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双鬼】A-Z(20130115)

扔扔旧文><!

我有自信这是全职圈第一篇双鬼文,因为写得真的真的很早……所以,有OOC是必然的,请别太在意,好吗?好吗?

p.s.相信我,我是爱迅哥儿的!

再p.s.底下有一点点的喻黄!





a——accept(接受)

“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你爱他,就必须接受他的一切,甚至他的缺点。

“我说你还能再猥琐一点吗?”新赛季常规赛第一场单人赛结束,吴羽策看着刚回来拧开水就往嘴里灌的李轩,满脸都是鄙夷和无语。

李轩抹了抹嘴角的水珠,半偏着头问道:“怎么,你不喜欢?”

沉默良久,吴羽策终究还是认命般叹了口气:“算了,我习惯了。”

 

b——belief(信任)

不信任对方,经常以怀疑的口吻盘问对方,这种互相猜度的爱情就只有分手下场。

“喂?喂喂?听得见么?我靠你在哪儿呢信号这么差!”

“我在……一会儿……等……回去……”

电话断了。吴羽策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敢翘掉训练跑出去鬼混,李轩你今天死定了。他愤愤地回到训练室大力地敲击起了键盘,仿佛手底下的不是按键,而是虚空队长大人的脸。

李迅鬼鬼祟祟地凑了过来,那动作猥琐得仿佛他才是联盟第一阵鬼:“副队长,吃饭去吧!”

“不吃!”右手鼠标一甩,鬼刻闪身避过了飞来的攻击。

“哎呀吃饭吃饭,该吃饭不吃饭怎么行呢对吧,走走走。那个谁快来搭把手!”几个人不由分说七手八脚地就给吴羽策拽走了。只剩下屏幕里的鬼刻被对面接连而来的攻击轰杀。

吴羽策坐在虚空的食堂里对着队员们怒目而视:“不是吃饭吗,饭呢?”

大家默契地保持沉默,却终是抵不住自家副队越来越像霸图队长韩文清的杀人目光。

“谁谁谁谁推我!”李迅突然蹦出来随即转头大吼。原来是不知道哪个熊孩子一巴掌给他拍了出去。

吴羽策黑着一张脸:“李迅,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李迅同志笑得非常难看:“啊……饭……嗯……还没熟……对!还没熟!”

……你丫脑袋被驴踢了吧?

这是虚空全体队员脑内的瞬间反应。

“熟了熟了,谁说没熟啊,脑袋被驴踢了吧?”这是将近一天没出现、推着蛋糕姗姗来迟的李轩。

等一下,蛋糕?

吴羽策皱起好看的眉毛,并不说话。倒是李轩笑眯眯地凑了上来:“你以为我真不记得今天是你生日?”

 

c——care(关心)

关心的程度正好表现你对他的重视程度。

“滴滴——”

吴羽策拿起手机,是李轩的短信:“最近训练辛苦吗?别太累。”

放下手机,他挑了挑眉继续做他的日常训练。

“滴滴——”

吴羽策拿起手机,又是李轩的短信:“天气凉了,别忘了多穿件衣服。”

放下手机,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继续做他的战术规划。

“滴滴——”

吴羽策拿起手机,还是李轩的短信:“记得按时吃饭,身体最重要。”

虚空的副队长沉默许久,最终小心翼翼地回了短信过去。

“你怎么了?”

收到短信的李轩默默地在心里捏爆了李迅的脑袋。

你妹啊!不是说经常发关心短信可以令对方暖在心头么!我操明天老子就让你好好暖在心头!

刚撕开一包pocky的李迅突然打了个寒颤。

 

d——digest(理解)

我们不是圣人,总有情绪起伏的时候。若对方是“凸”的时候,你何不做“凹”去忍耐、安慰一下他呢。

“这方案怎么样?”

“全是废话没一点能用的!”

“诶我觉得李迅这点子不错啊,阿策你真不考虑下?”

“考虑你大爷!”

“呃……那个啥,阿策啊。”

“有话说!磨磨蹭蹭像什么样子!”

“好吧。”李轩耸耸肩,“你大姨夫来了?”

“……滚你丫的!”

 

e——everlasting(永恒)

用心去创造,相信那就是永远。

结束了一天乱七八糟的训练,吴羽策正准备回房睡觉,路上无意间看见李轩趴在阳台的栅栏上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

“不睡觉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唔……阿策。”听见吴羽策的声音,李轩稍稍站直了点身子,侧过来对着他,“我在想,如果恒星距离地球20光年,那我们看到的就是20年前它发出的光。如果距离地球50光年,看到的就是它50年前发出的光。如果距离地球100光年……”

微微顿了顿,李轩抬起右手轻轻按向自己的心口。

“它现在放出的光,我是不是这辈子都看不到了?”

