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韩叶】七日谈( Part 3 / FIN )

>>>

 

2月21日,荣耀职业联盟第十赛季常规赛第二十三轮即将在今晚举行,霸图战队在Q市主场迎战兴欣战队。

无论是霸图还是兴欣,两队都在做最后的调整,希望能用最好的状态迎接晚上的比赛。毕竟每一场普通的常规赛都是战队通往季后赛钥匙的碎片,既然有机会多抓住一些,自然没有人会选择放弃。

韩文清走出酒店房间时,正好赶上苏沐橙从外边回来。

“诶,你要出去吗?”苏沐橙眨眨眼睛,“不再训一会儿了?”

韩文清摇摇头:“也不差这一点时间。我去霸图转转。”

苏沐橙张了张口,还是咽下了原本想说的话。她微微一笑:“记得从后门进去。”

“我知道。”用叶修的身体走霸图的正门,他又不是活腻歪了,“走了。”

“嗯,一路平安。”苏沐橙挥挥手。

“……”韩文清扯了扯嘴角,“借你吉言。”

也许是霸图的粉丝都沾染上了自家战队耿直的习性,韩文清只做了简单的伪装,居然真的就一路风平浪静地走到了霸图战队门前,别说受到什么刁难和盘查,连多看他一眼的都没有。

也难怪,身边都是陌生人,既然不需要对他们伪装什么,韩文清埋头赶路的时候自然不会将叶修的神态摆在脸上,举手投足间都是他自己的气质。就算有霸图的粉丝注意到他的脸,也不会将这个“长相酷似叶修”的人和兴欣那个叶修联系到一起,毕竟长眼的都看得出来,那分明就是两个人。

韩文清走近几步,抬手敲了敲传达室的玻璃:“麻烦,我找韩文清。”

“不好意思,晚上有比赛,战队有规定,今天白天是不能接待来客的,要不您改天吧?”保安看他长得颇有些眼熟,应该不是什么普通粉丝,说话也比平时客气了许多。

韩文清摇头:“没事,你就跟他说,叶修来了。”

什么!叶修?!

保安瞪大了眼睛,站起身趴在窗前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将韩文清狠狠地打量了一遍。

我靠,我说这货怎么有点眼熟呢,这不是保安队几个老人一喝多就会拿出来对着咬牙切齿的那张照片上的人嘛!居然没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霸图保安!

小小地自我检讨了一下,保安很快收敛了神色,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你来干什么!”

“找叶……找韩文清。”差点把实话说出来,韩文清不自觉皱起了眉,“需要这么麻烦吗,打个电话不就完了。”

“别人来的确打个电话就行,你来……”保安努力做出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霸图不欢迎,请回吧!”

居然能不受欢迎到这个程度?叶修,你够本事的啊?

他正感叹着,传达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保安拿起话筒,发现电话另一端是叶修。

啊不,是“韩文清”才对。

“韩队!”保安下意识站直了身体。

那端的叶修也不多话:“如果今天兴欣的叶修来找我,就让他直接过来训练室。”

“他、他已经来了。”保安扭脸看了看他眼中的“叶修”,神情颇有些哀怨。

真不愧是打了十年的老对手,这种预判能力……要不要这么心有灵犀啊?

 

 

>>>

 

韩文清熟门熟路地走向霸图的训练室,却在还有几步远的位置被一直等在门口的叶修拦了下来,然后一路拽去了隔壁的会议室。

叶修反手关好门,这才跟他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还往里走?别告诉我你已经准备好面对你的队友了。”

韩文清摇了摇头:“不过来看看,我总觉得不放心。”

“相信我,看了你也不会放心的。”叶修走近几步低头翻起了他的口袋,“靠,你出门怎么不带烟啊?”

“带那个干什么?”韩文清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仰头。

翻半天只找到一包餐巾纸,叶修收回手,语气里全是语重心长:“为了更好的扮演我啊!啧啧啧,最基本的道具都准备不到位,连一根烟都不带,我说你这演员怎么当的?今年的什么金鸡百花奥斯卡小金人都不想要了?”

“滚。”回答言简意赅。

“我说真的。”叶修换上一副病怏怏的语气,整个人也瞬间变得没精打采了起来,“这么多天没抽烟,我都快憋死了。”

憋死你得了。韩文清皱起眉头:“站直了,歪歪扭扭的像什么样子!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你什么时候见我这样呆过?”

“哎呀,这不是没外人吗,这么认真干嘛。”叶修耸耸肩,终于是步入了正题,“需要提点你一下我们这边谁第一个上场吗?我猜你不需要,所以就不说了。”

韩文清不置可否。他是真不需要。只要站在赛场上那就是对手,就是要打败的目标,是谁都无所谓,对他来讲完全没区别。

他看着叶修——或者说看着许久不见的他自己,认认真真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都还好?”

“都还好。”叶修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也反问道,“你呢?”

