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林王】如水( Part 1 )

冷CP自给自足。原作向。

大量私设,大量私设,重要事情说两遍。





林敬言一直很喜欢自己的名字。

敬言,言敬。言忠信,行笃敬。语出《论语》,翻译成白话文就是“说话忠诚守信,行为敦厚恭敬”。而他的所作所为也从来没有辜负过它。

父亲是大学讲师,高级知识分子,严谨认真,睿智博学,却也不甚死板守旧。母亲也温柔贤惠,家里虽然不算什么有钱人家,离贫穷却也差了好些个距离。这样的环境使得林敬言从小就缺乏奋斗的危机感,什么都不甚在意,也慢慢养成了不与人争执的性格。大人们都喜欢拿他当做教育自家孩子的范本,老师也都喜欢他温和的个性。

被别人肯定总是开心的,林敬言也不会例外。就算日积月累慢慢变得有些没主见,他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好。习惯了听从别人的见解,习惯了附和别人的意见,就这样走过学生时代,再找上一份稳定的工作,安稳地度过一生。

——如果没有荣耀的话。

 

荣耀,一款3D即时战斗网游,公测伊始便风靡了各地。如果你问当下青年最喜欢的网游,十之八九都会回答“荣耀”。

在林敬言十七岁那一年,荣耀这款游戏也差不多有了三四个年头,专属的联赛也在这一年开始举办。初始队伍虽然不多,比赛流程也还未完善,但参赛的队伍水平却是个顶个的优秀。林敬言家里有电脑,父母也不限制这些,自然也有这游戏的账号,游戏水准也大体可以算是中上。前几天还有人托了朋友问他,有没有想法加入某个新成立的战队。林敬言倒是有听说过它,公会叫呼啸山庄,战队打算叫呼啸,就定在离他家乡不远的N市。

说到做职业选手,林敬言其实还蛮有兴趣的。但先不说荣耀联赛刚刚打响,续航能力如何还是未知数,单说他自己这边,从小到大所有关系到人生轨迹的决定都不是他自己下的决心,自然没办法给出让对方满意的回信。林敬言只是答复说会考虑看看,并没有直接拒绝——他从来都不是那种能直接拒绝他人的类型。

不过这件事他也并没和别人提起。当你主动提起一件事便代表你对它有一定的兴趣,这就和掷硬币的瞬间了解自己心底想选的是什么一个道理。林敬言不喜欢暴露太多自己心底的情绪,再想去也不行。他觉得这是一种精神负担,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其他人,都是负担。更何况,他最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发愁。

高一也浑浑噩噩地溜走了一半,按照常规,该考虑分文理科了。

林敬言语文学得佼佼,数学却总是将将及格。地理很好,看起来是个学文的料子,但历史却每每背得和珍珠翡翠白玉汤一般混乱。理科部分倒还好说,除了搞不定化学以外都还不错。几位任课老师都很喜欢这个温润如玉的少年,对于他的选择也是各执己见,几番争吵使得本来就有些为难的他更加尴尬。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回家问问父亲,再做定夺。

 

说起来,这林家的父子关系倒和其他家庭有些许不同,彼此之间的相处模式倒更像师生多一些。林爸爸并不会干涉林敬言太多事情,除非是被询问意见,否则绝不会主动提供什么建议。他对自己儿子看得恨透,知书达理进退有度,温和亲切细致入微,但却少了一些这年纪的男孩子该有的朝气和冲劲。总是保持着一种“我该做什么”的态度做事,而不是其他人那种“我想做什么”的心理。他觉得林敬言活的太压抑,也许他自己没觉得,但这不妨碍别人觉得他不快乐。

看他一脸安定的询问自己是选文科还是理科,看不出一点喜好的倾向,林爸爸便也以同样平静的目光回望过去:“选你喜欢的。”

“我……都可以。”林敬言想了想,“没什么差别,文理科都一样。我没有特别喜欢的。”

他看了父亲一眼,还是咽下了本该接在后面的那句话。

没有特别喜欢的,也就是说,他哪个都不喜欢。

林爸爸怎么会听不出自己儿子的言外之意:“有些事,再不喜欢也要去做,因为你别无选择。还是说,你已经有其他的打算了?”如果文理科都不选,剩下的路好像只能存在于学业之外了。

林敬言想起那份还没来得及拒绝的邀请,顿了顿还是摇了头:“没有。”

