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双鬼】寂寞来了怎么办(20130720)

本子里的第三篇,依旧是旧文><

非要说起来这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一篇,当然这和欺负迅哥儿没有关系(。

祝食用愉快~☆



 

 

李轩最近在手机上下载了一个叫做SimSimi的应用软件,别名小黄鸡。

啧啧,多好的应用啊,什么时候想找它聊天它什么时候就在,哪像吴羽策……

他叹了口气。

常规赛结束了,虚空正如同当时大家推测的那样停驻在了季后赛门外。没有逆袭,没有奇迹。有的只是公式般对其他队伍的祝福,和弧度精准到秒的教材般微笑。

谁又能服气。连他都不甘心,更不用说那个比他还要不服输千百倍的吴羽策。

一般没进季后赛也没出局的战队,到了这个时候基本都是提前开始了夏休期,可他们虚空却与常规赛时候完全无二分别。这训练的认真劲儿要有不知道的人看了,一定会以为他们才是要拼搏总冠军的队伍。

没办法,副队长主动给自己加训,其他队员又怎么敢走?大家都留下了,唯一敢走的队长又哪里抹得开面子?

更何况队长自己也不想走就是了。

但是你拼命也不用拼成这个样子吧……

李轩苦着脸看了一眼身后吴羽策的座位,那人还直着身子神情专注地盯着屏幕,左手在键盘上十指如飞,右手握住鼠标点击不断,偶尔停下来做做手操稍事休息,复又集中精神投入了下一轮高强度的训练之中。

李轩是不介意吴羽策这么拼命——介意也没用,吴羽策又不听他的——但是拼命之余你也搭理搭理我啊?好说歹说也是你正牌男朋友,现在跟个不受宠的侍妾一样眼巴巴地盼着你临幸是个怎么回事儿?

李轩很郁闷,李轩很忧郁,李轩很寂寞。

李迅点评:“我看你就是闲的,找点事儿干,一忙起来立马就好了。”

李轩瞥他:“给队里换几个新键盘怎么样?”

李迅立马改口,“你不就是想找人陪你聊天吗。副队没空理你,找别人不就完了。我给你推荐个裸……咳,聊天软件。”

……裸你妹啊!

后来李轩的手机上多了一个SimSimi,李迅的脸上多了五排半键盘印。

回忆结束。

李轩叹了口气,低下头默默地在手机上敲起了字:“我对象不理我怎么办。”

小黄鸡回答他:“他很忙,你要多陪陪她啦,其实他心里还是爱你的。”

李轩继续敲:“真的吗?”

小黄鸡答:“比钻石还真,小鸡从来不说真话。”

日。

李轩骂了一句,换了个话题:“我们虚空明年能拿冠军吗?”

小黄鸡:“会,那必须的。”

李轩:“跟吴羽策一起?”

小黄鸡:“右京王子的小龊兔~”

日,这什么玩意儿?

李轩提取了关键字重新键入:“吴羽策。”

小黄鸡答得很快:“刘哲最在乎的人。”

……我操?刘哲是谁?

小黄鸡回答了三个字:“高富帅。”

李轩怒了。如果让他也用三个字来形容现在的自己,那他只能想到一个词。

那就是“绿帽子”。

 

李迅很快就察觉到了自家队长的不对劲。他凑过去关(ba)怀(gua),还没说两句呢,李轩自己就主动把手机递过来了,上面正是他和小黄鸡的聊天记录。

李迅乐了:“‘我对象不理我怎么办?’哎呦队长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个心理需要关怀渴望爱的青春期大男孩呢?”

“想滚键盘就直说。”李轩的语气很不好。

李迅无辜地耸耸肩:“队长啊,看在咱俩同姓五百年前可能是一家的份儿上,我今儿就好好指点指点你。小黄鸡天天胡说八道的,你信那个干吗。搞得自己坐在这儿窝火,这不有病吗。”虽然爱看八卦,但他绝对不喜欢这种一看就是吃饱了撑的、无聊透顶类型的八卦。李迅自认为他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当然了,这跟每次队长副队闹起来他们虚空人都会不好过完全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知道啊,我不是为这个。”李轩有些挫败地揉了揉脸,“我就是觉得……很有危机感。他这么好,连小黄鸡都知道这世界上除了我还有许多人喜欢他。大家都这么优秀,我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其实一点优势都没有吧。”

他将视线投向窗外:“第一鬼剑我算不上,就连第一阵鬼我估计马上也该换人了。唯一能拿出去说的就是虚空的队长,可是那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个连总冠军,哦不,一个连总决赛都没进过的队伍,今年更是连季后赛都没闯成。呵,真是失败。”

看见他脸上自嘲的笑容,李迅有点不乐意:“喂喂,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乐意自暴自弃我不管,我还站在这儿呢,这么大活人你看不见?当着我的面说我的战队不好……诶你几个意思啊?打狗还要看主人呢知不知道?”

