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林王】如水( Part 6 )

关于林敬言心中的波澜起伏,王杰希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他之前一直专注地为微草连冠做准备,全身心都扑在了战队之上,很久没去关注过林敬言的动态。他连对方趁季后赛空当去旅游的事都不清楚,又怎么会注意到那些更内里的、情绪上的波动?在他看来,林敬言只是突然就不理他了——还是在他输掉总决赛之后。




总感觉自己被嫌弃了……啧,搞得跟我自己很愿意输掉比赛一样。我也不想输啊,你至于因为这就不接我电话了?




王杰希又想起去年微草夺冠后两个人的小小庆祝,两相一对比,心情变得更差了。本来输掉比赛心里就郁闷,想求个安慰却又求了个空,再加上那人又是自己如此熟悉的林敬言,会在不经意间暴露少年人的本性也是情有可原——他本来也才二十岁出头,还年轻得很。




林敬言却是真的没有时间去照顾王杰希的脾气。这赛季刚开始不久,他去训练营和呼啸的学员打比赛,虽然最后赢了,却更加感受到自己状态在下滑。操作和手速都越来越力不从心不说,就连曾经拥有过的那种朝气与冲劲儿,都渐渐地被岁月磨平,再也找不回了。他有时都觉得,自己当年坚持留下来继续做职业选手到底是不是个错误。毕竟那个和父亲的约定,再怎么说都是他耍了赖。他本来应该继续的,明明是另外一条道路。没有唐三打,没有呼啸,没有联盟,没有荣耀的另一条道路。




其实这么说是有一点以偏概全了。毕竟虽然那条路虽然没有以上这些,但一定会有另外一些东西代替它们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所以自然而然也就将它们忽略了。那条路也会开满鲜花,只不过是另一个品种而已,又哪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可惜比起得到新的,人总是更害怕失去旧的。毕竟只有拥有过以后,我们才能真真切切体会到失去的可怕。




他只好咬住牙继续坚持。就算呼啸近几年队内状态持续低迷,林敬言也仍然没有放弃。可惜今年还是功亏一篑,呼啸又一次和季后赛失之交臂。最后一场比赛结束,林敬言笑着和对手送上恭喜,垂在身侧的双手却在没人注意地时候紧紧捏成了拳。




他心里清楚得很,会搞成这样不赖别人,全是因为呼啸自身的发展出了问题。身边再也看不见最初和他一起站在赛场上的伙伴了。呼啸早就不是当初的呼啸,他无法自欺欺人。不断注入地新鲜血液带来希望,却同时也在提醒着他自己的短板。林敬言很清楚他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人。他没办法和别人说重话,没办法和别人提出什么指责性、甚至提点性的建议,因为害怕别人会因为这些话而感到不开心。他太习惯尊重别人的意见,就算那些人并不会用同等的尊重来回报他。




这是林敬言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就像一把剑的双刃一般相互依存,怎么也不能分割开来。




方锐曾经有过这样的评价:“你就是心眼太好,心肠太软。这要是搁我身上,我早收拾他了。”




那一天是方锐第一次跟林敬言一起去训练营,也是他第一次听到那些所谓的“呼啸希望”们在私下都对林敬言有着什么样的评价。方锐当时就撸了袖子想冲出去跟对方理论,却被林敬言一把扯住后衣领强行拽离了现场。他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在对方沉默的目光中把话都咽了回去。方锐从林敬言的眼神读出他并不在乎,也不想和那些人计较,可惜却没读出他不在乎的原因是因为听得太多已经麻木。




这不是第一批对他心怀鄙夷的新秀,他想也不会是最后一批。呼啸训练营的风气已经定了型,来这里不对现任队长发表些鄙视的言论,好像就没办法继续在这儿生活。他们不当面说,林敬言就当自己没听见。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嘲笑的话听得太多也就不再把它当回事——即使夜深人静回想起来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不是滋味。




