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轩楚】良宵好景(20140525)

第一届世界邀请赛期间。交往设定。 

正剧向复健练手,有BUG或OOC烦请见谅。

献给我用生命苏着的双子巨巨。

另,文中所书德文如有错误作者表示不受理,请直接投诉google翻译。

 



 

“晚上溜出去玩吗?”

李轩从口袋里摸出震动着的手机,锁屏显示的就是这么一条短信,来自楚云秀。他抬头向发信人那边随意扫了一眼,又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敲起了回复。

“走着。正好我找到一条特殊通道,绝对不会被发现。”

晚饭吃到一半,李轩找个借口就先跑了出来。没过十分钟,楚云秀也出来了。两人噤了声,小心翼翼地向外挪去,一直到出了酒店大楼才真真正正是松了一口气。

楚云秀觉得好笑:“怎么跟做贼似的。”

“没办法,前几天孙翔想溜出去给女朋友拍夜景照片,在大门口让喻文州撞了个正着。听说被整整教育了一晚上,简直惨不忍睹。”李轩给她解释。

“喻文州而已,有那么可怕吗?”楚云秀不信。

“可怕的不是喻文州,是谈话。你想想,都二十多岁人了还跟小学生翘课被老师抓住、喊进办公室进行思想教育一样,多可怕!”李轩加上肢体动作给她演示,“有这么可怕!”

楚云秀设身处地的想了一想:“嗯,是有点可怕。”

“所以说啊,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吧。”李轩牵起她的手,十指相缠形成一个亲密的姿势,拉着楚云秀继续向后院走去。

他们两个在一起很久了,从第四赛季出道至今,已经是第七个年头。彼时的李轩还是初出茅庐的大小伙子,年少气盛,一点现在的沉稳内敛的气质都看不见。楚云秀当年也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肩上也还没扛起烟雨这么重的担子,又哪里有什么女王气质。

相较于其他人,黄金一代果然还是对彼此更熟悉些,更别说李轩和楚云秀的状况又有些相似。两个都是队里看好的新人,都背着比别人更重的担子,却又不用第一年就作为绝对主力上场,交流得自然要比和别人勤快。聊着聊着两人就熟了,熟着熟着两人就在一起了。

怕自家高层那边知道了这事儿会反对,李轩决定先发制人,楚云秀答应他告白的第二天就找上了自家经理,说他和楚云秀在一起了。那一脸“反正已经这样了你看着办呗”的流氓样差点没把经理给气出个好歹。

他能怎么办?就这么办呗。队里倒是没有明确规定说队员不许谈恋爱,只不过顾及到竞技选手也是明星,李轩和楚云秀又是刚刚出道颇受瞩目的新人,最好还是别把这件事大肆宣扬,嘱咐了几句“低调”也就算是完了。这件事能如此顺利的过去,当中自然也有经理“大人的经验”在里面:他才不信少年人能有多稳定的心绪,说是谈恋爱,其实不过就是小孩子过家家,要不了多久就会分手。既然是玩闹,又何必太当真。

李轩便是没料到经理这么容易就开了绿灯。他本来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却被告知自己以为的敌方其实是友军,世界和平,现世安好,根本不用打仗。楚云秀那边也是差不多的情况,烟雨的经理也没提什么反对的意见,想来和虚空这边的想法大致一样。

所以说这人越成熟,越容易进入一个思考的固定模式。先不论这是经验的承接还是思维的僵化,反正对李轩和楚云秀来讲是件好事。两个人秉承着低调的宗旨,谁也没公开,以至于交往了这么久,联盟里除了苏沐橙,好像也就没人知道了。虚空那边只知道队长是个脱团狗,该烧,至于嫂子到底是谁却从来无缘一见。李轩最开始不说是怕队里人遇见楚云秀会胡闹,再被记者们拍了去,后来大部分缘由却成了喜欢看自家队员猜不出来乱难受的样子。

楚云秀总说他恶趣味,李轩听了也只是笑,并不反驳。他喜欢听楚云秀用这种无奈的口吻和他说话。话里的意思虽是嫌弃,却总带着一丝旁人捉摸不到的亲昵,那是只有李轩才能见到的小女生模样,甜得很。