吴羽策微微蹙起了眉。

“阿策。”李轩笑得感伤,“你说永远,到底有多远?”

吴羽策没有回答,只是上前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李轩。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f——freedom(自由)

你的另一半不是你的终生奴隶,对方有自由及保持秘密的权利。

“队长你想知道的对不对?快说你想知道!”

“我不想。”

“我知道你想的你就承认了吧承认了我就告诉你。”

“我不想。”

“哎呀队长不要傲娇嘛我跟你说副队长他昨天……”

“李迅。”李轩侧过脸正视自家队员一脸兴奋滔滔不绝不吐不快的脸,“那些都是阿策自己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反倒是你再这么胡乱八卦下去……”

他扬了扬嘴角:“明天我就让你成为整个荣耀联盟八卦的中心。”

……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探听副队长的八卦了还不行么。

李迅委屈地咬住了下唇。

 

g——give(付出)

对你的爱人,应有如对自己一样,毫无保留地付出,这才算得上真爱。

吴羽策去超市采购,无意中发现家电专区的电视墙上正在播那次虚空对微草的比赛。

他不禁驻足,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认真看起了微草当时是怎么破掉他们的双鬼拍阵然后直捣黄龙的。

转播的画面不断切换,视角一直集中在王不留行骑着扫把风骚的走位上,看着他是如何从众多鬼阵中选择最小伤害穿行而过,看着他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用出扫把旋风想把自己的鬼刻打翻,逢山鬼泣从旁冲上仓促间一个月光斩却格挡失败,跟自己的鬼刻一起被王不留行的扫把抽飞……

吴羽策眯起了眼,片刻后又轻笑出声。

不管是逢山鬼泣对鬼刻,还是李轩对他。

这家伙……还真是时时刻刻都把他护在怀里啊。

 

h——heart(心)

爱情最重要的道具是心。没有心,又怎称得上真心相爱?

“你发布会上的官话说得我都想吐了。太恶心了你。”吴羽策递去的目光满是的鄙夷。

李轩毫不在意,笑眯眯地凑了上来:“想吐?难道是有了?来来来让我听听我儿子干嘛呢。”说着就往吴羽策小腹靠了过去。

吴羽策一巴掌给他拍开:“滚蛋!”

李轩哈哈大笑:“小孩子多好啊,肉嘟嘟的多可爱。”

“你……想要小孩?”吴羽策脸色有点暗,“等退役吧,找个不嫌弃你猥琐的姑娘结个婚,没多久就能有小孩子给你玩了。”

李轩看了他一眼,抬手把他整齐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想什么呢你。好玩归好玩,养孩子太麻烦了。再说,不是你生的我也不要啊。”

手离开那人柔软的头发划过他的脸颊,再往下牵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心上,李轩目光温柔得像是能滴出水来:“这里,只有你。”

吴羽策别过了微红的脸不说话,却听见李轩的声音继续传来:“还有满腔让你恶心到吐的官话,哈哈哈哈……”

“……你去死吧。”

 

i——independence(独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意义。不应过分依赖对方,成为对方的沉重负担,甚至累赘。

“李轩,我知道你很照顾我,什么事都帮我做,但是……”

“你连这种小事都要拒绝我吗?”

“……洗澡这种事我还是可以自己来的。你给我出去!”

 

j——jealousy(妒忌)

适当的妒忌能表示你对对方的重视;反之,毫不讲理的妒忌,必惹反感。

李迅看着无精打采趴在桌子上的自家队长,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队长你怎么了?”

李轩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趴了回去:“阿策是不是嫌我烦讨厌我了啊?他一天没理我了。”

“……你终于对副队长霸王硬上弓了?”

“扯!就昨天见面会有粉丝抱他来着,然后我……嗯,你懂的。”

想了想李轩一贯的德行和行事作风,李迅友情赠送给他一个大白眼:“该!”

虚空战队刺客李迅,卒年24岁。

 

k——kiss(吻)

一吻胜过千言万语。

每年的圣诞基本都是自家战队聚个餐就结束了。今年李迅不知道想起什么了突然撺掇大家去唱夜猫,还引发了一片附和声。

那就去呗,难得放个假。吴羽策点头表示批准。

然后,他后悔了。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留下来!”

看着手舞足蹈飙到破音的李迅,吴羽策在内心痛苦地扶了额。自己到底是抽了什么风才答应的啊!

偏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的李轩,他用手肘碰了碰对方的胳膊:“你不唱一个把他换下来?”

李轩把头靠了过来:“什么?听不清。”

“我说!你要不要上去唱一个顺便把李迅换下来!太难听了!”

