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周黄】对象的心思你别猜(20130830)

是周中心合志的文,不过本子都窗了我就放出来啦!

周黄可萌啦,都来萌萌看嘛!

←如此直白的卖安利方式是不是很帅!(帅你个大头鬼)





 

 

周泽楷最近很忧郁。

已经不记得是从哪里听来的传言,他只记得有人跟他提过,人每多说一定量的话就会减少一天的寿命。

不,这当然不是他沉默寡言的原因。他是真的不爱说话,天性就是如此。每天看看云彩逗逗蚂蚁,最好再能沏壶茶弄一把摇椅,周泽楷曾经以为这就会是他之后的人生。不过人生总有意外,有时候你越想求什么,就越是得不到什么。

周泽楷喜欢安静,老天就赐给他一个一点都不安静的对象。

“周泽楷你干嘛呢这么半天才接我电话!我到你楼下了你快下来快下来我在树底下站着呢!哎呀你们S市怎么这么热啊明明我们G市纬度更低这根本就不科学嘛!”

嗯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他对象是联盟著名剑[hua]圣[lao],蓝雨战队副队长黄少天。这也正是他最近忧郁的根本原因。

周泽楷很担心黄少天。如果说得多就会短命,那他岂不是……

周泽楷心里一紧,拔腿就奔了下去,一把将站在树荫下举着手机滔滔不绝的黄少天拉进楼道的阴影里,然后猛地亲上去封住了对方的嘴巴。

“唔——”黄少天被吓了一跳,愣了好久才算反应过来。他眨巴了几下眼睛刚打算有所回应,周泽楷却在这时突然放开了他。

“周泽楷你搞——”话刚出口就被打断,黄少天垂下眼看着他放在自己唇上的食指,疑惑地挑起了左边的眉。

周泽楷很严肃:“说话,不好。”

黄少天直接一口咬了上去。他看着自己留下的牙印,恨恨地说道:“不好你妹啊!你凭什么不让我说话周泽楷你嫌我烦了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堂堂剑圣一场几百万的身价,我站在这儿跟你说话是看得起你你知道个……嗯……”

是周泽楷再一次堵上了他的嘴。

亲吻并不阻碍枪王大人神游天外。这黄少天在身边时候自己能以吻封唇,他要是回G市了怎么办?自己是跟过去啊,还是随便找个什么玩意儿的把他嘴堵上?那不成那什么了吗。难不成找别人替他亲……

绝!对!不!行!

他得想个办法。

 

江波涛看着坐在他面前、眨着眼睛无辜地看着他的周泽楷,突然觉得有点头痛。

“怎么了队长?黄少不是来找你了吗,怎么还闷闷不乐的?”江波涛轮回好保姆、知心大哥哥MODE全开。

周泽楷垂下眼:“话多,早死。”

“什么?”饶是汉语已经修炼到十级的江波涛也没明白周泽楷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他推了推眼镜,顺便抚平了自己下意识皱起的眉头,“队长你是说,话说得太多容易死得早?”

周泽楷点头:“嗯。”

“所以……你在担心黄少天会……会……”江波涛思考了一下措辞,“会英年早逝?”

“嗯。”周泽楷有点欣慰。真不愧是他最信任的江波涛啊,这么快就懂了。

被全方位360度无死角信任着的某人有点哭笑不得:“这种歪理队长你是听谁说的啊?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好吗。我就听过‘说话太大声会缩短寿命’,至于你说的这个,应该是讹传。”

周泽楷的眼睛亮了亮:“不会?”

“嗯,他不会英年早逝的。你放心吧。”江波涛点着头增加自己话语的可信度,不出意外地看见自家队长兴高采烈地奔了出去。

现在的年轻人啊,说风就是雨的,一点都不稳重。

老年人(?)江波涛无奈地摇了摇头。

 

年轻人周泽楷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黄少天正靠在他的床头百无聊赖地摁着手机,听到门响这才微微一抬眼:“回来啦?把远道而来的尊贵客人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一边,自己都不交代清楚就跑出去忙……啧啧啧,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主人。”

“这样的……什么?”周泽楷在他身边坐下。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主!人!你不爱说话就算了,什么时候耳朵也……”

“嗯。”周泽楷笑弯了眼角,“在。”

黄少天抽了抽嘴角,一脸的痛心疾首,“周泽楷,你学坏了。轮回水真深啊他们天天都教你些什么啊!教你你就学啊?啧啧啧我们纯洁的小周哟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哎呀我好伤心啊怎么办呢。”

周泽楷歪头认真想了想:“创可贴?”

