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王黄】感冒(20130503)

发现了有趣的活动,来在旧文偷偷打个TAG(你。





黄少天感冒了。 

病怏怏的剑圣大人一个人窝在医院寂寞的吊着点滴。他仰头看着天花板,无语凝噎着,透着一股虚弱劲儿。

因为鼻塞所以不得不微张开嘴来维持呼吸,但随着呼吸造成的水分流失却让他的嗓子更加难受。

黄少天咳嗽了几声,舔了舔干裂的唇。

好想喝水啊。

明天就是跟微草的常规赛了,大家都在抓紧最后的时间做着练习。虽然喻文州一脸不放心打算陪着黄少天一起去看病,但还是被他义正言辞的拒绝掉了。

“开玩笑呢王大眼那货可不是什么轻易就能打发的主儿!队长你必须留在队里坐镇督促着这帮小兔崽子好好训练!啊呀队长你放心吧凭我堂堂剑圣,打个针而已嘛小菜一碟能有什么搞不定的!我自己去就行啦你别担心我!打完针我就回来!”

喻文州盯了他半晌,终是妥协般的叹了口气:“好吧,你自己一定小心。早去早回。有什么事立刻给我打电话,我马上赶过去,知道吗?”

“嗯嗯知道你放心吧我走了啊队长拜拜!”

说的多轻巧多大义凛然啊。可惜一到医院就满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你看注射室。

黄少天“噔噔”往后退了好几步,还夸张地用双手捂住了屁股:“不是吧医生打针打胳膊上不行吗?非得脱裤子是么我跟你说脱裤子给一个漂亮妹子看什么的,就算是为了打针我也做不出来啊太有损我堂堂剑圣的光辉形象了!我好歹也是个有粉丝的偶像级人物这事儿我绝对不干!打死我也不干我又不是叶修!”

美女医生推了推金丝边眼镜:“叶修是谁?”

“是个人。”黄少天想跟着推眼镜却发现自己连个眼镜框都没带。

“哦。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个名人呢?”美女医生提出了她的疑问,“诶你不是有粉丝吗,粉丝们在哪儿了?”

黄少天向外一伸手:“你看!那都是我的粉丝!”他就不信外面这么多人没一个打荣耀的。

美女医生面不改色:“不,那是挂号的。”

“………………哦。”黄少天有点委屈,他扁了扁嘴,“那、那我的粉丝们挂上号没啊?”

美女医生一个没忍住被他逗乐了。生病的黄少天实在太可爱,可爱得让人招架不住。她终究还是被激发了母性光辉,妥协了:“行啦,你不乐意打针就算了。如果你不着急的话,要不然去那边挂个点滴?其实也挺快的,也就一两个小时的事儿。”

一两个小时?好长啊怎么这么长我还想赶紧回去训练呢。明天我一定要把王大眼虐个七荤八素七上八下七扭八歪七拼八凑七弯八拐……

不过比起脱裤子……

黄少天一锤定音:“就这么定了!”

结果刚打上点滴他就后悔了。

倚在走廊长椅上的剑圣大人突然叹了口气,带着一股子郭小四式的淡淡的忧桑,用四十五度角仰望起了天空……啊不是,天花板。

早说还是打针得了,丢人不也就那一阵儿么反正脸一蒙也没人知道他就是黄少天。

或者说出来时候随便拉个明儿不上场的二线队员或者谁的陪自己出来看病,也好过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打点滴啊。

真的好寂寞啊……

黄少天不满的吸了吸鼻子,想了想还是把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一个姓名栏输入的是“o_0”式样颜文字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喂?”

“王大眼你到了没到了没到了没到……咳咳咳咳……”

王杰希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放到了眼前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黄少天没错。

但是声音怎么这么的……违和啊?

平时清亮脆爽的声音变得低哑绵沉,低了八度不说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他重新把手机贴近左边耳朵——霸图的副队长张新杰曾经在某次全明星的闲聊时候跟他说过,用左耳接电话会比右耳的辐射小很多:“黄少天?你感冒了?”

“嗯……”黄少天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感冒独有的低沉与嘶哑,“你到了没啊?到了来医院陪我打点滴好不好我一个人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

王杰希突然有点失神。

都说感冒的人比较脆弱,看来是真的啊。黄少天……他这是在撒娇吗?

怎么可能。

王杰希抬手揉了揉眉心:“怎么,喻队没陪着你吗?”

“队长他在忙啊明天不就跟你们打比赛了万一被我传染了怎么办!他可是我们蓝雨的基石啊绝对不能病倒!”

这话一出,王杰希心里的火突然就蹿了上来。

他不能病倒,合着我就可以了是怎么着?他是队长难道我不是?就算分别身处宿敌队伍,这说出来的话也太没良心了吧?对得起咱俩认识的这么些年么?