他又凑近了一些:“什么什么?”

“我说……唔!”

一碰即走。李轩离开吴羽策的嘴角,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吻上他柔软的耳垂:“难听就不要听了,听我说就好。亲爱的,圣诞快乐。”

 

l——love(爱)

爱跟喜欢不同。爱一个人,你必定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像是想起了什么,李轩突然一本正经地问道:“阿策,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你爱我?”

吴羽策盯着手里的资料并未抬头:“你想听?”

“想!”

“做梦去吧。”

“……”

第二天。

“阿策,我想了一晚上,你是不是因为我总缠着你给你烦得没办法才跟我在一起的?”

“不是。虽然你的确很烦。”

“……那你为什么不说你爱我?”

吴羽策敲击键盘的动作不停:“因为,你很烦。”

“……”

第三天。

“阿策,我想好了,你还是别说了。”

“……又怎么了?”

“你看啊,你现在不说我还有个盼头。你要是说了那我……”

“李轩。”吴羽策打断他的喋喋不休,转过身子直视自家恋人,“我爱你。”

“……”

“我操你怎么流鼻血了!快仰头!”

 

m——mature(成熟)

人成熟一点,你的爱情便会早熟一点,直到开花结果。

“队长队长,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喜欢副队长的?”

“头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是我要找的人了。”

“一见钟情?我去,队长,你真不靠谱。”

“滚蛋。”

“副队长副队长,你什么时候发现你喜欢队长的啊?”

“李迅,”吴羽策笑得温柔,“你今天很闲?”

“……副队长我错了我这就滚去训练QAQ”

 

n——nutural(自然)

不做作,流于自然的爱情才是细水长流的。

现在是虚空八卦时间。

“刚队长又跟牛皮糖似的粘到副队长身上去了。”

“副队长真是好脾气啊。要搁我身上早一脚踹过去跟他分手了。”

“扯淡!副队长哪里好脾气了!他就是一腹黑!”

“腹黑怎么了,队长就喜欢这口,有辄吗?”

“还真的……这俩人是怎么互相忍受对方缺点还忍了这么多年的啊……”

“呵呵。李轩你说,今天的训练对他们来讲,是不是太简单了?”

“嗯,我觉得也是。明儿加点难度吧。”

“……队长副队长!我们错了!”

所以说不要在训练室开八卦啊。孩子们,你们还有的学呢。

(八卦行业的)前辈李迅笑得深沉。

 

o——observe(观察)

细心观察能更了解对方。那份心意必定比礼物来得珍贵。

“喏,给你。”一罐冰凉的东西贴上了李轩的脸。

“……牛奶?”

“睡觉之前热一热喝掉,会睡得好一些。”

“你怎么知道我最近睡不踏实?难道……你夜袭我了?”李轩夸张地双手护胸。

“滚蛋!”

 

p——protect(保护)

不容许别人中伤、侮辱你的另一半。

新秀挑战赛上,微草乔一帆挑战虚空李轩,狼狈落败。

“李轩也太狠了吧……”

“就是啊,那还是个孩子呢。”

“啧啧,荣耀第一阵鬼啊,真不是一般的猥琐。”

其他战队队员渐渐响起的窃窃私语声不断传入吴羽策耳中。他握紧了双拳,终究还是没反驳一句。

李轩曾经跟他说,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自己。

“硬冲也好,猥琐也罢,都是方式而已。我要的是胜利。”

吴羽策闭了眼,再睁开又是一片清明。

随他们怎么说好了。不论你选择哪条路,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q——quarter(宽大)

宽大是基本的要诀。

“队长救命啊!”

李轩盯着刚刚破门而入的李迅,神色不善:“如果你没有一个正当理由打扰我的训练,明天我就让你变成全队的训练。”

李迅立刻摆出一张严肃脸:“我刚刚在网游里被叶秋那货组团弄死了。”

李轩皱了皱眉:“不是不让你们去网游招惹他了吗?说不听是么?”

“副队长让我去的,而且我用的是公会马甲……”

“哦那没事了,回去训练吧。”

……喂喂,队长你这么明显的差别对待好吗好吗真的好吗!

 

r——receive(接收)

对于爱侣为你所做的,请不要表现得无动于衷。

玩家 鬼刻 您好,玩家 逢山鬼泣 向您发来私信:阿策阿策晚上吃什么?

玩家 鬼刻 您好,玩家 逢山鬼泣 向您发来私信:阿策阿策明儿咱俩偷着溜出去看电影吧!

玩家 鬼刻 您好,玩家 逢山鬼泣 向您发来私信:阿策阿策快搭理我!

