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韩叶】暗恋( Part 1 )

因为有妹子说之前全文粘过来时好像是超过了字数限制,后面的部分看不到,所以就删掉重新发一遍><。这样的话虽然最近没产出但也能显得我很勤奋!

因为是去年这时候写的文了,有什么奇怪的BUG还请多多包涵……





1

当年的大漠孤烟还是荣耀网游霸气雄图公会中以一敌百让人闻风丧胆的高手拳法家。当年的一叶之秋还是那个到处抢别人Boss的、让人恨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的混蛋战斗法师。

其实这样的两个人本来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毕竟地位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果不是某天一叶之秋抢了大漠孤烟的Boss。

凭借对地形的熟悉和自身的猥琐,等大漠孤烟追到一叶之秋时,Boss早就挺尸多时了。

一叶之秋淡定地收好战利品,站直身子看向了大漠孤烟:“怎么,要打?”

大漠孤烟没说话,只是抬手对了对双拳,随后欺身而上,直接就是一个利落的前踢。一叶之秋立矛格挡,紧接着战矛一甩,圆舞棍顺势而出。

你来我往几招都没占到便宜,两人心里同时冒出了一个念头:这家伙,是个对手。

一叶之秋首先抽身离开。语音响起,是个带着轻佻的男声:“我说哥们儿,玩的不错啊,要不要跟我一起拾荒啊?”

“做梦。”大漠孤烟的操纵者声音清朗,带着一点让人不由自主想远离的气场,霸气得很。

“啧啧,别这么冷淡啊?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这样,今天是我不对,我把爆的东西还你,你应该很需要这材料吧?”发现对方陷入了思考而没有立刻拒绝,一叶之秋赶紧又添了一把火:“我们都没把握一定能打赢对方,何必在这里磨蹭呢?不如加个好友约个时间,竞技场打个痛快?”

“……好。”

一叶之秋立刻就收到了系统提示:玩家 大漠孤烟 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是否接受?他忙点了是,顺手把刚爆出来的东西交易了过去。同时心里也在微微感叹着,这人行事还真是雷厉风行。

“有时间我会约你。”大漠孤烟向他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哼,你有时间,我可没时间。随便说说你也信。以后看你不在线哥再去抢霸气雄图,省得浪费我宝贵的时间……靠,耽误这么久?妈的,又少抢一个Boss。

一叶之秋的主人叶修撇了撇嘴,继续操纵着屏幕上的角色转头找寻下一个目标去了。

 

2

——房间2345,密码同。

——啊?抱歉啊我在下本……

——房间6001,密码同。

——我武器耐久没了正打算去买……下次下次。

——房间4687,密码同。

——我去,你怎么不早说,我正打算睡觉!

诸如此类的对话就是最近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的消息记录。

如此明显的敷衍傻子都看得出来,更何况是大漠孤烟。

两人的联系突然就断了。一叶之秋有将近一个月没再收到大漠孤烟的PK邀请——如果不是总会看到他在线,叶修差点都觉得,自己已经被拉黑了。

……不,其实被拉黑倒好了。

看着在最后关头带着霸气雄图工会的人突然出现,三两下拦了他的攻击指挥着众人弄死Boss的大漠孤烟,叶修很是无奈地抽了抽眼角。

他强撑起笑容跟对方打了个招呼:“这么久不见,一见面就抢我Boss……我说,你这可不厚道啊。”

大漠孤烟跟自家公会的玩家交代了几句,目送他们离开后这才转过来面对着叶修:“你刚刚在打的Boss我抢了。”

“……我长眼睛了。”

“所以你现在应该没有事了。”大漠孤烟无视了对方话里的鄙夷,“跟我PK。”

游戏外,叶修握住鼠标的、如机器一般精准从未失误过的右手,就这么不小心滑了一下。而游戏里的一叶之秋自然就随着他的动作,像芭蕾舞剧天鹅湖里的小天鹅一样,转了一个漂亮的圆圈。

大漠孤烟的声音里带了一点调笑:“这么激动?”

激动你妹!

叶修暗暗咬碎了一颗牙,语气里却不流露分毫:“啊,刚收到消息又有地方有Boss出现,我要去那边,约下次吧。”

大漠孤烟的声音不紧不慢:“无所谓,你刷哪个Boss,我就去抢哪个。直到你有时间跟我PK为止。”

一叶之秋的脚步生生停住,随即换了个方向迈步走去。结果走了几步却没听到身后有动静,他再次止住步子,没好气的回过头大吼道:“你倒是走啊!”

“……去哪儿?”大漠孤烟没跟上他的思路。

叶修的声音恶狠得紧:“竞技场!”

 

3

胜者是一叶之秋。

一招一式都满怀悲愤,那种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的心态让他爆发了百分之一百二的实力。

虽然输了,大漠孤烟的心情仍然很好。

至少这次PK到了啊。

如果前方有墙阻碍自己前进的道路,我就拆了它。

这是大漠孤烟的理念,是它主人韩文清的行事作风,也是叶修在与韩文清正式交锋的第一回合中,充分的认识到的事实。

这人真是……太霸道了。

合着以后只要他想我就必须陪着是么!不配合就捣乱?我靠老子又不是他养的召唤兽!

