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李乔】初遇(20140709)

这是一个毫无亮点特别无趣的故事,可能还有点OOC对不起…… 

虽然看不出来,但写成古风真的是起源于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特别鸣谢串串巨巨 @麻辣香串儿 。




 

荣耀江湖虽说不大,派系却是繁多。李轩所在的虚空地处关中,离京城有着不近的距离,但他还是出现在这京城的酒楼里了。

李轩本来只是想吃一杯酒,略微抗衡下这炎炎夏日,谁知好巧不巧正遇上隔壁桌的客人无端挑事,嫌这店家的菜品难吃,又说店里的酒水是馊水,只有路边的猪狗才咽得下去。

李轩看着自己面前一壶浊酒,再看了看旁边摆放的两碟小菜,突然不知道口中的食物是该咽下还是吐出来。

正为这等无端紧要之事暗自纠结,不远处已有一书生模样的人站起身,手中折扇一合,对着那喧哗之人就是一番说教:“兄台此言差矣。你若是觉得这酒菜不合口味,大可唤了厨师前来予以提点,何必口出妄言,将其余食客也一同骂了进去?再者言,吾等所点酒菜与兄台所点大致相同,味道定也不会相差太多。在下食之并无任何异样之感,定是兄台口味比常人高了些许,吃不惯这粗茶淡饭……”

“要你多嘴?老子的事也想管,怎么,嫌命长?”闹事之人已拍桌站起,同行的其他几人亦一道起身,目光凶狠,直射那开口的书生。更有一人离得稍近,不等那书生回话,已是一拳直接招呼到对方脸上。

李轩眉头一紧,左手已置于太刀四轮天舞刀鞘之上,只等右手覆上刀柄便能激起道道血光。未立刻出手却是因为心中念着临行前师门兄弟的嘱托,叫他收了那爱管闲事的性子,别动不动就帮别人出头。京城不比关中,若是惹了事,可没人能来帮他收拾烂摊子。

这一犹豫间便晚了一步。倒不是那地痞又对书生出手,而是那边一位青衣少年已拍案而起,脚下步法施展,几下便窜到那书生身边扶住了他。

“怎可随意动手打人?也着实过分了些!”青衣少年看着面前几位彪形大汉,心下虽看不到几分胜算,面上却没有丝毫退却之意。

“关你屁事?”伴着一声呵斥,对方又是一拳袭来。青衣少年身子一侧堪堪让过,趁对方招式用老,一个肘击袭在那厮背上。那男子踉跄几步,却是因体格厚重未因此就被击倒,几个摇晃也就稳住了身形,可再回头时眼中已然带上了怒火。

“小子你找死!兄弟们,给我上!”

那青衣少年挥手推开书生,一个滑步就冲入了人群。李轩久居江湖,几眼便知对方所用步法是出自微草。那几个大汉也是常常闹事之流,彼此配合颇为熟稔,你挥一拳我踢一脚,正把那青衣少年困在了正当间。青衣少年力量不足,正面相抗只能是以卵击石,只能继续走他灵巧的路子,腰间匕首虽未拔出也已紧紧握在了手中。

李轩止不住在心中摇起了头。这青衣少年虽说出身名门,一套基本步法走得是行云流水,但手上的招式实在是生硬之极,一看便知是没有师傅正经教学,自己照着刀谱瞎琢磨的。

怎么搞的?这小子在微草没人管吗?

李轩不禁又多看了对方几眼。青衣束身端得是潇洒飘逸,身形不高却不瘦弱,眉宇间含着英气,一双眸子灿若晨星。俗话说相由心生,这样一个人绝不会是什么穷凶极恶之辈,更别说眼下他还主动出手相助那文弱书生。都说观星看相都是王杰希的专长,李轩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对方又怎么会不知道?

