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韩叶】韩文清也要谈恋爱(20130524)

沿用《暗恋》相关设定,作为番外有收在本子里。

时间设定为第十赛季全明星周末第一天。

林敬言形象崩坏注意。

标题是乱的(。

 





韩文清今天有点反常。

虽然他看上去还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但是霸图的诸位都明显的感觉到了。

比平时更黑的脸色,比平时更紧锁的眉头,比平时更暴躁的脾气,无一不在告诉别人“我现在很烦燥,都别来惹我”,却没有人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张新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借助凹透镜的帮助,他成功的捕捉到了韩文清紧紧按在胃部的拳头。

队长这是……胃病犯了吗?

张新杰不动声色的站起身,走到训练室饮水机旁的柜子面前,从里面拿出了应急药箱。翻了翻,从康泰克皮炎平一直翻到月月舒达克宁,就是看不见斯达舒或者胃康灵的影子。

他收起药箱走回自己的电脑前坐下。想了想又站起身,拿过韩文清的杯子倒了热水回来递给他。

“队长,给。”

韩文清抬起头,这才把手从胃部移开接过了自己的杯子:“谢谢。”

张新杰却没有就此离开:“队长,你这样不行,回去休息吧。”

韩文清摇了头:“哪有空。晚上全明星就开始了,现在既然有时间训练必须要抓紧。”

张新杰微微皱了眉:“你不抽出时间去休息,就只能抽出时间去医院了。孰轻孰重,队长你想不透彻吗?”

他可不想周末比赛的轮换又是韩文清。这跟计划不符。

……等下啊张副队,你居然不是因为担心你队长的身体吗!?韩队会哭……不对,韩队会把你瞪哭……也不对,我会哭的啊!嗯这次对了!

韩文清可不知道自家副队怎么想的。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还是点头认同了张新杰的看法。

“那我先去休息了,下午过来。”

“嗯。”

看着韩文清离开休息室,张佳乐这才凑了过来:“副队啊老韩他怎么了?”刚刚韩文清和张新杰交谈的声音并不大,张佳乐坐的虽然不远,却也只能听见一些细碎的杂音,听不清楚具体讲的是什么。

“队长的胃病犯了。”张新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张佳乐很诧异:“老韩还有胃病呢?没看出来啊,这么小清新的病他也得?”

张新杰碰鼠标的动作静止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眼张佳乐,面无表情。

就在给张佳乐看的都毛了的时候,张新杰才终于幽幽的冒出来一句话。

“小清新怎么了?队长一直很小清新啊。你看他的名字。”

张新杰使出“超冷的冷笑话”攻击,附带击退效果。

张佳乐被击退。

他“蹬蹬”几步退到了自己的椅子附近,用手反撑住了椅子背,惊魂未定的问旁边的林敬言:“张新杰……张新杰居然会讲冷笑话?”

林敬言笑:“会啊,你不知道?”

张佳乐还没从惊吓里缓过劲儿来:“他他他、他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会讲冷笑话的人啊!”

“我想想啊。”林敬言把手肘支在椅背上托着腮,“他刚刚跟队长说的那句‘不抽出时间去休息就只能抽出时间去医院’,其实还有后半句。”

“等一下。”张佳乐打断他,“你听得见他们说什么啊?”

“听得见啊。你听不见,只能说明你心不够静。”

张佳乐无语了一下,扁了扁嘴:“好吧。那后半句是什么?”

林敬言学起了张新杰平时的表情,正色道:“你抽不出时间谈恋爱,就只能抽出时间去相亲。”

“……这是张新杰跟你说的?”

“是啊。我刚来那阵儿,他跟我讲保持锻炼必要性的时候。”林敬言耸耸肩。

“……我觉得我需要休息一下。”张佳乐扶了额。

林敬言不置可否的点了头,随手小化了训练软件,点开了右下角一直在隐身的QQ图标,敲开了一个头像是扭扭曲曲文字的窗口。

“老韩说他想喝粥。”

那头像很快亮了起来:“跟我说干嘛?指着我给他做?”

“他胃病犯了。”

对面沉默好久才回复到:“怎么搞的?”