当了队长后两个人都不复当初那么空闲,没办法像最开始那样天天短信QQ联系不断,有时候忙起来可能一个月都通不上一个电话,不是这边有事就是那边有事,怎么也凑不到一个相同的时间。可即使这样他们也依然没分手,晃晃悠悠的,居然也一起牵着手走过了这么多年。

李轩拉着楚云秀穿过花丛,抬起手向着斜上方一指:“到了。”

楚云秀顺着他指的方向仰头看去,目光突然就幽远了起来:“这就是你说的特殊通道?”前方伫立的,赫然是一面几乎有两米高的铁丝网。

李轩却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嗯,这和我高中的一样,我当年经常翻来着,毫无难度。”

楚云秀看了看他,看了看铁丝网,又看了看自己脚上有六厘米的高跟鞋:“毫无难度?你确定?”

李轩跟着她下移了视线,不禁也有点纠结:“谁知道你要穿这种鞋啊!啧啧,不仅行动不方便,穿久了脚还会累,真搞不懂你们女人为什么喜欢这玩意儿……嘶!”

楚云秀淡定地把鞋跟从李轩脚上移开,斜睨一眼道:“现在知道了?”

李轩咂了咂嘴:“你就会跟我来劲。什么时候跟你队里的高层也有这气势了,你们烟雨一准儿能得总冠军。”

“去你的。”楚云秀捶了他一下,“不是,真翻啊?”

“废话,不然干嘛来了?”李轩抬手抓住了铁丝网,身手矫健步伐敏捷,几步就窜到了顶,又回过身向着楚云秀低声喊道,“没问题,挺结实的。你上吧,没事儿。”

楚云秀看着李轩纵身跳到了外面,眼睛里却依然有一丝茫然。她还以为是有个没什么人注意的侧门可走,结果居然要她翻墙?搞什么啊!

“快点儿,磨蹭什么呢,一会儿王队和新杰该查寝了。”李轩看她不动,又在外面催促了几声。

楚云秀把心一横。得,今儿就今儿了,翻就翻,以前也不是没翻过。她抬起右脚踩上铁丝网,双手用力稍微摇了摇,看网子的晃动幅度不大,心下这才稍安。爬上去倒是不难,反正只要前脚掌踩准就行,但是下来可就麻烦了。铁丝网高又薄,她只能跨过去,没办法在上面转身。以这个姿势下来只能是后脚跟踩住网线,偏偏她穿了高跟鞋,一个没勾住就可能摔下去。楚云秀抿着唇侧头想看脚下,却受自己姿势所限怎么也看不清,心底不由得有些慌乱。

“云秀,云秀!”李轩的声音从下面传来,“你别看脚底下,看我。”

“你有什么好看的……”楚云秀嘴上嘟囔着,视线却还是飘向了李轩那边,只见那人正仰着头望她,嘴角上挂着笑,双臂也向她张了开来。

“跳下来,我接着你。”

李轩的声音不大,声线却很稳,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不耀眼,不张扬,只是安静的站在旁边,却总能给人一种安心的力量。

他既然说会接着你,就一定能接住。

楚云秀勾了嘴角,口中数着“一、二、三”,也学李轩刚才那样纵身跃下。李轩几步上前稳稳地把她搂在怀中,可惜脚下一个踉跄,晃了几晃还是仰面摔了下去。

“哎呦……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啊演砸了哈哈哈哈哈……哎呦哈哈哈……”

李轩仰躺在地上,左手忍不住覆上眼睛,笑得断断续续。

楚云秀也忍不住笑出声:“哈哈哈哈……李轩你个废物!真是……哈哈哈哈……”

两个人笑了一阵儿,终于是笑够了。李轩拍拍楚云秀的后背:“秀啊。”

“嗯?”

“你该减肥了。”

“滚。”楚云秀又捶了他一下,站起来伸手把李轩也从地上拽了起来,顺便帮他掸了掸背上的尘土,“我们去哪儿?”

“怎么问我?”李轩有点诧异,“你没想好去哪儿啊?”

