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虚空】关爱李迅的一百种方法(20140525)

听说《踏破虚空》大陆完售了,非常感谢大家收留。说好的全文来啦~

非常抱歉拉低了本子水准orz,除我之外后援会的大家都棒棒的!二号刊《虚空罗盘》也请大家多多关爱!

这是一段发生在国际赛期间的故事……





 

李迅今天的心情很不好。

日常训练做得慢吞吞,一双眼睛也失了平日的神采,还时不时会发出几声若有似无的叹息。那感觉就像谁拿羽毛轻轻蹭过你裸露在外的手臂,虽然轻柔不动声色,却就是能激起你一身的鸡皮疙瘩。

坐他身边的唐礼升都快疯了:“李迅你生病了?”

“生病?”李迅一脸呆滞地转过头来,又一脸呆滞地转了回去,“没有,我没事。”

可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啊?

“那你是心情不好?”唐礼升的脸上写满了担心,“真的,有什么不开心的你说出来,别憋在心里,我们都在这儿呢。再说了,就算真帮不了你,起码还可以乐一下嘛。”

“乐一下?哦,好,乐一下。”于是李迅就对他乐了一下。嘴角上扬30度堪比礼仪教程,偏偏眼睛是一点神采都没有。如此奇妙的搭配实在太过于酷炫,以至于让旁观者莫名就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唐礼升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他赶紧去找吴羽策:“副队救命啊!李迅他中邪了!”

吴羽策头都没抬:“慌什么,你不是叫守灵者吗。”

“守灵者又不是愈灵者,守护和治愈根本两回事好吗!”

“哦。”吴羽策顿了一下,想了想又道,“那又怎么了,你不是治疗吗。”

“……对哦。妈的,我忘了。”

吴羽策这才肯抬头给对方一个眼神:“说吧,怎么了?”

唐礼升顺势在他身边的空位坐下——李轩出国打国际联赛了——严肃地道:“李迅不对劲,从今天早晨训练开始就不对劲。一点活力没有不说,整个人还散发着一种生无可恋的气质,特别吓人!诶他怎么了啊?”

吴羽策真的有点无语了:“你和他一宿舍,你问我?”

“这不我早晨出门时候他还没起嘛。”唐礼升很无辜,“等我吃完早饭到训练室,他已经变成那样了。昨儿晚上还好好的呢!”

“那就是早晨遇上什么事了?”吴羽策沉思,“这样,你把大家都叫到会议室去,咱们研究一下。”

 

会议室。

吴羽策环视了一圈在座的队友:“没惊动李迅吧?”

杨昊轩摇头:“没有。就他现在那个样子,原子弹在他身边炸了他都感觉不到,还能察觉个什么?副队你就放心吧。”

吴羽策“嗯”了一声,说道:“我也就不绕圈子了,李迅那个状态你们都看到了,有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大家一起摇头:“不知道。”

盖才捷茫然地眨眨眼:“李迅前辈怎么了?”

“他中邪……”唐礼升还想宣传他的中邪论,却被杨昊轩眼明手快一把拍了下去:“中你妹。迅哥儿好像心情不好,跟他说话反应都慢半拍,感觉就跟被什么摧残了一样。”

“终于有人没有因为他是一朵娇花而怜惜他了吗?”贾世明忍不住吐槽道。

葛兆蓝一口水喷了出来:“得了吧,用‘残花败柳’形容他都是浪费,还‘娇花’,烧焦的‘焦’吧!”

“被摧残?李迅前辈?”盖才捷则是抓住了重点,“不可能吧,他脸皮那么厚,谁伤得了他?”

“我们现在不是要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表示怀疑,而是要找到事件发生的原因,然后彻底解决他。”吴羽策开口,“任何事都没有绝对,说不定谁的哪句话刚好就碰到另一个人的伤口了,这都不好说。”

他稍一停顿,再开口时语气也比原来严厉了许多:“每个人性格不同,处事方法也不同,会有小摩擦也是难免的。可是虚空是一个集体,我们都是他的一份子,为了这个集体,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做出妥协。我不希望因为一点细枝末节的事影响到大家之间的关系,更不希望再因为这些影响到战队的整体水平状态……”

“副队!”杨昊轩咳了一下,“我可以插句话吗?”

大家一起翻白眼:你已经插了。吴羽策挑眉:“说?”

杨昊轩很认真:“别学队长打官腔了,那个不适合你。”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会儿,末了同时向着吴羽策点头附和:“嗯,副队,队长那套不适合你。”

“……”吴羽策沉默了几秒,“我也就不绕圈子了,李迅那个状态你们都看到了,有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别玩失忆这种老梗啊副队!

“抱歉。”吴羽策微垂了眼,“我不太清楚要怎么做才能打理好一个战队,下意识就学了李轩之前的做法,好像弄巧成拙了。”

“你就是你啊,干嘛要学队长。”葛兆蓝心直口快,“用你自己的方式就好了。”

贾世明也道:“是啊副队,你这样好像我们多离不开他似的,让队长知道了肯定又要得瑟。”

唐礼升一捶手:“我懂了,副队你想他了对吧!”