“……你这样不可爱你知道吗,你造吗周泽楷你这样一点都不可爱。我简直不想跟你说话我靠我黄少天诶!联盟第一亲切人!连我都不想跟你说话了你知道你有多不可爱了吗你比微草那个刘小别还不可爱你知道吗你?”

周泽楷点头:“嗯。”

黄少天抽搐着嘴角,默默的在心中把周泽楷一百遍掉了。

刚刚还对他亲来亲去的,怎么出个门回来就变成这样了?不开口还则罢了一开口气死个人啊。不就是去找了趟江波涛吗,他们俩说什么了怎么突然就这么冷淡了?江波涛劝他跟我分手?扯淡呢要分也得是我先提出来好伐,他先说叫什么事儿啊?回来人家一问说诶你不是和轮回周泽楷在一起吗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啊这我要怎么回答?我被甩了吗别逗了我怎么可能被甩!

不行,越想越不对,他必须得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坐在刚刚周泽楷坐过的椅子上、正百无聊赖玩着他桌子上黑色签字笔的黄少天,江波涛突然想到了对方战队某知名没动力人士的一句经典口头禅:压力山大。

他强打起精神绽开笑意:“黄少怎么来找我了?一般这时候你不都在陪着我们队长PK吗?”

黄少天已经把签字笔的笔芯拆出来在手上转了:“不是,我怎么听你这语气这么不想搭理我啊?没事儿啊我这人挺好说话的我可是联盟第一亲切人对不对,你有意见你就直说,我肯定不会强迫你的啊,别总藏着掖着的,回来闷在心里再闷出病来怎么办,我还得带你看医生去。你可是会读心术的人啊,这看个病得多少钱啊我入联盟以来所有工资加一起都赔不起吧?”

我要是真会读心术,第一件事就是在你说话之前读一下你的心,把你心里想的抢在你面前全给他说出来,我看你还能讲这么多废话。

江波涛心中吐着槽,表面倒是不动声色:“没有没有,我就是表示一下诧异。毕竟你虽然总来轮回,但是很少来找我,稍微有点受宠若惊罢了。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黄少天本来也只是没话找话,并不是真的抱怨,江波涛这么认真的回答反倒搞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他重新把笔芯插进笔管里,拧好盖上笔帽放回了桌子上:“算啦算啦我跟你开玩笑的嘛,这么认真干嘛,跟霸图那个张新杰似的一点都不亲切。诶你该不会也有强迫症吧?”

我要是也有强迫症,一定先找个胶带把你嘴封上。

江波涛保持着教科书一般的笑容把话题从自己身上引开:“张副队还算不上强迫症的水准吧?我觉得他也就是比一般人活得更规律了些,黄少你比较随心所欲,所以才会觉得有些看不惯吧。”

“这么说倒还真没错。你也知道我们蓝雨气氛很和谐很有爱……诶你知道吧?”见江波涛点头,黄少天继续说道,“他们霸图可是出了名的气氛僵硬阴森恐怖,就他们队长那张脸,平时就够恐怖了居然还那么凶,脸没事儿就黑着,化妆都不用打阴影,你说他们霸图的孩子晚上会不会做噩梦啊?我觉得会,肯定会,怎么也得适应个半年,起码也要一两个月。”

“是呀是呀,韩队的确……脾气不太好。”江波涛找了一个合适的词,“还是你们喻队比较亲切。”

“是呀是呀队长可亲切了!”黄少天连连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可千万别惹他生气,后果很严重啊,你明明就还跟平时一样做事情,结果不知道哪儿搞错了突然就倒霉了。”

江波涛下意识就接到:“不会的,黄少这么可靠的人,喻队罚谁也不会罚你的啊。”

像是被这句话碰触了开关,对方居然好半天都没说话。这不科学啊?江波涛抬眼看去,入目是黄少天似笑非笑的神情。江波涛莫名有点尴尬:“怎么了吗?”

黄少天歪了歪头:“我知道你特别会说话,交际方面一把好手,但现在又不是在什么公开场合,交流对象也就咱们两个人,我跟你说话是在唠家常,你又何必拿官话回应我呢对不对。你自己不觉得累吗?”

“不自觉的就……”江波涛把脸埋在掌心里揉了揉,“习惯了。”

“理解理解。就你们家队长那缩样,整个战队对外基本就靠你撑着了,你也不容易。”不知道为什么,提到周泽楷时江波涛好像从他的语气里读出了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还没等细想就被黄少天拍肩的动作打断了,“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跟我说,周泽楷那货要是敢欺负你我就收拾他!看我剑剑剑剑剑剑剑砍不死他!”

