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方常】来日方长(20130210)

(1) 

“特别特别真诚,你看我的眼睛。”

常先又一次从梦里惊醒。

自打进行了方锐转会的独家采访之后,他就总梦到这个场景。

重新用起气功师的方锐大大,用他那双一点都不大的眼睛,真诚的看着自己,说:“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是的你没看错。

喜欢让别人看他真诚眼睛的方锐大大,其实长着一双兔斯基一样的眯缝眼呢。

 

(2)

曾经爆了他游戏角色——拳法家夺命收割——那副雷拳套的毁人不倦在兴欣战队。

想把自己的胡说八道当做材料让常先发表,顺便让读者玩玩找茬游戏的魏琛在兴欣战队。

因为他不小心骑摩托撞了老板娘所以扬言“要不是看你老实非卸你一条腿”的包子在兴欣战队。

用一句“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后来他死了”噎回了他所有问题的叶修大神在兴欣战队。

现在,开专访基本就为了把记者叫过来调戏一番的方锐,也在兴欣战队。

常先觉得,兴欣真恐怖。

 

(3)

常先在思考。

为什么自己已经跟兴欣的人都这么熟了,却还是一看到方锐就下意识的局促起来?

难道是因为他职业大神的气场?

不对啊,那为什么自己看见叶修大神就很自然?因为认识他时候他正处在退役期间?

那苏沐橙总该是一直在职业圈的大神了吧?就算第九赛季暂时离开职业圈她也跟着嘉世在挑战赛里努力着啊,为什么看见她也没事?

常先揉了揉自己的脸,随后无力的瘫在了桌子上。

到底是为什么呢。

 

(4)

清晨总是特别的美好。

每次在晨曦里迎着阳光深呼吸,常先都会下意识的笑起来,露出两科尖尖的小虎牙。

他随意溜达着,不知不觉就拐到了一家从没去过的早点铺。

“麻烦给我一杯甜豆浆,再加一个梅干菜包,带走。”

“老板老板给我梅干菜包和甜豆浆!”

听到有人同时跟自己要了一样的食物,常先下意识的转头,一双兔斯基一样的眯缝眼就这么撞进了眼睛。

“是你……!”

“哟,这不是小记者嘛。”方锐也很诧异,“你也喜欢他家梅干菜包?”

“不、不是啊……我就是路过然后刚巧饿了……”

“哦哦这样啊,我跟你说他家梅干菜包超级好吃的真的!你尝一口就想吃第二口!”提到自己喜欢的食物,方锐兴奋的眯起了眼睛——不,可能他并没眯眼,常先表示他实在是看不真切。

“是、是吗?那、那我尝尝……”

方锐看着他沉默了一秒,才说道:“你磕巴什么?紧张吗?”

“没没没、没磕巴啊我!”话才刚出口,常先已经后悔的想扇自己一巴掌了,“我还有事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扔下钱拿过打包好的食物,他夺门而出。

方锐扑哧就笑了出来。

小记者真有趣。

 

(5)

第十赛季第一战,兴欣对轮回。

0:10,惨败。

“叶修,发布会我跟你去吧?”方锐主动找上了叶修。

“这么主动可不像你猥琐方的风格啊。”叶修认认真真地把方锐从头打量到脚,“不怕记者们刁难你?”

记者?

方锐突然就想起了常先,和他那两颗一笑就会露出来的小虎牙。

叶修没注意他的表情,依然嘲讽全开:“差点就被孙翔爆了的气功师大人,你怎么看?”

方锐瞬间回神:“靠,老子那是信任你好吗!我不是说了吗,你行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叶修没忍住——可能他根本就没想忍——一脚踹了上去:“滚蛋!根本就看不见好吗!”

 

(6)

发布会进行中。

“那么请问您对您个人本场的发挥怎么看呢?”终于有记者问了这个问题。

叶修很淡定:“嗯,太久没打职业比赛了,手有点生。”

苏沐橙很淡定:“我也太久没打职业比赛了,手有点生。”

方锐很淡定:“太久没玩气功师了,手有点生。”

包子也很淡定:“从来没打过职业赛,手有点生。”

记者们表示很难受。

但还有少部分记者仍在锲而不舍不死不休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继续提问:“兴欣这赛季会有怎么样的未来啊,几位觉得?”

叶修很认真:“在保级的基础上,争取冠军。”

苏沐橙很认真:“争取冠军。”

方锐很认真:“不然干嘛来了?”

包子很……好吧他很认真的迷茫了:“保级呢?忽然不要了吗?”

方锐继续认真:“都夺冠了,还用保级吗?”

包子恍然大悟:“有道理啊!”

记者们表示,他们想死。

方锐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的表情,突然又一次想起了那个被自己一句“特别特别真诚,你看我的眼睛”堵得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小记者常先。

方锐决定去见见他。

用猥琐流的方式。

 

(7)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喂您好,我是常先。”常先接起电话。

“哟小记者,我是方锐。”

“方方方方锐?!”

“……你怎么又磕巴了。”方锐无奈的扶额,“忙不忙,不忙出来玩啊。”

常先咽了口唾沫压惊:“玩、玩什么?”

“额,我也不知道……随便逛逛?那一个小时以后,九溪公园门口见。给你个作荣耀第一气功师专访的机会,不用谢我了哈哈哈。”电话挂断。

常先一口气憋在了嗓子里——老子TMD不想去啊喂!

 

(8)

“哟小记者!怎么来的?”

“坐、坐地铁……”

“哦哦,人多不多?”

“还、还行……”

方锐不乐意了:“我说小记者,你怎么一看我就磕巴啊?要不要这么紧张?难不成……”

常先紧张的绷直了身子:我要是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信么?

“说,你是不是暗恋我?”

常先闻言睁大了眼睛。开玩喜呢你!

方锐眯了眼——虽然看不出来但是常先就是觉得他眯眼了:“眼睛瞪这么大干嘛?显摆你眼睛大啊?”

“……我没有!”

“你就有!”

“你、你不讲理!”

方锐呵呵一笑:“跟猥琐流谈讲理?你才不讲理吧?”

常先想哭。

 

(9)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可爱又机灵——”

常先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方锐。

他深呼吸了好几次,又练习了几句“喂”保证自己不会磕巴才终于接起电话:“喂方锐,怎么了?”

“小记者,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你了。”

常先面无表情:“愚人节快乐。”

“……愚人节你妹啊今天是情人节好吗!老子特意选了这么浪漫的日子告白你居然跟我说愚人节快乐?”方锐炸毛了。

“什、什么告白啊你又耍我!我、我信你才有鬼!”

“是真的啊!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电话里我上哪儿看去啊!”

“上网搜我照片!”

“……就你那眼睛别说照片就是真人不用显微镜也根本就看不见好吗!”

“……”

“……”

“小记者,你伤了我真诚的心。”

“……你真诚个鬼啊!”

 

(10)

方锐看着有些发烫的手机笑的开心。

我才不着急。

小记者,我们……来日方长呢。

 

 

01 Oct 2013
 
评论(2)
 
热度(13)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