“……”

“……”

“……”

“……”

盖才捷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前辈,你是唐礼升前辈吗?”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唐礼升觉得莫名其妙。

“真的是唐礼升前辈?”盖才捷依然不确定,“你确定不是被李迅前辈附身了吗?”

“并没有这种事好吗,你想太多了!”唐礼升撇撇嘴,“就是觉得话题进行到这里,应该有人接上这么一句才对……切,没有迅哥儿在旁边作死,我还真不适应。”

“是啊,不适应,我们都不适应。”吴羽策叹了口气,“而且除此之外,我也有必须知道李迅情况的理由。李轩走之前特意交代过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他才行。”

大家都震惊了:没看出来啊?队长和迅哥儿的感情居然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吗?有点羡慕怎么破!

“他跟我说,他们老李家给李迅拉扯这么大挺不容易的。虽然李迅傻了点,但再傻也是亲孙子,血脉亲情是割不断的,必须要好好关爱。”

……跟队长关系好这种事,果然有一个李迅就够够的了。

谁羡慕谁孙子。

众人集体无语了一下,终于是把画风又扯回了虚空平日的状态。杨昊轩先问道:“李迅到底怎么了啊?我早晨到训练室时候他就趴桌子上了。我以为是还没睡醒就没太在意。”

唐礼升大概给众人形容了一下:“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灵魂出窍,得道升仙。”

“不会用成语就别勉强了,前辈。”盖才捷毫不留情。

贾世明摊摊手:“别问我,我就一替补,我什么都不知道。”

葛兆蓝回想半天也是依然无果:“我也不知道。我那位置和李迅正好斜对角,不回头根本看不见他。”

“那就是都不知道了?”唐礼升陷入沉思,“难道这技能是读条的,不是瞬发?”

“不光掉血看来还掉状态啊,鬼剑士干的吧?队长从国外发大招了?”

“队长都出国了怎么还让他躺枪啊!诶我觉得是术士。”

“也可能是流氓,他们会涂毒吧?”

“别胡闹了。”吴羽策打断他们的分析,“你们都好好想一下,最后一次和李迅有交谈是什么时候?在他还正常的情况下。”

唐礼升答得很快:“昨天临睡前。”

盖才捷歪了头:“昨天晚上。”

葛兆蓝认真想了下:“下午训练。”

杨昊轩皱起眉:“应该是晚饭。”

贾世明敲敲脑袋:“去吃晚饭的路上。”

“一个一个讲吧,兆蓝先说。总会有些蛛丝马迹在里面。”吴羽策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谁都能看得出他眼底的认真,“总之,在李轩回来之前,我们必须把这件事解决。”

众人都点了点头。葛兆蓝清清嗓子,开口说道:“嗯,当时是这样的……”

 

让我们把画面倒回昨天下午的训练室。

下午四点正是最容易饿的时候,午饭早就消化完毕,晚饭却还遥遥无期。葛兆蓝坐在电脑前,眼睛虽然盯着屏幕,但映入脑海的却是琳琅满目色彩缤纷的各种零食。

真饿。越想越饿。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感觉饿的人好像不止他一个。李迅不知道何时已经蹲着蹭到了他身边,仰起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葛兆蓝:“兆蓝兆蓝,去食堂顺点零食吃呗,我饿了。”

“怎么又是我?不去。”葛兆蓝一秒拒绝。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传统,每次去食堂拿零食的人都是他,害得他差点就以为自己天生长了张跑腿的脸。

“当然是因为你长得帅又会说话,食堂的师傅们都喜欢你呀!”李迅谄媚地给他捶捶腿,“这可是除了你之外谁都办不到是事情啊!”

葛兆蓝想抽自己。他居然可耻地被说动了。

算了,既然这件事除了我谁都办不到,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他们一把好了。

葛兆蓝在李迅“多拿点啊”的小声提醒中起身来到了食堂,大师傅看见他很是开心:“这不是小葛吗,你又来拿零食呀?”

“嗯……”葛兆蓝有点不好意思,“一到这个时间就有点饿。”

师傅和善地笑了笑,随手从旁边抓了几个大号的塑料袋:“地方你也知道,自己去拿吧。塑料袋富裕再给我就行。”

“好嘞!”葛兆蓝应了一声,然后熟练地来到存放零食的橱柜,弯身打开柜门,双手一划拉,零食们便噼里啪啦全都掉进了袋子里。他装了两大袋,掂了掂觉得应该够了,站起来关好柜门转身走了出去。

“我把剩下的塑料袋放这儿了啊?”葛兆蓝招呼了一声。

师傅回头看向他手里的两大袋零食,面色颇有些差异:“你自己吃啊?”

葛兆蓝摇摇头:“不是,和李迅。”

师傅大惊失色:“两个人吃这么多?”

“……不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准备一礼拜的量,这样就不用每天跑了。”

“哦哦哦。”师傅这才放下心来,“我怕你们零食吃太多回头就不吃晚饭了,没别的意思。我真不是嫌你们吃得多,你别误会啊!”

