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周翔】温暖30题(20130601)

1.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对不起先生,我们的饮料机坏了,现在只有这一杯可乐……您看?”

服务员看了看面前这位皱着眉的男人,又看了看他身后一言不发的那位,问的小心翼翼。

本来夏天就热,居然连杯可乐都让人喝不爽——

“切,算了。”孙翔烦躁的挥了挥手,端起柜台上的餐盘转身就走,“什么破店,以后再也不来了。”

周泽楷没说话。他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走上前从吸管盒里取了两支吸管,这才默默的跟了上去。

孙翔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愤愤的掀开一次性纸杯的盖子就要往嘴里灌,却被落后一步的周泽楷眼疾手快的制止了。

“你干什么?”差点被可乐洒在身上,孙翔很是不悦。

周泽楷站在桌边,把两支吸管都插进了杯子里:“一起喝。”他也觉得很热啊。

孙翔不愿意:“你是小女生吗?这样恶心死了我才不要!”他把吸管拿出来丢在餐盘里,一边举起右手防备着周泽楷再捣乱,一边用另一只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然后也不立刻咽下,就这么鼓掌腮帮子挑衅的看着他。

周泽楷眼中的神色闪了闪,突然毫无预兆的弯下了身子。

孙翔:“——!!!”

周泽楷抬手捧住了他的脸。

既然你不想用吸管,那我就这么喝好了。

唔,比吸管的感觉还好诶。

 

 

2.睡着的猫和他

 

孙翔捂着脸上的伤狠狠地盯住了对面石桌上的猫。

王八蛋!挠什么挠!我又没打算吃猫肉火锅!妈的疼死老子了!

不过是午饭吃的有点撑下来溜达溜达,没想到居然在小花园的石桌石椅那边里看见了一只野猫。孙翔好奇的走过去想摸摸它,却被对方突然袭来的一通霸王连拳硬生生定在了原地。

那猫仿佛能读懂他眼中的情绪,颇为不屑的将头转了过去,然后一甩尾巴,就这么趴下了。

孙翔眼中的愤怒更甚:挠了我你他妈还敢睡觉!

那猫头都没抬,只是小幅度的举起了爪子以示威胁。

孙翔怂了。

他绕到不远处的另一个石椅处坐下,托着腮继续色厉内荏的瞪着,瞪着,瞪着……

瞪不下去了。他困了。

孙翔放倒了支撑用的手臂,慢慢把头靠了上去,挪到一个最舒适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周泽楷站在楼上看着他,微微扬起了嘴角。

 

 

3.迟到五分钟

 

孙翔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越发的不耐烦了起来。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三分钟,周泽楷居然还没有出现。

真是,到底是谁要求出去的啊?自己迟到算怎么回事!再给他两分钟,再不来我就回去睡觉!

孙翔又看了眼时间,还有一分钟。

六十,五十九,五十八,五十七……四,三,二,一。

这个混蛋!

他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转身就打算回宿舍,却被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拽住了衣角。

小女孩努力将手中大束的玫瑰花举给他:“哥哥,这个给你。”

孙翔下意识的接了过来,表情还有点怔忪:“给我?”

小女孩向身后伸出手:“是那个大哥哥让我给你的!”

孙翔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周泽楷站在拐角处,见他望来颇有些不安的摸了摸鼻子。

孙翔抱着花束定定的看着他,突然就笑出了声来。

“白痴。”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想知道你喜不喜欢一个人,等他换一个你不喜欢的发型就知道了。

孙翔合上手中的杂志,将目光投向了对面正在吃慕斯蛋糕的周泽楷。

周泽楷察觉到他的视线也抬起头来,呆呆的望向了孙翔,口中还叼着吃蛋糕用的小叉子。

“你别动啊。”孙翔向前探过身,用右手撩起了周泽楷额前的碎发,挑起眉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样也很好看啊……

孙翔突然有些挫败。他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继续向前探身,将自己的唇贴上了周泽楷光洁的额头。

嗯,触感也很好呢。

 

 

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夏天要来了,战队决定把大家宿舍棕色系的窗帘和床单换成清爽一些的。蓝色和绿色,你们比较喜欢哪种?”这一周的生活会议上,江波涛合上自己的笔记本发了问。

大家默契的都没开口。关于这种事情,轮回的众人一向习惯的等着自家队长报出一个颜色然后直接集体附议。

但总有人不知道这种不成文约定。

孙翔举起手:“绿色!”