“没什么事。”韩文清答了一句,突然有些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明明昨晚还有许许多多的嘱托和叮咛想交代给他,偏偏在看见对面人那双清澈锐利的眼睛之后发现,其实什么都不需要交代。

那可是叶修啊,既然已经答应会把一切安排稳妥,他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叶修见韩文清欲言又止的表情,稍转心思就明白他在想什么了。他仗着互换身体之后的身高优势拍了拍韩文清的肩:“没事就行,出去吧,我看老林那意思也想找你说两句。”

“找我?”林敬言找叶修有什么好聊的?聊方锐?

“哦对,我还没跟你说。”叶修拍了拍脑袋,“老林他信了,我跟你互换灵魂的事情。”

韩文清撇了撇嘴角,没当真。林敬言怎么会相信这么无厘头的事情?你确定那是林敬言,不是被谁附体了?

啧,所以说虽然应对方式有所区别,但他们面对事情的反应态度真不是一般的像呢。

“你等等。”见他不信叶修也不多话,开了门就向着训练室走去,“林敬言,你来一下。”

被点名的林敬言大概猜到是什么事,过来看见韩文清更证实了心里的想法,他点头道:“老韩。”

韩文清简直想扶额——幸好他忍住了。

林敬言直切中路:“现在这个环境我也不多说,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关于晚上的比赛,你们俩是怎么打算的。”

话刚出口,林敬言突然发现自己有点紧张。他其实挺怕听见答案,或者说,他怕听见那些他不想听到的答案。如果那两个人告诉他就随便打一打,或者说决定放水什么的,林敬言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回应。

他离开相伴七年的唐三打,和冷暗雷磨合了将近两年,可不是为了跑到霸图打酱油的。

叶修微微一笑:“能有什么打算。”

韩文清也点头:“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那……”

“不用担心。”叶修打断他,“我和老韩已经把所有可能性都想过了,包括最坏的。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我要打荣耀,只有打荣耀。

韩文清也安慰道:“放宽心,像平时一样就好了,不要有心理负担。”

林敬言沉默片刻,淡淡叹了口气:“嗯,我知道。”

总之,不会放水的。我们必将倾尽全力。

谈完话出来韩文清就准备回酒店,叶修本来想送送,却被对方一句“我闭着眼睛都走不错”打了回来,只能作罢。告别的话简单说了几句,韩文清拉开会议室的门准备迈步,迎面居然站着正打算敲门的张佳乐。

“叶修?你怎么在这里!?”张佳乐震惊。

韩文清来不及回头看那两个人,只能努力回想着叶修平日的语气态度应对眼下。他抬了抬眼角:“哭了没?”

“哭你妹!”张佳乐不疑有他,瞬间就炸毛了。

没来得及去管张佳乐的反应,知道真相的叶修和林敬言同时在心底狠狠打了个寒颤。

果然,心里清楚是一回事儿,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儿。一想到如此欠揍的话实际上是从韩文清口中说出来的,林敬言就觉得这世界突然有点不太好。

“怎么就觉得……这么……这么让人生无可恋呢。”他斟酌了半天,最后还是选了这么一个形容词。林敬言表示,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词语中最委婉的一个了。

叶修面无表情地吐槽:“你敢说的再直白点吗?”

林敬言摇头:“没办法,这已经是我毕生的词汇量了。”

 

 

>>>

 

傍晚时分,兴欣终于正式踏入了霸图的主场。迎接他们的却不是粉丝们的欢呼,而是霸图特派的一队保安。

陈果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至于吗?”

“这是正式比赛,来的人是叶修。”没等韩文清给她解释,霸图保安队的队长先回答了,同时还狠狠瞪了他眼中的“叶修”一眼。

韩文清之前倒是从未参与过这种“欢迎”活动,一时间也猜不到叶修都是什么反应,干脆就当没听见,一点回应都没给对方。苏沐橙倒是清楚情况,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提醒,只能装作没注意到这边,指着场馆给唐柔讲起了以前的趣事。

“这么大仇恨?”陈果闻言震惊了一下,结果话音还没落,一个开了盖的矿泉水瓶伴着一声“叶修和我单挑啊”径直飞了过来。众人躲避不及之下纷纷被淋了一身水,没一个能幸免于难。

“七点钟方向!七点钟方向!”队长抬手一指,瞬间就有几个保安向着那边跑了过去,剩下的人左右注意着周围环境,一边戒备着一边加紧脚步将兴欣战队护送进了场馆。

直到坐进备战室,陈果还没有缓过神来:“真可怕!这要不是水,是硫酸什么的呢?”她大胆假设。

韩文清无语:“你也太残忍了吧?多大仇啊?”只不过做对手做的久了些,抛开荣耀其实俩人根本就没什么矛盾。又不是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至于泼硫酸吗?

还没等他开口给陈果解释,备战室的门先被人敲响了。

“谁?”陈果吓了一跳。泼硫酸的来了?这么快?

“张新杰。”

韩文清抬眼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距离他们到达场馆不多不少,正好过了五分钟。还真是张新杰习惯到访的时间。他开了门将对方请进屋里,张新杰向着大家点了点头:“听到你们来了,过来打声招呼。”

韩文清突然想起叶修前天在电话里给他提的醒,轻咳一声问道:“霸图个人赛先上谁啊?”

