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林王】如水( Part 7 )

这不是王杰希第一次站在新秀挑战赛的舞台上,却是他第一次作为被挑战者输掉比赛。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绝不是一场新老两代欢聚一堂的表演赛。他们都在玩真的。两个角色长时间在胶着对耗,造成的伤害终于使王杰希的王不留行在生命上处于了劣势。如果这种情况都能输,那也太辜负高英杰的“天才”之名。所以他赢了,赢得风平浪静,赢得无波无澜。

整场比赛里,观众先是惊讶于比赛双方完全不考虑人情世故的激烈碰撞,后又惊讶于王杰希居然会输给队里一个新人。战术眼光稍卓越些的职业选手,如叶修喻文州之类则看出王杰希是故意要输掉比赛,被这位队长的良苦用心所震撼。而林敬言却是从另一方面读出了他别样的深意。

林敬言并不擅长战术,也不认识高英杰,他只是熟悉王杰希而已。的确,高英杰的荣耀水平很不错,手速快,意识也强,但他到底还是王杰希一手教出来的,身上或多或少总是沾染了些许王杰希的影子。林敬言不相信高英杰能够这么快就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便只有一种解释,就是王杰希在故意相让。他没有去思考后者这么做的原因,他只是有点感慨,感慨王杰希居然也会做这么稠密的规划。这和他印象里的对方实在是大相径庭。

记忆里的王杰希一直是当年初见的模样,带着一点倔强、一点防备,总是独自坐在一边看着其他人嬉笑打闹。那小小的少年,却在他一个恍惚之间突然长成了如今的模样。并不是觉得这样不好,林敬言只是有点不适应。毕竟后辈的成熟总是伴随着前辈的老去。林敬言倒不怕自己变老,他只是怕老去的自己再也帮不上对方的忙,再也不会被对方需要。

他明明有许许多多相熟的后辈,却只有在面对王杰希时才会产生这样奇怪的心绪。

林敬言搞不清楚,自己和王杰希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明明就在嘴边呼之欲出,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不敢再想下去,也没有时间再想下去。台上已经在喊他的名字了。

“下一场要进行挑战的新秀是百花战队的唐昊。他希望挑战的是呼啸战队的队长,有第一流氓之称的林敬言!”主持人念着手里的稿子,“而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新秀要求使用职业账号!”

唐昊早就站在了舞台中央,听见这话也只是笑了笑,接过话筒说了四个字:“以下克上。”

林敬言迈步的动作微微一滞,旋即又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继续走上了台。

这样也好。毕竟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的,不是吗?长痛不如短痛,早点走下来,他也好早点落个轻松。

林敬言是知道唐昊大名的。新秀会额外关注同职业的老将,反之也亦然。林敬言有专门看过唐昊的比赛,对这位新秀也算是有一些了解。勇猛,凌厉,比起流氓反而更像是拳法家,和他自己那种稳中求胜的风格相比,的确更容易获得观众的喜欢。毕竟不是自己上手,谁都更希望别人打得热闹。

以唐昊的水准其实已经不需要来参加什么新秀挑战赛,可他还是来了,更直接提出要使用职业账号,用意何在,实在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分明就是想要这“第一流氓”的名号。被挑战的老将是没有拒绝权利的,林敬言也刚好不需要这种权利。如果让他来选择对唐昊提出的挑战接受与否,他只会陷入更加纠结的境地。

刷卡,载入,二人的角色没有任何迟疑迅速碰撞在了一起。这是唐昊一贯的风格,不是林敬言的,可他只能跟着对方的步调走下去。唐昊已经把话撂下了,如果这时候林敬言还想着慢慢来,可能这辈子他都再也没有机会快起来了。

一旦陷入对方的节奏,再想拿回主动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林敬言的状态下滑虽然还在可控制范围内,但遇上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唐昊还是觉得有些处处受制,很难从对方狂风暴雨般地攻击下抽出身来。他只能等,等一个机会,唐昊松懈的机会。

林敬言知道这样不对,哪有自己拼不过就期待对方犯错的道理,可他真的是没有办法。虽然暂时他还可以凭借经验和对方稍稍抗衡,可这绝不是长久之计。他的手速已经不比唐昊,在这种高强度的操作之下更只会越来越慢,最后被对方抓住机会一击得手。林敬言不怕输,他从早两年就做好了这种心理准备,他只是不想输得太难看。既然这条路已经能看到尽头,他只希望自己能安安稳稳地把剩下一点里程走完,而不是以一种失败者的姿态被别人嘲笑,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保不住。