“蓝。”

与孙翔同时出声的人是周泽楷。他转过视线看了眼发现气氛不对微微有些讪讪的孙翔,然后抿了抿唇,再次开了口。

“蓝色不好,要绿色。”

 

 

6.领带歪了

 

江波涛熟练的将领带绕在脖子上系好,然后弄松整个摘下了套在了周泽楷脖子上:“队长你自己调一下,我去帮他们弄。”

周泽楷点点头,目送着江波涛抽出一条新的领带一边系一边走向吕泊远,然后弄起了自己脖子上的这一条。

早就收拾好的孙翔坐在一旁无所事事的看着他们折腾。

要不是来了轮回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里居然只有江波涛副队长一个人会打领带。冠军队的公关活动不是应该很多吗?怎么这点常识的东西都学不会?

周泽楷还在努力调整着脖子上的领带。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这么喜欢在自己脖子上挂绳子。

孙翔终于还是抽搐着嘴角站起身走过去了。

……只是他调整领带的姿势蠢到我了而已!才不是为了帮他!

 

 

7.“我忘了拿浴巾”

 

“周泽楷你是女人吗?慢死了!到底洗完没有啊换我洗了!”孙翔不耐烦的翻着白眼。

周泽楷的声音从浴室传来,可能是隔着门的关系显得有些闷:“浴巾。”

“什么?”孙翔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浴巾。忘记了。”周泽楷又重复了一遍。

……所以才在里面呆了这么久?我靠,你说一声能死吗!我要是不问你是不是就在里面呆到天亮!

孙翔腹诽着,还是从衣架上拿起干净的浴巾,拧开门把手递了过去。

周泽楷却没有接,他直接拉住了孙翔的手腕将人整个拽了进来。

然后……

谁知道呢,门从里面关上了啊。

 

 

8.早安吻

 

周泽楷揉着眼睛坐了起来,他动了动脖子,扭过脸端详起了孙翔的睡颜。

睡得真死呢,还没醒。

他重新躺倒身子,转过脸来数起了孙翔的睫毛。

一,二、三、四……七十一、七十二……一百零六、一百零七……

孙翔却在这时候突然动了动眼脸,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周泽楷没计较数数被打断的事情,他笑着道了声“早安”,然后凑过去在孙翔唇角印下了一个吻。

孙翔又迷茫了半分钟,这才清醒了过来。

“周泽楷,你刚刚偷亲我。”

“早安吻。”

“我管你早安还是晚安,你刷牙没有?”

摇头。

“靠!”

 

 

9.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周泽楷会背四个人的手机号码,他爸,他妈,江波涛,还有孙翔。

没有冯主席。

但是孙翔只会背一个号码,10086。

周泽楷并不介意。

智商是硬伤,他懂。

 

 

10.不得已的大扫除

 

孙翔死死的瞪着周泽楷:“我说过多少次了,别乱扔我的衣服,你记不住是不是!”

周泽楷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他也不是故意的,精虫上脑谁还有功夫想脱下来的衣服要放哪里?他自己的不是也随便扔吗?

只不过……他的一枪穿云从来不放在口袋里,不会因为乱扔衣服被甩出来然后不知道掉到哪里去……罢了。

孙翔黑着脸:“还愣着干吗?做扫除啊!找不出一叶之秋你就一辈子别上我的床!”

 

 

11.“猜猜我是谁?”

 

现在是轮回娱乐时间。今天的娱乐项目是看鬼片。

孙翔僵硬着身体死死的贴在了椅子背上,一动不动。

坐他旁边的周泽楷靠了过来:“别怕。”说着便伸出手,从后面轻轻罩上了孙翔的双眼,维持着这个姿势一直到了电影结束。

灯光重新亮起的瞬间,周泽楷以300+的手速收回手,重新恢复了正襟危坐的样子。

可惜还是有人看见了。

“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让你猜猜我是谁——从Mary到Sunny和Ivory——却始终没有我的名字——”

孙翔咬牙:“吕泊远你给我闭嘴!”