楚云秀答得理直气壮:“当然没有,这不是男人应该想的问题吗?我只要负责出席就够了。”

“……到底是谁说要出去玩的啊。”李轩扶了额,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趁着还没脱离酒店WIFI的范围赶紧打开浏览器,“逛街去?班霍夫大街?或者奥古斯丁巷?”

“不要,我和沐沐去过了。”

“国家博物馆这点儿肯定关门了啊。那咱去教堂?格罗斯大教堂、圣彼得大教堂……啊,还有个圣母教堂。正好可以为以后咱俩结婚做个参考。”

“呸!谁要跟你结婚啊!”楚云秀白了他一眼,“不去。”

“哦,原来你喜欢中式婚礼啊。等会儿啊我开个记事本把它记下来。”李轩一本正经。

楚云秀简直不想理他:“哎呀你别闹了行不行!这种事回来再说啦,快点看看去哪儿玩。”

“好好好。”李轩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也没什么地方可玩了啊,咱俩也不会说德语,还得赶在十点以前回来。不然就近去市中心逛逛?看看利马特河的夜景什么的。”

“行啊,走着!”这次换楚云秀昂首阔步地走在了前边。李轩无奈地叹了口气,收起手机,双手插在口袋里,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酒店离市中心并不太远,走过去一共也就用了十几分钟。本来想坐船来个全程游览,可一趟要花上好几个小时,时间实在不够,最后只能作罢。两人在市中心这边随意走了走,看了看苏黎世湖上的天鹅和野鸭,拍了几张夜景照片也就打算回去了。

李轩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刚过九点,还早得很。于是便拉了楚云秀换了一条稍微有些绕远却热闹许多的路回酒店。楚云秀左右看着,不时拽着李轩的衣袖发表感慨,比如“这个装饰物长得好可爱”、“那件衣服好好看啊”、“听说他们家的奶酪火锅特别好吃”,诸如此类零碎的话题。李轩的回应也很简单,除了“好好好”就是“买买买”,最后果然又被楚云秀抱怨,说他无趣乏味没有情调。

李轩苦笑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楚云秀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了视线:“李轩你看!前面广场有喷泉!”

李轩也向那边看了看:“嗯,好像还有街头表演。去看看?”

“来得及吗?”楚云秀担心起了时间。

“来得及,足够你再看两块钱的。”他笑,“你先看,我去买饮料,等等过去找你。可别被人拐跑了啊。”

“我都奔三了好吗?你怎么还跟十几岁时候一样烦。”楚云秀想起当年两人一起出去,却因为身高差距被对方当做小孩子保护的事情,突然又不想理他了,“快去快去,我要葡萄汁。”

“好好好。在这儿等我。”

“嗯。”

看着李轩离开,楚云秀也小跑着到人群中围观起了表演。看了好长一会儿,李轩却还没回来,她心下觉得奇怪,迈步向对方离开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却被一个小女孩拦下了。

金发的苏黎世小姑娘睁着湖蓝色的双眼,看着楚云秀眨呀眨的,一只手拽着她的衣角,另一只手却要把怀里抱着的一大束红玫瑰塞到她手中。

楚云秀半天没反应过来。这是要卖花给她吗?这么大一束要不少钱了吧?怎么办,她想着李轩会有,出来时一分钱都没带啊!这可怎么办?她只得摆了摆手,希望对方能理解她的意思。小姑娘却是不依不饶,一定要她收下这束花:“Für Sie! ”(给你!)

“收下吧,不然我不是白掏钱了。”

楚云秀回过头,是李轩正拎着一个塑料袋走来。他抬起空着的那只手指了指小姑娘怀里的花:“给你的。”

“你……”楚云秀愣愣地接过花,看着李轩蹲下揉了揉小女孩的头,然后站起身送她离开。

李轩回过头看着楚云秀,脸上还是那副淡淡的笑:“我其实早就想这么做一次了。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买一束花,托一个陌生人递给你,在你问他时候让他向我的方向指一下,然后再帅气的从旁边走过来……你别笑,我说正经的呢!”