“你们家战队才是狗呢!”话刚出口就发现不对,李轩赶紧往地上啐了好几口,“呸呸呸!妈的,都被你气的。”

李迅挠了挠头:“我就说这比喻好像哪里不对……哎呀反正就那意思,你明白就完了。”

他拽出椅子在李轩旁边的电脑桌坐下,也学着他的样子看起了窗外的天空:“人说谈恋爱会降低智商,我本来还不信,今儿看见你算是懂了。你这完全不是在贬低你自己,你这完全就是在鄙视副队的眼光。他都屈尊降贵,不介意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你自己在这儿怨念个什么劲儿?”

李轩抗议:“滚蛋,你才是鸡,你才是狗。”

“别打岔,听我说完。”李迅挥了挥手,“你觉得自己不够好就努力上进起来啊,明年带着虚空一鼓作气拿下总冠军,再来个二连冠三连冠什么的,多帅气啊?再说,队伍怎么样也不是由你一个人决定的,我们都有责任。轮回那一人战队也不是靠周泽楷自己打下来的啊,你都不知道,他们队里关系乱的啊。那个周泽楷,还有江波涛和孙翔,那天他们……哎呀算了我都不惜得说。”

……说呀?你为什么不说?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李轩暗自翻了个白眼。

李迅咂咂嘴,似是回味了一下没说出口的八卦,最后还是回归现在为他的长篇大论做了总结陈词:“总之,你在这儿自怨自艾是完全没有用的,副队长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就抛下训练过来安慰你,我想你也明白。”他拍了拍李轩的肩,用一种语重心长的口气继续说道,“我也不托大,看在按族谱我有可能是你小叔的份儿上劝你一句,别想太多。想太多说明你猥琐。”

李轩头都没扭一下,直接一抬手准确而迅速地把李迅的脑袋按在了键盘上:“嗯,你真不托大。我看我是该回去翻翻族谱了,我爸上次还说我孙子辈儿有个小子叫李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你握额栽矫(过河拆桥)!”因为脸还紧密地贴在键盘上,李迅的声音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李轩无所谓地松开手:“有本事你出无懈可击啊。”

“我靠,还能一起愉快地玩耍吗!再也没有什么小伙伴了!决斗!我要跟你决斗!”李迅瞬间弹了起来。

“杀。”李轩一挑眉,又给他按了回去,“本来也不是什么小伙伴啊。你说是吧,大孙子?”

“队长我日你——!”

“呵呵,就凭你?”

“我靠!”

俩人闹了一阵儿终于是消停了,又恢复了刚刚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经典坐姿。李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队长,我还有一个问题。”

李轩想了一下:“……爱过?”

“滚滚滚。我是想说,一直在这儿装郭X明,你脖子不酸吗?”

“不酸。”李轩嘴硬。明明李迅也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他还没说难受自己怎么能先服软?那不就输了嘛。

李迅点点头:“你不酸,我酸。那你接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吧,我去那边歇会儿去。”

“……你大爷!”

 

盖才捷过来的时候,李轩正躺在会议室的沙发上睡觉,李迅则在不远处的椅子上鼓捣着手机。

盖才捷很无语:“前辈你又偷拍。”

“嘘——”李迅冲他扬了扬食指,然后收起手机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他拉着盖才捷走到门外,关紧了门,这才问道:“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没去午休?”

“副队让我来找队长过去,他说队长这时候应该在这里。”盖才捷看了眼李迅,“倒是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时间你不是都在宿舍抱着电脑追更新吗。”

“一言难尽啊。”李迅一脸痛心地摇了摇头,“简单来讲就是一句话:‘最心爱的情人——却伤害我最深——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

盖才捷皱眉:“说就说,不要唱。前辈你唱歌跑调,没人跟你说过吗?而且这歌词有问题,为什么要背着?不沉吗?”