“不我觉得如果您不解释我是不会往那边想的……”

葛兆蓝一脸累爱地回到了训练室。他才刚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李迅又蹲下身一蹦一蹦地来到了他身边:“你可回来了!有没有POCKY啊?我要巧克力的。”

葛兆蓝抬脚踹他:“没有!”

“不可能我都看见盒子了。”李迅侧身躲过这一脚,拽过袋子翻找了起来,很快就找到了他想要的那一款。他把POCKY抱在怀里想了想,又伸手把其他口味的POCKY全拿了出来,然后一步一步又这么小心翼翼地蹦回了座位。

“靠!”葛兆蓝失声怒骂,“还都拿走啊?给我留点啊你!”

“喊什么喊,不知道现在还是训练时间吗?”回应他的却是吴羽策的声音,“刚刚随意出去我没说你就算了,你还没完了。今天的训练都做完了是不是?来,跟我打一场,我看看你现在的水平够不够资格提前休息。”

“不是,是李迅他……”

“李迅?”吴羽策站起身向着李迅那边看了一看,后者正神情专注地敲打着鼠标键盘,俨然是进入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境地。吴羽策皱起眉:“他不是好好地在训练吗?你们别什么事都往李迅身上推,招谁惹谁了他。”

葛兆蓝看着李迅偷偷弯起的嘴角欲哭无泪。他毫不客气地给了李迅一个中指:“你等着,看下次团队赛我不先一炮轰死你丫的!”

 

“比赛是有同队豁免的,前辈你打不到他吧?”盖才捷提出质疑。

葛兆蓝双手抱头:“我知道,我就是表达一下我的愤怒。”

“抱歉,冤枉你了。”吴羽策有些歉意。

“没事没事,副队你不用道歉,我知道你是为了战队好。”葛兆蓝反倒安慰起了他,“都怪李迅!”

唐礼升依然在思索:“这时候他还挺正常的啊,还是那么欠揍。然后呢?换谁跟他处了?”

“应该是我吧。”贾世明不太确定,“训练完是我和他一路去的食堂……”

 

下至荣耀的粉丝,上至联盟的选手,有不少人都认为霸图的汉子必是少说话多做事的纯爷们儿,虚空战队的诸位自然也不会例外。他们一直这么认为着,却被从霸图转会而来的贾世明扭转了三观。

倒也不是说贾世明不够爷们儿,只不过他身上的某个特质很好地掩盖了他纯爷们儿的本性。用资深宅男盖才捷的话来说,就是贾世明有一种病,一种不吐槽就会死的病。

绝症晚期,药石罔效。

一般来说是没有人会在明知道自己会被吐槽的情况下还凑过去找他聊天的,可李迅却是个例外。交谈永远是八卦产生和传播的重要因素,任何一个会喘气儿的生物他都不会轻易放过,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

“贾世明贾世明!等等我!”

下午的训练结束,大家纷纷关了电脑准备去吃晚饭。贾世明才刚走出训练大楼就被人喊住了。他回过头,是李迅。

“有事?”贾世明停下脚步。霸图人基本去哪儿都是自己走,他们不喜欢没事儿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太麻烦。

李迅笑眯眯地:“有,我有事情想跟你证实一下。来来来边走边说。”他拽着贾世明迈开步子,“上次问你为什么不在霸图继续你没正面回答,所以我回去又想了想。”

“哦?你想到原因了?”贾世明挑起眉。

“必须的,我谁,我李迅啊!”李迅一拍胸脯,把脑袋凑过来,小声地道,“是不是因为你名字头两个字和‘嘉世’谐音,所以他们排挤你,不让你上场?”

“……”贾世明都无语了,“如果谐音也可以做理由,你都这么逊了,虚空怎么还不把你踢出去?”

“靠?我哪儿逊了?哥获过的奖说出来吓死你!”

“比如?”

“比如,比如我小学时候得过年级折纸大赛的冠军!”李迅用事实说话。

“你确定不是撕纸大赛?啊不对。”话刚出口就被贾世明自己否定了,“你都能得冠军,那得是吃纸大赛啊!”

“靠!你居然歧视我的智商?”

“没啊,没歧视。”贾世明的语气依旧淡淡,“我在努力正视来着,可费了牛劲都看不着,我有什么方法。”

“呸!那是因为你瞎!”

“哦,这样吗?”贾世明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怪不得我一直觉得你长得挺帅,原来是因为我瞎啊!”

“……哼,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李迅压抑住愤怒的心情,顿住脚步摆了个帅气的POSE,而后特别冷高地一甩额前的刘海,向着食堂自己走了。

 

“我靠,他那也叫长得帅?”提出质疑的是杨昊轩。

贾世明很是淡定:“所以说我瞎嘛。”

“我还是不太能理解你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吐槽方式。”唐礼升扶了额。

“不过既然发生了这种事,也就难怪李迅在食堂时会有那个反应了。”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杨昊轩一脸的不堪回首……

 

昨天下午训练结束,葛兆蓝最后还是被吴羽策留下加训了。杨昊轩本来想帮他求个情,却在接触到吴羽策目光的瞬间转身走了出去。

比起兄弟情义,还是保命更要紧些。兆蓝你加油,哥哥会连你那份晚餐也一起吃掉的!

