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顾韩】一醉解千愁(20140531)

写年末总结时候发现这篇没有完整放出来过……

当时给《心律不齐》本的G文,那篇真的好好看啊超好看特别好看!

现在再读这篇觉得有好多不甚连贯的地方,想改也懒得修了,就放着以后也算给自己提个醒。当然前提是我以后还能想起来再看一次这文(你。




 

1.

这个故事还要追溯到城战前游戏的那次大更新。金币相关的动荡搞得游戏里人心惶惶,大家开始疯狂地接任务赚钱,那专心致志的劲儿搞得练级区都快没什么人了,更没有人会选择在这个当口进行PK。

没有PK的意思就是没有人背着PK值。顾飞看着通缉任务处一片空白的榜单,各种欲哭无泪。他忍不住跑到酒馆和佣兵团的几人诉起了苦:“搞什么!偌大个云端城居然一个背PK值的玩家都没有。这游戏还能玩吗?”

此时的包间里只有韩家公子和佑哥在。佑哥听了倒是不觉得奇怪:“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钱的事情没搞定,谁有心情PK啊。你再忍几天吧,反正马上就城战了,有的是机会让你砍人。”

“切磋,是切磋。”顾飞纠正他的用词。

“砍人也好,切磋也罢,不过是大桀小桀,又有什么区别?武夫就是喜欢自欺自人。”韩家公子端起酒杯,凑到唇边却又顿了一下,“哎呀,我用了个成语,以你的程度是不是听不懂啊?”

顾飞把手插进口袋准备掏剑:“我是个老师。”

“体育老师也叫老师?”韩家公子翻了个白眼,一仰脖就是一杯酒下肚。

“挂你信吗?”顾飞拔出暗夜流光剑,一语双关。

韩家公子却没再说话,顾飞觉得奇怪抬头看去,前者的脸上居然写满了诧异。

什么情况?千里说要挂了他不是很平常的吗?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佑哥也觉得奇怪,赶忙开口问道:“公子?怎么了?”

“没什么。刚刚收到系统提示,我接到了一个隐藏任务。”韩家公子的表情很快就恢复了平日的模样,嘲讽中带着戏谑,讥讽里透着玩弄,怎么看怎么欠揍,“系统说我是第一个在这游戏里喝最贵的酒喝到第九百九十九杯的人——妈的这话真绕——为了纪念这个冤大头在酒馆里花了这么多钱,系统决定奖励我个隐藏任务,给我点甜头尝尝,让我有动力继续消费。”

“你就不能用点好词?”顾飞挑眉。

佑哥却是惊讶:“隐藏任务?具体是做什么?为什么是你接到啊?触发条件就是喝上999杯最贵的酒吗?诶等等……”他这才回过味来,“最贵的酒?‘二零零’?你‘二零零’都喝到999杯了?离我们大赚一笔才多少天啊,你居然能喝这么多?”

韩家公子面不改色:“你这是在质疑我喝酒的能力?”

“没有没有。”佑哥疯狂摇头,“到底什么任务啊?”

韩家公子拉开任务面板:“收集来自九个不同主城的‘二零零’。”

“九个主城?那得跑到什么时候去啊?”顾飞震惊,“你一个牧师,自己行吗?要不要我陪你去?”

韩家公子瞟了他一眼:“说你脑子不行你还真就是个傻逼。我为什么要自己跑?不是有邮箱吗?”

“……”顾飞还真没想起来有这东西,被奚落也是无可奈何,没办法只能忍住,半晌又说道,“邮寄的话我也可以帮忙啊,百世经纶、漂流啊诡瞳啊什么的,都能找。”

韩家公子又瞟了他一眼,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不可置信的事情:“就你那点人际关系,也好意思在我面前显摆?”

顾飞瞬间气结:“我就不明白了,像你这么讨人厌的家伙怎么就还有人愿意搭理你呢?”

韩家公子挑起眉道:“你以为你比我好到哪儿去,嗯?千里一醉大魔王?”

顾飞摊摊手:“我可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韩家公子也摊手:“我也没有。”

“什么没有,你那讨人厌的个性就是所有伤天害理的根源。”

“居然不是因为我这过分完美的容颜吗?”韩家公子对着酒杯里的倒影侧了侧脸,果不其然瞄到其他二人抽搐的嘴角。他抬眼望向顾飞:“别以为你的形象有多正直,你的身手就是别人认为最伤天害理的东西。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听过没有?”