“是背着,不是背着!不是一声是四声!”李迅辩驳。

盖才捷瞟他:“是你唱得太奇怪了。”

“你小子——”李迅扁扁嘴,“不带这么吐槽前辈的,对前辈要尊重懂吗!”

盖才捷移开视线:“卖萌也没用,我说的是事实。”

“真是……”李迅有点无语,“行了行了,你自己喊队长吧,我回去了。”

“前辈慢走。”盖才捷目送他离开,这才转身敲起了会议室的门。用着他喜欢的节奏,一下一下地,固执地摧残着李轩的睡眠。

被搅合了午觉的某人连眼睛都没睁就知道是谁在敲门了。这种恶心人的奇怪的频率……

他真想哪天翻自己和李迅家谱的时候也顺手把盖才捷的拿过来翻翻,看看自家新秀和霸图的张新杰到底有没有亲戚关系。

李轩打开门,一边扯着身上有些睡皱的衬衫,一边眯起还没清醒略带迷离的眼睛:“怎么了?”

“队长,副队找你。他在训练室。”盖才捷一脸淡定,完全没打算称赞一下刚睡醒浑身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自家队长是多么的英俊潇洒。当然,这和李轩眼睛里还挂着眼屎、嘴角还有口水印等等客观因素肯定是有一点点联系的。

“哦,我这就去。”刚睡醒的某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形象究竟有多糟糕。他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就向训练室迈开了步子。

盖才捷在心里摇了摇头。你说人家一形容都是帅气逼人,怎么到了自家队长这里就少了前边俩字呢?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告诉李轩,他裤子拉链没拉好这一悲惨事实了。

 

李轩推开了训练室门的时候,屋里只有吴羽策一个人在。后者抬眼看了看他,道:“来了?”

“嗯,找我有事?”想见的人就在眼前,李轩反倒拿起腔调来了。

吴羽策也不在意:“来,打一场。”

刷卡,登录,进房间。

地图是吴羽策选的,一个街巷穿插极多的城镇图,是最适合阵鬼发挥的几种地图之一,也是第二轮季后赛中,李轩对上叶修时所选的那一幅。

逢山鬼泣一个翻身藏入了巷弄,慢慢匍匐着向前移动。他将自己隐在墙壁的阴影里,一边走一边用余光观察着他觉得鬼刻可能会经过的几条道路。

他太了解吴羽策,也知道吴羽策有多了解他。李轩能猜到鬼刻会不作迟疑一路经过地图中心直奔逢山鬼泣的刷新点,吴羽策自然也能猜到逢山鬼泣必然会通过战术走位迂回前进过去,提前做好一切埋伏的准备。

同样的,吴羽策也知道李轩对这地图的复杂感情。自责、懊恼、悔恨、心酸,一切的负面情绪全部汇集到一起,最终都化作一声悠长的叹息。

这是那场比赛遗留下来的后遗症。其实说穿了也不是什么治不好的大病,只是当事人自己从心底就放弃了治疗罢了。

如果他那场比赛没输,或者他当时没强硬要求一定要出战单人赛第一场,虚空或许还能再向前冲一冲。

是他自作主张,是他妄自尊大,都是他的错。

察觉到这个事实的吴羽策很是生气。

你喜欢想太多也该有个限度吧?这都哪儿跟哪儿?虚空没进季后赛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吗?都是站在一起并肩前进的队友,你把我们当什么?

他最讨厌李轩表面嘻嘻哈哈把什么事都憋在心里,最讨厌他这样。

我又不是什么小女生,一大老爷们儿用得着你给我挡风遮雨么?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要什么事都一起分担吗?这么喜欢自己扛还要我干什么?分手算了。

不过气话归气话,吴羽策还是细细斟酌起了这事儿要怎么解决。他之所以抛弃假期留下来加训,其实根本无关什么没进季后赛的不甘心,不过是为了李轩那有些可笑的心病罢了。

吴羽策操纵着鬼刻一路到了地图中央,左右转了转视角,如他所料没发现逢山鬼泣的身影。鬼刻不是君莫笑,他不可能上房,他有他自己的方式把李轩逼出来。

鬼刻扬起了红莲天舞,一记鬼斩向着对方可能藏身其后的墙壁劈去。只听“轰隆”一声,被毁坏的墙壁被一阵浓烈的烟尘笼罩,碎砖乱石倾盆而下,却没能砸出逢山鬼泣的身影。

不在这里。

吴羽策操纵鼠标的手腕一翻,鬼刻没多做停留,挥刀就斩向了下一个可能的地方。

鬼斩刚被使用过还在冷却中,这次他选用的是月光斩。又一声巨响过后,虽有尘埃阻碍视线,吴羽策还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妄图跟随砖块一起向外窜去的逢山鬼泣。