杨昊轩就这样大义凛然地走出了训练大楼,然后头也不回地迈进了食堂。可能是因为他走得太快所以到得比较早,食堂里还没什么人。杨昊轩随意打了几样菜便就近坐下了,才刚举起筷子还没来得及夹,先听到了某些熟悉却让人不自觉要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声音。难道说……

杨昊轩撂下筷子搓了搓手臂,回头望向大门口,正对上某个吊儿郎当逐渐靠近的身影。

得,还真是李迅在唱歌。诶他又怎么了啊?

秉承着有疑问就要解决、不要给自己留下谜团的“我爱科学”心态,杨昊轩在李迅路过他身边时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迅哥儿迅哥儿。”

“啊?”李迅停下脚步,顺便也停下了歌声,“干嘛?”

“问问你怎么突然唱起来了。怎么着,谁又惹你不开心了?”

李迅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啊!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他清了清嗓子,“他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打住打住!”杨昊轩急忙堵耳朵,“有人伤害你你反过来伤害他去啊,伤害我是几个意思?说了多少遍你唱歌跑调,你是自己感觉不出来么?”

“我知道啊,所以才要多练嘛。”李迅很无辜,“你不觉得我现在的歌声跟以前相比,已经有很大进步了吗?”

杨昊轩想都没想:“不觉得。”

“靠!”李迅骂道,“还能不能做好兄弟!好兄弟不是要互相加油鼓劲的吗!”

“不不不。”杨昊轩摇头,“好兄弟就是要实话实说。李迅,为了世界和平,为了爱与正义,你还是放弃做歌手的梦吧。人生的道路千千万,你为什么非要选一条害人害己的路走呢?”

“不!我决不放弃!”李迅嚎叫。

杨昊轩别过头抬手一摆:“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为你转身的。回去吧少年!”

“不!”李迅再次叫出了声,向着杨昊轩伸出手臂做挽留状,“导师再爱我一次!”

“导师已经心累到不会再爱了。你还有一个说下场感想的机会,说完就走吧。”

“这就让我下场啊?导师你不懂爱!”李迅清了清嗓子,“我的感言是: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闭嘴啊啊啊!”杨昊轩忍不住一巴掌糊在他脸上,“还从头再来,你麻利儿地回炉重造去好吗!”

“不!”

“滚!”

“就不!”

“快滚!”

杨昊轩一脚踹在了李迅的腰眼上。

世界清净了。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摸上了自己的腰。

葛兆蓝一脸的心有余悸:“幸好昨天副队留我加训……听上去就好疼啊!杨昊轩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居然真下得去脚!”

杨昊轩很理智:“为了世界的和平与人类的发展,我必须要制止他。”

唐礼升果断附和:“没错,你要相信李迅,他真的有能用歌声毁灭世界的能力。”

“乍一听的确不好听,所以你得多听。越听,你越觉得不好听。”贾世明也道,“等你连着听上三个月,你就吐了。”

众人都是一阵唏嘘。李迅的歌声,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那接下来就应该是我了。”盖才捷正打算开始说,吴羽策却打断了他:“不,之后应该是我。昨天晚上我不是找你们挨个谈话吗?兆蓝是第一个,之后就是李迅了……”

 

吃过晚饭,李迅打了一个饱嗝儿,终于是收敛了唱歌的欲望。李轩这一出国,他总觉得战队里空落落的,虽然没到朝思暮想的地步,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适应。连他都这样觉得,更别说几乎每天都和李轩形影不离的吴羽策了。

啧,也不知道副队心理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对队长思念成疾啊?

“李轩走的第一天,想他,想他,想他。李轩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想他。李轩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李迅自言自语着,突然就被脑袋里这些奇奇怪怪的台词戳了笑点。他赶紧摇摇头将那些东西甩出脑海,免得再被吴羽策看出端倪,回头又叫他加训。

才正想到吴羽策,对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李迅连忙收敛神情,摆出一副刚正不阿的样子,这才按下了接听按钮:“副队?”

吴羽策言简意赅:“来会议室一趟,现在。”

“啊?好。”

挂了电话的李迅忍不住又要胡思乱想。吴羽策突然找他是做什么?难道是为了下午葛兆蓝的事找他算账?不可能啊,那事儿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再说副队也不是那种会打马后炮的人……该不会是刚才乱七八糟的想法被副队察觉了?心灵感应还是脑电波?他不会是在自己身上按了什么监视器吧!我靠既然这么有闲钱不如把宿舍的无线网速再提一提好吗!

李迅越想越离谱,却怎么也理不出个所以然来,无奈之下也只好先过去再说。到会议室的时候吴羽策正俯身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余光瞟见他走进来也没抬眼,只是略微向着身侧一扬下巴:“来了?坐。”

李迅哪儿敢靠他那么近,当然是小心翼翼坐在了吴羽策的正对面。

直到写完最后一笔,吴羽策这才合上本子抬起头。他看李迅坐在圆桌另一端,不禁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你坐那么远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过来,坐这边来。”

你是不会吃了我,但是你会打我啊!