“不知道。他什么都不说,还是副队发现的。”林敬言语气倒是随意,“胃病不好治,得养。但是以老韩的个性……”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此时无声胜有声嘛。

“我知道了。”

对方简单回了这么一句之后立刻就奔下了线。林敬言也淡定的关上窗口,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进行起了日常训练。

我真是个好人。

他这样想着。

 

韩文清是被保安室的电话叫起来的。

他回到宿舍之后随便吃了药就直接去睡觉了,被电话吵醒的时候神志还有些不清醒,声音也迷离着,没有平时那么清亮。

“喂?”

“老韩?咳,是我。”

“……叶修?”韩文清揉了揉眉心,“什么事?”

“我在你们霸图保安室。不让人随便进,我没办法只能给你打电话了。”

“你把电话给他们。”韩文清这才找回了些平时的感觉,清了清嗓子交待让保安室放行。

等挂了电话他才突然反映过来,叶修怎么过来了?他来干什么?

有疑惑不解决不是韩文清的风格,所以叶修刚熟门熟路的找到他寝室,脚还没站定就被这一句问话定在了门口。

韩文清皱着眉:“你怎么来了?”

叶修想了想:“我们网吧最近扩展业务了。”

“嗯?”韩文清不解。

叶修将左手提着的袋子向上晃了晃:“送外卖。”

“……给我的?”韩文清一脸不信,“你又在外面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

叶修耸了耸肩:“谁知道呢,回头我好好想想给你列个单子。”他把东西放在书桌上,脱了外套径自走到床边坐下,还把手伸到韩文清刚叠好的被子里摸了两把,“啧啧,还温着呢。你这不行啊身为队长要以身作则怎么能睡懒觉呢?”

韩文清是什么人啊!十年宿敌韩真爱的名头是为了叫着好听的吗?仅仅这种程度的垃圾话……

还真就让他脸黑了不少。

“你是来找揍的?”韩文清的面色很不好看。

“你别摆这张脸行不行,我就不乐意看这个。哥出门从来不带钱包你又不是不知道,没得给你。”叶修瞥他,“说说呗,怎么才起啊?不能因为是全明星就松懈啊,全明星完了还有比赛呢,你还想不想拿冠军了?”

“就算松懈了,打你仍然一打一个准。”韩文清径自走到桌子前打开了塑料袋,却又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头深深的看了叶修一眼,“闭着眼睛都没问题。”

都打了十一年了,怎么会打不准。

“……切。”

叶修耸了耸肩,看着韩文清从袋子里拎出了保温杯拧开了盖子,看着他不可置信的挑起了眉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你真的没在外面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

韩文清上下打量起了叶修。

“天地良心啊?哥是那人吗?”叶修不乐意了,“这么多年交情了你就这么看我?”

“就是因为这么多年交情了我才这么看你。”韩文清毫不留情的揭穿了他,“说吧,这次的全明星,你打算玩什么花样?”

“……本来没打算玩的,现在有了。”叶修挑了眼角,微微笑了开来,“我说主办方,交代一下呗?今儿是不是又要我一挑七?”

“不知道。”

韩文清倒还真不是撒谎,他就不是会关心这种事的人。再说了,就算叶修真的被一挑七,身为十年宿敌的他难道还会阻止不成?

霸图的队长表示,他能保证的只有他不会当场乐出来,而已了。

韩文清低头在塑料袋里搜寻了一下:“勺子呢?”

叶修晃了晃一直攥着的右拳:“在这里。”韩文清伸出了手,叶修却不打算就这么乖乖的递给他。

“打电话时候听你声音不太好以为你病的很严重,打算发个善心喂你吃来着,就把勺子拿出来了。虽然你现在看起来生龙活虎的,不过哥决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改变的余地。”叶修眼睛里闪着狡黠,“坐这儿,我喂你吃。”

韩文清的脸黑成了锅底色。

“过来啊,害什么羞啊你。”叶修大大咧咧的坐在床沿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挑衅般的冲韩文清扬了眉。

“你说谁害羞?”

韩文清果然端着保温杯过来了。

[删除]比大型犬还听话。[删除]

叶修微微弯了嘴角,伸手抢过保温杯,舀了一勺粥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这才举到了韩文清面前,示意他张嘴。

韩文清很少看见这样子的叶修。嘴角噙着笑意,浑身散发着温暖光芒,温柔又恬静的叶修。

这些和他如此不搭调的形容词,这一刻却脱颖而出成为了最最恰当的描述。

好像偶尔生个病……也不错?