江波涛失笑:“你就不怕我们队长一枪打爆你?”

“一旦近战可就是我的天下了啊,他那点枪体术也就欺负欺负普通人了,难道还想跟我斗?我谁啊我剑圣啊好不好!”黄少天嗤之以鼻,“总之,以后官面上归官面,私底下咱有什么说什么,你千万别跟我客气,我就烦人客气。这一客气关系不就远了吗你说是吧。”

江波涛看着黄少天神采飞扬的脸,突然间有些明白自家队长为什么会喜欢这么个超级烦人的话痨了。

嗯,是个好人。

发完卡的江波涛向被发卡者轻轻点了点头:“嗯,那我不客气,你也就直说好了?突然跑过来,不会单纯就是找我聊闲天吧?”

“呃……”黄少天卡了壳,半天没想好要怎么说。

江波涛用食指轻轻点着下巴:“你不知道怎么说那就让我来猜猜看?一定是和队长有关的吧。”

刚刚队长来找他是也因为黄少天。被不知道哪里传来的谣言困扰所以来寻求帮助……不过幸好是给他解释清楚了,如果没解释清楚,以队长的性格估计就直接亲上去堵人家嘴了吧……等等,如果队长已经这么做了,那我给他解释清楚之后,他是不是就直接把人放置PLAY了?怪不得黄少天过来时候脸色这么难看……

轮回好保姆囧着脸在心里叹了口气。这能让他说什么呢。

但是那也得说啊。

江波涛把手搭在黄少天的肩上:“你是觉得,队长来找完我之后对你就冷淡下来了吗……”

“……你还说你不会读心术!”黄少天拍桌子。

江波涛理智地忽视了这句话:“我跟你说啊,情况是这样的……”

 

周泽楷过来的时候,黄少天和江波涛早就解决了刚刚的问题,现在已经从杜明追唐柔的100种方法聊到了上海菜和粤菜的异同点,马上就要进入到环境污染与世界局势关系这一战略性问题了。周泽楷歪着头站在门口,轻轻地敲了敲敞开的门。

“队长?”江波涛站起身,“你怎么过来了?有事找我?”

他摇摇头,走近拽了拽黄少天的衣袖:“找对象。”

黄少天挑着眉甩开他的手:“干嘛干嘛干嘛,忙着呢!没看我正在跟江波涛聊天吗?平时不跟我说话就算了,好不容易找到人陪我聊你还不乐意。”

周泽楷抿着唇,目光专注:“我可以。”

“你可以?”黄少天有点莫名其妙,“你可以什么?”

“队长说他也可以陪你聊天。”江波涛解释。

“哦哦哦!你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吗,这么简略干嘛我听不明白。谢了啊江波涛。”

被点名的某人看了看自家队长阴郁更上一层楼的脸色,破天荒地没有答话。他突然觉得,这气氛不太对。

江波涛不是没围观过自家队长和他对象相处的模式。每次都是黄少天唾沫横飞手舞足蹈地在勾画前景蓝图,周泽楷坐在旁边无辜且茫然地回望过去,最后再以前者一句短促而有力的“靠”作为整场闹剧的收尾。不论黄少天说出什么没头没脑的话,周泽楷都是笑着的,你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幸福和快乐,哪像现在,整个人就像被暴风雨摧残了的花一样蔫得不行。

蔫掉的某人沉默了一阵儿,突然抓住黄少天的手腕就向外走去。

“我靠周泽楷你干嘛!放手啊喂!救命啊有没有人管了啊!轮回队长强抢民男了啊!江波涛救我啊!妈的周泽楷你放开我!”

黄少天的声音越来越远,终于消散在了走廊尽头,再也听不到一点动静。

队长……怎么了啊这是?

饶是善解人意如江波涛,一时之间也突然摸不到了头绪。

 

如果说江波涛是能准确把握住周泽楷心思,每每一猜即中,那黄少天就是完完全全的以量取胜。我先猜上他20种可能,就不信没有一款适合你。

所以当江波涛帮周泽楷讲出他想表达的意思时,黄少天其实挺感激的,毕竟这帮他省了他不少脑细胞和口水。但是周泽楷可完全不会这么觉得。

黄少天越感激江波涛,越念着江波涛的好,他的危机感就越严重。

他本就是个沉默的人,闷声又无趣,不会讲好听的话,不会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他喜欢黄少天,越喜欢就越接近,越接近就越自卑。他害怕哪一天黄少天会离开他,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向对方倾诉自己的害怕。只能把一切都压在心底,静静地伫立一旁,什么都不说。

周泽楷微微垂下眼,再抬头时才发现,自己早在不知不觉中拉着黄少天走回自己的房间不说,还用一种压迫性极强的姿势把对方压在了门板之上。

看到黄少天有些莫名的眼神,他连忙慌乱的松开手,噌噌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对不起。”

黄少天揉了揉有些被压痛的肩:“你怎么了?没事吧?从刚刚开始就情绪不太对,发生什么事了?”见对方只是微微张着口却不说话,他更是着急,“怎么了啊你?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啊?还是说,你不能跟我说?”

