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林王】如水( Part 5 )

放下心来的林敬言终于有时间总结呼啸现在的状况了。虽然还不明显,但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手速和反应都在下降。虽然经验和意识愈加老辣,但这只能弥补一时,弥补不了一世。更别说他某次去训练营时无意听到一些学员不算客气的评价,更让他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 

“都这么多年了也没什么进步,自己没天赋还认不清事实,服了。”

“他这种人怎么还不退役啊,白白浪费个位置。”

“我妹妹上都比他强!”

林敬言安静地听了一会儿,又安静地离开了。

这么差劲真的……对不起。可是我还不想退役,一点都不想。

总之,对不起。

这件事他没对任何人提起,就当做一个小小的插曲,过去也就过去了。日子还是要继续往前走。可第六赛季呼啸战队的状态就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每况愈下,持续低迷。并不是他们没有进步,实在是其他战队进步更大,反倒显得他们格外的不努力——别说八进四了,今年居然连季后赛的大门都没摸到。

反观微草战队却是一天比一天强势。王杰希渐渐变得成熟稳重,人际关系也处理得越来越圆滑,已经许久没再找林敬言倾诉或是请教了,一忙碌起来甚至许久都不曾和他联系一次。林敬言欣慰之余又有些莫名的失落,却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

常规赛结束便闲下来的他决定别浪费这难得的假期,抛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心绪出去走走,也算是散心。才刚走了两个地方,王杰希便打电话来,邀请他来现场看他们对蓝雨战队的总决赛。

许久没听到荣耀相关信息的林敬言用了好几秒来消化这个消息:“哦……你们进总决赛了?恭喜啊。”

他居然不知道?电话那边的王杰希皱起好看的眉:“你最近在干什么?”

林敬言笑:“旅游呀。难得有个这么长的假期,正好出来转转。”

“……你还真是悠闲。”王杰希有点无语,“总之,记得来。我去训练了,回聊。”

“嗯,再见。”

虽然挂了电话,林敬言的心情却怎么也回不到接起之前的轻松愉悦。

他也不想这么悠闲,可他又有什么办法。

 

林敬言最后还是暂停旅程去看了总决赛。他呆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觉得自己和现场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

台上是正带领微草斩断最后一点荆棘的王杰希,台下是用尽全力为自家战队呐喊声援的粉丝们。只有他坐在人群中一语不发,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

要怎么说呢。曾经被他当做后辈照顾与关爱的人已经变得这么成熟了。那感觉林敬言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有点开心,也有点失落,更有些不知所云的复杂情感掺杂其中。虽然王杰希能融入团队一直是他所希望的,但论起私心,林敬言其实更喜欢那个全身都闪耀着光辉的魔术师。眼看着对方一点点变得可靠、变得稳重、变得能够独当一面,也一点点变得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变得不再需要他,心里会有些五味陈杂也是难免。

更别说微草又一次打进了总决赛,而呼啸却连季后赛的边都没摸到。两相对比之下,身为前辈的自尊心突然叫嚣着彰显起了自己的存在,那些随之袭来的负面情绪更是让他觉得无可奈何。

如果非要用个例子形容,就好像是明明一直在前边领跑的人只顾埋头往前,再抬头时却发现身后所有的人都跑到了他的前面。他努力追却怎么也追不上,只能看着距离越拉越大,到最后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理智告诉他这没什么,情感却一直膨胀,让他抑制不住自己奇怪的心绪。一点自卑,一点不服气,再加上一点点的嫉妒心。这种情绪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这样的人身上,更不论导致这种情绪出现的对象,居然是王杰希。