看着大漠孤烟离开竞技场,一叶之秋操纵着战矛对着他消失的方向又耍了一套叶家枪,以操作表达着自己心里的不满。

韩文清可不知道叶修的腹诽。他操纵着大漠孤烟离开了竞技场,站在门口思考了一阵要去做什么。不想下副本练级,不想做任务,也不想再找人打一场……

他最后踱步去了交易街。

卖材料的,卖装备的,嘈嘈杂杂熙熙攘攘,热闹得很。韩文清逛了逛,最后买了一副新的拳套。

没有现在这副一定几率减弱敌人攻速的效果,但是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都有了大幅提高。

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与其期待别人变弱,不如让自己再增强一些。

想了想刚刚的对战,韩文清点开了好友界面,对着已经黑了名字的一叶之秋眯起了眼。

你很强,但是我也不弱。就算这场败了,还有下一场。

我会打败你。

“阿嚏——阿嚏——”叶修突然打了个喷嚏。

苏沐秋从厨房探出了头:“怎么,感冒了?”

“没,估计有人想我了。”叶修耸了耸肩。

苏沐橙从作业中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才不是呢!一想二骂三念叨,叶修刚刚打了两个喷嚏,一定是骂你,才不是想你呢。”

“扑哧——”苏沐秋笑出了声,看了看一脸尴尬的叶修,终于还是厚道的转过去继续做饭,什么都没说。

叶修扑过去呵苏沐橙的痒:“叫你拆我台!小丫头你别躲!”

“啊你别过来!哥哥救命!”

“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别跑!”

 

4

“等于你就这么被他威胁了?”苏沐秋睁大了眼睛,“你居然也有今天?”

“你最好想好了再说话。”叶修笑得阴森。

苏沐秋干咳了一声,很快调整好了表情:“大漠孤烟是吧,有机会一定要会会他。这人……有点意思。”

叶修送了他一个大白眼:“别无聊了你。诶说正经的,千机伞研究得怎么样了?”

“如果计算没错的话,升50应该没问题。但是……”苏沐秋皱了皱眉,“荣耀开了有两年了吧?”

“嗯,快两年了。你怕它提高等级上限?没关系啊,提了再继续研究不就得了。你担心什么。”

“我是怕游戏再弄出什么新东西……总有种不好的预感。”静了几秒,苏沐秋摇头失笑,“一定是最近研究得有点走火入魔了,我得好好睡一觉。明儿跟你下本换换脑子,先睡了,你别太晚。”

“好。”叶修点了点头,着看他走进卧室关上门,嘴角的弧度也慢慢归零。

这种帮不上忙的感觉,真不好。

真想找人打一架。

眼睛一转,叶修登了游戏,拉开好友列表敲了敲显示在线的大漠孤烟:“有空没?打一场?”

韩文清扬了眉。吃错药了这是?居然这么主动。

“在不在在不在,不在我找别人了啊。”

“在。竞技场门口见。”

哪有送货上门还拒之门外的道理。管他有什么目的,先打了再说。

几场对战下来,韩文清发现叶修真的只是想找人PK而已。

一向不爱管别人死活的未来拳皇破天荒开了金口:“怎么,心情不好?”

“……嗯。”叶修的声音有点闷。

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承认,韩文清一时不知道要接什么,下意识的说道:“那你先郁闷会儿吧。”

一叶之秋当即一个落花掌拍来:“滚蛋!”

毫无防备的大漠孤烟被拍了个正着,那没说完的半句安慰——“等这劲儿过去就好了”——也跟着他一起就这么被击退了。

韩文清瞬间黑了脸。

一定是脑子搭错线了才想要安慰他!

没有下次了!

绝对!

 

5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慢慢地过去了。

每天随便组人下三次副本,如果有野图Boss刷新就组织公会的人围过去,手痒或是想到了新的攻击套路就去找叶修PK。有时也会听他说今天抢到什么材料,或者抱怨哪里不顺利。

韩文清有些习惯这样的日子。有人陪着,不再是自己一个人的日子。

虽然不想承认,他真的已经把叶修当朋友了。

的确,他在霸气雄图是骨干地位,认识很多人,但是要论相熟的,一只手就数得过来——基本都是刚进游戏时候认识的,而且大部分已经不玩了。

现在身边的人大多都和他没什么交集,好一点的也只是点头之交。绝大部分人只有在要下本的时候才会扑过来高喊“大神求带”。更有甚者,表面跟你笑容满面一团和气,背地里却跟别人大肆宣扬着你的不是和对你的鄙夷。

什么装清高啦、瞧不起人啦、真把自己当盘菜啦,韩文清不是没听见过。把自己说得,活脱脱就是冷艳高贵型的杰出代表。

呵。那又怎么样呢。世人评判,又与我何干。

韩文清,从来都不是会被别人的看法影响和击倒的男人。他至多只会觉得这种人幼稚得可笑。

而现在,终于有不太一样的人出现在他的世界,那个非常生动又有趣的叶修。

会变着法儿地整你,会看着你黑了脸笑得前仰后合,会说一针见血的垃圾话,偶尔也会倒倒苦水还不忘顺便讹你点什么东西以作安慰。

我不知道什么第一拳法家霸气雄图公会大高手,我只知道大漠孤烟。一个玩拳法家的普通人罢了。

韩文清觉得这样很好。

啊,当然,如果那家伙能不这么欠揍就更好了。

“我说,你为什么叫大漠孤烟啊?”这天两人组团刷本,正清着小怪,叶修突然问了一句。

韩文清手下的操作不停:“那你为什么叫一叶之秋?居然还有错字,真丢人。”

“这名字不是我起的啊。再说,这不叫错字,这叫特色!特色你懂吗!切,我就知道你不懂。”

韩文清暗暗翻了个白眼。

“到底为什么起名叫大漠孤烟啊?”叶修不依不饶。

“你很无聊。”

“对啊。”

“……”被这种理直气壮噎了回来,韩文清有些无奈,“正巧看到这诗,就拿来用了。”

“这样……那你为什么不叫长河落日?”

