乱。”

韩文清还是那句:“一如既往地击败他。”

记者们都要哭了。韩队你能说点有爆点的事情吗!怎么又是口号啊!

韩文清也没办法。他词语从小用的就不好,天生的,后天再怎么努力也没用。你看这句,“一如既往地击败他”,这绝对没有最开始单说“一如既往”的时候有力度。

电视机前的叶修也有些纳闷:老韩这词语用的……我怎么觉得似成相识啊?

他吸了一口烟,还是想不起来到底再哪里见过这种感觉。

也是,那可是好多好多年之前的故事了。彼时的世界还没有十年宿敌,没有兴欣,没有嘉世霸图,没有大漠孤烟,没有一叶之秋,没有离家出走,没有荣耀。

就算这世界到处都是偶然,有些事情的发生也必定是必然。

如果没在这里遇见,也必然会在下一个岔路口与你擦身而过。

这就是,宿命的缘分。



-FIN.

14 Mar 2014
 
评论(4)
 
热度(29)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