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韩叶&顾韩】让我们一起拯救地球吧 10

10.

场中央的术士像是早就预料到对方会在此时出招一般,突然就向左一侧身,让过了这击龙牙。战斗法师一击不中却也不慌,战矛上挑瞬间就成了天击,紧接着就是一个圆舞棍当头砸下。

三式连发本就是战斗法师这一职业惯用的手法,那术士既然不是头一次遇见,躲得自然也是颇为熟练。只见他一边后退着,一边抬手扔了个束缚术过来。

可惜一个手法能被称作惯用,一定是因为它真的管用,更别说那战斗法师的操作者还是叶修。术士躲过了龙牙躲过了天击,到底还是没能躲过圆舞棍,被生生砸在了地上。喻文州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趴的人,术士倒是倒了,可同时也有一道黑影从他怀中急蹿而出,向着战斗法师的面门就飞了过去。

是诅咒之箭。

战斗法师一个后翻闪过,却没避开紧随其后的一道燃烧箭矢。叶修扭转视线看向已经直起身的术士,后者正卡着CD时间扔着各种瞬发技能,脚下还不忘走着位拉开两个角色之间的距离。叶修只好也跟着挪起步子,顺便还在公共频道里敲了一句话:“你怎么也学会用CD流了。”

喻文州回道:“玩嘛。”

从用余光瞥见战矛光影的瞬间,喻文州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出了偏差。他本以为对手中有韩文清在,那必然会大步流星一往无前地直接向地图中央奔来。因为2V2说到底还不能算是团队赛,拼得还是个人实力,战术走位实在是没什么必要。

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岁月的侵袭,昔日那些顶尖大神的手速或多或少都有了些许下降,只有喻文州的水准还是和当年一般没什么差别。就好比近视的人到老了之后不太会花眼一样,他不但在技术上没什么大的退步,经验和意识也更加老练。能不能赢虽然不好妄下结论,但是拖这么一时半刻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黄少天也是清楚这点才会和他分道而行,打算从后面包抄,和喻文州形成前后夹击。

可谁知道对方到达的人居然只有叶修一个,这可跟他最初的猜测大相径庭。喻文州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变故,为今之计只有先拖住叶修,等待黄少天回援。

而选择CD流的原因也简单。它也许不是最适合耗时间的,却绝对是最适合喻文州的。因为CD流需要的只有对节奏的掌握与对时间的计算,而这两样刚好都是他的强项。

喻文州本身也没指望能靠这些小招数打倒叶修,只是想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顺便再利用对方左右躲闪的时间多退几步,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让术士更安全些。

叶修也不傻,他看喻文州的架势就猜到对方是在等黄少天,而后者迟迟不出现的原因也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在过来的路上遭遇了韩文清。

其实喻文州所料不差,韩文清本来的确是打算直插中央,跟他们来个正面对决的。但是他和叶修一起向着场中走来的路上,两个人发生了一点不太愉快的对话,这才导致了原始局面的崩盘。

韩文清操纵着拳法家向前行进,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倒不是说游戏里,而是游戏外键盘操作起来的手感。他皱起眉在队伍频道打字:“你在书房抽烟了?”

叶修看到这话暗叫不好。韩文清出差前曾经严肃地警告过他少抽烟,尤其是不许在书房里抽烟。叶修起初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头一天在书房呆了一下午不说,还把身上带的烟全都抽光了。要不是他抬手时不小心碰到了手边的烟灰缸,让烟灰洒了一键盘,他绝对是想不起韩文清那句叮嘱的。叶修吹了半天也没能把键盘彻底弄干净,无奈之下只好去找清洁工具,结果一开门正好看到公子拿着一瓶白酒端详着……

后面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叶修醒了之后满脑子都是自己被公子灌了酒,哪里还记得他之前是想去干什么。而之后几天他都在楼上玩韩文清卧室里的那台电脑,一直没再去书房,更加不会记得那里还有个脏兮兮的键盘等待着他。

叶修有点讪讪,敲字的力气都小了许多:“啊,就一次。”

“我跟没跟你说过不要在书房抽烟。”韩文清的语气虽然平淡,可话语里的严厉却是显而易见。

“哎呀这打比赛呢有什么事打完再说。我先过去你赶紧跟上啊。”

在队伍频道里闪出这么一句话之后,战斗法师突然加速,几个跑跳就没了踪影。韩文清心里有气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让拳法家也加快了步伐,谁知没走几步却瞥见了另一侧晃动的光影,凝神一看正是某个向着出生点飞驰而去的剑客。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拳法家对了对双拳,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

所以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比赛的过程就不多赘述了,毕竟重要的永远都是结果。

叶修赢了,和韩文清一起。他们夺得了这次2V2挑战赛的冠军。

韩文清没给叶修开嘲讽的机会,退了游戏关了电脑就上了楼,手里还拎着从电脑主机上拔下来的键盘。他提起键盘轻轻抖了一下,灰白色的烟灰从上缓缓飘落,打着旋降在了地板上。韩文清冷冷地看着叶修:“解释一下?”

叶修揉揉鼻子:“不能怪我,是你家烟灰缸太小了。”

韩文清没说话。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提起叶修的领子,然后把键盘放在他头上的位置,又是这么一抖。

叶修被纷纷扬扬的烟灰罩了个正着,呛得他立刻就咳了起来,身上的白T恤也粘上了不少烟灰,掸都掸不干净。韩文清嫌弃地皱起眉,伸手就把那衣服从叶修身上扒了下来。

“老韩你干嘛……喂耍流氓啊你……卧槽!别扯我裤子!”

刚巧路过的顾飞忍不住向那紧闭的房门望了一望。他觉得韩文清上辈子一定是造了不少孽,否则前半生怎么会摊上公子这么一个弟弟,后半生又摊上叶修这么一个对象呢?

顾飞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公子的房间。

算了,他哪有时间管别人,自己被当做苦力的仇还没报呢。

第二天清晨,四个人围在餐桌旁吃着同样的早饭,脸上的神态却是各异。

叶修看着韩文清:“有本事吃完饭竞技场,哥虐不死你的。”

公子手里的空啤酒罐都被他捏变了形:“顾飞你大爷!你他妈给老子去死吧!”

顾飞满脸的无所谓:“你指使我干活,我就应该跟你收取报酬。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韩文清则是颇为心累地叹了口气。他要跟霸图那边打个招呼,他再也不想出差了。


-FIN.

23 Apr 2014
 
评论(7)
 
热度(92)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