“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好奇啊!”

“闭嘴!你吵死了!”

叶修耸耸肩,乖乖地闭上了嘴。结果还没沉默几秒又开口了:“啊我知道了,你是塞外居民对不对?每天在着夕阳的沐浴下赶着牛羊回家,身后有炊烟升起……啧啧啧,大西北粗犷的汉子啊……”

“滚!”

 

6

玩家 长河落日 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是否接受?

刚上线就弹出一条系统消息。韩文清先是眯起眼睛盯了几秒账号名,才操纵鼠标点了是。

长河落日的名字刚刚在好友列表里亮起,大漠孤烟的消息就发了出去:“你搞什么?”

账号那边的人像是愣住了,许久才回了消息过来:“抱歉……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别装了,一叶之秋。”韩文清的语气很不好。前脚刚吐槽完自己账号名后脚就建这么个小号,居然还是个拳法家,他到底在想什么?

“呵呵,我不是叶修。”

消息回得很快。没等韩文清反应过来他口中的“叶修”是个什么玩意儿,第二条消息已经顶了进来:“啊,叶修就是一叶之秋,我习惯说他本名了。”

那家伙叫叶修?哼,所作所为真是一点都配不上这个名字,叫叶不修才对吧。

先狠狠地在心里吐了槽,韩文清这才开始琢磨起了这个长河落日。听语气应该是叶修的朋友?

“是这样……刚刚抱歉了。”

“没事没事。不过我的确是从他口中知道你的。怕开本号加你你不认得会通不过,所以就擅自建了这个号……我马上就删掉。”

“没关系。”韩文清思索了一下,又敲下一行字,“你特意找我是有事?”

“方便见面说吗?打字有些麻烦。”

“好的。”

“那竞技场门口见?我开大号过去。”

韩文清操纵着大漠孤烟往那里赶去,同时脑子也在飞快地思索着各种可能性。

找我PK?组团下本?拉我帮忙抢霸气雄图的Boss?替一叶对耍我的事道歉?还我被坑走的材料?呵,总不会是听过我的事之后单纯地想认识一下吧。

“其实,我只是觉得你很有意思,想认识认识你而已。”见面后,对方的第一句话就给了他答案。

“。。。”

韩文清表示他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个事实,所以他打了三个点回去。

“我没有恶意的。最近听叶修说了不少你的事所以有点好奇。自我介绍一下,”屏幕外的少年嘴角上扬,“我叫苏沐秋。”

韩文清挑起了眉:“你好。我是韩文清。”

 

7

“你今天去见了大漠孤烟而且你们还相谈甚欢?”叶修一脸被雷劈的表情,“谈什么?怎么一起收拾我?”

“只是游戏里见了一面,哪儿那么快。不过收拾你的话题……嗯,下次可以谈谈看。”没等叶修作势扬起手臂,苏沐秋立刻就补上了一句,“我开玩笑的。”

叶修很无语:“你真无聊。”

苏沐秋很无辜:“对呀。”

等一下,这对话好熟悉啊,是不是在哪里出现过?

叶修仔细想了想,然后认命般的揉了揉自己[删除]初显虚胖[删除]的脸。

苏沐秋笑:“老韩是个好人,你以后少欺负他。”

“老韩?老韩是谁?”

“就是大漠孤烟。他本名叫韩文清。”

“文青?我去,他一点都不像文青好吗……”

“你也一点都不高尚好吗。*”苏沐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被对方犀利的吐槽打败,叶修张了张嘴,终于是没再发出一点辩驳的声音。

于是很莫名其妙的,这三个人的组合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达成了。

有时候是叶修和韩文清在PK,有时候是韩文清和苏沐秋一起逛交易街看材料,有时候是苏沐秋和叶修一起研究银武千机伞的提升,有时候是三个人一起下本,有时候……

是叶修和苏沐秋一起,看着大漠孤烟笑得诡异。

屏幕前的韩文清不知为何感到了一丝凉意:“怎么?”

“老韩啊。”叶修操纵一叶之秋抬手搭上了大漠孤烟的肩,“你看,咱也认识三个多月了,我和沐秋惦着送你个礼物,想要吗?想要你就说啊,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对不对……”

“多谢惦记,不劳费心。”韩文清一秒拒绝。这家伙打算送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已经对韩文清的冷言冷语免疫了的叶修丝毫没有被打击到,声音依旧带着些许不正经:“都这么熟了你瞎客气什么呀。”不等韩文清再拒绝,他已经自顾自地一锤定音了,“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都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你还来问我做什么?

韩文清已经吐槽到不想再吐槽了,所以他什么都没说。

倒是苏沐秋无奈的声音传了过来:“别理他,是我打算做个银武给你。橙武好归好,还是不太能贴合你的个人需求吧?”