 

 

12.路灯下亲吻的影子

 

诶,你看那边,走过来俩男的诶。

艾玛那短头发的是不是喝多了?走路怎么摇摇晃晃的?

我操他们走过来了!

我操你们别靠近我!

我操你别吐我脚……我操,说晚了。

诶诶,不是给人拍背么,你怎么拍着拍着就把人捞怀里了?

啧啧啧,抱得还真紧。

哟,放开了嘿。

艾玛这……亲上了?大哥你不嫌酸啊?

我都不好意思看了。

算了我再瞄一眼影子吧。

啊?你问我是谁?

我是路灯啊!

 

 

13.十指相扣

 

就算是同一个人,你握他手时的感觉和牵他手时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孙翔正在验证这句话的真实性。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周泽楷虽然不是女人,但这句话在他身上也同样适用。

他的手很漂亮,白白净净,骨节分明,手指纤长却不单薄,有力又不粗糙。指肚部分有因为保养得当并没有其他选手那种常年触碰键盘所磨出的薄茧,指甲被修剪成漂亮又圆润的半圆形,靠近关节处还能看到乳白色的半月牙儿。

孙翔捧着这双手,左捏捏又捏捏,翻来覆去的折腾着,周泽楷也任由他随意胡闹。

孙翔握住周泽楷的手,又放开改为牵住,来回重复了几次终于是结束了这项无聊的实验。

果然不一样。

孙翔小声嘟囔着:“还是牵手感觉比较好。”

他刚刚放开手没一秒,周泽楷的手跟着就覆了上来。他用自己的手掌贴在孙翔的手背上,将手心的热量一点点的传达过去,然后向着自己这边挪动些许,直到掌心贴上手指才停下,接着轻轻抓住,翻转手腕,将彼此的手心紧密贴合在一起,最后分开手指插入对方指间的缝隙,紧紧攥住。

十指相扣。

周泽楷微笑:“我喜欢这个。”

 

 

14.二重奏

 

轮回的元旦聚会上,大家非要自家“Two No.1”组合一起表演个节目。

周泽楷倒还真会个电吉他,但是孙翔可是什么乐器都不会。

他瞥了一眼嚷嚷着要听“二重奏”的吴启,嘲讽般的挑起了嘴角:“二重奏没有,二重揍倒是有一个,你要试试吗?”

吴启呆了呆,下意识的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周泽楷,却只换来对方抿嘴一笑。

……队长,不带这么惧内的啊?!

吴启想哭。

 

 

15.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孙翔做了个噩梦。

他不记得具体是梦到了什么,他只记得许多人追在他后面,他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摔了好多跤,衣服也磨破了,身上全是伤口。那些人却仍然不肯放过他,一路追逐着他直到悬崖上。他向后退,向后退,退到悬崖边,退到退无可退……

“……孙翔!孙翔!”

孙翔猛的睁开眼睛。

焦距渐渐找回,入眼不再是凶狠又冷漠的人们,孙翔看见的是周泽楷焦急的脸。

“怎么了?”孙翔张了张口,声音还有点沙哑。

周泽楷皱起了眉:“你在哭。”

孙翔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到眼角的凉意。他抬手抹了一把,全是泪水。

仍然在流,止不住。

周泽楷想抹干他的泪,却被孙翔转身避开了。

“……你别看。”

周泽楷伸出来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顿了一下,还是继续伸了过去,从后面盖住了孙翔的双眼,然后顺势将人拉入怀里。

“别怕。”

“我在。”

 

 

16.小地震时的紧紧相拥

 

周泽楷合上手里的书抬头想转转脖子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头顶天花板上的吊灯开始了轻微的摇晃。

这是……地震?