张新杰答:“比赛开始你就知道了。”

韩文清早就猜到他不会答,顿了一下继续寻找话题:“嗯……擂台赛你上吗?”

“不上……”像是没料到他会问这个,张新杰这次答得没有刚才那么坚定,目光也透出了一点诧异。

陈果抽搐着嘴角:“会聊天吗?”

“有什么可聊的?”

韩文清在心里腹诽着,结果一不留神给说了出来。还没等陈果顺过气数落他乱说话,张新杰居然先投了赞同票:“嗯,我也就是过来打个招呼,大家加油,我先告辞了。”

“什么啊?啥事没有,真就纯粹的打个招呼?可以理解为是在刷存在感吗?”看着张新杰离开备战室,还体贴的从外边带上门,陈果越发搞不懂他到底是做什么来的了。

大神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啊。

苏沐橙和唐柔在一边笑得不行,韩文清沉了沉心思也站起了身,说道:“那我也去刷一下吧。”

包荣兴也站起来:“需要我也去吗老大?”

“随便啊。”韩文清想了想,有包子这么脱线的人跟着一起去吸引注意力,就算他出了什么失误,应该也不会有人察觉吧。

这可是他变成叶修后第一次和自己的队员们正面交谈,对别人来讲也许只是简单的会面,对自己来讲可是关系到以后命运的大事,绝对不能出现一点差错。

“走着!”包子蹦着就过来了。

方锐举手:“我也去我也去。”

“无聊。”魏琛一脸的鄙夷。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要不是飞机上被安文逸摆了一道发誓要远离方锐,以他的性格肯定第一个就嚷嚷着跟去了。

韩文清觉得好笑却也不说破,三人鱼贯而出,在他的带领下熟门熟路地向着霸图备战室踱了过去。

 

 

>>>

 

叶修正坐在备战室的沙发里闭目养神,突然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开门。我来了。”

是韩文清。

……我靠,这人就没有一点自己是对手的自觉吗?他到底记不记得自己现在是叶修啊!这语气这态度,怎么跟回自己家似的啊?!

被叶修腹诽的某人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似的——虽然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外人——径直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脸上写满兴奋的包荣兴和浑身散发着无所事事气场的方锐。

见他进来,叶修招呼还没顾得打,先对着桌上的遥控器使了个眼色。韩文清立刻会意:“还是主队的备战室环境好啊。温度多少啊?我们那有点冷。”他一边说一边拿余光瞟叶修:调到多少?

叶修伸手比了个八。

……扯淡呢你?这空调最低才能到十六度!

韩文清在心底狠狠骂着,表面却不露分毫地把空调温度调到了十八度。

啧,冻坏了我的队员,你负责啊?

等他鼓捣完,叶修这才正式开始了对话:“你来干嘛?”

“礼尚往来,打个招呼嘛。”韩文清答得流利。这是俩人早就商量好的,演起来也浑然天成,自然的很。

林敬言看着他俩有些拙劣的表演,各种抑制不住想笑的冲动。还是方锐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老林。”

包子也跟着一起打招呼:“第一流氓林敬言!”

林敬言突然想起他头一次直面包子入侵时俩人的对话——

“你的水平不错啊!比起第一流氓怎么样?”

“第一流氓?那是你的志向吗?”

“不!我的志向是打倒你!报上名来吧!”

他突然有点欣慰。这家伙成熟不少嘛,至少比那时候会聊天多了。

还没等他对包子做出什么回应,张佳乐带着满腔的兴奋先推门进来了:“兴欣的二货们已经来啦!”

叶修又递给韩文清一个眼神,后者瞬间心领神会——不得不说,学好困难,学坏真是太容易了。他转向张佳乐:“背后说人,素质呢?”

张佳乐瞬间敛了笑意装得一本正经,跟个大尾巴狼一样,怎么看怎么欠揍:“哟,来了。”

韩文清挑眉:“刚才那瓶矿泉水是你丢的吧。”

“……什么矿泉水?”

“别装,我看那手法完全就是你扔的雷。”韩文清开始胡诌。

张佳乐没听懂:“胡说八道什么呢?”

“比赛里教训你。”韩文清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匆匆撂下一句总结性的话,开开门就走了。

“教训你!”包子也跟着吼了一句。

张佳乐满头雾水:“兴欣的家伙……真是莫名其妙啊?”

谁知众人看他的眼神里已经带上了疑问:“真是你扔的矿泉水?”

“我哪有那么幼稚!”张佳乐无语,“不过就只是水吗?怎么不装点颜料啊油漆什么的,让兴欣那帮家伙花花绿绿出场啊!哈哈哈!”

“多大仇啊?”方锐痛心疾首。

张佳乐这才看见他:“呀,怎么还有一个?”