他知道拖延时间对自己很不利,但又的确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捕捉对方的失误,只能愈发小心翼翼。反观唐昊,本就处于上风的他自然不需要分散精力去寻找林敬言的漏洞,只要保持现状勇往直前便是。就算有哪里一时顾及不上也不会担心,因为对方的反击根本没法影响结果一分一毫。

林敬言却依然没有放弃。他本就是一个极有耐心的人,到这种时候自然更是会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一旦找到突破口便直冲而上,以他熟悉的频率夺回主动权,而后谁输谁赢自然也要重新定论。可惜再有耐心的人被这等压力包围也会有些心浮气躁,他终究是没看出自己等待许久的机会只是对方预先准备好的陷阱。唐三打欺身而上却被德里罗一个强力膝袭加拦山虎放倒在地,霸王连拳紧跟而上,带走了它最后一点生命。

荣耀。

却不属于他。

林敬言面无表情地坐了一会儿,突然扬起了嘴角。他走上台,向脸上写满兴奋的唐昊伸出右手:“打得不错。”

唐昊伸手握住,神态间满是胜利者才敢有的倨傲,看不出一丝一毫地尊敬之意:“以下克上。”

林敬言没再说话。他看了眼旁边很是尴尬的司仪,对他微微笑了笑,随即向四周的观众挥挥手,转身走下了舞台。

他的步伐虽有些蹒跚,后背却挺得笔直。

王杰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等今晚的活动彻底结束,记者的访问也都告一段落,王杰希终于有空闲偷溜出来,全副武装着走回了场馆附近。他到的时候,林敬言已经在后门外徘徊了。

王杰希在他面前站定,伸手扯松围在口鼻出的围巾:“等很久?”

林敬言摇摇头:“还好。”

“哦。”王杰希想了想,“你冷吗?”

“……不冷。”似乎是太久没有和王杰希有这种面对面的交谈,林敬言恍惚了一下,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而王杰希好像也没酝酿好措辞,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气氛一下就尴尬了起来。还是林敬言先找回状态,抬手帮对方整理起了围巾:“N市离这不远,温度都差不多。倒是你很少来南方,自己多注意点,别感冒了。”

他的动作很轻柔,手指顺着毛线的纹路滑过再稍稍拉紧,让它能恰好贴在脖子上,不给冷空气侵入的空间。林敬言重新打好了围巾的扣,抬头时发现王杰希也正在瞧着他。路灯照下的光折射在他的眼中,映出点点橘黄色的碎屑,透着一股温暖的气息。

就像家的感觉。

鬼使神差地,林敬言突然想捏捏王杰希的鼻子,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喂。”王杰希拧起眉,“你干嘛?”

“啊……不好意思。”林敬言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赶忙松开手,有些歉意地笑了笑,“就突然想捏一下,不知道怎么居然真的上手了,抱歉。”

王杰希倒不是因为这个不愿意:“手这么凉,还说你不冷?”见林敬言有些愣神,他有些生气地瞪了对方一眼,拉过他的手包在自己的掌心里,低头哈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揉搓了起来。

“林敬言。”王杰希低着头,声音也因为有围巾遮挡的缘故显得有些闷,“你今天这场打得很好,真的。”

林敬言又愣了一下。他便是没想到王杰希会直接提起这件事。本以为之前还会有个过场,不过是王杰希的话,的确这才是他最正常的表达方式。

王杰希本也没想要对方回应,见林敬言没出声,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觉得我现在差不多能明白你当时的心情了。”

“林敬言,你是个烂好人。好人是应该被称赞的,但是烂好人不行。”

“你总是在担心别人,你希望所有人都开心,哪怕他们说你不好你也不会反驳,还按照他们所希望的方向去做。可不是所有的建议都是好的,他们也许只是随便说说。你的委屈求全一点意义都没有,那些人根本就不会领情。”