玩家 鬼刻 您好,玩家 逢山鬼泣 向您发来私信:阿策阿策……

吴羽策终于有了回复:李轩,你够了。

玩家 鬼刻 您好,玩家 逢山鬼泣 向您发来私信:QwQ

无力地叹了口气,吴羽策继续敲打键盘:晚上吃饭时候再说,就石锅鱼好了。

玩家 鬼刻 您好,玩家 逢山鬼泣 向您发来私信:好!

 

s——share(分享)

爱他,就必能与他分享喜与哀。

“总之,”李轩敲了敲桌子,“只依靠‘双鬼拍阵’的虚空,能进季后赛,也只能进季后赛。我们必须改变什么。”

吴羽策摇了摇头:“怎么改?虚空这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放弃双鬼核心我们用什么?战法?拳法家?剑客?神枪手?或者魔道学者?”视线轻转,吴羽策突然笑了,他扯着李轩的袖子向他看的方向努了努嘴,“诶,刺客怎么样?”

顺着他的指向望去,李轩看见了正努力向这边伸长耳朵的李迅。他也乐了:“如果是八卦比赛,别说核心,队长的位置我都让给他!”

两个人一起看了会儿李迅,同时捂着嘴乐不可支起来。

 

t——tender(温柔)

温柔是爱一个人必备的本质。

“我操!叶秋那货居然真率领草根队杀回来了?”

“怎么,你怕了?”

“扯!我就是觉得有点不可置信。唉,总觉得明年都是硬仗啊,真累。”

“没事的。我陪着你呢。”

“嘿嘿。嗯,我知道。”

 

u——understand(了解)

多站在对方立场,将心比心地想。

“主席找你们开会?”吴羽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抽什么风啊?这还打着比赛呢。”

李轩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去了再说呗。这两天队里你多担待点,别太累。”

“嗯,没事。倒是你,到了那边水土不服要记得吃药,别硬撑。”

“……就那一次好吗你怎么还没忘!”

“你的所有事,我都记得啊。”吴羽策挑了嘴角,“尤其是囧事。”

“喂喂不要这样——”

 

v——veracity(诚实)

对爱情,必须一百倍的诚实。

“我靠蓝雨那对死夫夫又放闪光弹!”聚会回来的路上,李轩一边念叨,一边踢着脚下的石子泄愤,“黄少天真是太烦人了,个死话痨……还有喻文州,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气死个人啊!”

吴羽策看着这样的李轩哭笑不得:“你这是嫉妒人感情好?”

“谁嫉妒他们了咱俩感情也好!我是看不惯他们得瑟!”

“……李轩,你真是太可爱了。”

“呸,这是用来形容大老爷们儿的词么!”

“好吧,算我说错。”吴羽策笑容灿烂,“为了补偿你,不如我们也得瑟一个?”

话音刚落,吴羽策欺身吻住了李轩的唇。

在暖黄路灯笼罩的街道上。

 

w——wait(等待)

等是维系一段感情的基本元素。

“我等你回来。”

“……妹啊你不是韩文清我也不是叶修好不好老子就是去买个电池李轩你至于的么!”

 

x——“x”(乘号)

把你对他的爱每天以倍数地乘上去,爱情自然变成无限大,走也走不掉。

李轩看着吴羽策专注的侧脸,不禁捂住头哀嚎一声。

“阿策阿策,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吴羽策眼睛都没眨一下:“嗯,我也是。”

“真的吗真的吗!你也越来越喜欢我了是吗好开心!”

看了一眼在沙发上扭来扭去一点队长样子都没有的李轩,吴羽策扭过脸继续看手里的资料:“不,我是说,我也越来越喜欢我自己了。”

 

y——yearn(想念)

不在一起时不妨多想念对方。

“阿策,我想你了。”李轩站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给自家恋人打着电话。

“李轩……”吴羽策站在自己家里的卧室听着那人的声音,握住手机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他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日历,终是把说了一半的话补完,“差不多得了。我昨天刚走。”

 

z——zest(热情)

适当的热情能加添不少乐趣,但切忌过分。

“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燃烧了我!”

“李迅你丫的给我闭嘴!再唱一句老子就废了你!”虚空的队员们纷纷扔了瓶子表示抗议。

李轩笑着看了一阵儿追杀,碰了碰吴羽策:“阿策你也唱歌给我听吧。”

吴羽策眼皮都没动一下:“别做梦了。”

“不要总这么冷淡嘛,总绷着脸回来孩子们都怕你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像你一样,这么热情,而且活泼,而且热情?”

“嗯,可以试试看啊。”

“呵呵。”吴羽策扯了扯嘴角,“那我宁愿去死。”

“……喂!”



-FIN.

03 May 2014
 
评论
 
热度(63)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