“一直还有一个啊。”林敬言苦笑。他正听方锐给他讲“叶修”的动态呢。刚刚当事人在场,虽然不是什么坏话,但是讲太大声总归是不合适。方锐安安分分地坐在旁边,又特意压低了声音,也难怪张佳乐没发现他的存在。

方锐威胁张佳乐:“再来兴欣的话,可能会有颜料啊油漆什么等你呢!”

张佳乐咂咂嘴:“多大仇啊!”

“谁说不是呢?”方锐乐,反正也是开玩笑,谁也没认真,“走了啊!”

“靠,下次去真要当心,兴欣那些猥琐没下限的,我看真做得出。”眼看着方锐也离开了房间,张佳乐叹口气做了总结陈词,突然又抬手搓了搓手臂,“怎么这么冷呢?”他抬头瞥了眼墙上的空调,瞬间被吓了一跳:“18度?疯了你们!”

“叶修弄的吧……”林敬言看了眼叶修,百思不得其解。老韩居然也会做这种事情?果然生无可恋啊。

被注视的某人心里咯噔一下:惨了,好像玩过头了。

 

 

>>>

 

万众瞩目的比赛终于开始。当韩文清以叶修的身份带领兴欣入场时,他听到了全场观众整齐的呼声:“叶修,你的纪录到此为止了!”

……多大仇啊这是。

反正吼的不是他,韩文清看着霸图即将入场的通道笑了笑,神态各种安之若素:“好熟悉的感觉啊。”

他有两年没听到自家粉丝这样斗志昂扬的呐喊了。因为叶修已经有整整两年没再踏入过霸图的主场——全明星那种玩票性质的不算,他指的是正式比赛。

第八赛季,叶修在霸图主场迎战嘉世之前就已经退役。那场比赛虽是霸图胜了,但韩文清看着一叶之秋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驰骋,又想到全明星时候的龙抬头,自然没收获什么好心情。而第九赛季叶修忙着打挑战赛,与职业联赛时间基本相同,两人在两条平行线上各自奋斗,更是没机会同时站在这里,接受霸图粉的“爱戴”。

今年是他们两个在联盟的第十个年头。荣耀十年,只有韩文清和叶修。

何其感慨,又何其荣幸。

等到霸图战队也入了场,双方台上列队互相握手,看台上又响起了那句嘲讽性的喊声:“叶修,你的纪录到此为止了!”

叶修看了眼韩文清,后者正在和张新杰握手,察觉到他的目光坦然一笑:“你们第一个到底谁上啊,听听粉丝的期待,压力很大吧?”

眼看所有人都看向了林敬言,韩文清放开张新杰的手,顺势握住他的上下摇了摇:“哎呦,老林啊。呵呵,辛苦了,这一分我就先拿了。”

林敬言叹了口气:“太嚣张了。”

我也不想啊,但是不嚣张行吗?不嚣张就OOC了。

韩文清拍了拍他的肩:“努力。”

“老林你不能输!”张佳乐给他鼓劲,却在得到对方“要不你来”的回应之后迅速改口,“上次是我来的!这次就看你了!”

不一样啊。上次是叶修,这次可是韩文清……

林敬言在心底叹了口气,还是微微颌首道:“我当然会尽力。”

还是那句话,当我站在赛场上,求的无非就是一场胜利。

对手是谁都一样,我只要胜利。

 

 

>>>

 

比赛开始。

单人赛第一场,霸图战队林敬言对战兴欣战队叶修……啊不,其实是对战霸图战队韩文清。

现场的观众只要看到叶修出现就会抑制不住地想说垃圾话,言语间尽是对敌人的不客气与对自家选手的盲目信任。那边韩文清是没什么感觉——反正骂的又不是他,这边林敬言可是真觉得有苦说不出。

他是说会尽力,那也要看看实际情况啊。他的对手可是韩文清。拳皇大漠孤烟一双铁拳征战四方,在呼啸的时候林敬言作为队里的顶梁柱就没少跟这位大神交手,结果如何自然不必多说,说多了都是泪。虽然十年光阴转瞬飞逝,韩文清的状态在下降,但林敬言也不是鼎盛时期,俩人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现在能宽慰他的只有一样,那就是韩文清对散人这个职业的陌生。

虽然这么想有点泄气,但林敬言真的没什么心气上去跟韩文清狠狠拼上一把。他从来都不是那种破釜沉舟的类型,更别说这只是一场累计积分的常规赛。在这一点上其实他和韩文清的意见相同。一场比赛的输赢并不会对排名产生太大的影响,今年的季后赛霸图是进定了。

上了台,林敬言遥遥向着兴欣那边望过去,正好对上了韩文清投过来的眼神。坚定果决,一如既往。他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在唇边绽出了一抹苦笑。

算了,自己尽力就好。剩下的就看命吧。

直到比赛正式开始,观众们的呐喊声仍在继续。君莫笑没有急着离开出生点,竟然先在公共频道里敲起了字:“都别吵了,马上就结束了。”

……这能没人吵吗!

霸图粉们嘈杂的喧闹声简直要传到密闭的操作台里,林敬言握鼠标的手不由得一颤。

韩文清可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什么无端乱开嘲讽、无风也要起浪,分明是叶修的行事习性……等等,难道他们两个换回来了?!