佑哥也帮腔道:“公子这话说的在理。也就是千里的身手实在太逆天,但凡你只是一个普通一点的网游高手,各大行会拉拢不成,一定会联手先把你洗白再说的。”

“不至于吧?”顾飞不信。

“网游里各大行会的关系就好比现实里的公司,你以为水能清到哪儿去?再加上这是网游,没有法律约束,更是什么阴招都使得出来。”韩家公子给他上课,“一旦他们联起手来对付你,云端城势必陷入一派水深火热,而你就是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现在你还敢说自己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吗?”

“原来是这样。”顾飞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也就是说,现在没人找我PK是因为我太强了吗?难道我应该隐藏一点实力?通缉任务这么少,刷的也太不过瘾了。”

“……靠,你个死PK狂。”韩家公子无语了。

 

2.

给不在云端城又相熟的几个朋友群发了帮忙买酒的消息,韩家公子就优哉游哉地等着通知了。除了水深坚决不碰酒,就算只是从酒馆拿到邮箱寄出去都不干,最后由路珂代劳之外,其他都进行得都很顺利。

眼看系统提示的新邮件数终于达到了9,韩家公子这才不紧不慢地来到了东城门的邮箱边。九瓶“二零零”刚收进口袋,系统提示又一次响起,大意是云端城那位专酿“二零零”的酿酒师被不明人士抓走了,希望玩家能够救回他。韩家公子却完全不为所动,关了消息就走回酒馆打算继续喝酒。佑哥又下线去论坛研究游戏经济了,此时的包间只剩下一个无所事事的顾飞,见他进来开口问道:“回来了?得什么奖励了?”

“连根毛都没有。小雷,酒!”韩家公子向外喊了一声这才坐下,“酒一进口袋就成了任务物品,也不能开。系统又给了后续任务,说什么酿酒师被绑票了,让去救人。”

救人?战斗任务?顾飞来了精神:“那你还不快去?”

韩家公子很不解:“为什么要去?他被绑架了,跟我有毛线关系?救他我能有什么好处?”

顾飞给他分析:“任务奖励啊!你看我这暗夜流光剑,我这月夜灵袍,不都是任务奖励嘛。”

韩家公子表示不以为然:“你那是任务链,我这又不是。一般任务链最开始都会先奖励一样装备的,比如你那个艾迪的纹章,或者银月那垃圾的领导之环。我这个有吗?”

“可能是隐藏任务所以不太一样?”一说到游戏设定,顾飞的底气立刻虚了不少。

韩家公子嗤笑一声:“好,就算这是任务链,那一定也有个战斗环节做重头戏吧?我一个牧师,你叫我去跟BOSS单挑吗?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你不能打,我不是能打嘛。我来单挑BOSS不就行了,你在旁边看着……”眼看着对方的神色愈发不善,顾飞明智地住了口,换了一个角度重新劝说,“不是,这酿酒师被绑了,你以后不就没酒喝了吗?我这是为你着想。”

韩家公子斜睨他一眼:“你眼睛是瞎的吗?没有酒老子刚才喝的是什么?葡萄糖吗?”

“我发现你最近特别喜欢跟我找茬。”顾飞阴了脸。他把手插进口袋还没来得及掏剑,小雷先掀起帘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瓶酒,颇具歉意地对公子说:“抱歉啊公子,你平时总点的那种酒就剩这一瓶了。我刚才去系统商店转了一圈,不知道为什么连那里都没货了。不然你考虑一下换换口味,喝点便宜的?”

“……靠!”韩家公子愣了半晌,猛然起身就向外面冲去,到了门口又回头狠狠瞪了顾飞一眼。“你怎么还在那儿坐着?快跟老子去救人!”

“……”顾飞也无奈了,只得快步追了上去,“去哪儿?”

“系统酒馆。”

 

3.

两人来到最近的一家系统酒馆找NPC问话,这才得知虽然都是系统酒馆,但也有总店分店之分,分店所售的酒都是从总店运来的,他们对酿酒师什么的并不知情。两人遂又辗转到总店询问,却没有一个NPC给他们回话。

“不应该啊。”韩家公子喃喃道,“就是这儿没错,怎么会没有NPC答话呢?”

“你是不是有什么任务物品没带在身上?”顾飞拿自身经验作参考。当初他在夜光村做任务链时,最开始就是因为没佩戴任务物品“艾迪的纹章”才什么线索都找不到。

“系统哪儿给过什么任……”韩家公子话说一半,脸色突然一黑,手伸口袋把那九瓶“二零零”挨个掏了出来,废了半天劲才都抱在怀里。他再一次走到店小二跟前:“知道你们这儿酿酒师的情况吗?”