王杰希不开心了。

黄少天可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继续摊着同情牌装可怜:“大眼大眼我好寂寞我好无聊你来陪我打点滴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现在这个时间要是连你都不来陪我……我就真的不知道还能找谁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甚至低弱到了微不可闻。

这语气一点都不像黄少天。

王杰希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久才重新睁开。

他深吸了一口气:“你在哪家医院?”

 

“许斌,我要出去一下。这里你先多担待着些,我一会儿就回来。”王杰希穿好外套准备出门,想了想还是拐了回来跟许斌讲了一声。

许斌笑笑:“这是说哪儿的客气话,交给我了,您放心去吧。诶对了王队,您这是要去哪儿?回头英杰他们问起来我也好有个交待。”

“哦,黄少天感冒了,正在医院打点滴,我去看看他。”

“黄少感冒了吗?这可有点耽误事,明儿不就比赛了么。”许斌面露忧色,“这样,王队您去的时候要是方便,就顺手买点鸡汤带过去吧,那东西对感冒有好处。不过要记得告诉店家少放盐,要不然会好的慢。”

谁要给那货买鸡汤啊!

王杰希在心里反驳着,面上却沉稳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过还真没看出来,药膳你也懂一些?”他有点诧异。深藏不露啊这是?比微草还微草啊。

……等下微草是战队又不是药店懂这些干嘛。

许斌有点不好意思:“以前在三零一的时候,杨斌队长一到春天就感冒,雷打不动。久而久之我们队的人都稍微懂一点了。”

王杰希闻言突然犹豫了一下。他斟酌了许久,还是问了:“来微草,你……会想他们吗?”

“说不想是假的。”许斌淡然的看着他,目光中没有丝毫犹豫和悔意,“队长,我懂你的意思。我当初离开三零一,大家给我的全都是祝福和期许,并没有什么负面情绪掺杂在里面。就算再舍不得,人终归也是要往前看的。更何况,我人在微草和我跟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冲突。我不后悔我当初的决定。所以队长,你不用想太多。”

王杰希停顿了一下,然后慢慢点了头:“嗯,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许斌笑着送他离开:“路上小心。”

 

王杰希到的时候,黄少天正呆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眼神不知道聚焦在哪里,双目无神表情呆滞,像极了被抛弃的小动物。

王杰希突然就觉得,其实黄少天也挺可爱的。于是他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同时用空着的那只右手揉了揉黄少天柔软的发丝。

黄少天猛的回过头:“靠靠靠王杰希你偷袭我!”

王杰希不置可否的扬了眉,顺便把左手提着的东西递了过去:“路上买的鸡汤。趁热喝。”

黄少天接过,不敢相信的瞟了他一眼:“给我带鸡汤?这么好?老实交代吧!你是不是下毒了!”

“嗯。我在里面吐了口水。”王杰希一口承认下来。

黄少天被他的直言不讳噎到,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要接点什么。想了半天,他最后还是只愤愤的瞪了王杰希一眼来表示自己不屑于跟他一般见识。

切那是王大眼啊吐口水这种事他怎么做得出来肯定是安全的啦!

这么自我给着台阶下,黄少天掀开塑料盒的盖子端起碗来尝了一小口,眉头突然皱在了一起:“靠你不知道鸡汤要放盐吗这么淡怎么喝啊!”

“感冒的人少吃盐,容易好的慢。”王杰希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专家说的。”许斌在这方面可以算半个专家吧?

专家……

黄少天的第一反应却是电视上的各种衣冠禽兽。他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瞟了瞟王杰希,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没吐槽他,乖乖的喝起了汤。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的侧脸。睫毛一颤一颤的,薄唇贴在碗边上,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移动。

像午后暖暖的阳光,搭上一块慕斯蛋糕和红茶,那样甜蜜和美好。

只可惜这种美好只持续了三秒钟。

“你怎么想起来给我带汤了?”黄少天扭头看他。

果然还是不说话的黄少天比较可爱。王杰希想了想,答道:“因为你太吵了,需要点东西把嘴堵上。”

“靠靠……”

“这是你的这个特权。”王杰希打断他,目光里带着特意装出来的钦佩,“能够凭借自己的优势得到别人都没有奖励。不愧是机会主义者,真是厉害。”

“王杰希?你是王杰希吗?”黄少天放下汤定定的看着他,眼睛里折射出浓烈的担忧,“说话这么损,你该不会是被叶修附体了吧?正好在医院要不你顺便去查查?啊不行要是被附体应该找个巫婆啊要不你还是抽空去趟苗疆好了?还能顺便治治你的大小眼……咳咳……”

他捂住嘴巴咳嗽了几下,待呼吸平复了才接着说:“王杰希,你心情不好吗?”

王杰希也愣了一下。平时不都是黄少天在找茬自己反驳的吗,今天怎么换过来了?难道……

我在为刚刚电话里那句话生闷气?