林敬言喃喃自语:“这不科学!”要不是比赛已经开始,林敬言真想立刻冲出去找他们俩人问个究竟。还没等他细想,对方又在公共频道发了新的消息:“老林快点过来受死!”

绝对是叶修,没跑了!

君莫笑出发便直切中路,冷暗雷一路战术走位前进,相对速度慢了不少,没少收到对方催促的消息。林敬言也不生气,就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依然走他自己的,直到在地图中央看见君莫笑的身影,这才安分地选了个地方埋伏起来。

没多久公共频道又刷起了君莫笑的消息:“老林,到了吧?蹲多久了?吃黄牌哦!”

林敬言也敲字:“到了,正观察你呢!”

叶修回:“是吗,需要给你摆几个潇洒的造型吗?”

林敬言不置可否:“行啊,摆起来。”

“好的!”伴随文字同时出现的是枪形态的千机伞,格林机枪360度扫射一周,可惜并未逼出冷暗雷。君莫笑也不着急:“再给你变个魔术。”紫烟缭绕,君莫笑慢慢隐去了身形。

直觉告诉他有危险,林敬言皱起眉,小心翼翼地转起了视角:“这个可不好看。”

稍时,对方消息又来:“再看这个魔术。”一枚闪光弹突然在他屏幕里炸开。

“我靠!”林敬言一声怒骂。自己这么谨慎居然还是着了道,真不知道该不该夸奖一下对手……不,我看不夸奖也不行了。

冷暗雷还未恢复视觉便已被君莫笑的连击缠上,直至比赛结束都再没找到翻身的机会。

个人赛第一轮,兴欣战队,叶修胜。

 

 

>>>

 

林敬言从操作台出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霸图粉们一如既往的嘲讽与鄙夷——当然,是给叶修的,不是给他。

抛开刚刚输掉的郁闷不谈,面对此情此景,林敬言其实还挺想笑的。

都说有什么样的战队就有什么样的粉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们喜欢你,自然会在不经意间让自己在某些方面和你越来越接近。霸图的粉丝就是此中的典型。他们大部分都和霸图战队的整体气质相同,热血、霸气,还带着一些Q市所在省份特有的豪爽。如此爷们儿的诸位却唯独在碰见叶修的时候处处刁难挑三拣四,这边不行那边又不满意,硬生生要在鸡蛋里挑骨头,非要他举个例子,林敬言只能想到那些挑剔自家新过门儿媳妇的恶婆婆。

扭头的时候,他正巧看见叶修满脸平静地走回兴欣战队的位置,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般对那些嘲讽充耳不闻。林敬言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打算发短信询问,却又发现那货根本就没有手机,只好硬着头皮靠近了自家队长,小声问道:“你们换回来了?”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用同样的音量答道:“我也想啊。”

“我靠。”林敬言一个没忍住,又骂了一句,“那刚刚……”

“嘘,小声点。”叶修抬起食指轻轻压在唇边,左右环顾发现大家都聚精会神地注意着第二场单人赛,这才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他自己提前做了功课吧。说实在的,老韩今天真是超常发挥,我也没想到他居然能这么帅。”

帅你妹!韩文清那么正直的一个人都是被你带坏的!

林敬言瞪了他一眼,沉着一张脸回了座位,没再搭理他。

再看韩文清这边,从坐下之后就享受起了英雄般的礼遇。方锐看他的眼神简直不能更膜拜:“帅气啊?我好久没看见老林被人打成那个样子了,啧啧啧。”

这么开心?多大仇啊这是?韩文清简直怀疑起了曾经的“犯罪组合”是不是真像大家知道的那么和睦。

“打得不错,给你好评。”苏沐橙也向他道贺。

“谢谢。”韩文清犹豫很久,还是把话说了出来,“要不是……”

“谢我干什么呀。”苏沐橙打断他,“能打赢或者是,咳,都是你自己厉害,和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碰巧在论坛翻到一篇关于“叶修式垃圾话”的帖子,心血来潮发给他看了而已。完全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味在里面,一丁点儿都没有。

在众人各怀心思的交谈中,这场单人赛事也进入了尾声,是莫凡赢了。宋奇英一路追着莫凡问他攻击节奏的事情,问着问着就进入了兴欣的选手席。眼看全场观众有沸腾的倾向,苏沐橙推了韩文清一下,后者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你说得对,他的打法确实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改进。不过你也是,你也有许多地方还需要提高。”如非必要,其实韩文清真的不想直面自己曾经的队员,更何况还是跟张新杰一般细致的宋奇英。

“我会努力的,但是他……”

“他也会努力的。期待下次你俩的对决。”

宋奇英顿了顿,突然对他鞠了一躬:“谢谢前辈指教。”

韩文清完全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别这样……”话刚出口就被全场瞬间袭来的嘘声掩盖,什么都听不清了。他叹了口气:“你看,让你不要啊。”

宋奇英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应该的。”他点点头算是告别,转身回了霸图那边。韩文清目送他离开,顺便遥遥看了眼霸图那边,正对上叶修玩味的眼神,还有霸图其他人即使震惊也不忘敌视的神情。

他按了按太阳穴,忍不住还是在心里又吐了句槽。

真是,多大仇啊?