店小二老老实实地答道:“哦,是有这么一个人。他一般都在酿酒坊工作,很少来这边,只有老板和他说过话。”

顾飞和韩家公子对视一眼,神色间都有些无奈。这九瓶“二零零”居然还真是任务物品。

“老板在哪儿?”韩家公子问。

“在里间。”店小二答。

韩家公子一甩头,顾飞立刻心领神会帮他拧开了里间的门,嘴上还不忘嘲笑对方:“你抱酒的动作真像抱孩子。”

“有的抱总比没得抱好。有本事你把功夫抱来给我看看啊?”这种程度的讽刺韩家公子才不放在眼里,回了顾飞一句也就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酒馆的老板身上,“知道酿酒师的情况吗?”

老板摇摇头:“昨天去酿酒坊就没看到人了。”

“酿酒坊在哪儿?”

“就在酒馆后面两条街的地方。”

勘察现场自然还是顾飞比较专业。两人来到酿酒坊,顾飞大概查看了一番,并没在这里发现什么明显的打斗痕迹,倒是在桌角附近捡到一小块金子。韩家公子把金块放在手指间把玩,大脑也飞速转着:“为什么要绑架这个酿酒师?绑架他有什么好处?难道是为了不让客人喝这种酒?”他突然神色一凛,“难道难道这绑架犯是冲着我来的?”

顾飞无语:“怎么可能。普通NPC是有系统保护的,玩家如果对他们动手,那只有坐牢一条路。所以这件事肯定还是NPC做的。平行世界再怎么拟真,它毕竟也是个游戏。”

“行啊千里,有点网游老手的风范了啊。”韩家公子的语气充满嘲讽。

顾飞却像是没听出来:“就事论事罢了。”

酿酒坊也查不出些什么,两人最后还是回到了系统酒馆,向NPC询问这酿酒师平日的一些琐事。关于这点NPC的答案倒是都很统一:这酿酒师平日不怎么说话,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干活,除了对酒的事情格外上心之外也就没什么了,也没听说他有什么仇人。

难道线索就这么断了?两人正推敲着,佑哥的消息在佣兵频道闪了起来:“公子,你任务怎么样了?”

“任务?什么任务?”不知情的另外三人纷纷冒头。

眼看公子正捧着酒瓶靠在酒架旁一口一口饮着,没有回话的意思,顾飞只好替他大概讲了一遍,顺便还征集了一下大家的想法。剑鬼从金块入手认为是财务纠纷,战无伤想都没想就说是为情所累。佑哥则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发了一大堆分析上来,顾飞看着头疼也就没细琢磨。只有御天神鸣的意见非常之可爱:“是不是因为他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然后那些人怕他泄密就给他绑起来了啊?电视剧不是总这么演吗!”

“没看出来啊御天,你偶尔也是有点用的嘛。”韩家公子一口喝干瓶子里的酒,终于是舍得在频道里发话了。

“混蛋公子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御天神鸣咆哮。

韩家公子关了佣兵频道,抬手对顾飞一挥道:“千里,走。”

“去哪儿?”

“能完成任务的地方。”

 

4.

顾飞没想到对方说的地方居然是刚才去过的那家系统酒馆总店。韩家公子直接冲入里间,从口袋里掏出那九瓶“二零零”,末了又拿出一瓶放在旁边,金子抛上半空又伸手狠狠攥住,抬头对着老板说道:“只有云端城的酒味道是正宗的,其他主城的酒都被偷换了配料。你的罪行已经暴露了,把酿酒师交出来。”

任务物品齐全,任务关键字也被达成,进入战斗当然是理所应当的事。跟在公子身后进来的顾飞一个箭步冲上挡下了NPC对公子的进攻,随后就是一阵乒乓乱响,中间还夹杂着各种火光。顾飞三个双炎闪终于把这BOSS杀到红血,正准备再来一个双炎闪做致命一击,却被公子一脸复杂地拦下了:“我的任务,应该是要我亲自弄死他才行。你帮我摁着他,别让他乱跑。”

顾飞点点头,抬脚就踩在了这BOSS的后背上。BOSS抽搐了一下就想把顾飞的脚掀开,却被顾飞眼疾手快地先拿剑敲在了他有活动意向的关节上。韩家公子也不废话了,一个接一个地向着BOSS身上扔起了他唯一会的攻击技能圣光球,扔了五十多个后BOSS居然还坚挺地趴在地上。韩家公子都有些不耐烦了:“我靠,这货怎么还不死。多少血啊这是!”