正暗自纳闷,场上局势不知何时已经起了变化。那青衣少年步法再流畅也只能维持自己暂时不落下风,手中没有力量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击败对手,更别说对方还不止一人。又是几个兔起鹘落,那青衣少年一个后仰闪过对手摆拳,腿上发力顺势就是一脚撩起,却被后方一人窥见破绽,一个手刀就要向他颈间劈下。待到乔一帆察觉到身后已是不及,身子后仰也不好接力,只得稍稍侧过身子想避过要害,可那预想之中的疼痛却迟迟没落到身上。待到落地回头,一道刀光正在此时扬起,太刀出鞘,刀锋正对着袭击他那人的咽喉。

“可还要再打?”李轩面上微笑,仿佛拿刀指着对方的根本不是他。

那人却是不知好歹,双目圆睁,对着李轩又是一声大吼:“又一个多管闲事的!弟兄们,给我废了他!”

其他人却有些担忧:“可他的刀……”

“怕什么!天子脚下,我就不信他还敢杀人!上,别叫这小子溜了!”

李轩什么都没说,他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如此,那拿着刀的右手却还是稳稳地抬着,并没因叹气的动作而带来一丝一毫的颤动,仍旧牢牢锁着对方的咽喉。

一个刀客的手是不会被任何外界因素影响的。如果他的手动了,只可能是他自己的意愿。

而这一刻,他的确想把刀换个地方放来着。

又是一道刀光。那人的衣襟也随这刀光的暴涨裂出了好长一个口子,从灰色的短打到贴身的里衣无一幸免。可身上却一丝血光都见不到。

“你说得对,我的确不敢杀人。”李轩又笑了,“可解决问题的方法,又不是只有杀人一个。”

他向对方衣上的裂痕看去,视线继续下移,故意在其下腹处稍稍顿了一顿。那人果然变色,连场面话都不顾交代,按着身上的碎布转身便跑。另几个人见状也忙拔腿追去,片刻间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李轩望着那几人的背影轻笑一声,这才还刀入鞘,转身想坐回桌前继续食那酒菜,却见那青衣少年依然站在原处望着自己,眉宇间颇有些怔忪。李轩端起酒壶将杯中斟满,向着那少年微微举起,眼中也含了笑意:“少侠可要同坐?”

“我、我不是……”像是被这称呼吓到,青衣少年下意识便摆起了手,脸上也浮现出尴尬的神色。李轩见了笑得更是肆意,良久才收了恶趣味,认真邀那少年同坐一桌。

“看公子身手,应是出身微草吧?”见对方不愿饮酒,李轩唤来店小二又要了一壶清茶。

那少年就坐在他左手的板凳上,明明是酒楼,神态却像是身处祠堂一般拘谨小心,听见李轩问话,斟酌许久才敢开口,声音也是细如蚊蚋:“是……在下乔一帆,师承微草。”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果然好名字。”李轩赞道。

“前辈过奖了。”看李轩态度亲切,乔一帆也放松了些许,“还未请教……?” 

“虚空李轩。”李轩只是笑。

“李轩?可是虚空掌门人的李轩?!”乔一帆忍不住惊呼。

“嘘,小点声。这一惊一乍的,别人还以为你遇见通缉犯了。”李轩抬手往下压了下,“江湖中姓李的虽然多,名讳中有轩字的也不少,不过叫李轩而且在虚空的,好像确实只有我一人。”

乔一帆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讪讪地道:“是我失礼了。不知前辈怎么会到京城来?”

“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了。”李轩端起酒杯,“我来京城,当然是因为我有事。”

“……”乔一帆平日所见皆是派中前辈,虽不知私下如何,表面却真是一个比一个正经,又哪里遇过李轩这等随性之人,想破了头也不知说些什么回应才不失礼仪。

李轩见他这等反应笑得更是开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看着小子说不出话的尴尬模样甚是有趣,过了半晌才终于正了神色:“我说笑的。你还真是微草人,和你们掌门一样无趣。”他向外探身看了看日头,又回头道,“我要先走了,具体是为何而来,若下次有缘再见,我定如实相告。”