在S市生活这么些年的周泽楷第一时间就反映了过来。他猛的扑向孙翔,抱着对方就地一滚缩到了墙角位置,将他压在了角落的地板上。

孙翔下意识的想挣脱,未果,不禁有些恼怒:“周泽楷你——”

“别动,地震。”周泽楷将他的头按进了自己怀里。

孙翔静了一静,似是犹豫了犹豫,还是将手臂缠上了周泽楷的后背,接着突然一个翻身又将周泽楷护在了身下。

“孙翔——”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他妈跟照顾小女生一样照顾我。”孙翔用蛮力制止了他的挣扎,表情颇有些不悦。

他紧了紧抱着周泽楷的双臂,闭上了眼睛。

我陪你到世界的终结,就算死了也要在你的身边。

……

“喂,不是说地震吗,怎么没动静了?”

“呃,小地震?”

“……日!”

 

 

17.亲手剪发

 

孙翔拨楞着额头前微长的刘海,有些烦躁的眯起了眼。

家里非说什么正月里不让剪头发……切,都是封建迷信。刘海长的都扎眼睛了,难受死了。

不过心里吐槽归吐槽,孙翔还是只把额前的碎发甩到一边,坐等农历二月份的到来。

结果好不容易等到能剪头发的日子,轮回这天居然是客场的比赛。他跟着战队同进同出忙了一天,晚上回到宾馆已经十一点多了。孙翔单手撩起刘海长叹一声,仰面就倒在了床上。

累死了。

人累,心也累。

团队赛一招伏龙翔天居然被对方闪过,匆忙之下一个龙抬头下意识就使了出来,等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居然又用了叶修发明的招数……虽然说没什么大关系,但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爽。

对自己的不爽。

周泽楷站在门口看了他一会儿,扭头翻了翻背包,拿出一样什么东西慢慢走过来坐在了床沿上。

他敲了敲孙翔的手臂:“坐起来。”

孙翔闭着眼睛哼了一声,没动。

周泽楷暗暗叹了口气,手上微一施力将人拉了起来。孙翔不情不愿的坐直,摁住刘海的手已经垂下,眼睛却还是固执的合着不愿睁开。

周泽楷也不勉强。他从床头柜上拿起酒店的宣传册打开,垫在了孙翔的膝盖上,然后一手拾起对方的头发,一手拿起刚刚翻出来的剪子动作了起来。

感受到额头传来的凉意,孙翔下意识的一颤:“周泽楷你干嘛!”

“别动。”周泽楷神情专注,“帮你剪刘海。”

孙翔果然不敢再动,但是嘴上还倔强的不依不饶:“你行不行啊别再给我剪坏了!”

“你不知道?”

孙翔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周泽楷说的是“我行不行你难道不知道?”

……流氓!

孙翔想瞪他,却又怕碎头发掉进眼睛里,只能悻悻的作罢。

周泽楷手上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看了看孙翔,又看了看他衬衫口袋放账号卡的位置,久久未发一言。

孙翔将右眼睁开一条缝疑惑的打量他,周泽楷这才解释道:“二月二,龙抬头。很好。”

这是在安慰他?他知道自己有一点不开心?

他觉得龙抬头……很好?

孙翔垂下眼帘。

是啊,有什么不好呢。不过只是个微操技巧罢了。

而评论这技巧如何,并不是看它是谁发明的,而是看它是由谁用出来,又起到了什么样的效果。

今晚这场比赛,可是他们轮回赢了啊。

这就够了。

孙翔扬起嘴角,再度闭上了眼睛。

周泽楷专心修剪着对方的刘海。

孙翔的头发很软。

据说头发软的人,心也软。

周泽楷想了想,默默在心里点了点头。

嗯,是真的。

 

 

18.我回来了

 

夏天的高温酷暑总是让人容易烦躁,就算开了空调也不行。

周泽楷不安的挪了挪身子,想了想还是从已经捂热的转椅上站起来,踱步到了窗台边直吹起了空调。

以前每到夏休期他都很开心,因为可以窝在自己家里,不用被逼迫着去和别人交流应酬什么的。

但是今年……

周泽楷垂了眼,盯住了腕上的手表。

孙翔,我很想你。

“周泽楷,你站那儿干嘛呢?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直接站在空调底下吹风,会感冒的,你就记不住是不是?”