“不好意思啊。”楚云秀捂住嘴,“我就是觉得有点中二。”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啊。”李轩歪头想了想,“算了那不重要。总之这个计划在国内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管是在哪个城市,只要被认出来,第二天咱俩就能上头条。难得这次有机会出国,没什么人认识我们,所以就抓紧时间,也算聊了我一桩心愿。省得七年之痒,你又总嫌我不懂浪漫,哪天再跟我分手了。”

李轩走到楚云秀身前,稍微低下头直视着她的双眼,目光款款神情专注,像是用尽了十二分的心思:“楚云秀,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并不长。我们打了七年,但是不一定还能打到下一个七年。等你打不动了,不想打了,要不要考虑考虑,跟我回老家结婚啊?”

楚云秀没有说话。她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身前的这个人。

李轩的手里还拎着装饮料的袋子。他的袖子还是随意卷起的状态,两边的高度甚至完全不一样。周围没有铺开满地的献花,没有摆出心形的蜡烛,没有代表誓言的戒指,只有随着喷泉水柱变换颜色的灯光,和来自身后街头艺人音响、充满杂音的伴奏音乐,还有那些过路人因好奇投来的善意目光。

不是少女时候心中期待的梦境,却是身边最真真切切的现实。

她的王子就站在她对面。手指虽然因为不安有着些微的颤抖,嘴角却固执扬起温暖的笑意,目光似水,静静地等着自己答复。

楚云秀努力睁大双眼,想把所有的细节都印在脑子里,李轩却被她久久不说话的表现吓懵了魂。他本来就有些紧张,到这时更是忐忑到不行,生怕从对方口中听到什么拒绝的词汇。

李轩微微向前探了身,询问的话语也说得小心翼翼:“你……不愿意?”

楚云秀吸了吸鼻子,脸上摆出一副冷艳高贵的女王样,抱住玫瑰的手臂却悄悄紧了些:“当然不愿意,你见过谁求婚是站着的?”

李轩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楚云秀是什么意思。他连忙屈下一条腿,以中世纪西方骑士最常见的姿态跪了下去,摸遍口袋却也没找到什么能代替戒指的东西。李轩苦着脸,最后只好把手机举了起来:“因为是临时起意,我也没准备戒指什么的。这是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别看它现在也就卖个一千多,买的时候可花了我近五千呢。”

楚云秀无语了:“谁管你多少钱买的啊,有人求婚拿手机的吗?还是个二手货!李轩你脑子被鬼阵糊了吧!”

“不不不,我不是要送你个二手手机,我压根儿就没想把这个送你……哎呀我是……靠。”李轩也没招了。他深吸一口气,“我是想说,以后我的手机,短信QQ微信微博全都任你翻,我对你完全公开,绝不留任何秘密。”

“哦?也就是说,你现在对我有所保留咯?”楚云秀故意刁难他。

“非要说的话,还真有。”李轩严肃地道,“我的银行卡密码,要等领了证才能告诉你。”

“扑哧。”楚云秀终于绷不住了,“谁要你的密码,说的我跟母夜叉似的。”

“你当然不是母夜叉,哪儿有这么漂亮的母夜叉啊。”李轩也笑,“现在可以答应我了吗?地上很凉的。”

“看在你还算过得去的份上,勉为其难答应你吧。”楚云秀伸出没有抱花的手递给李轩,等他握上再用力一拉,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把头靠在李轩的肩上,呼吸之间满是对方衣上的肥皂香,和手中玫瑰淡淡的花香混在一起形成一股独特的香气,一点一点,就这样充满了她整个心脏。

“答应归答应你,可是戒指还是要补上。”

“好好好,补上,一定补上。”

“总觉得我亏了是怎么回事?”

“吃亏是福,吃亏是福。”

“等等,都到苏黎世了,你为什么还用中文求婚?”

“呃,你不觉得在一片德语声中听到几句中文很独特吗?”

“是挺独特,不过根本原因还是你不会说德语吧?”

“人艰不拆啊楚云秀大大。再说了,就算我用德语,你确定你听得懂吗?”

“你这是在鄙视我?”

“哪有,我明明是在嘲笑你。”

“……”

“你干嘛露出这个表情?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伐开心!不要结婚了!”

“别?我错了行不行!我错了——!”

 

 

-FIN.

26 May 2014
 
评论(14)
 
热度(97)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