没等对方再有所动作,李轩半只脚已经踏上了窗棱,稍一发力便已越窗而出。乔一帆想挽留的手还未抬起,李轩已经消失不见。

“前辈……你还没付钱……”

乔一帆暗暗叹了口气,从钱袋里取出一锭碎银,轻轻放在了桌上。

他并不认为还能与对方有再次相见的机会。江湖太大,大到难以想象。萍水相逢一次已是有缘,又如何能去奢求第二次不期而遇?待他回了微草,身边都是同门,所谈之言皆为门派相关,甚少有人提及其他,久而久之也就定会慢慢忘了,自己曾与那虚空掌门人有过一面之缘。记与不记,忘或不忘,本就是相通的一件事。

谁知才过一日,门派就有人来报说贵客上门。乔一帆随着其他师兄弟一起到了前门,远远望去,竟觉得那贵客颇有些眼熟。细细思索一番后,乔一帆恍然发现,那人和李轩的容貌竟有十成十的相似,只是身前这位面色沉着眼神清冽,实在无法让人将他和当日那个不慎正经的侠客联系在一起。

那人随微草来接待的人进了前厅,不消多时就结束了交谈,端得是个雷厉风行不拖泥带水的性子。走出来的时候,他向着远处那围观人群随意扫了几眼。乔一帆明明觉得自己好像被对方多注视了几秒,又觉得这感觉太过荒唐,不是他这种存在感稀薄的人应该有的。

人总是喜欢看热闹,可热闹又总是看不了太久。随着来人离去,人群也逐渐散了。乔一帆向着自己的住所走去,却在一个拐弯后被人从身后叫住了。

“乔一帆。”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乔一帆回头看去,只见李轩正坐在院墙之上,晃着双腿悠哉悠哉地向他挥手。他几步奔到墙下,仰头道:“原来真的是前辈。”

李轩笑道:“怎么,没想到我也有满面肃然的样子?”

“的确未曾想到。”乔一帆直言。

“没办法,掌门人必须要有掌门人的架势,不然如何统领门派?”李轩摊摊手,“不过我可不想你当我是什么虚空掌门。虚名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你知道我是李轩就够了,仅此而已。”

他不是第一天在这江湖上行走了。世人都只当他是虚空掌门,当他是当世大侠,无人关注在这名号背后,他李轩又是个什么样的人。乔一帆见他虽也会有拘谨,却是因为李轩身上的某些性格,而不是因那劳什子的掌门身份。仅此一点,就足够让他用心去结交这位朋友。

李轩双手一撑,身子蓦然跃起,不待乔一帆反应已经稳稳站在了对方身前。他看着乔一帆,眉宇间藏着止不住的笑意:“昨天一时疏忽,酒钱忘了结,是你替我付的吧?”

“啊,是……”乔一帆倒是没想到对方会提起这件事。他可是不信什么奇迹的,一别之后就没想着能再次相见,也自然没抱什么希望让对方还钱。

“果然如此,你还真是心善。”李轩点点头,突然伸手搭在了乔一帆肩上,搂了他就向外行去,“走,前辈请你喝酒。”

“这怎么行?区区小事,前辈又何须挂怀。能与前辈同桌而坐已是荣幸,又怎么能让您……”

“嗯,说的也是。”话未讲完,李轩已经煞有介事地打断了他,“那就这么定了,今天还是你付账。早晨走得匆忙,我正巧没拿钱袋。”

“……”

乔一帆又一次陷入了不知如何应答的境地。李轩见他窘迫笑得更欢,两人渐行渐远,脚步声混着笑声一同慢慢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这小子当真有趣。

他在京中的日子,可是不会无聊了。

 

 



注:

说小乔在微草没人管其实是因为王杰希觉得乔一帆的路子不适合微草,私下也在为他寻一个更合适的门派。不过写出来就是个大长篇了因为懒就没往后写,前文也懒得改了,你们就当那个伏笔不存在吧(。

04 Aug 2014
 
评论(7)
 
热度(36)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