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林王】如水( Part 3 )

这个夏休期,呼啸的老队长也决定退役了,队长的重担也转交给了林敬言。 

也不是不感慨的。两年比赛打下来,最初一起的那些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估计用不了太长时间,就只剩下他自己了。林敬言今年二十岁,他不敢想等自己也到了那个岁数的时候,身边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可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还不如专注于当下,趁着年轻,再多拼上几把。

第四赛季的呼啸依然奋力拼搏,像是要把上赛季没用完的力气也一起揉进去一般努力。常规赛也是一路挺进,身为队长的林敬言甚至还在第二十一轮的单人赛里打赢了斗神一叶之秋。当时现场的欢呼声似是要将屋顶都彻底掀翻。林敬言虽也觉得欣喜,但心里其实远没有其他人那么激动。嘉世把叶秋排在单人赛这本就是一种信号。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但让他具体一些却又讲不上来,只是对人际关系一种直觉性的敏感罢了——谁让他天生就比旁人更善于处理这些。

林敬言就是觉得,那个光辉了三年的斗神时代即将落幕了。

谁都阻止不了那一刻的到来,林敬言不行,叶秋不行,谁都不行。

 

比赛结束后林敬言打了电话给王杰希。他们从相识以来便经常联系,多是王杰希主动发了短消息过来,内容也各种各样不尽相同。比如今天吃了一条长得很奇怪的鱼,比如今天上网游转了一圈被前辈骂了,再比如给王不留行研究出了新的移动轨迹,诸如此类零零碎碎的事情。林敬言也都耐心回复,偶尔也会找一些有趣的话题主动发给他,一来二去的,两人也就慢慢熟悉了起来。

王杰希接起电话,声音却有些闷闷的,似乎是不太开心。林敬言知道左右他情绪的原因,却不知道要如何去劝慰。

相对于势头渐旺的呼啸,微草今年的形式却不算太好。现在的队长很看重王杰希的才华,有意去培养他,团队赛也都以他为主力进行排兵布阵,可结果却总是不尽人意。实在是王杰希的风格相对于其他人来讲太过诡谲,虽然每每都能给对手造成困扰,可同时也阻碍了自家队友的进攻路线。

团赛最重要的就是队员之间彼此配合,只有配合打好了才有可能赢得一场接一场的胜利。但若是连身边人的意图都不甚明了,他们又要从哪里开始寻找那最重要的配合?

每家战队的核心选手都不一样,所带领的团队特色也不尽相同。充满呼啸风格的林敬言没办法给微草风格的建设提供什么技术上的支持,只能给予一些不痛不痒的皮毛安慰。可这种东西说一次还好,说多了只能适得其反,还不如一句都不说。

林敬言本来是想和王杰希分享一下今天打赢叶秋的喜悦感,可最后还是只说了些无关紧要的杂事,省得让对方胡思乱想更多——林敬言式的体贴与关怀,总是能照顾到别人不太在意的小细节。他觉得,目前的状况只能靠王杰希自己调整,他一个外人,无论如何也是插不上话的。再者说,最近呼啸也有些事情需要他亲自去处理,实在是分不出神。

呼啸训练营的好苗子虽说是有,但是实在是少了点。“贵精不贵多”从来不是就领导层能接受的理由。林敬言思来想去,还是把主意打到了别家战队身上。他观察了好久,最后选定了蓝雨训练营一个玩气功师的少年,叫做方锐。

“为什么找我?”方锐问得直接。

林敬言想了想,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你们蓝雨今年新出道的黄少天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你继续呆在蓝雨训练营,就算明年可以正式出场,我想也不可能成为蓝雨的主力。倒不如来呼啸试试看,说不定会有别的机会。”

“就算如此,我也大可以选择别的战队,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答应你?”

“因为只有呼啸看到了你的长处。”林敬言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不觉得‘双流氓组合’很带感吗?”