“他们不是在为你做打算,他们只是需要一个话题,而你恰好在这个时候被他们提了起来。今天谈你,明天可能就改谈我,谈谁对他们来讲都一样。你只是个宾语,主语是他们,他们说什么是他们的事,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王杰希依旧没有抬起头,仿佛这样就不会让林敬言察觉到他心底翻滚的情绪。天知道他想说这些话到底想了多久,所以才能在遇到机会的一瞬间把它们如此流利地、一股脑地全都倒了出来。

其实王杰希并不擅长这样的劝说和安慰,那一向都是林敬言的工作。他真的是王杰希见过最温柔的人,可也正是因为这份温柔,才导致林敬言如此在意别人的看法,怕自己做了什么会让别人不开心。越是小心翼翼,越是如履薄冰,他就越容易被受到别人的影响。那些负面的评价实在太多,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已将他的自信摧毁地摇摇欲坠,更加看不清自己身上的闪光点。所以今天的新秀赛他故意输给高英杰,除了为微草的未来考虑,一定程度也是想藉此传达给林敬言一些话。

王杰希知道林敬言一定会认真看他的比赛。不是猜测,是笃定。对彼此的在意已经成为了一种奇特的条件反射,或者说,一种已然融入生命的本能。

林敬言,我想让你知道,你在乎的那些其实都不重要。我们总会被后人打败,即使这次是我故意为之,可总有一天这种假装都会变成确切存在的真实。人既然能走上顶峰,那同样也要走下去,谁都不能多停留哪怕一秒钟。

“林敬言,你要明白,我们不是输给新秀,也不是输给流言,我们只是……输给时间。”

你的沉默,你的不安,你的愁闷,你的悲伤,等等负面情绪,我都无法与你分担。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把我想说的话传递给你。

因为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

王杰希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林敬言略带诧异却满含温柔的笑容。林敬言抽出手拍拍他的肩,轻声说道:“我明白。谢谢你王杰希,我没事。”

他转过身迈开步子,步距虽然不大,走得也不快,却也是真真正正向前走了:“我的确不想输,谁都想赢,可这不是我能控制的。赢固然好,可输也有输的好处。以前总是怕被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越害怕就越想躲,越躲不开就越害怕。恶性循环,结果别人还没怎样,自己先把自己困住了。”

所以说心理建设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做太久的好,否则只会适得其反。林敬言自嘲地笑笑,又说道:“我纠结了那么久,可这一天真的来了,又觉得它远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糟糕。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感觉非常的好,真的,不骗你。”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又哪算什么事与愿违,不过是老天趁机指给你一条新的道路罢了。若还固执地紧抓住从前不放,那才会是最大的悲哀。

“我知道。”王杰希却是一副“我早就清楚”的表情,语气也笃定的很,“你下台的时候就已经想清楚了吧?”

“嗯,是那时候……你早就看出来了?”

“嗯,看你的状态就知道了。”

“那你现在为什么还要安慰我?”林敬言不懂他。

王杰希摊手:“谁说你想通我就不能安慰你了?那我台词不就白准备了?我为你的事愁了很久好吗,不说多亏得慌。”

“……我刚觉得你现在成熟不少,像个大人了,怎么一转眼又回去了。”

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点了点眼角:“绷太久会长皱纹的。”

“……”林敬言简直想扶额。

两个人沿着路又走了一会儿,彼此都没再说话。之前莫名其妙的冷战好像就这么烟消云散了。王杰希侧头看看林敬言,还是那副温和谦恭知书达理的十佳青年模样。路灯的光晕随着他前行的步伐轻轻晃动,闪出几圈虚影,朦胧中竟让他仿佛见到对方初时的模样。

他收回视线,轻轻扬起了嘴角:“真好。你一点都没变。”

“嗯?”林敬言瞥他,“还说我,你最近感慨也很多嘛。”

“老了嘛,没办法。”王杰希耸耸肩,“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啊。感慨多一点,你就不会再把我当小孩子看了。”

林敬言被话中的言外之意惊了个正着,不禁顿了脚步,仔细观察起了王杰希的神情,却只能看见对方微笑着的侧脸。林敬言突然就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他几步追了上去,从身后紧紧将王杰希拥在了怀中。

而这一次,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被突然抱住的王杰希愣了一下,他眨眨眼睛,抬起手臂抓住了林敬言交叠在自己胸前的双手。

那是所有肢体接触中,最美妙的十指相扣。



-TBC.

23 Feb 2014
 
评论(2)
 
热度(30)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