周泽楷诧异的回头,是站在门口一脸不善盯着他的孙翔。

孙翔换上拖鞋走过来把他从空调下拽走:“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怎么提前……”

“你管我!”孙翔打断了周泽楷的询问,脸上似乎是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有红晕闪过。

他沉了沉,这才再度开口:“喂,我回来了。”

周泽楷偏过头,微微笑了起来:“欢迎回来。”

 

 

19.偶尔蹦出的粗口

 

“我操!周泽楷你——”

孙翔怒骂出声,被骂的周泽楷却不发一言,甚至连个道歉的眼神都没递过来。

“你他妈的——”被忽视的孙翔继续往外蹦着粗口,“唔嗯……你他妈的给我轻点!”

 

 

20.只有一间单人房

 

孙翔站在酒店房间门口挑了眉。

“只有一张床我就忍了,怎么还是个单人床?”

周泽楷无声的站在了他身后:“只能挤着睡了。”

至于怎么挤着睡……

非礼勿视啊,少女。

 

 

21.在原地等待

 

轮回打团队赛的套路其实还算固定。每每都是孙翔带领近战职业往前冲,周泽楷居中策应。

不是不想跟着他一起向前,在他身边保护他。只不过身份所限角色所限,只能远远在背后给予支持,默默守护着。

但是,请不要担心害怕。

不管你走到哪里,只要你回头就会发现,我一直在这里看着你,陪着你,等待着你。

从未离开。

 

 

22.视频通话中熟悉的笑容

 

又是一年情人节。

对孙翔来讲,这个情人节和过去的每一个都不一样。因为他现在真的有了情人。

但是仔细想想,他好像从来没有跟自家那位说过一次“喜欢”。

才、才不是不好意思说只是单纯没必要而已!都知道的事儿还说出来多费一道工序干嘛!这是浪费资源!我们要节能!要环保!拒绝白色污染拒绝黄赌毒!

……等会儿扯得有点远,快扯回来。

虽然拒绝的理由真的很冠冕堂皇,但今天可是情人节啊?你真的不表示一下?

孙翔很纠结。他都纠结一天了。

白天训练时候在纠结,中午吃饭时候在纠结,下午对战时候在纠结,晚上回来躲进了厕所继续纠结。

切,说就说,有什么的!

孙翔坐在马桶盖上捏起拳头痛下了决心。

——可惜一秒钟之后就被周泽楷的敲门声动摇了。

“孙翔?你还好吗?”门外的周泽楷皱着眉。都一个多小时了还没出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啊?我、我没事啊!你有事?”孙翔三步并作两步窜过去背靠着门顶上,以防对方突然进来——因为某些原因,这间卧室卫生间的门锁是坏的,不管用。

周泽楷摇摇头,然后才想起来对方看不到他的动作,忙换了语言沟通:“没有。”

“那别跟我说话!”孙翔的语气暴躁依旧,“去阳台呆着去,快点!”

虽然不明所以,周泽楷还是乖乖跑到阳台去了。

半分钟后,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孙翔的专属来电铃声。

“孙翔?”周泽楷接起电话。

“……周泽楷。”孙翔沉默了好久才说话,“我有话跟你说。”

“嗯?”周泽楷挑眉。有话直说不就好了,干嘛非要躲在厕所里打电话?

“我、我……我有点饿了你饿不饿?”

“啊?”周泽楷明显没跟上他的思路。

孙翔有点窘迫:“不是,我是说,你要是饿了的话,抽屉里有巧克力,可以吃。”

“不饿。我帮你拿。”他说着就想回头进屋翻巧克力给孙翔拿过去。

“不不不不用!我、我是说……我……”孙翔的嘴巴开了又合,就是发不出那几个关键性的音节。他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巧克力是给你准备的夜宵,我才不吃呢。”

周泽楷就是再天然呆也终于意识到孙翔是在送他情人节礼物,只是表达的方式太过别扭罢了。他心里一动,突然发起了视频通话。孙翔淬不及防,连忙慌里慌张的接起,一张通红的脸就这么映在了周泽楷的手机屏幕上。

周泽楷无声的扬了扬嘴角,抬起手在屏幕上滑了两下。

孙翔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周泽楷那是在摸他的脸,如同自己每次心慌时那样,慢慢的,一下一下的,安抚着他些许不安的情绪。

突然就不慌张了。

“周泽楷。”

“嗯?”