“这……”韩文清有些惊讶。

“别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苏沐秋爽朗一笑,“朋友一场,不过是些虚拟数据,不算什么,这你都跟我客气可就说不过去了啊。”

“也是。”韩文清失笑,再推辞反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那就先谢谢你了。”

“别客气啊老韩。”

“……叶修,我不是在谢你。”

 

*修:有美好、高尚的意思。例如:修直(高尚正直)。

 

8

三天后,韩文清收到了苏沐秋带着歉意交易过来的银武——那是一副名为“烈焰红拳”的拳套。

韩文清的脸瞬间就黑了。

怎么连苏沐秋都……不,一定是我今天登陆的方式不对。

放弃吧韩文清,吐槽也已经挽救不了你了。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昨天晚上——

“哇塞,专注攻击三十年啊。”叶修咂了咂嘴,“还真是符合老韩一往无前的性格。”

“嗯,就快调整好了。”苏沐秋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无框眼镜,“我打算叫它‘碧血红叶’。”

“‘碧血红叶’?”

“嗯。‘侠骨千年寻不见,碧血红叶醉秋风*。’我觉得老韩是个很有正气的人,这诗很适合他。”

“……那不是应该用‘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吗。”叶修下意识吐了个槽,收获苏沐秋白眼一枚。

他咳嗽了两声,再开口时候语气突然变得非常真诚:“我说,你都给他做银武了,取名就我来吧,总不能我什么都不做啊。”

“你会取名?”苏沐秋的语气很嫌弃,“取什么?拳套?还是大漠孤烟的拳套?”

“喂,就算没你们苏家兄妹看书多,我也是有文化底蕴的人好吗?”叶修抗议。

“好好好,名字你取。”苏沐秋懒得跟他争,又点了几下鼠标之后才摘下了眼镜,“搞定。行了你直接拿我号弄吧,我去睡了。”他拍了拍叶修的肩,越过他进屋了。

于是,转天苏沐秋再登陆自己的账号时,瞬间就被那拳套上硕大的“烈焰红拳”四个字shock到了。

“叶修你搞什么!”苏沐秋目瞪口呆。

“‘堠火横烧烈焰红,敌人四面路皆通*’嘛。”叶修笑得灿烂,“这名字多好啊。你不觉得老韩太冷漠了需要多一点热情么?俗话说得好,世道变化快人生需要爱啊。”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

“综上所述,”叶修的语气很欢脱,“就是这样。”

“抱歉啊老韩,这名字没办法改了,不然我再重新……”苏沐秋的语气充满了歉疚。

“不用了,”韩文清死死地咬住牙,“这个很好。我……很喜欢。”

“你看我就说他会喜欢吧,你还不信。”电脑前,叶修抬手用胳膊肘撞了撞苏沐秋。

苏沐秋撇撇嘴:“他那是懒得跟你计较。”

叶修弯了眉眼:“老韩……是个温柔的好人呢。”

苏沐秋“嗯”了一声:“没错。而且他对你特别宽容啊。”

叶修耸了耸肩:“人格魅力,我也没办法。”

“……你能不能要点脸?”

 

*出自电影《笑傲江湖二之东方不败》:夜雨八方战孤城,平明剑气看刀声。侠骨千年寻不见,碧血红叶醉秋风。

 

*出自清朝彭玉麟七言律诗《牙屯堡军夜》:堠火横烧烈焰红,敌人四面路皆通。心惊刁斗连宵击,腰击椰瓢屡日空。野灶烟炊苗妇笋,营门月冷武侯松。夜深巡视三军睡,头枕征鞍手挽弓。

 

9

转眼就到了第三区开放的日子。

叶修打了个哈欠,打开电脑登陆了荣耀。

刚一上线,系统消息就弹了出来——

尊敬的玩家 一叶之秋 您好,时值荣耀第三年周年庆,除开放第三区之外,荣耀等级上限也已提升至55级,开放新的任务情节、副本故事、技能、装备和地图等,同时开放职业觉醒。具体信息请登陆官网查看。祝您游戏愉快。

叶修正准备揉眼睛的手就这么静止在了半空中。

“沐秋——!”他猛地跳起来回身去砸苏沐秋的房门,动作太大还带翻了身下的椅子,“沐秋别睡了快出来看!”

苏沐秋睡眼惺忪地打开门:“怎么了?我才刚躺下……”

“职业觉醒。”叶修的声音带了点颤抖,“除了开三区、等级提升到55级……荣耀还出了职业觉醒。”

苏沐秋睁大了眼睛。

他快步奔向电脑仔细看起了叶修还没关闭的那条系统公告,点开浏览器娴熟地输入荣耀官网的网址,找到“职业觉醒”相关,一字一字认认真真地看了下去。

叶修就这么看着他。

看着越往下看越不似平常,慢慢失了平日冷静沉稳的苏沐秋。

看着他握住鼠标的右手轻微地发颤,看着他眼睛里涌现出的心血付诸东流的痛苦,看着他弯起嘴角,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他说,这消息太震惊了,我要消化一下。

他说,我先去睡一觉,昨天为了弄那批单子一宿没睡困死了。

他说,有事等我睡醒再说,脑子有点乱。

他说,叶修,晚安。

叶修看着他进了屋关上了门,就这么看着,一句话都没说。

他突然就冷静下来了。

自己又凭什么去伤心难过呢?明明最应该伤心难过的人已经努力摆出一副“我没事”的样子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了啊。

突然觉得有点心酸。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自己也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啊。

所以当苏沐橙收拾好出来时,正好看到叶修在厨房做饭的身影。

她觉得天都要塌了。

“住手啊叶修!”苏沐橙惨叫着扑了过去,“你想不开要寻死也不要拉上我们好吗!快放过这个煤气灶!”