“你以为这种小碎石块就能挡住你熊一样的体型了吗?”吴羽策嘲讽气场全开。没给李轩回话的机会,鬼刻几步奔去一个满月斩跟上,正是鬼剑士在百分之八十的情况下都会选择的连动二段击。

李轩却早就料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手。逢山鬼泣低身一个翻滚躲了开来,闪身拐进了自己早就看好的退路,而后弯身悄悄放下了一个强化角色力量和智力的刀阵。

刀阵……

李轩苦笑。这是和叶修那场比赛里他成功吟唱出的唯一一个鬼阵,却完全没对比赛的胜负没起到任何作用。在他放下刀阵的时候,君莫笑的千机伞也同时劈到了他头上,而后被一路连击至死,再没找到一丁点翻身的可能。

而这次呢?吴羽策不是叶修,不可能直接从房顶上跳下来,如果不跟着他的步子从巷口进来,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轰——”

身后的墙体轰然倒塌,伫立其后的赫然是鬼刻的身影。

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模一样。

逢山鬼泣一个侧跳避过却不急着撤退,他借着还未散尽的烟雾掩盖,偷偷扔了个浮空技过去。

“你能猜到我会破墙,我就猜不到你会用浮空了?”

跟鬼刻施展的残影同步出现的是从吴羽策口中飘出的垃圾话。比赛中一向沉默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话格外的多,反倒是偶尔会跟对手聊两句的李轩一直沉默不语。

逢山鬼泣像是早有预料这招会落空一般,完全没有常人因震惊产生的停顿,反而借着吴羽策说话的机会再度上前。四轮天舞前指,一个冰阵应召而落。鬼刻此时再想后退却已是不及,冰阵效果被触发,他的移动速度被大幅度降低,行动也变得犹豫而迟缓起来。吴羽策见状当机立断,放弃后撤直接挥起太刀,一招噬魂满月抡圆了就向着逢山鬼泣砍了过去。

暗红色的火光灼烧而过,仿佛冰阵都因此战栗出了冷汗,有了融化的痕迹。然而这蓄满力的一招却突然在最后关头劈了个空。

逢山鬼泣躲开了。

在刀锋即将触到对方的一瞬间,鬼刻的视线突然变得一片黑暗。是逢山鬼泣的暗阵。按照李轩精准的计算在最紧要的关头落下,帮他成功闪避过了这一击,也断绝了鬼刻所有可能立刻跟上的后招。

吴羽策面前的显示屏自然也和鬼刻的视角一样,无边无际的黑色张扬着,更将鬼刻收刀的声音凸显得分外响亮。

吴羽策向后靠向椅背,将双手十指对在一起轻轻按压了起来:“不错啊,我还以为你看见这图就直接跪了呢。”

李轩也放开鼠标和键盘,站起身走到了吴羽策面前,拉过他的手轻轻帮他舒缓着紧绷的神经:“不打了?”

“嗯。”吴羽策摇摇头,“没必要了。”

李轩心里有些好笑,他向着屏幕扬了扬下巴:“你最近天天废寝忘食的,就是在研究这张地图?”

“嗯,还有那场比赛的录像。”吴羽策也不隐瞒。君莫笑那身混搭真是让人不知道怎么称赞,色彩之斑斓世间少有,这比圣诞树还调色盘的,看得他眼睛都疼了。

李轩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感觉怎么样?君莫笑那身装备不错吧?倍儿漂亮是不是?诶你说回来我也弄一身穿怎么样?”决定单人赛第一场出战的时候,李轩就把君莫笑所有找得到录像的比赛全download下来看了,吴羽策现在什么感想,他用膝盖都能猜得出来。

“敢弄我就砍死你,还嫌你自己不够烦呢?”吴羽策没好气地瞪他。

“烦,我可烦了,不过再烦不也有你忍着嘛。”李轩抬起吴羽策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阿策,谢谢你。”

“谢你妹,又没帮上什么忙。”吴羽策别过脸,“赔我假期。”