“我爱你。”

“嗯。”周泽楷笑笑,“我也是。”

 

 

23.Yes, I do

 

“孙翔。”

“嗯?”

“嫁给我。”

“滚蛋。”

“孙翔。”

“嗯?”

“娶我?”

“好啊。”

 

 

24.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

 

“孙翔?”周泽楷接起电话,不是去超市买东西了吗,怎么给自己打电话了?

“……周泽楷,我钱包掉了。”

孙翔死死地攥着手机,面无表情。

丢钱包其实是小事,堂堂一叶之秋的操作者也必然不会在乎这点小钱。只不过他在追小偷的过程中不小心迷路了而已。

嗯,不小心,谁让他不是S市原住民呢。

外地人孙翔感到了绝望。没办法,只能打电话求助了。

其实按理说,场外求助这种事情无论是谁第一反应都会去找江波涛,只不过孙翔到底还是抹不开面子,思来想去还是找上了语言功能稍显欠缺但也非常可靠的周泽楷。

毕竟他的蠢样周泽楷都看的差不多了,也不差这一回。

周泽楷也不是一般人,再加上他对孙翔的了解很快就搞明白了对方现在的窘境。

“标志?”周泽楷拿了钥匙和钱包就出了门。

“有家麦当劳。”知道他是问周围有什么标志性建筑物,孙翔扭头环顾了一下四周。

麦……当……劳……

周泽楷挂了一脸的黑线。这东西哪儿都有啊我上哪儿找去?

“路名?”

“我问问。”孙翔没找到路牌,索性问起了街边一家店的店主,片刻之后他抽搐着嘴角重新举起了电话,“方言,听不懂。”

周泽楷抽了抽嘴角,他已经站在孙翔原本要去的那家超市门口了:“追的路线?”

“右边!”孙翔这倒是记得清楚,“然后第二个口左转,下一个路口再左转,然后第四个路口右转,一直向前,后来就找不到人了。”

……你记得路线为什么不逆向思维一下?那不就找到路了吗!

如果他不是周泽楷,他一定会吐槽的。可惜他是,所以他咽下去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周泽楷是最了解孙翔的人,他知道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对方的智商问题。

“孙翔,回头。”

孙翔闻言转过身,是依然将手机举在耳边的周泽楷。

他弯了眼角:“找到你了。”

 

 

25.海湾吻痕

 

提到夏日的海边,你猜孙翔同学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

沙滩,阳光,比基尼?当然不是。

他想的是,在海边只穿一条泳裤的自己,要用什么样的道具才能很好的遮盖住脖子上的吻痕。

 

 

26.翻阅过去的相册

 

“哈哈哈哈哈周泽楷你小时候怎么长得这么娘啊哈哈哈哈哈!”

孙翔伏在周泽楷童年的相册上笑得不能自已。

周泽楷也跟着笑笑,什么都没说。

总之,你开心就好啊。

 

 

27.雨后日光下的河

 

夏休期的时候,周泽楷和孙翔一起去某个城市旅了游,结果到的第一天就赶上下雨。

孙翔无所事事的趴在窗台上。他们选的旅馆正好是临江,从窗口望下去正好能看见雨滴敲打在江水上,溅起无数细小的水花。

孙翔一手托住腮,一手在窗棱上随意敲打着,慢慢跟雨点打下来的节奏合了上。

很美的曲子。

周泽楷靠在床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阳光突破阴霾再次铺满河面,映出闪闪波光。

孙翔轻手轻脚的走过来,俯下身慢慢在周泽楷唇角上印了一个吻。

 

 

28.带你远行

 

孙翔有时候也想要带周泽楷去一个谁都不认识他们的深山老林过一阵子。

尤其是他们出门约会被粉丝认出来的时候。

 

 

29.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

 

周泽楷跟人打电话的模式很固定,别人说,他听,偶尔也“嗯”一句证明电话没断。

如果除了“嗯”还说了“好”,那对方一定是江波涛。

如果除了“嗯”和“好”还附赠藏不住的笑容,那对方一定是孙翔。

 

 

30.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我不能保证永远都爱你,我只能保证爱你今天这二十四小时。

每一个今天,直到百年。

17 Dec 2013
 
评论(6)
 
热度(63)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