叶修一脸的无语:“喂……有这么恐怖吗,不就是煎个鸡蛋嘛。”

苏沐橙抢过铲子挑起了锅里的东西:“你的意思是……这东西是鸡蛋?”

那是一坨黑乎乎的,一戳会发出脆响的不明物质。

“……好吧它不是鸡蛋。”叶修耸了耸肩,“你哥哥忙到刚刚才睡下,你上学路上买点早饭吃吧?”

“我光吃面包片就好了。”苏沐橙扬了扬嘴角,“浪费那个钱干嘛。”

“沐橙……”叶修下意识的皱了眉。

“喂喂,别说什么‘是你连累我们是你害我们这样’的废话啊,我可不爱听。”苏沐橙踮起脚尖,小大人一样地拍了拍叶修的头,“你可是我们的家人啊。”

没给叶修再说什么的机会,她已经拎起书包拿了面包片打开了门:“我去上学了,好好看家啊。记得吃饭!”

叶修看着她,也微微笑了起来:“嗯。路上小心。”

 

10

苏沐秋还在房间里。

叶修照常上了游戏,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哟老韩,忙不忙?跟我下本去?”他发了消息给大漠孤烟,语气看不出一点不平常。

韩文清回复得很快:“新副本?”

“嗯。”

“就来。”

操纵着大漠孤烟赶到指定地点,一叶之秋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了。

韩文清转了一下视角:“就你自己?”

“沐秋他……没上。”

声音对感情的透露总是比文字来得直接,韩文清瞬间就从叶修的语气中听出了些无奈与苦涩的意味:“他怎么了?”

“也没什么大事。”叶修停顿了几秒,终于还是说了下去,“你早晨收到系统消息了吧,三区开放,等级提到55,还有……职业觉醒。”

“嗯。”韩文清应了一句也明白了过来,“是那个散人的账号不能用了?”

认识这么久也帮忙收过材料,千机伞和君莫笑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些。

叶修苦笑:“是啊,不能用了。近两年的心血,全都付之东流了。”

韩文清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能说什么。所有的文字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没有经历过就体会不到他现在的感受。而体会不到,你就无法找到合适的语言去安慰对方。如果自己的好心因为词不达意变成了别人眼中的同情,那还不如一句话都不说。

所以韩文清没有再问。

“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

叶修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一直到这趟副本下完,他们也没有再说话。

相对于以前的副本,新副本的材料还是挺丰富的。下完本的韩文清顺手整理了一下背包里的材料。其中有好多都是叶修说千机伞可能会用到让他去收的,可惜现在用不上了。

他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就关上了物品栏。

根本不需要什么触景伤情,无所谓。现在用不到了没关系,总有一天会用到的。也许是新的银武,也许是新的角色,大不了从头再来。连这道坎都迈不过去,那就不是他认识的苏沐秋了。

到那时候,韩文清一定会嗤笑一声,然后毫不犹豫地送上一句“没出息”。

别给我这个机会啊,苏沐秋。

 

11

“我回来啦!”苏沐橙推开门,首先看到的就是对着打开的冰箱一脸苦恼的叶修。

“沐橙……”叶修转过头,满脸的委屈,“我好饿……”

苏沐橙眯起眼睛盯着他:“你中午又没吃饭?我出门前怎么跟你说的……哥哥呢,他居然没管你?”环顾四周没看到苏沐秋的影子,她有点纳闷。

“你哥……你哥还没醒,他昨儿通宵了嘛我就想说还是别吵他让他睡,所以……”叶修扁扁嘴,可怜巴巴地看着一脸无语的苏沐橙,“我真的好饿啊……”

苏沐橙垂下头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认命地撸起袖子去洗手做饭。叶修连忙一脸殷勤地跟在旁边打着下手。

啊不对,是碍手碍脚。

“哎呀……你再捣乱我们到明天也吃不上饭了!给我出去!”

“好啦好啦我走就是……你小心点啊……”叶修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出了厨房,他又看了一眼苏沐秋的房间,屋门依旧紧闭,没有一点动静。

叶修皱着眉,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复又慢慢松开。

没多一会儿,饭已经做熟了。苏沐橙把饭菜都端上桌,擦了擦手说:“叶修叶修,去喊哥哥来吃饭。”

叶修挠了挠头:“让他睡吧,怪累的。”

“睡太久会变傻的。万一哥哥变得跟你一样就糟糕了。”苏沐橙一脸认真。

“你……不是,我……哎呀他……”叶修想反驳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如果说了实情沐橙一定会跟着担心,那不是他想看到的。但是不说实情等下万一被发现,说不定她还要生自己的气……这可怎么办?

正纠结着,卧室的门突然开了:“好香啊!小橙给我盛碗饭,要一大碗!睡一天我快饿死了。”

是苏沐秋。

神采飞扬,丝毫不见颓废阴郁的苏沐秋。

苏沐橙应了一声转身去盛饭。叶修则是微微晃了神,直到苏沐秋给了他一个的微笑,同时递过来的,还有一张账号卡。

叶修认得,那是君莫笑。

建号之后从来没有用过,依然崭新如初的君莫笑。

明明差一点就可以醒来,却无可奈何必须要继续沉睡的君莫笑。

叶修没有接:“你这是……”

苏沐秋摇了摇头,视线却没有再看向那张账号卡:“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叶修顿了顿,终于伸手接过,也释然地扬了嘴角:“从头再来。”

“嗯。”苏沐秋也笑,随后侧过头看向了厨房,“沐沐我的饭呢!”