是谁都可以,唯独不该是王杰希。

那是他的后辈,他的朋友,他用心照顾与关怀的人。分明是自己的状态在下滑,是自己无能,那些对自己的不甘心,怎么可以变成对他人的嫉妒。

林敬言,你有什么资格觉得刺眼,你又有什么资格去心里不舒服。

他轻轻垂下眼帘,静默几秒还是从座位上站起了身。而周遭却没人注意到这里,都专注地望着大屏幕,依旧是人声鼎沸热火朝天,并没因他的离开而改变什么。

你看,他在或不在其实根本没分别,没有人会在意。地球总是自西向东转,太阳每天都照常升起,从来不会因为谁而变得不一样。

这世界,谁离了谁不能活。

林敬言握住把手的动作顿了顿,终究还是从外边带上了门。

 

比赛结束后王杰希给林敬言去过电话,可惜后者一直没有接,不管打几次都一样,无奈之下只好作罢。

林敬言并非是没听见,他只是单纯的不想接。负面情绪累积到顶峰,压得他连手指都抬不起来,再看到屏幕上显示的“王杰希”三个字只觉得更累。

接了又怎样,恭喜他夺冠?那些空洞的祝福他实在说得太多,何况除了恭喜,他也实在没有别的话题想和对方聊。

是的,不是不能聊,是不想聊。连他自己都不曾想到,他这种个性的人居然也会有如此任性的一天。

说来其实也好解释,他和王杰希相识四年,每每是他在照顾对方。有前后辈的缘故,更多的则是个性使然。而这次他累了,他不想继续做那个付出的角色,所以他罢工了。

这种近乎于赌气般的自我封闭一直持续到了转天早晨。在酒店大堂吃早餐的时候林敬言顺手拿了一份报纸,电竞板块《冠军之战结局大逆转,蓝雨机会主义一击得手》的标题分外醒目。

微草输了?

林敬言吃了一惊,忙将报道逐字逐句研读了一遍。

“……已经夺得一次总决赛冠军的微草再不是那个会让人轻视的队伍。面对一个初进总决赛的对手,每个人都相信他们会成功卫冕。但荣耀这款游戏从来就不缺少奇迹,今年的冠军最后还是易了主……我们有理由相信,黄金一代的选手已然成熟,联盟也将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而之前一直强势的诸位战队又将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怎么会……微草居然……输了?

林敬言摸出手机想给王杰希打电话却又有些犹豫。昨天他那样执着地将自己关在壳子里,拒绝对方一切的探问,今天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去碰触对方的伤口,这样好像也太过分了些。但不打这电话又不是他的风格——要知道林敬言只是自我嫌弃,并不是对王杰希有什么意见,他可不想对方有这种误会。

一阵心理斗争后他还是决定拨过去。可惜他做好了打电话的建设,对方却没做好接电话的准备。耳朵里不断循环地“嘟嘟”声告诉他,这次换王杰希不接电话了。

虽然不合时宜,但林敬言真的有点想笑。这算什么?礼尚往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俩又不是姑苏慕容复。算了,不管怎样都是他有错在先,有什么资格说人家?还是顺其自然吧,总会有机会解释的。

 

结果这一顺其自然直接就顺到了第七个赛季。林敬言便是没想到,王杰希居然真能横下心一整个假期都不联系他。这山不来就我,我也不想去就山,谁都不愿意先让步,就只能这么干耗着。

其实林敬言本来的确带着点儿不想先低头的赌气心态,只是后来慢慢被他自己压回去了。偶尔任性一次可以理解,一直任性下去可就是无理取闹了。再说那也不符合他一贯的个性。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他总不能越活越回去。

要不,等下次和微草比赛时候,找个机会和王杰希道个歉吧。

林敬言打算得圆满,可惜后者压根就不给他这个机会。一场比赛打完,照例是双方队员相互握手致敬。林敬言才刚碰到王杰希的手指,还没来得及握住,对方已经抽出手转身迎向了方锐,就剩他一个人还傻愣愣抬着手臂站在那里,好不尴尬。

林敬言放下手,摇摇头苦笑了一声,却也没多说什么。

还真是好久没看见了。那个会耍小性子,会把不开心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王杰希。

一晃眼,居然也过了这么些年。



-TBC.

07 Feb 2014
 
评论(2)
 
热度(20)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