 

 

>>>

 

很快,擂台赛也打完了。霸图战队3:2领先兴欣。

团队赛开始前还有一点点备战时间,韩文清看了看大家,没再讲什么激励的话,就简单说了说“别紧张”、“跟平时一样”之类的言语,赛前动员也就算结束了。准备上台时候他特意晚了几步,和安文逸并肩走在了一起。安文逸知道这是有话要对他讲,看向他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询问。

“团队赛可以多留意张新杰的打法。没记错的话,他是你的偶像来着吧?”韩文清说着话,目不斜视。

通过这近一周的相处时间,他对兴欣的诸位新人也算是有一定量的了解了。安文逸其实并没有外界说的那么不堪,他有他自己的优点。冷静,沉着,尤其是在时机的判断上有着无与伦比的敏感。但是再冷静的人也不是机器,他们也有自己的情绪,也会被其他事物影响而产生波动。最近几场比赛的失利以及媒体和观众对他的评价,或多或少都对他的心态产生了一些影响。韩文清感觉得到,但是他却无能为力。

这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他擅长给予别人向前冲的勇气,却不擅长帮助别人树立足够的信心。让偶像来给他一些正能量,这是韩文清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现在的年轻人,好像都更愿意听偶像的话吧?实际年龄其实完全不算老的韩文清有点犹豫的想着。

安文逸沉吟了一下:“他的比赛,我看过好多了。”

“看录相和实战感悟是很不一样的,多留心吧。”韩文清也不知道要怎么表达他的意思。说少了跟没说一样,说多了又怕太直接会更打击对方的自信,只能扔下这么一句笼统的套话。

“我会的。”安文逸点头。

团赛的过程不必赘述,结果可想而知,毫无惊喜,是霸图战队的胜利。即使兴欣本次是韩文清带队,风格突然转为强硬打了霸图诸位一个措手不及,但精明如叶修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局面,又何况兴欣的整体实力的确暂时稍逊于霸图。没有一个成员是以战术出名的战队,却直面了叶修和张新杰两位战术大师的联手打压,说这场比赛完全是单方面的压制都不为过——即使张新杰并不知道实情。

要知道,他们玩战术的,心都脏啊。

比赛结束列队的时候,叶修一边握住韩文清的手,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今晚走还是明天?”

“明天。”这没什么好隐瞒,韩文清也就如实说了。

“哦,晚上有事吗?”叶修继续问。

韩文清还没说什么,身旁张新杰看叶修的眼神已经不太对了:“队长?”他要约叶修?做什么?真人PK?需不需要报警?

一句话就把身边人吓一跳的罪魁祸首反而淡定得很:“好久没见了,找他叙叙旧。”

韩文清倒没想那么多:“我晚上没事。”

“行。”

 

 

>>>

 

深夜。Q市。海边。路边摊。

烤串,啤酒。叶修,韩文清。

——以上是不可能的。

先不说现在还是冬天,就算是春季也只能算初春,夜晚的海边可是想想就会打哆嗦的温度,两个人再怎么想避开众人也不会跑到这么个地方来私下谈话。

在综合了天气、时间、以及叶修对Q市道路不熟、韩文清不要出现在霸图附近为好等等相关条件之后,俩人最后还是选在了兴欣战队入住酒店的餐厅。

当韩文清终于姗姗来迟的时候,叶修已经数完了餐厅里的桌子究竟有多少张,正百无聊赖地点着椅子的总数。他瞟了迟到的那位一眼:“老韩,你越来越不厚道了。”

韩文清面不改色:“我都跟你说了,我晚上没事。”

“没事你就去睡觉?”叶修脸色很不好,配上韩文清自带震慑的长相更显阴沉。忙完赶过来时候被告知对方已经睡了,这不是耍他吗?

“不然还做什么,复盘是明天的事情。”眼看叶修的神色愈发不善起来,韩文清颇为愉悦地翻开了菜单,“想吃点什么?晚上别吃太多,不好消化。”

“我不挑。啊,饮料除了牛奶什么都行。”叶修捏了捏鼻梁骨,“在霸图呆这一周,我牛奶喝的都快喝吐了。”

韩文清点点头合上菜单:“服务员,两杯热牛奶。”

“……我能了解一下我到底哪儿招你了吗?”知道韩文清不是那种无缘无故乱找茬的类型,叶修这才有此一问。

“没什么。”韩文清靠上椅背,“今天稍微学习了一下你的无耻,虽然神韵不够只摸着点皮毛,但也算受了不少教育,请你喝杯牛奶,聊表谢意罢了。”