“赔你个人好不好?”李轩手上略微施力将坐着的人拉了起来,直直撞入自己怀里,“什么没帮上忙,你在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他依旧爱想太多,依旧偶尔会妄自菲薄,却已经学会控制自己,不再去纠结太长的时间。李轩知道有人会担心,但他完全不想让那个人脸上出现一丝一毫不开心的神色。

想要变成更好的自己,为了一直深爱着的吴羽策。

吴羽策伸手推他:“这哪能算?你本来就是我的。”

李轩脸上的笑意更甚:“嗯,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他将头贴在吴羽策的颈间,轻轻收拢了手臂。吴羽策也闭上眼睛,双手慢慢也环住了李轩的腰。

良久之后他才推开李轩,一脸严肃地开口道:“李轩,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李轩突然有点紧张:什么事?难道……他要告诉我刘哲是谁了吗?他是谁啊到底!我好在意啊你快说!

吴羽策却欲语还休地顿了顿,视线也慢慢向下移去:“你刚刚站过来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你……裤子拉链开了。”

“……”李轩突然觉得有点丢人。

吴羽策看着他的窘态微不可查地扬了嘴角,伸手帮他将拉链拉了上去。

看来在进步的人可不止李轩一个。我们敬爱的吴女士,今天也向着贤良淑德的李太太更进一步了呢。

 

 

(完全没必要有的)番外1:

 

第二天。

“李迅。”李轩顶着浓重的黑眼圈拦住了他的去路。

“妈呀,队长你怎么了?”李迅一脸惊吓,“脸色这么难看,昨儿又纵欲过度了?啧啧啧不是我说你,仗着自己年轻就玩这么过火,要注意肾体啊知不知道。副队呢,副队还好吗?不会起不来了吧?我靠队长你真生猛。要不要我推荐几款药膏给你?网上口碑很好的真的!”

“滚你丫的。”李轩瞪了他一眼,“黄少天上身啊你这么多话!我告诉你,都是你害的,我昨儿晚上压根没睡着。”

“有我什么事?”李迅愣了愣,突然用一种极为夸张的姿态捂住了胸,“我靠你大晚上不想副队想我干吗!难道你对我——我靠虽然你是我队长但是我对你完全没兴趣啊!潜规则什么的你想都别想!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我日!少自作多情了你!说的跟老子看得上你似的。信不信我让你跟键盘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李迅闻言不自觉地抖了一下,这才收起玩笑的神色:“到底怎么了?”

“就……”李轩却突然扭捏了,“嘿嘿,你昨儿说的轮回那事儿,讲明白呗?”

“……你就为这个一晚上没睡着?”

“我好奇不行啊!”

“想知道?”

“嗯。”

“真想知道?”

“我靠你说不说啊。”

“嘿嘿嘿,你求我呀?”

“求你妹!”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无所谓,就算你求我了我也不告诉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啪——”“咣——”

第一声是李轩的手“摸”上了李迅的后脑勺,第二声是李迅的脸“贴”上了走廊的墙壁。

李轩冷着脸:“别以为走廊没键盘我就治不了你了。”

“队长我日你——!”

“就凭你?”

“我靠!”

啧啧,今天的虚空也是一如既往的和谐,真是可喜可贺。

 

 

(完全没必要有的)番外2:

 

摘自李迅《秘之笔记本》:

(消息来源 雷霆戴妍琦)X月X日,轮回周泽楷和江波涛在【】的时候无意间被孙翔撞见了。孙翔问他们在干什么,江波涛说他们【】,之所以没告诉你是为了给你个惊喜,我们知道你喜欢【】打算【】。孙翔很开心,问他可不可以一起。周泽楷点头,他们就愉悦地一起【】了。

李迅点评:贵圈真乱。

 

摘自戴妍琦《偷看的人是小狗除了队长!》:

(消息来源 轮回杜明)X月X日,轮回周泽楷和江波涛在逛街的时候无意间被孙翔撞见了。孙翔问他们在干什么,江波涛说他们出来采购,之所以没告诉你是为了给你个惊喜,我们知道你喜欢吃巧克力味的冰淇淋打算买回去再跟你说。孙翔很开心,问他可不可以一起。周泽楷点头,他们就愉悦地一起逛街去了。

戴妍琦点评:三张唐柔照片才换来这么点没用的消息……怪不得你追不到女神。


09 May 2014
 
评论(9)
 
热度(69)
  1. Caleidoscopio比众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Grocery!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