他苦笑了一下。黄少天不一直都是个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的直肠子么,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许斌说的不错,王杰希,你总是想太多。

他抬起手按了按太阳穴,放下时顺势又揉了两下黄少天的头发:“没事。快喝汤吧。”

黄少天“哦“了一声继续喝着鸡汤,没喝几口又放下了。

“我上次感冒还是好久以前呢。”他怔怔的盯起了天花板,“当时魏老大还在,他也是像你一样,不给我吃太咸的东西,还叫我在宿舍休息,我是什么人啊当然就偷跑出去吃夜宵了,结果被抓了个正着。”

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突然笑了笑:“我跟你说啊超级丢人的。我一跟他对上眼神,立刻转身撒腿就跑,他一边在后面追我一边喊说,‘黄少天!你不乖乖在宿舍睡觉居然敢给老子跑出来吃夜宵?喊你听见没!别跑!臭小子你给我站住!’我怎么可能站住啊,然后我就跑啊跑啊跑啊……咳咳……你说我跑就算了居然还回头搭茬。我当时跟他说,‘魏老大你认错人了!’……咳咳……超级蠢啊是不是?”

的确很蠢。王杰希抑制住了自己想点头的欲望。

黄少天却根本没看他。他只是想倾诉,并不需要对方的回应。

他看着手里的汤碗,眼神却透过它看向了某个未知的地方:“王大眼,你说我是不是挺混蛋的?魏老大当年对我这么好我却不知道珍惜,他退役的时候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现在……我现在看见他在兴欣过的很好我明明挺开心的,但是为什么我还会难过呢?”

“他其实没怎么变,却让我觉得很陌生。我却又说不上来陌生在哪里。想仔细思考的时候,却发现我已经几乎记不起来他当年的样子。我觉得我自己……真的好混蛋啊。”

“王大眼,你说我们记得事情,是不是就是为了等到以后把它全部忘记?”

王杰希皱了眉。果然生病的人总是更容易多愁善感。

魏琛老了,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实。他的操作、手速和意识无一不再下降。

你觉得现在的他陌生,他又何尝不对现在的联赛感到陌生呢?

封闭的训练台、全新的座椅、还有禁止吸烟的规定。什么都跟当年不一样了。

哪有什么真能一成不变。

王杰希仔细想了很久才开口。他一边说一边措着辞,语速不快却带着一种能抚平人心的安慰与坚定。

“该记得的不会忘记,会忘记的,都是你潜意识里觉得不重要的东西。有时候留下的记忆的确不会太清楚。因为我们想记住的不是记忆,而是当时那种感觉。你只是舍不得。”

“但是我早晨听了一句话,说,就算再舍不得,人终归也是要往前看的。黄少天,你可以舍不得,却不能阻止世事变迁。我们要做的,只有记住那份最美好的那份感觉。”

王杰希扭过头看他:“就像这碗鸡汤,你不用记得是谁给你送的,也不用记得它是盛在什么样的容器里,更不用记得它究竟是什么味道。你只需要记得,它曾经在你需要的时候陪过你,给过你温暖,这就够了。不是吗?”

黄少天没说话。他突然端起汤碗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王大眼。”

“嗯?”

“这鸡汤挺好喝的。”

“那就好。”

“但是……在这种时候给我喝鸡汤万一我得了禽流感怎么办?我知道了这才是你的最终目的是不是!你果然还是没安好心我要去找主席投诉你!”黄少天一脸“被我拆穿了吧”的小人得志。

王杰希斜他:“你信不信,如果你真的是因为得了禽流感而退出了职业圈,主席一定会很开心的。”

“…………………………………………………………”

“我知道你不想承认,但这好像是事实啊。”王杰希温柔的补刀。

黄少天颤颤巍巍的伸出了中指:“王大眼,你看我新买的戒指。”

王杰希挑眉:“哪有戒指?”

黄少天也看了眼自己的手,然后重新举得更高:“哦,没事。你看,我没带戒指。”

“……”

 

回到蓝雨之后的黄少天跟自家队长打了个招呼就回宿舍洗澡去了。

我爱洗澡乌龟跌倒……不黄少天没跌倒你们想什么呢!

洗了个澡出来,全身都好像轻快了很多。

身心都是。

黄少天照了照镜子。

啧,怎么能这么帅呢我都有点不好意思看我自己了。

心满意足的剑圣用他沙哑的嗓音哼着小调,走出浴室拿起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噼里啪啦的打了短信发给了王杰希。

“王大眼王大眼王大眼你说为什么我每次洗完澡都觉得自己这么帅呢一定是因为我今天见过你有了对比对不对!”

王杰希拿起震动着的手机看了一眼,突然后悔了自己之前一时的心软。他毫不犹豫的把心里所想回复了过去。

“因为你脑子进水了。”

26 Dec 2013
 
评论(7)
 
热度(85)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