“来了!”苏沐橙端着米饭,小心翼翼地从厨房晃了出来,“快来搭把手!”

站在客厅的两个人眼睛都看直了,赶忙冲过去一左一右接下苏沐橙手里的……手里的……手里的容器。

那实在不应该被称作饭碗——苏沐橙用来盛米饭的,分明是个盛汤用的海碗,也有人管它叫盆。

叶修和苏沐秋齐声大吼:“哪有用海碗盛米饭的啊!”

苏沐橙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不是哥哥自己说要饿死了吗?”

“……吃完这个他的确是不会饿死了。”叶修深沉地摸了摸下巴。

苏沐秋面无表情:“你哥我就直接撑死了。”

 

12

当紧绷的神经舒缓下来时,人总是困得特别快。所以叶修今天睡得很早。

苏沐秋倒是精神得很。他神采奕奕地上了游戏,发现大漠孤烟还在线。

“老韩,下本去吗?”

“好。”

一切都跟白天一样,两个人专心下着本,谁都不说话。只是这次身边的人换了,是苏沐秋,不是叶修。

随着最后一个Boss顺利倒下,韩文清终于舍得开口:“没事了?”

苏沐秋反应了一下才知道老韩指的是什么。

靠,叶修你个大嘴巴!

“嗯,没事了。”他笑笑,“从头再来嘛。”

听到这个回答,韩文清彻底放了心。他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起了以后的打算:“练个新号?”

“唔……有这个打算。你们都是近战类,所以我想练个枪手系玩远程。你觉得哪个职业好?”

韩文清仔细想了想:“练个枪炮吧。”

弹药专家注重效果,机械师多是辅助,都不够直截了当,必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而神枪手和枪炮师,必然是后者更加霸气。

苏沐秋稍加动脑就明白了原因,果然是韩文清会做的选择啊。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嗯,那就枪炮吧。”

“哥哥你在跟谁说话?”

苏沐秋回头,是做完功课洗漱完正准备去睡觉的苏沐橙。他拍拍自己的腿示意自家妹妹坐上来,然后摘下耳机戴在了苏沐橙的头上。

苏沐秋拉过麦:“老韩,跟我妹妹说两句。”随后又把麦克放回苏沐橙嘴边,“这是我朋友。小橙,喊哥哥。”

“……”

“……”

这突如其来的交流机会搞得两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语音频道里一片沉默。

还是韩文清先开了口:“你好,我是韩文清。”

“韩哥哥好……我、我是苏沐橙……”

才说了一句苏沐橙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速度摘下耳麦还给了苏沐秋:“哥哥我去睡了……你朋友、你朋友声音好凶……”

目送着苏沐橙进了房间关好门,苏沐秋才放任自己彻底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老韩你真是……哈哈哈哈不行让我先笑一下哈哈哈……”

韩文清瞬间黑了脸。

两分钟后,苏沐秋终于是笑够了,他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重新拉过了麦:“咳,童言无忌。小橙还小呢,老韩你别介意啊,千万别介意啊。”

“没事。”韩文清默默咬紧了牙。

听见磨牙声的苏沐秋极有眼色地换了话题:“对了你知道吗,我今儿晚上差点被她撑死。就说我饿了让她给我多盛点饭,她居然给我用盆!”

想象了一下苏沐秋当时会有的表情,韩文清发表了意味不明的感慨:“你妹妹……嗯,真可爱。”

“不,她还是别这么可爱的好。”苏沐秋扶额,“你都不知道她跟叶修天天有多闹……”

“叶修?你们住一起?”

“他没跟你说过?”苏沐秋歪头想了想,还是决心爆点料——都能跟老韩说自己的事了,他一定不介意自己也说说他的。

“叶修是离家出走的……”

 

13

两个人就这么聊了大半宿。苏沐秋是刚睡醒极其有精神,韩文清则是听得太投入完全忘记了还有睡觉这回事。

原来这就是网下的生活,原来这就是平时的叶修。

对于叶修的身份背景,苏沐秋其实并没有说很多。一来他并不很清楚具体的情况,二来这毕竟是叶修的私事,旁人多言,再怎么说也不太好。

苏沐秋讲的,大部分还是他们生活在一起之后的各种琐事。

什么叶修经常鄙视小橙的身高然后被追着打啊,叶修不仅仅不会做饭而且根本就是个厨房杀手啊,叶修作息生活不规律虽然很瘦但是脸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虚胖啊……

诶等一下,最后一句其实没有,你看到的是幻觉,嗯,幻觉。

虽然寥寥数语并不详细,但韩文清对网游之外的叶修也算是有了些许粗略的了解。

越了解越想知道更多,越想知道就越会靠近。

越想靠近,就越会做出一些,他平时不太会做的事情出来。

当叶修睡醒登陆了游戏之后,第一眼就看见了大漠孤烟四个小时前发来的消息。然后他愣住了。

“玩家 大漠孤烟 给您发来消息:要不要特产?”

叶修转头看了看窗外。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一切正常。

没下硫酸啊……难道老韩那城市下了?啧啧啧,污染严重的北方城市真恐怖。还是我们江南好啊。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一边胡思乱想着,叶修一边敲了消息发回去:“好啊,不要白不要。这是地址和邮编。”

韩文清没有回复。他四点多才躺下,现在根本就不在线。

——喂喂,我说叶修啊,你就不怕那是个盗号的骗子?