“不知道,我看看啊。”顾飞答着,顺手就扔了个最低级的火球术过去。NPC哼了一声,脑袋向旁一歪,居然就这么不省人事了。

韩家公子看了看BOSS,又转头看了看顾飞,点点头,突然飞起一脚向着顾飞就踹了过去:“千里一醉我日你大爷!”

酿酒师最后还是被二人在这间屋子的储物柜里找到了。被绑架的原因大概是老板想要换一些便宜的配料降低成本,多赚取些利润,但酿酒师认为这样会降低酒的品质,不同意。老板又怕他会出去告官,这才把酿酒师绑在了这里。那块金子就是老板为了拉他入伙、对他许诺会给他分成时从钱袋里掉落的。酿酒师很感激他们的帮忙,为了表示谢意,他把自己好不容易收来的一坛陈酿送给了韩家公子。系统也在这时提示任务完成,完成度为可怜的35%。也就是说,他们费了半天劲做完一个隐藏任务,还是个隐藏任务链之后,得到的任务奖励就只有这么一坛酒。

心念至此,韩家公子又狠狠瞪了顾飞一眼:“千里一醉我日你大爷!”

顾飞举起双手表示他真的很无辜:“那是个事故,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你再没完没了,我可不保证等等砍死你的一剑是不是故意的。”

韩家公子黑着脸,终于还是没再说话。

“不过公子,你是怎么知道幕后黑手是老板的?”顾飞问。

“酿酒师周围和有过交集的就只有这个老板。再说他长了一张奸商脸,不是他是谁。”韩家公子顺便把平行世界美工的水平也鄙视了一番。

顾飞不同意:“怎么能以长相定论?长成你这样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啊。”

韩家公子叹息道:“嫉妒只会让你更丑陋。”

“谁会嫉妒你啊!”顾飞抓狂了,“不过你这次怎么突然这么着急了,大不了不喝‘二零零’,改喝其他酒不就完了,以前也不是没喝过。”

韩家公子脚步微顿,淡淡地道:“有的东西一旦习惯就改不过来了。比如说常喝的酒,再比如,身边的人。”

“啊?”

看顾飞没听明白,公子也没多解释:“你这种只有四肢发达的人是不会懂的。”

“你别以为我不砍熟人。”

“你他妈搞砸了老子的任务链还有脸说?”

顾飞熄火了。他选择了转移话题:“诶你一个牧师,为什么会接到这种有战斗情节的任务啊?”

韩家公子是真的拿这招没治,解释道:“估计是游戏公司以为总去喝酒的都是战斗职业吧。什么‘今天打赢了喝一杯庆祝庆祝’、‘今天打输了喝一杯安慰一下’之类的。切,他们懂个屁,一帮傻逼。”

“那要是真完成了,你能得个什么奖励啊?物法双伤的武器,还是加智力精神的装备?”

“那谁知道,带入傻逼思维你得找佑哥。不过按他们这个思路,是个无职业限制的攻击性技能卷轴也说不定。”

“攻击性技能卷轴?和酒有关的话,那应该就是醉拳了?”

“嗯,看来你也很适合带入他们的傻逼思维嘛,这个位置和你简直是天造地设。”说到这儿,韩家公子突然一拍脑袋,“哎呀,我又用了个成语,你听不懂直说啊,别客气。”

顾飞拔出暗夜流光剑:“我再说一遍,我是个老师。”

“体育老师也叫老师?”韩家公子惊讶。

“你最近真的很喜欢跟我找茬。”顾飞深吸一口气,“我能问问我哪儿又惹你了吗?”

韩家公子静了一静,末了居然在嘴角扬起了笑意:“如果城战你能找到获胜的关键并取得胜利,我就回答你这个问题,如何?”

“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

 

5.

城战第一天,韩家公子正拿着望远镜观察敌情,突然在城头上看见了顾飞和剑鬼的身影。他愣了一下,放下望远镜揉了揉眼,又看了看身边一地的酒瓶,暗自思索:难道喝多了?不可能啊!

他又一次举起望远镜,真的不是他眼花,那就是顾飞和剑鬼。看来这次的城战攻城方想获胜,难度要比想象的大啊。

想起城战前他跟顾飞做的约定,韩家公子不禁暗暗咬碎了一颗牙,低声骂道:“千里一醉,我日你大爷!”

 

 

-FIN.

20 Dec 2014
 
评论
 
热度(58)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