呼啸只是个中流队伍,虽然他们很努力,可惜不是所有付出都能有回报,他们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步。但管理层一向是个只重结果不重过程的存在,呼啸的止步不前在他们看来完完全全都是队长的失误。一个战队想要有夺冠的实力,除了个人之外,团队的协调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林敬言当年全力灌输给王杰希的理念。可呼啸的现状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讲什么团队协作。队长林敬言是标准的老好人性格,而副队长方锐又总表现得过分随心所欲,他们都不适合去做一个团队的核心。但队伍领导者的身份又要求他们必须成为队伍的凝聚力根源,这就产生了无法避免的矛盾。管理层不会认为是他们的要求出了问题,只会认为是林敬言此人与队内氛围格格不入,从而再对这位现任队长产生了某些意见。




另一方面,能在一个环境混得开的人一般都很会看上层眼色。某些“聪明人”自然就跟随着领导者一起把呼啸的不景气怪在了林敬言头上。另一些人虽然觉得那并不是队长的责任,却还是为了自己的前途明哲保身,也和林敬言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所以在林敬言看来,当时的呼啸除了一个方锐,真的再也没有第二个对他真心相待的人了。虽然并不能懂他懂得那么深刻,但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个心理安慰。他有时也会想,如果方锐不是他从蓝雨训练营挖来的,而是本身就出自呼啸训练营,那他在呼啸是不是就真的一个朋友都遇不到了。




林敬言突然想起了王杰希,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跟他说“看眼神就知道了”的,那时的王杰希,好像突然就与对方有了些不同意味上的感同身受。




 




可惜林敬言的感同身受到底还是来得迟了些。现在的王杰希早就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又哪有人敢再和微草队长开这种玩笑。他把去年的失败当做动力背在身上,带着战队重整旗鼓再次发起冲击,一路凯歌高唱,势头强盛一时无两,终于将总冠军二度收入了囊中。林敬言今年没有去现场——王杰希没有请他,以他的个性自然也没心思凑这种热闹——得知结果后给王杰希去了短消息恭喜,过了许久才收到对方的回复。上面只有简单明了的两个字,“谢谢”,连个标点符号都没舍得加。林敬言锁了屏将手机扔在桌上,以手覆眼轻轻叹了口气。




他还在生气啊。真是……




林敬言不愿意再多费脑筋,叹完气也就不再想了。但凡他再多往深处思考一点点,便能很快发现王杰希的脾气不过是强弩之末,轻轻一戳也就破了。




赌气归赌气,闹脾气归闹脾气,又不是什么小孩子,如果对方不是林敬言,他又哪里会允许自己一直这么胡闹下去。不过是想被对方好言安慰罢了。林敬言觉得会耍小性子的王杰希好久不见,王杰希又何尝不是很久没见到会温言软语安慰他的林敬言?不过半斤八两,谁也没资格说谁。他其实早就不生气了,奈何对方放任的态度实在是让他找不到下来的台阶,自己又没办法厚着脸皮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直接往下跳,只能就这么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彼此僵持。




天知道他等林敬言这条短信等了多久。在收到的一刹那手指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般瞬间就点开了回复。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不断提醒他,说不能先低头,先低头你就输了——可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进行什么比赛。




你看,人总是喜欢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固执坚持。明明知道这举动很幼稚,可就是控制不住。




林敬言没再回复他,王杰希也拉不下脸去补发一条,两人便又回到了之前谁都不理谁的状态。机会总是稍纵即逝的,一个没抓住,再碰见便不知会是什么时候了。王杰希告诉自己,只要再有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和对方说清楚;只要对方先跨出第一步,余下的九十九步一定都由他来迈出,一秒钟也不再耽误。夏休期时他这么说,新赛季和呼啸打常规赛时也这么说,等全明星新秀挑战赛都开始了,他依然还在这么说。




说说而已,却一点行动都看不见。




王杰希叹口气站起身来,迈步向场中央走了去。没时间再想这些七弯八绕的东西了,接下来,他要全心全力去做一件关系到微草未来的事情。




“大家好,我是高英杰……”台上的少年怯懦着,声音简直小到听不清,“我要挑战的对手是,我们徽草的队长,王杰希。”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时候,王杰希正好在他身边站定。他平视着高英杰的眼睛:“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全力以赴吧,英杰。”




“加油啊。打趴他,千万别留手。”




说出这话的同时,王杰希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某个久违的声音。他下意识偏头看向呼啸那边,却被台下昏暗的灯光所扰,怎么都找不到林敬言所坐的位置。




无暇多想,他快步向操作台走了过去。












-TBC.

10 Feb 2014
 
评论(5)
 
热度(23)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