——盗号的?啧,你们家盗号的不扒装备?骗子?你们家骗子不要银行卡号就要个地址?大老远过来玩入室抢劫吗?诶那也行啊,我都不指望他能有盈余,只要不亏本我就一定给他献上我最深的佩服!

……这种佩服要来做什么啊喂!再说不论结果怎么样你都不吃亏吧喂!

“早啊,叶修。”苏沐秋开门进来,看见坐在电脑前的他抬手打了个招呼。

“诶你出去了啊?我以为你还在睡……”叶修回头看了看苏沐秋紧闭的卧室门。

“睡不着,就出去买了张新账号卡。”

叶修很诧异:“要练新号?”

“嗯,决定练枪炮师。”

“枪炮?”叶修沉思了片刻,缓缓地点了点头,“这个好。远程,群伤,威力又大。想好起什么名字了吗?”

苏沐秋突然就记起了昨天晚上跟老韩谈新号时候,自家妹妹打的酱油。

嘴角不自觉弯了起来,苏家哥哥笑得温柔:“嗯,沐雨橙风。”

 

14

三天后,叶修收到了老韩寄来的特产。

看着快递单上苍劲有力龙飞凤舞的韩文清三个大字,他突然就笑了。先是拿剪子小心翼翼地把那签名裁下来粘在便签纸上,又在底下空白处抄上韩文清的号码,最后跟电脑前的各种外卖单贴到了一起。

目睹了全过程的苏沐秋表示,他脸上光黑线就挂了三排。

因为寄了吃的所以就把老韩当外送看?要是寄了优惠券是不是就把他当维络城使了?

对着一脸“我什么都没做”仍然自顾自玩荣耀的叶修翻了个大白眼,苏沐秋转身回屋,继续研究沐雨橙风的银武去了。

叶修私敲了大漠孤烟:“东西已收到,谢啦。”

“嗯。”韩文清想了很久,又添上了一句,“喜欢的话我会再寄。”

叶修乐了:“老韩你是卖这个的吗?卖不出去了所以就送我?”

“……我18。”韩文清的脸有点黑。

反应了一下,叶修才明白韩文清说的是年龄。他很震惊:“我操你才18是么?我以为你起码25了!”

韩文清愤怒地关闭了聊天窗口。

没过几分钟,叶修的消息又弹了出来。

“哎呦生气了?”

“是我错了还不行吗。”

知道就好。韩文清撇着嘴刚想回复句“没关系”,叶修的下一条消息已经挤了进来。

“你看你这小气劲儿,多像18的啊。啧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我干什么要给你回消息!我这么小气的人是吧!不回了!

韩文清再次愤怒地关闭了聊天窗口。

一周以后,职业联盟要成立的消息渐渐也放出来了。

叶修收到了职业战队的邀请,给他和苏沐秋两个人的。战队名字是嘉世。

“去吗?”叶修叼着方便面的叉子,往面里倒着调味料。

苏沐秋看着他:“你怎么想?”

倒上热水,叶修把嘴里的叉子拿下来熟练地插在碗沿上:“条件我看了,还挺有诚意的。而且说如果咱答应可以把战队挪到这边发展,这样沐沐的学校也不用转,能在这儿读完高中了。”

“那就答应?你不再看看了?”

“……沐秋,你不想去吗?”叶修感受到他话语里的抵抗。

苏沐秋摇了摇头:“不是,我就是觉得有点不靠谱。你想啊,以前这么多的比赛都说要专业化正规化,有哪个真正做到了?怎么就能保证这次一定可以?”

叶修拧了眉:“但是总要去试试吧?万一可以呢?如果真能成为职业选手,起码收入能固定,至少不会再像现在这样……”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下去。

苏沐秋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

“所以我没有反对啊,不行就再回来继续做代练写外挂嘛。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关系。大不了从头再来啊。”

“还有,”他狡黠地眨眨眼睛,“再不吃,你的面就泡成虚胖了,跟你的脸一样。”

“……喂!”

 

15

苏沐秋登陆了沐雨橙风。

吞日已经制作完毕,他决定用这个号跟叶修一起去职业联盟闯闯看。

又检查了一遍数据,苏沐秋关闭了装备栏,点开好友列表发了消息给大漠孤烟。

“老韩,职业联盟的事情听说了吗?”

“嗯,收到了霸图的邀请,我已经答应了。”

“啊对……我都忘了,你是霸气雄图第一高手拳法家嘛,呵呵。还想问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来嘉世呢。”

韩文清皱眉:“你们答应嘉世了?”

“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本来想得空了问问你们要不要来霸图的。”

大家最近好像都很忙,他们三个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在游戏里碰面了。

“叶修。”苏沐秋转头喊了叶修过来,哭笑不得,“我问老韩要不要来嘉世,他说已经答应霸图了,还说本来想问咱俩要不要一起去。你说这事儿闹的。”

叶修探头看了眼屏幕上的聊天记录,抢过键盘就开始打字:“文清,我们今世有缘无分,唯有奢求来生再聚。啊,郎啊郎,巴不得下一世,你做女来我做男!”