但你的神态可是一点都不像没有的样子啊。

林爸爸皱了眉:“敬言,有自己的主张不是什么错,也不会对别人造成困扰,你没必要一直压抑自己。”他斟酌着劝慰的字句,“你一直都很懂事,会最大限度的体谅他人,但是我不希望你为这埋没本身的个性。”

“不要去管其他人,就问问你自己,喜欢什么,想做什么,不要等到将来再后悔。”

他的确希望林敬言做一个温柔体贴的人,这样对他以后的人生道路也会多些帮助,但却不希望他变成那种只知道听话的所谓好孩子。抹杀一个人的个性,再把其他人所希望的样子加诸于是,这和杀了他又有什么区别。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变成那样。

人生本苦短,怎奈不长安。

“我想……打荣耀。”

沉默半响,林敬言慢慢抬起头,字字坚定:“我想做职业选手,我想打荣耀。”

 

他没想到父亲这么轻易就同意了他的想法。不过也难怪,这是自己儿子长到这么大主动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做父亲的怎么可能不答应。

不过打游戏这条路相对其他职业还是惊世骇俗了一些。林爸爸虽说是答应但也提了条件,只给他一年的时间,如果状况不够理想,明年便要回来继续学业。

林敬言就在这种情况下休了学,走进了呼啸战队的大门。说是战队,其实也不过是个小二楼的建筑。建设伊始,什么都要从头积蓄,简陋一些也是自然。反正他也不太在意这些身外之物。询问得知职业选手的年龄限制是十八岁,他明年便可以注册成功,参加第二届职业联赛之后,林敬言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投入了训练。

说是训练,其实也并没有开发什么专门的训练软件。大家依旧混迹在网游里,利用荣耀本身拥有的场景做一些针对性相对较强的训练——听说这法子还是从嘉世战队流传出来的。

在如此艰苦朴素的环境下也要想尽办法继续练习,林敬言对这套训练方式的发明者突然有了些不明所谓的敬意。

言归正传,呼啸就这样在紧张的筹备中度过了联赛的第一年,在第二赛季正式进入了职业联盟。今年的联赛和去年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由于参赛队伍增多,比赛规则也被专人进行了完善。比赛分为常规赛和季后赛,常规赛分主客场共两轮,按照积分排名取前八位进入季后赛,再行角逐出冠亚军。

彼时的林敬言只是呼啸战队一个普通的成员,身边的队友最年轻的也要大上他两三岁。可能有看护小孩子的心态,再加上林敬言那副谁都讨厌不起来的好脾气,队里的人也都对他照顾有加。只可惜和谐友善的队内氛围没对呼啸的战绩起到什么帮助,他们努力奋战的第一年并没能收获与付出对等的回报,而是止步于季后赛的大门前,看着其他战队在荣耀的赛场上继续驰骋。

这赛季林敬言上场的机会并不多。他理解其他年级比他稍大的队员心中那种迫切,再加上自身个性的原因,更是不会和其他人争夺上场的机会。可心里无论如何还是盼着的。他还记得和父亲的一年之约,但让他就这么放弃,回去重拾中断的学业,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和父亲通电话的时候,林敬言对本赛季呼啸的赛况只字未提,单单捡一些自己在队里的近况讲给对方听。林爸爸一听就明白了,心里跟明镜似的,嘴上却没说透,只嘱咐他别太顾着别人,也多为自己考虑考虑。

“想做什么就去做,别让自己后悔。”林爸爸的声音虽是透过电话传来,但那份沉稳和安定却并没被电流音干扰到一分一毫,“不管是什么事,我和你妈都支持你。”

那是林敬言头一次还未告别就挂断了家里的电话,也是他离家一年多之后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

 

夏休期很快到了,呼啸里和他一样决定留下来的人不少,但也有一些人决定离开职业圈,回到普通人的环境,去做一些其他的工作。毕竟早期凭一时兴趣来加入的人的确不在少数,更别说还有年龄问题困扰着他们。挥别了一起奋战一年的队友们,林敬言收敛了心神继续备战下一个赛季。

现在的呼啸换了更大的训练基地,有了自己的技术部,自己的训练营。林敬言也升任了副队长——他的确年龄还小,但队里能一直打下去的人实在是少得可怜,寥寥数人里又以他最为可靠。呼啸高层既然想为将来积蓄力量,最好的选择就是把他培养出来。除了自己日常的训练之外,林敬言还负责帮队长分担某些冗杂的事务,人也被磨练地更加成熟。

也就是在这一年,他认识了王杰希。



30 Dec 2013
 
评论(2)
 
热度(63)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