李迅一时也想不出别的借口,没办法只好苦着脸挪了过来:“副队你找我啊?”

“嗯,没什么大事儿。”吴羽策转着手中的笔,“李轩出国了,队里大小事现在都由我负责,找你们挨个聊一聊,问问看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如果有就直说,都别藏着掖着。”

原来不是单找我一个人啊!李迅瞬间松了一口气,说话的语气也随意了许多:“没有,能有什么事儿啊。你看我们不都过得挺好吗?”

“没有当然更好。”吴羽策微微一笑,“行,没别的事了,你回去吧。顺便把唐礼升叫来。”说完,吴羽策转头望向了窗外。明明视线是集中在外边随风晃动的枝叶上,目光却好像早已掠过它,飘去了更加遥远缥缈的地方。

李迅看着吴羽策,突然就有点发愣。总觉得……副队是在想队长啊。

原来不只是他一个人不适应。李轩不在,所有人都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已经习惯大家凑在一起吵吵闹闹的日子,总觉得一抬头就能看到其他人坐在身边,或大笑或吐槽,或者加油鼓劲给人力量。

只要能在身边,他们做什么都行,只要在身边就好了。

也不是没有过分开的时候。除去每年的春节和夏休,年初的全明星周末李轩和吴羽策也是不在队中的。但那也是他们两人一起,而不是只有李轩一个人不在。也就是说,就算其他人都能用很短的时间适应李轩不在队里的日子,吴羽策也没办法能这么快调整过来。

他需要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因为他太习惯有李轩在自己身边。虚空双鬼并肩五年,从来都是作为一个整体出现,从未因任何事而拆分过一次。有李轩的地方就有吴羽策,而有吴羽策的地方也必然有李轩。吴羽策知道李轩能作为国家队一员为国出战是件多么荣耀的事情,却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寂寞。

是的,寂寞。在李迅看来,吴羽策眺望窗外所流露出的意味,就是寂寞。

把两个人的担子背负在一个人的肩上,而后一个人去走应该是两个人一起走的路。就算装得再坚强,也无法掩盖从心底翻涌而出的悲伤。

李迅突然就有点心酸。他突然一拍桌子站起身:“副队,我们会好好听话不给你添乱的。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不管是队里的工作还是你有什么烦心事,你都可以跟我说。”

吴羽策被他吓了一跳,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啊?”

“就算队长不在,你还有我们啊,我们会替他陪你一起向前走的!”李迅右手握拳在半空用力一挥。

吴羽策不知道他这突然是怎么了,还以为对方是收到了什么有关李轩的消息,心念一转突然问道:“李轩他要转会?”

“什么!队长他要转会?”李迅大叫。

“不是你说的吗?”吴羽策愈发搞不懂,“他如果没有要转会,你突然念叨什么‘就算队长不在’?”

“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队长怎么可能转会啊,他那么爱虚空。”李迅简直累爱,“副队你就不能想点好吗?”

“想点好?”吴羽策沉思,“他出车祸了?”

“……”李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开个玩笑。”吴羽策耸了耸肩,“那你是什么意思?”

李迅无奈:“我是说眼下,队长不是出国了嘛。”

“我知道他出国了。我又不瞎。”吴羽策看着李迅,“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迅的表情很是认真:“我就是想说,就算队长不在,还有我们在啊,你不要露出那么寂寞的表情……”

“等一下。”吴羽策打断他,“寂寞?我?”

李迅点头:“嗯,你。别装了副队,我都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吴羽策是真的不明白。

“你刚才眺望窗外时虽然极力隐藏却仍被我看出端倪的落寞神色!真相只有一个,你想队长了!”李迅摆出柯南“凶手只有一个”的经典POSE。

吴羽策又无语了。不过是刚才字写太多觉得眼睛有些累,想看个远方舒缓一下,这都能被理解为落寞,李迅是怎么做到的啊?

他也懒得跟李迅解释,就抬起手对着他勾了勾,待到后者把头靠过来,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世界充满爱之势让对方的脸和桌面来了个紧密接触。

吴羽策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土,最后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唐礼升若有所思:“怪不得他来喊我时候一直用手捂着脸……心疼。”

“心疼加一。”

“心疼加二。”

“心疼加三。”

“心疼加四。”

吴羽策没好气地看了他们一眼:“报数呢你们?”

盖才捷轻咳一声:“我昨天最后一次碰见李迅前辈,是晚上和副队谈完话之后,在宿舍的走廊上见到他的……”

 

盖才捷是最后一个被吴羽策喊去谈话的。等他们两个谈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副队,你回宿舍吗?”盖才捷看着吴羽策拉上会议室的门。

吴羽策摇头道:“你先回吧,我出去一下。晚上没来得及吃饭,现在食堂也关门了,我去外面买点吃的。”

“别,现在也太晚了。”盖才捷不同意,“你自己出去万一碰见点什么事怎么办?李迅前辈那里肯定有零食,我去帮你拿点过来,你别出去了。”

盖才捷没有猜错,李迅那里果然有不少吃的——没看他开门时嘴里还叼着一根POCKY吗?盖才捷放下刚刚敲门的右手,看都没看李迅一眼,径直就向屋里走去。

李迅莫名其妙:“你干嘛?”