“老韩,自欺欺人是不提倡的。”叶修从只言片语中找到了他想要的信息。韩文清还在为他今天晚上和林敬言对决时种种欠揍的行为别扭着。即使他按照叶修一贯的方式做了,但其实在他心里是不认同这种行为的,而他又不可能做些什么去弥补,只能把一切都归咎到始作俑者身上,即便他知道,对方这次真的很无辜。

韩文清不为所动:“是不是自欺欺人我心里有数,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我明明是关心你?哎呀,行吧行吧。”叶修摊了摊手,不打算继续在这里纠结,“找你出来是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

“跟你交换的前一天晚上,我好像做过一个梦。具体内容我记不清了,是一个听起来很熟的声音在和我谈一件事。”他换了个姿势,尽量让自己坐得舒服一点,“我奇怪的是,通常人如果做梦,除非是梦境被打断,否则醒来后记忆应该会非常模糊才对,很快就会忘记。”

韩文清挑起眉:“这你也懂?”

“略懂……我之前百度的,你别打岔。”叶修举起手在空中不耐烦地挥了几下,“那天早晨起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在霸图,绝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搞清楚我当时的处境上,肯定来不及对那个梦做什么细致的思考,事后也就彻底忘了个干净。但是昨天晚上我又突然想起来了。我想契机就是身处一个与梦境非常相似的地方。”

韩文清也陷入了沉思:“会不会是那种预知梦?”

“不像。”叶修看着他,“我当时在楼梯间,具体的说,是声控灯突然亮起的楼梯间。”

不见天日的黑暗,骤然四射的光线,似曾相识的声音。

韩文清突然忆起,他好像也做过一个类似的梦。

“我想,这就是我们交换灵魂的原因。”

 

 

>>>

 

到底是在哪儿听过呢,那个声音。

韩文清躺在酒店的床上,伴着隔壁床上魏琛如雷的鼾声细细地思考着。

声音的主人绝对是他认识的,并且他肯定和对方有过为数不少的语言交流。如果仅仅是个过路人那肯定转头就忘,不可能会觉得有些熟悉。而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又恰好说明了他和那人肯定有许久没再见面,或者是没有直接的语言交谈。那绝不会是现在联盟中经常碰面的选手,更不可能是他朝夕相处的队友,却又是他和叶修同时认识的人。

答案好像呼之欲出。明明就在嘴边,却差了那么一点,怎么也说不出来。

韩文清盯着酒店雪白的天花板,慢慢陷入了睡眠之中。

俗话说的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真的在梦中重新回到了那个地方。韩文清左右打量了一番,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啧,又是这套。”身后不远处有声音传来,伴着打火机摩擦的响动慢慢靠近,是叶修。

“你怎么在这里?”韩文清皱眉。上次做梦没有他啊?

“哟,老韩。”叶修叼着烟,“好巧,你也在。”

巧个头。韩文清很冷静:“不太对。”

“怎么了?”

“咱俩已经回到自己身体里了。”

“恢复了还不好?虽然是梦里吧,但是……”

“你见过谁做梦时候能清楚意识到自己是做梦,还能在梦里遇见另一个人并和他正常交谈的?”韩文清打断他。

叶修这才意识到不对。他看了看四周,突然笑了一下:“看来这事儿马上就要有个答案了。”

“你知道?”

“我不知道。不过,有个人肯定知道。”叶修喷了一口烟,“郭明宇,别躲了,我看见你了。”

“啊呀呀,被发现了。”脚步声渐渐接近,光线渐强,一个人影也越来越清晰,“这么黑你是怎么看见我的?”

“诈的。我只是认得你声音,谁知道你这么老实。”叶修耸耸肩。

韩文清便是没想到:“是你?”

郭明宇拍拍他:“是我啊,文清,好久不见。”

“你搞什么?”

怪不得觉得声音熟悉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原来是这家伙。初代扫地焚香的操纵者,当年职业圈最早封神的三人之一,比他们俩大个几岁却也没什么代沟。可惜自打退役之后就很少联系了。

“没搞什么啊。好长时间没见了,挺想你们的,这不,找个机会聚聚嘛。”郭明宇打哈哈。

叶修嗤之以鼻:“非要梦里聚?你把我们俩当梦郎呢?”

韩文清也不信:“你退役之后去修仙了?”

“我靠,别胡闹行吗弟弟们!想点靠谱的!”郭明宇瞪他。

韩文清瞪了回去:“说!”

“咳……”他怂了,“诶叶修你还给我带烟了啊?啧啧,多不合适!谢谢啊!”

“是挺不合适的,放下吧。”叶修拍掉他伸过来的手,“别忘了,你还欠我钱呢。”

郭明宇瞬间苦了一张脸:“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得提这个!”

“哪儿这么多废话,你说不说?”

“好吧,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那天去进香,出来时候碰见一个大师……”

叶修打断他:“你这个就靠谱了?”

“编!接着编!”韩文清的面色越来越阴。

“我擦,这年头怎么说实话都没人信了?我说真的!”郭明宇很委屈,“大师说我面堂发黑,最近可能有血光之灾。我一听这不是骗子么,当然不信。大师就问我怎么才能信,我一想,那我肯定不能说一个太简单的愿望吧,必须得说点有违常理、超越科学的东西才行。然后呢,这愿望我也不能许在自己身上吧,万一有后遗症怎么办?你们说对吧!”