“不……”周泽楷也有点着急。他不是不想告诉黄少天,实在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不什么啊到底?周泽楷你真是……你有话就直说,我又不是外人,你这磨磨唧唧的算什么啊?”黄少天看他呆楞在那里的样子更加没好气,“早说先在江波涛那儿……唔唔!”

他瞪大了眼睛。

是周泽楷再一次吻上了他的唇。

与上一次温柔的舔舐不同,这次的吻带着强硬的力度,攻城略地般地侵入着。舌尖辗转过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掠夺着每一寸空气与津液,将自己的气息渡过去,与对方的融为一体。

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再度倚上了门板,他不自觉的仰起头露出脖颈好看的弧线,双手虚虚地搭在周泽楷的肩上,像是要将人推开,又像是要将人拉近。

就像在狂风骤雨中随波逐流的一叶扁舟。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却感觉得到。无关理解或者猜测,不过是作为恋人才会有的敏感神经。他察觉到周泽楷在吃醋,但当事人自己却一点都感觉不出来。

周泽楷觉得很矛盾,黄少天又何尝不是。为自己终于猜到对方心思而窃喜,也为对方对他的那种不信任感到小小的难过。

我明明是这么的,喜欢你啊。

察觉到对方的亲吻逐渐柔和,慢慢归于风平浪静,黄少天找准机会微一施力,一把将对方推了开来。

周泽楷踉跄几步站稳,食指抚上下唇瓣,看着对面低着头、刘海滑落遮住眼睛的黄少天。

“周泽楷我告诉你。”

他的声音很平静,非常平静。周泽楷觉得那感觉很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

黄少天放弃了他引以为豪的语速,一字一顿,却异常的清晰有力。

“没错,我是很羡慕江波涛。他永远都知道你在思考什么,你想表达什么,他永远都懂你,你们有足够的默契,不论是场上还是场下。但我不行,我和你相处的时间实在太短,短到我根本没机会去具体的了解你。我们能见面的时间太少,你又不爱说话,如果能从别人那边再得知一些你的信息,我为什么不去做?如果我和你身边的人也能把关系处的那么好,是不是就代表他们也接受我了?——不是作为‘黄少天’,而是作为‘周泽楷的对象’。”

周泽楷突然想起来了,他究竟为什么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这是第八赛季轮回与蓝雨那场总决赛之后,黄少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话时候给他的感觉。

坐在摄像机面前,神色平静毫无波澜,对着话筒说“我什么也不想说”时候的黄少天。

周泽楷不自觉地上前了一步,抬手想去触碰对方的脸颊。黄少天条件反射般地侧过脸,像是突然回过神一样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当、当然啦,我说这些不是嫌弃你太沉默不会讲话啊你别多想!我如果真的在意这些当初干什么会答应和你在一起啊你说对不对!我只是……我只是想更了解你一些嘛……我也想能和江波涛一样,看你一个眼神,就知道你想做什……”

句末的尾音再次消失在了周泽楷的唇里。

不用再说下去了,我都明白。怎么可能会不信任你,我只是突然缺乏自信,在每一次面对你的时候。

喜欢总是伴随着惶恐与不安,我越喜欢你,就越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害怕将来突然有一天你转身走上另一条路,牵起另一个人的手,然后笑着告诉我说,“谢谢你的陪伴”。

我怕你在我习惯两个人的日子之后离开,放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继续走剩下的路。我害怕想象失去你的人生。

但是你告诉我,你不会走。

黄少天,谢谢你不会走。

我也不会。

“你……那个莫名其妙的传言不是已经给你解释清楚了吗!你怎么还亲个没完啊……你是接吻狂魔吗!”黄少天有些不满地瞪着对面的人。

明明是掩饰尴尬的嘲讽,周泽楷却想都没想就点头承认了:“嗯,只对你。”

“……要我谢谢你吗?”

“不客气。”

“……”

果然还是应该把他一百遍掉啊。

剑圣大人把头靠在枪王肩上,认真地思考起了套麻袋的可能性。

 

 

-FIN.

04 Mar 2014
 
评论(11)
 
热度(80)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