盖才捷已经看到了装零食的袋子:“副队晚上没吃饭,我想着你这儿应该有不少吃的,就来看看。”

“哦哦。”李迅回到床边坐下,继续玩起了手机,“都在那儿了,你随便拿!”

“嗯。”

盖才捷也不客气,将袋子拎在手里就向外走。李迅抬头扫了一眼突然又蹦了起来:“我靠,叫你随便拿你就真随便拿啊?给我好歹留点行吗!把POCKY还我啊!”

盖才捷立刻把袋子挪在身后,脸上的表情依然那么正经:“前辈,晚上少吃甜食,对牙齿不好。”

“要你管?老子有益达!”李迅从床头抓起一罐蜜瓜味的。

“益达?”盖才捷不解道,“前辈你不是炫迈党吗?”

“啊?谁跟你说的,我是益达党啊!”

“唐礼升前辈。他跟我说……”盖才捷有些犹豫。

“说什么?”李迅追问。

盖才捷进入棒读模式:“他说,‘李迅的作死,根本停不下来。’”

“靠!”李迅怒了,“他才作死!他全家都作死!他身边一百米之内没一个不作死的!”

盖才捷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点醒李迅:“那个,他身边一百米之内,好像也包括你啊,前辈。”

“……”

李迅沉默着把脸埋进了双手里。

盖才捷拍了拍他的肩,顺手把李迅床上那一袋已经拆开的POCKY也扔进了袋子,这才真的是离开了。

 

唐礼升不干了:“小盖你怎么能卖队友?”

“只是解释说明的附带作用,我不是故意的。”盖才捷耸耸肩。

杨昊轩也跟着耸肩:“但是把所有零食全拿走,这总该是故意的吧?”

盖才捷把球踢给吴羽策:“那是因为副队没吃晚饭。”

吴羽策赶紧摆手:“哎哎,别算我头上,我可吃不了那么多。”

贾世明点头:“就是,副队又不是李迅。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

只有葛兆蓝还愤恨地咬着牙:“那是我的POCKY!”

“你的你的。”吴羽策安慰他,“在我宿舍,晚上回去还你。”

“你们真是没有队友爱。”唐礼升痛苦地揪了揪头发,“算了,我来给你们讲讲我是怎么对待李迅的吧……”

 

唐礼升晚上一直都呆在隔壁葛兆蓝和杨昊轩的宿舍,三个人凑在一起打了一晚上的斗地主,直到自己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地方贴条,战斗才算结束。

“妈的。”唐礼升忍不住骂了一句,“我今天的点怎么这么背,不是你们俩合起伙来玩我吧?”

“哪儿能呢。”杨昊轩笑嘻嘻的,“都是爱,都是爱。”

葛兆蓝也跟着笑:“估计是你爹妈也在家里打麻将呢。不是说两代人一起打,儿子输,老子就赢么。”

“真的假的?驴我的吧?”唐礼升不信。

“真的真的,骗你李迅就是小狗!”葛兆蓝举起三根手指头发誓。

杨昊轩给他掰成四根:“嗯,我也听过这种说法,是真的。骗你李迅就是小狗。”

关李迅什么事啊喂!

唐礼升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转身回了自己宿舍。推门进屋时李迅正趴在自己床上抱着手机乐得前仰后合,唐礼升也懒得理他,洗漱回来直接就关了顶灯准备睡觉。

突然暗下来的光线让李迅好不适应,他嚷道:“你关灯干嘛啊,我还要看手机呢。”

“看你的啊,又不耽误你。”唐礼升爬上床仰面倒下。

李迅伸手拧开了自己这边的床头灯:“直接在黑暗里看手机对眼睛不好啊,一定要有点光才行。”

唐礼升闭着眼皱起眉:“那你就别看了呗。把灯关了行吗,赶紧睡觉。小心你明天又起不来。”

“不要,我不能睡。”李迅的语气很认真。

“你为什么不能睡?”唐礼升不懂。

“这么明显的问题你还要问?”李迅给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我不困啊!”

“……”唐礼升抓起床头的杂志狠狠扔了过去,“你不困我困!把灯关了,睡觉!”

“哎哎疼!你干嘛啊!”李迅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这本很贵的好吗,砸坏了你赔我啊?”

“赔你妹!”

“你想得美,我妹才不要你陪呢。”

唐礼升深吸了一口气:“李迅。”

“嗯?”

“要么睡,要么死,你自己选吧。”

李迅看了眼时间,刚过十一点:“我能不能两个小时以后再选?”

唐礼升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李迅。他掀开被子下床,面色阴沉地走过去,一把扯掉了李迅床头灯的插销——结果灯居然还亮着。

李迅笑到捶床板:“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逼,我这是充电的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

唐礼升一言不发地关上台灯,举起它放在了李迅头部正上方五厘米处,然后,松手。

“啊——!”