韩文清的面色也柔和了些,他张开口,就着叶修的手咽下了那一勺看上去很美味的粥。

……

我操,好难吃。

他看了一眼叶修询问的眼神,还是什么话都没说淡定的咽了下去。

跑去厕所吐什么的,太不是他性格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这粥哪儿买的?”等下他就号召全霸图去封杀那家店。

叶修笑眯眯的:“叶氏出品,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叶修亲手做的?那我要是说很难吃,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索性伸手夺过了保温杯,仰起头一股脑都灌了进去。

叶修睁大了眼睛:搞什么?不烫吗?

烫也还在可忍受范围之内,要是再让你这么一口口的喂我非吐了不可。

钝刀子割肉有违江湖道义,少侠还是一刀给我个痛快吧。

韩文清放下保温杯用手背抹了抹嘴唇,未作停顿挑起眉就看向了叶修:“你还不回去?晚上惦着跟霸图一起去会场?”

“啧啧,刚吃干抹净就翻脸不认人。老韩你真无情。”叶修撇撇嘴,“那我走了啊,晚上见。”

看上去很有精神的样子,应该是没什么大事。切,差点被林敬言骗了。

“嗯,路上小心。”韩文清将外套递给他,“还有,谢谢。”叶修摆了摆手,拎着装了保温杯的塑料袋慢悠悠的离开了。

韩文清反手关上卧室的门,瞬间像卸下什么重担一样将整个身子都倚在了门板之上,同时右手抬起,死死的按住了胃部。

翻江倒海的恶心感不断袭来,韩文清强忍着难受摸出手机,发了短信给张新杰。

下午的训练,他过不去了。

 

张新杰在结束了手里这盘常规训练之后才打开了信息。他推了推眼镜,没说什么。

林敬言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怎么了?”

“队长下午也不过来了。晚上直接会场见。”

林敬言挑了眉。他刚刚从窗户那边看见叶修走了啊?老韩这是怎么着,纵欲过度起不来了?

切,怎么可能。那可是韩文清。

林敬言摇着头,起身去接了一杯水。

 

……不,这岂止是纵欲过度。

林敬言看着韩文清惨白的脸色,心里居然有同情的感觉泛上来。

晚八点,荣耀职业联赛第十赛季的全明星周末正式开始。

霸图今年的主题是组合。

在荣耀这个赛场上,没有永恒的人,只有永恒的角色。人会退役,会离开,但只要这游戏还在运行,账号卡的名字就依然能响彻云霄。

但真的有一个人,荣耀风雨十年,一直在这里,从未离开。

霸图战队队长,拳皇大漠孤烟的操作者,韩文清。

没有之一。

韩文清已经站在了舞台上,他看着身边那个虚幻的大漠孤烟全息投影,神色颇有些感慨。

但他拒绝了司仪递过来的话筒。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抬手拍了拍大漠孤烟的肩膀,然后将这只手握拳,举起来,向着全场挥动了一下。

轻轻地,却用尽了全力。

张新杰就在这个时候走上了台,走到韩文清身旁,和他的队长握手,然后紧紧拥抱。

全场沸腾。

 

张新杰上台前就有点疑惑了。

不是给队长准备了讲稿吗?也不是很长,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

直到他上台之后与韩文清握了手,下一秒就被对方抱住之后,他才真的发现了不对劲。

他小声的开了口:“队长,流程不是这样的……队长?”

韩文清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张新杰身上,依旧没有说话,张新杰只能感觉到他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胃疼加重了?

张新杰皱了眉,小心翼翼的结束了拥抱,然后不动声色地搀着韩文清走下了舞台。

 

韩文清最后还是没控制住,趁新秀挑战赛刚开始没人注意奔去厕所吐了。

察觉到了不对劲的林敬言远远的跟了过来。他递给韩文清一瓶矿泉水,什么都没说。

围观了事情全过程的林先生表示,他活了26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奇葩的情侣。

真不愧是当年盛传的联盟第一美人呢,叶修。

别人倾国倾城,他清肠清胃。

20 Dec 2013
 
评论(19)
 
热度(258)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