“所以你就想到了我们?”叶修很无语,“郭明宇,你他妈长脑袋是为了显高吧。”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给你找个三年三千万的主儿,我欠你的钱不就不用还了嘛。”

“什么?”叶修挑起眉。

“……哎呀都老朋友了,别这么小气。”郭明宇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尴尬,声音也越来越小,“再说了,你们俩一个欠揍,一个脸黑,换换一定很有趣……”

“嗯?”韩文清眯了眼睛。

郭明宇一秒正了神色:“啊,我说你们明天就能换回来了。”

叶修上下打量他:“我比较在意的是,你的血光之灾遭了吗?”

“还没。不过大师既然这么灵,我估计也快了。下周末去还愿时候顺便去求求大师,看看有没有破解之法吧。”

“我估计等不到你去还愿了。”叶修抬起手,“你看看老韩的脸色,我估计今儿你就得交代在这儿。”

“我靠文清你三思啊?揍我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好吗!”

“没错,但是揍你一顿,至少还可以出出气。”韩文清又看了他一眼,终究还是没上手。事情都说完了,他也不想再在这里耽误时间,“算了。你记住,我今天不揍你,不代表你不欠揍。”

“……你什么时候说话也让人这么不爱听了。”郭明宇瞥瞥他,又瞟了瞟叶修。这也传染?

“还不是拜你所赐?”叶修叹了口气。

要不是他弄出这些事来,韩文清的口吻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比起顺利换回原本的身体,叶修其实更担心对这周拙劣伪装的善后。

别的还好说,至少韩文清的口癖,一时半会儿应该是改不回来了。

 

 

>>>

 

陈果从早晨起床就觉得兴欣的气氛不太对。

众人围坐在酒店餐厅的圆桌上,看上去明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苏沐橙笑眯眯的在和唐柔说着什么,乔一帆在给大家分豆浆,魏琛和方锐在拌嘴,包子在强迫罗辑吃咸菜,莫凡静静地坐在一旁,安文逸剥着手里的白煮蛋,就连平时最会惹她生气的叶修都满面微笑地看着大家……

不对,叶修怎么笑成这样?什么情况!

陈果戳戳他:“你怎么了?”

“啊?没事啊?我挺好的。”

“挺好的?那你一个人在那儿傻乐什么?”老板娘可没有那么好糊弄。

“我乐了吗?我没乐吧?”叶修摸摸脸,“我明明是在难过啊。”

安文逸闻言下意识攥紧了拳头:“对不起……下次我……”

“道什么歉啊,跟你没关系。”叶修挥挥手,“是这样,昨儿半夜我醒的时候在房间里发现了一只蟑螂。”

“蟑螂?!”这种酒店怎么会有蟑螂?

“对呀,蟑螂,老么大一只呢。”叶修大概比划了一下。

唐柔扑哧一笑:“然后你弄死了它,现在突然觉得于心不忍所以难过了?”

“哪儿能啊,我是那种人么。”叶修辩解,“我跟他讲了讲最近遇到的事儿,随便说了点心里话。”

“然后呢?”乔一帆问。

“然后?我把它踩死了啊。”

“……”

“……”

“……”

“……”

“……”

“不是,不弄死它不行啊,它知道的太多了!”叶修很认真。

“咳,来,吃饭吃饭。”陈果端起了碗。

众人齐声应和:“吃饭吃饭!”

这帮家伙……叶修摇了摇头,喝干杯子里的豆浆起身回了房间,拿起床头的电话拨了出去。对方接的很快:“你好,韩文清。”

“老韩。”

“嗯?”

叶修摸摸鼻子:“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和……”

“郭明宇?”

“还真是做了同一个梦啊。”叶修突然有点无语,“诶你为什么不揍他?”

“你也知道是梦里,揍他能有什么用?不如下次见面再补上。”

“……”

“怎么?”

“没事,算我一个。啊对了,你记得回头把他欠我的钱还我,咱俩就算两清了。”

“谁欠的你找谁要去,我为什么要替他还?”

“不找你找谁?他不是说了嘛,搞这么一出其实是为了让你替他还钱,当然要你给了。不然……”叶修的声调突然扬了半个八度,还透着一股浓浓的调笑意味,“你把你自己还过来?这样你的钱就是我的钱了,当然,我的还是我的。”

“大白天的少做梦。”韩文清握着手机,目光透过窗子落在了外面的枝桠上。毫无预兆地,他突然扬起了嘴角,“你人过来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嫩芽新长,翠绿点缀枯枝,映在蓝天下,随着微风轻轻晃动。伴着雏鸟轻鸣翱翔天际,点缀成一幅恬静的画卷。

感受到了吗?那扑面而来的温暖气息。

春天,来了呀。



-FIN.

17 Jan 2014
 
评论(7)
 
热度(160)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