唐礼升突然就想起了早几年豆瓣上的一个帖子。为什么人家写出来都是《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到了自己这儿就成了《我觉得,我室友,是傻逼》呢?

重新躺回床上的唐礼升忍不住就忧郁了起来。

 

“靠,你以为你就对他很好了吗?”众人一起无语。

唐礼升想了想:“还行啊?得看跟谁比了。”

大家又是一阵沉默。仔细想想,好像谁都没办法理直气壮地说“我对李迅很好”呢……

葛兆蓝面露忧色:“都顺了一遍还是没找到原因。是不是漏了什么细节啊?咱再想想?”

“能想起来的都说了。”杨昊轩也愁,“真是,明明天天都在一块儿他还能出这种事儿,弄得跟我们都不关心他似的……”

盖才捷突然开口:“我们有人关心过他吗?”

一语中的。众人面面相觑,一个接茬的都没有。

好像,的确没怎么关心过李迅。

提到李迅,你心里会勾勒出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一个阳光型的邻家大男孩,每天都笑眯眯的,脾气特别好,热心肠,为人爽快大度不计较,喜欢开玩笑,被别人调侃也只是象征性地炸炸毛,并不会真的生气。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就算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也不会放在心上,反正李迅又不会生气。

是啊,反正李迅不会生气,那我说什么都可以,也没必要太在意他的感受,反正李迅也不在意。

他真的不在意吗。

“好像已经找到缘由了啊。”吴羽策叹了口气,“走吧,去找李迅道歉。”

 

李迅看着齐刷刷站在自己面前的虚空主力阵容,忍不住要倒吸一口凉气:“你们要干什么?”

众人闻言都是一阵心疼:看把孩子吓的!我们平时都是怎么对他的啊!

吴羽策的语气温柔得像是能滴出水来:“李迅,你好点了吗?”

从没听过吴羽策用这种语气说话,李迅下意识就护住了自己的脸:“我我我我挺好的副副副副队你想说什么?”

众人不禁又是一阵心疼:都吓得结巴起来了!哦,可怜的迅哥儿!

“没什么呀,就是觉得最近都没好好关心过你,来问问。”吴羽策继续走温柔路线。

李迅哭丧着脸:“那篇双鬼视频play真不是我写的!我只是提供了一个点子而已,别的什么都没干!我可以发誓!真的!”

吴羽策:“……”

眼看着副队要爆发,杨昊轩连忙把话题拽了回来:“我们信我们信。迅哥儿你别怕啊,我们不是来找你算账的,我们是来跟你道歉的。”

“道歉?”李迅觉得自己产生了幻听,“跟我?你们?”

“嗯……”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尴尬。葛兆蓝揉揉脑袋:“你想吃零食就吃,我不会再跟你抢了。”

贾世明点点头:“你有什么想问的,只要我知道我都告诉你。”

杨昊轩也跟着说:“想唱歌也可以随便唱,我不会再拦着你了。当然能少唱最好还是少唱几句……”

吴羽策拽了他一下,道:“至于我和李轩,只要别让我们知道,你怎么YY都行,那本来也是你的自由。”

盖才捷也道:“以后我会控制,尽量婉转一些指出你的错……唔!”

唐礼升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把手从盖才捷嘴上拿开:“我等会儿就去买个眼罩,你以后想开灯就开灯,想几点睡就几点睡,我以后都不跟你吵了。”

听了这些,李迅真的是要哭出来了:“你们直说吧,是不是上周的体检报告出来了?我是不是快死了?”

“想哪儿去了啊你!”杨昊轩没忍住还是给了他一小巴掌。

吴羽策哭笑不得:“我们难得这么认真,你干嘛非破坏气氛?”

“真不是我要死了?”看大家摇头,李迅又生龙活虎了起来,“那你们干嘛一付‘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的口气?哥哥胆子小不要吓哥哥好吗!”

“你不是因为我们对你不好才变得那么沮丧的吗?我们就是想告诉你,那是我们表达爱的方式,不是不喜欢你或者欺负你什么的……”葛兆蓝心下奇怪,“诶你现在是不是没事儿了?看起来挺正常的啊!”

“你才不正常你全家都不正常。”李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们有病啊,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不是一直这样吗?我为什么要沮丧?”

盖才捷依然不信:“可是我们总对你说过分的话?前辈们还经常给予你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打击……”

李迅特别大度的一挥手:“没事啦,开玩笑而已,我不会当真的。”

“……”

众人沉默。

贾世明震惊了:“什么,你一直都把那些当成开玩笑吗?”

李迅比他还震惊:“什么!难道你们是认真的吗?”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当然不是!”众人连忙擦汗。

唐礼升却仍有不解:“那你早晨是怎么了?半死不活的,我还以为你被人下咒了。”

“哦,那个啊。”李迅看上去居然有一点不好意思,“最近不是扫黄打非嘛,我早晨登了下论坛,发现我账号被封了。”

众人心里同时浮现一个大字:该!