“嚯,耍流氓也耍双份的?真不愧是第一流氓林敬言。”方锐笑,“听起来倒是有点意思。成,那就试试。”

第一流氓林敬言吗……

林敬言苦笑,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了。对于他这种性格的人来讲,太高的虚名不是荣誉,反而更像是一种负担。他只是想好好打荣耀,对于荣耀所带来的其他东西——比如名和利——却完全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也许他所得到的意外之喜,就是那些因为荣耀而结识的人吧。

比如最初一起成长的队友们,比如之后跟他一起奋战三年之久的方锐,比如职业生涯最后两年一起为了总冠军拼搏的霸图几人,再比如,一点一点慢慢融入自己生活里的王杰希。

 

其实林敬言也知道,自己对王杰希跟对其他人不一样。说是身为前辈要多多照顾和提携后辈,但也没听说有哪位像他对王杰希似的,什么都管。天冷了要加衣,生病了要吃药,有什么想法多和身边人交流,一定要搞好团队关系,别一个人在旁边耍帅,等等等等。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跟个保姆没什么差别。

不对,还是有的。至少他这保姆可是异地工作,赔电话费不说,还没人给他发工资。

王杰希倒是对他的种种举动有过一句评价。

“林敬言,你能不能别总把我当小孩子照顾?我就小你一岁。”他皱起眉,“你知不知道,你絮叨的样子跟我妈简直一模一样。”

那语气,那态度,那嫌弃的意味。给林敬言气的,差点就再也不管他了。

不过说归说,怎么可能真的就不管。一个习惯的养成只需要二十一天,但是戒掉它,给你二十一年都不一定够用。

林敬言又哪有时间匀这么二十一年来。很快就到了季后赛,呼啸借着常规赛的劲头一路挺进四强,可惜还是败在势头比他们更胜的霸图战队手上。虽说是功亏一篑,但他也没觉得有哪里可惜。他还有时间,他还可以明年再来。

决赛便在嘉世和霸图之间进行了。第一场是霸图胜了,第二场却是嘉世赢了,双方比分咬得甚紧,一路就打到了第三场的加赛。林敬言左右也闲来无事,就约了王杰希一起去看。二人等比赛开始才摸黑到了座位上,那感觉就和小情侣偷着溜出门看电影一样,怎么琢磨都好像透着一股暧昧不明的劲儿,只不过彼时的二人还没察觉到就是了。

比赛已经开始,双方都卯足了劲要放手一搏。霸图今次是无论如何也要将嘉世拉下连冠的宝座,嘉世却是誓死也要捍卫自己三年不败的神话。场上打得激烈,场下粉丝叫喊得也厉害。双方都扯开嗓子给自家战队声援,加油声一浪高过一浪。正当霸图粉稍占上风时,擂台赛也刚好结束,是韩文清以32%的血量站到了最后。现场声音一滞,再起时突然又上了新一层的台阶,仿佛正是因为他们的喝彩声足够大,霸图才能在最后夺下擂台赛的2.5分。

林敬言终于还是抬手堵住了耳朵。他看了一眼王杰希,发现后者双手叠在胸前,身子坐得笔直,连眉眼都不皱一下。他不禁觉得奇怪:“你不觉得吵吗?”

看王杰希没理他,林敬言以为是声音太小对方没听见,又靠近了些,还用胳膊轻轻碰了碰他:“王杰希?”

后者这才转过头来看他,伸手从耳朵里掏了两团棉花出来:“嗯?什么?”

“你……”林敬言很无语,“这你也准备了?”

王杰希看他的表情就懂了:“你没去现场看过嘉世和霸图的比赛。”

“……你是说他们每次都这样?”林敬言吓了一跳,“多大仇啊!”他没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完全能跟得上王杰希的脑回路了。

王杰希耸耸肩表示不知道。反正林敬言也是随便感叹一下,没指望真的得到答案,便换了个话题又问道:“你为什么不给我也准备一副?”

“我以为你自己会带的。”王杰希的眼神里写满了无辜,仔细看还会从里面发现一点点的戏谑。

林敬言也乐于陪他玩,便假装生气道:“亏我有什么好事都想着你,你就这么对我?你忘了最开始是谁替你打抱不平了?”

“不是你自己说,不用放在心上的吗?”眼看林敬言开始翻旧账,王杰希也跟着歪头想了想,“你回给我的第一条短信里说的,‘举手之劳,不用放在心上。’我记得可清楚呢。”

他居然还记得?林敬言有点感动,却也有一点点的哭笑不得:“我那是客气话,怎么还带当真的。就算我不是跟你客气,你也不能当没这回事啊。真是个……”

林敬言卡了一下。熊孩子?白眼狼?好像都不太对。他搜索了好久也没从脑袋里找出一个合适的替代词,还是王杰希替他说了:“负心汉?”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不过这个词还是不太恰当,以后别乱用了,听话。”



-TBC.

01 Feb 2014
 
评论(2)
 
热度(29)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