一直关注着事态发展的苏沐秋什么都没说,他已经笑到桌子下面去了。

而事件的另一主角韩文清,则是很淡定地回了“叶修”两个字外加一个叹号,却在敲打回车的时候用力过猛,身子一滑侧头磕在了显示器上,“咣”的一声响彻网吧。有好事者想探头看看情况,却被揉着额头瞪着电脑屏幕的韩文清瞬间吓退。

网线另一端的苏沐秋重新坐回椅子上,收敛了表情义正词严地教育起了叶修:“你干什么总欺负他啊?老韩这么好的人……”

“你不觉得调戏老韩很有趣吗?”叶修斜了他一眼,挑起了眉。

仔细想了想,苏沐秋最后还是认命般地低下了头:“……嗯,的确很有趣。”

他又抬头看了眼韩文清最后回复的那一句,随即勾起嘴角跟叶修说:“一句话就知道是你不是我,老韩对你绝对是真爱。”

叶修面无表情:“沐秋,你现在的神态让我想起来一个词。”

“什么?”

“邪魅一笑。”

“……滚!”

叶修无辜地耸了耸肩。

苏沐秋叹了口气:“以后老韩就是对手了。”

“我说,你可别对上他就心软放水啊。要是因为放水让他赢了,小心他知道了跟你绝交。”

“必然不会,我又不是你。说不定哪天你想看他生气来这么一出……啧啧啧。”

“扯!老子是那种没节操的人么!”

“……你不是吗?”

叶修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咂了咂嘴:“我还真是。”

“但是冠军这种东西可不是能拿来开玩笑的啊。”他扬起嘴角继续说道,“必须一个冠军都让他抢不着,我才有底气嘲笑他,对不对?”

苏沐秋赞同地点了头:“就这么说定了。为了有本钱嘲笑韩文清,嘉世一定要拿冠军!”

“嗯!一定要拿冠军!”

……我说,你们的重点,是不是不太对?

你们老板会哭的啊喂。

 

16

韩文清登陆了游戏,沐雨橙风在线。

“你上次说要找的材料我找到了,现在方便吗?”

“啊老韩抱歉啊,我跟叶修正要出门跟嘉世签合约。等我下午签完约回来再说行吗?”

“去吧,路上小心。”

“嗯好。那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叶修在那边抱着双臂等很久了。他有点不耐烦:“沐秋你好慢。”

“老韩说那材料他找到了,我跟他说两句而已。”苏沐秋关好电脑站起来拿外套。

叶修夸张地叹了口气:“人家混公会的就是厉害,咱俩搜罗了这么多天连根毛都没看见,他这才一晚上就找着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苏沐秋正系着外衣的扣子,听见这话抬起头瞟了他一眼:“怎么,你也想去霸图混了?”

“开个玩笑嘛。”叶修笑眯眯地凑了过来,“我怎么舍得抛弃你啊对不对。”

看见苏沐秋无奈地摇起了头,叶修继续说道:“所以,你也不许抛弃我,知道吗!”

“我才不会呢。走吧,别晚了。”

这么一路吵吵闹闹的,等两人来到约定地点时,嘉世的老板早就已经到了。那人站起来伸出了手:“你们好,我是陶轩。”

苏沐秋也伸手过去跟他握了握:“陶老板好,我是苏沐秋。”

“叶秋。”因为离家出走时叶修拿的是双胞胎弟弟叶秋的身份证,在这种需要签约的场合他只能使用自家弟弟的名字。

陶轩抬手请他们坐下:“好巧,你们名字里都有个‘秋’字啊。”

“是啊,好巧。”叶修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苏沐秋不动声色地踢了他一脚,冲对面的陶轩歉意地点点头,也在他旁边坐下。

陶轩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直接说正题吧。这是正式合约,跟我们之前谈好的条件一样,先签一年的,也算个磨合期,万一觉得不行一年后自动解约,也省得大家尴尬。你们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吗?”

苏沐秋先是拿起陶轩放在他面前的两份合约挨个仔细地看了一遍,这才点点头:“我没问题。”

叶修则是动都没动:“那就签吧。”

陶轩很诧异:“你不检查一下吗?”

“不用了,沐秋说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了。他不会坑我。”

苏沐秋愣了一下,随后无奈地叹了口气,拿过叶修的那份也看了一遍,然后对陶轩说:“没问题的陶老板,签约吧。”

三个人都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合约一式两份,留给你们的这份自己收好。”陶轩拿过身边的公文包站起身,“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帐已经结完了,别客气。预祝我们以后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

目送着陶轩离开,叶修转头问苏沐秋:“沐秋,你觉得陶老板这人怎么样?”

“如果不是他真的脾气好,就是城府太深。叶修,你以后多注意点自己的行为行吗,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苏沐秋有些不悦地拧起眉。

“安啦安啦,这不是有你在么。”叶修笑眯眯地拍了拍苏沐秋的肩,“再说,咱只签了一年的合约,不行就撤嘛。”

“……你啊。”苏沐秋摇了摇头,“咱也走吧。”

下了楼,苏沐秋看了看手表:“都这点了,干脆在外面吃吧。把小橙也叫出来算庆祝正式签约?”

“好啊。”叶修扬了嘴角。

苏沐秋“嗯”了一声低头掏手机,身体无意识地往前迈了几步,却没注意旁边正有一辆车极速奔驰而来。

撞击声,刹车声,重物落地声。

叶修下意识的瞪大了双眼。

他甚至不能分辨到底是哪个声音来的更快,是哪个声音先割裂了他的神经。

叶修蠕动着嘴唇,身体像被那片血色吸引,不受控制般地慢慢走了过去。直到双手也沾满了红,他才找终于回了自己的声音。

一声惨叫划过天际。

“沐秋——!”



-TBC.

18 Jan 2014
 
评论(4)
 
热度(174)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