“不过后来小戴安慰过我了。”李迅提起了雷霆的戴妍琦,“她跟我说,账号封了正好有理由不填坑。我一想还真是,当即就不难过了。”

没一个人说话,大家都静静地看着他。李迅却依然没住口:“所以你们也不用费心思安慰我啦,随便请我吃顿大餐就行了!一人一顿,再算上队长的,唔我正好能吃一个礼拜……嘶,副队你干嘛打我?”

“打你怎么了?”吴羽策冷笑一声,气场全开。

贾世明活动起了手指:“亏我们这么担心你,居然是这点破事儿?”

李迅连忙辩驳:“那不是破事儿!”

杨昊轩摩拳擦掌:“我管你呢?兄弟们,揍他!我叫你唱歌!”

葛兆蓝扑了上去:“叫你抢我POCKY!”

吴羽策一巴掌拍上李迅的后脑勺:“我叫你乱八卦!”

唐礼升补了一下:“叫你非在我睡觉时开灯!”

盖才捷也伸出手:“叫你……诶我不知道说什么。”

贾世明教他:“叫他欺骗我们感情。”

“哦。”盖才捷点头,“叫你欺骗我们感情。”

“情绪不够!再来!叫你欺骗我们感情!”

“叫你欺骗我们感情!”

“很好!再来一次!”

“叫你欺骗我们感情!!”

“是的就是这样!”

“我靠你们……有没有队友爱啊!”训练室里回荡着李迅的嚎叫,“我心情不好了!我不开心!我日啊救命——!”

正闹得开心,吴羽策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一看,是李轩。

“喂?”吴羽策按下接听。

“阿策。”李轩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虽掺杂着些许电流的杂音,却依然透露着让人安心的意味,“在干嘛?”

吴羽策回头看了眼正在被群殴的李迅:“锻炼身体,保家卫国。”

“哈哈哈哈,什么情况?”

“你为国争光,我们保家卫国,正好配套。”这话说完,吴羽策自己都忍不住要笑出声,他正了神色,“没什么,打李迅呢。”

李轩凝神听起了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果不其然听到了李迅的惨叫。李轩皱皱眉,开口挽救起了李迅的性命:“别弄死了,留口气儿给我。”

吴羽策点头道:“没问题。”

李轩又问:“大家都挺好的?”

“嗯,挺好的。”吴羽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除了你不在,都挺好的。”

“怎么着,想我了?”李轩轻笑一声。

“滚。”吴羽策答得干脆利落,“叫你少跟楚云秀聊闲天,你就是不听。”

“哈哈哈哈哈别生气嘛,我开个玩笑。你跟大家说,再忍忍,他们敬爱的队长马上就回去了,叫他们不要太想我。”

“醒醒,队长你快醒醒。”

“我靠谁这么无聊会想你啊!”

“要点脸行吗!你可是虚空的队长,别把虚空的脸丢到外国去好吗?”

“啧,真不想承认这是我队长。”

“跟经理说说,休了他,换个新的吧。”

“诶我觉得可以!让副队上吧,不要队长了,多丢人啊。”

“我靠,你们要造反啊?”李轩简直不知道要摆什么表情,“吴羽策你什么时候开的公放?”

“从你问到大家的时候。”吴羽策微微挑着嘴角,“听见没李轩,你再这么混下去,队长的地位就不保了。”

“我什么时候混了?那你们说,怎么样才叫不混?”李轩反问。

众人对视一眼,同时嚷道:“拿冠军啊!拿个世界冠军回来,我们就不嫌弃你!”

“那还用你们说?”李轩嗤笑一声,“记住了,以后你们的队长可不是联盟第一阵鬼了,他是世界第一阵鬼。”

号称世界第一阵鬼的逢山鬼泣,来自中国荣耀联盟的虚空战队。逢山鬼泣的身后站立着他的操纵者李轩,而李轩的身边则站立着他最可靠的队友们。

他们并肩走着,迈着坚定而又稳健的步伐,向着荣耀,就这样不停地前行下去。

 

“副队副队。”

正在电脑前做日常训练的吴羽策扭过头,是李迅正蹲在他身边小声地喊他。吴羽策挑起眉:“有事?”

李迅讪笑道:“有点小事。刚才队长那个电话,你开公放之前,他跟你说什么啦?”

其他人忍不住一起扶了额:迅哥儿你不是刚挨过揍吗!为何又开始作死!

“哦,他说他想你了。”吴羽策倒是没什么表情。眼看着李迅下意识地抖了一抖,他又补充了一句,“至于是‘想死你’还是‘想你死’,我没太听清楚。估计是‘想死你’吧,毕竟你是他孙子嘛。”

“……”

“李迅?李迅?李迅你看看我!李迅你给点反应啊李迅!”

“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灵魂出窍,得道升仙……妈呀怎么办他又开始了!”

“都和你说了不会用成语就别勉强啊,前辈!”

“我靠你们别闹了行不行,都什么时候了还玩!李迅你论坛账号解封了,快回魂儿!”

“……不……我不要……填坑……”

“李迅?李迅!救命啊!李迅他休克啦——!”

 

 

-FIN. 


07 Sep 2014
 
评论(11)
 
热度(169)
  1. 安子英比众木 转载了此文字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