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梦间集】【乱炖】梦间大学(2)

齐眉那里化用的是原作里张君宝暗恋郭襄的梗~



被定性为深柜的圣火很是郁闷。

倒不是因为“深柜”这个评价——毕竟中间隔着一百多米,他暂时还不知道自己被学生会长亲口冠上了新的属性,并将在明日之后传遍整个校园。圣火觉得郁闷,纯粹是因为他把金铃看成了女孩子。

虽然淑女姐姐不信,但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怎么会呢?怎么会是个男的呢?”圣火喃喃道,“没道理啊?中原的男人什么时候长得这么可爱了?我这三年梦间大学是白上了吗?”

资深西域交换生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室友。紫薇和归一都长成那样了他都没有认错,更谈不上对人家动心或者上手,对性别如此敏锐的自己,今天怎么会在一个小小的新生身上翻了船呢?这是耻辱啊!是耻辱啊!

……啊?为什么不提青光?青光也能被认成女孩子吗?

圣火淡然无视了他在无意间黑了一把自己兄弟的事实,依然纠结于“金铃怎么会是个男的”、“我怎么会看不出金铃是个男的”等诸如此类的问题。这人一有心事就容易走神,一走神就容易恍惚,一恍惚呢,就容易撞人。

“小心!”齐眉拽了一把差点摔倒的圣火,“你没事吧?”

“啊……啊?哦,没事没事,谢谢你啊。”

圣火明显还有点不在状态。他看了看面前这个不认识的家伙,脑子虽然还混沌着,身体却已经自觉开始动作,想摆出那副众人熟知的玩世不恭又胜券在握的样子。可惜形态有了,表情还是那么呆滞,看得齐眉差点怀疑这人是不是鬼上身了。

“你这是……”

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但“梦郎”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想不知道对方是谁都难。齐眉见他露出如此罕见的神情,又联想到对方的一些传言,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就形成了一个故事。

思考片刻,他最终还是决定直言不讳。

“被女生甩了然后觉得失恋太痛苦所以去借酒浇愁结果越喝越愁最后喝到精神失常了?”

“……”

圣火被对方的脑洞吓清醒了。

齐眉面露忧色:“喝酒伤身,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解决呢?就算分手也不能这样虐待自己啊!”

“我不是我没有!”圣火有点头大,“我只是……”

“只是?”齐眉等待他的下文。

等等,说自己把学弟认成学妹还跟人家废话半天意图勾搭人家是不是太丢人了?不然就让他这么误会着?可是大家也不认识,万一这人嘴巴特别大怎么办?那明天岂不是全学校都要以为我失恋了?

我靠,我堂堂“梦大第一直男郎秀”诶!我不要面子的啊?!

想到这里的圣火突然端正了神色:“我只是今天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但是人家对我好像没什么感觉,稍微有些失落而已。我没有喝酒,更·没·有·失·恋。”

这种剧情发展大概是每次调戏之后的常态了。虽然没有真的失落过,更别说对谁一见钟情,但能把事情说的严重些,自己这魂不守舍的状态也能更顺理成章的得到解释。

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把最后一句咬得特别重,齐眉还是点了点头啊;“没有那最好了。”

一时无话,圣火颌首示意准备离开。齐眉看着他的背影犹豫片刻,还是选择了开口。

“如果真的喜欢就去追吧。即使追不到也没关系,至少你曾经努力过。”

 

圣火不是没听过齐眉的名字,只是对不上号而已。如果他知道眼前这个如水一般的少年就是齐眉,他一定不会编造什么一见钟情的故事。

齐眉,教育学院教育学专业在读,性格温柔恬淡,为人谦卑恭谨。这样的人其实没什么梗能拿出来说的,但是架不住他有个喜欢的人,还是一场从十几岁持续到现在的、苦涩而美好的暗恋。

没有人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多大年纪、长什么模样、现在又在哪里、是不是还活着,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缠绵悱恻、感人肺腑的纠缠故事,齐眉本人也对这段感情避而不谈讳莫如深,被问得多了便只是苦笑。

久而久之,大家自然都把这当作是齐眉的禁忌,也就没人再敢去当面撕人家的伤疤。最多也就是一些好事者不死心,在梦大论坛直播了一周的《齐眉观察报告》,却实在找不出什么值得说道的地方,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果圣火真的是失恋,估计齐眉也找不到什么语言宽慰,最多目光柔软一些、同情泛滥一些,今天听这一耳朵,明天也就过去了。可谁让圣火为了面子非要编造什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让齐眉怎么能不上心?回去难免要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以后肯定还要找机会帮助圣火,避免自己的悲剧在别人身上重演。

暂且不提日后圣火是如何亲身体验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继续来说齐眉的故事。谈论他单恋事情的人虽多,却少有人愿意多走一步,想想这故事究竟是从哪儿来的。毕竟,像齐眉这样云淡风轻的人,怎么会愿意把自己从不付诸于口的晦涩感情搞到满城风雨人尽皆知?是什么促使他将心底的不宣之秘公之于众?故事广为流传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都!不!是!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其实当时论坛那篇帖子还是挺有参考价值的,只可惜作者写的太过流水账,最后也没做什么总结概括,不然明眼人都能发现,齐眉有个非常明显的兴趣爱好,那就是听管院玄铁老师的选修课。

管理学院的玄铁老师,是梦大诸多教授中少有的已婚男人。不仅已婚,还有两个儿子。而对于玄铁老师自身,学校里讨论最多的无外乎就是这两句话——

“一个教管理的,怎么长得这么像教体育的?”

“都长得这么像教体育的了,怎么非要去教管理啊?”

按理说,齐眉一个学教育学的,没事就跑去蹭管院的课,这种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反常已经足够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了。可如此大的疑点到最后都没被人察觉,也不知该说是广大八卦人士的不幸,还是齐眉本人的万幸了。

玄铁老师本人倒是没有想太多。他本来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一开始还把齐眉当作是自己专业的学生。直到有次齐眉没来上课,他在班里问了一句,才知道这个认真听讲奋笔疾书的孩子居然是来蹭课的。

可是我的课有这么好听吗?那为什么我那两个儿子,一个都不来上课?

玄铁老师陷入了沉思。

总之,齐眉成功地引起了玄铁的注意,慢慢地也就熟起来了。有次两人在食堂吃饭,闲聊时候顺口就聊到了他的课。玄铁饶有兴致地问道:“所以,你为什么总来听我的课?”

齐眉笑笑:“我很喜欢这个专业啊,而且老师您讲得又很好。”

“哦?”玄铁也笑,“这么喜欢工商管理,怎么只听我的课?神雕老师的课明明更重要啊,你不听听?”

“嗯……”齐眉明显开始不自在,“下次,下次一定。”

“下次?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啊,人生哪有这么多的‘下次’?”玄铁敲敲桌子,目光中也带上了审势的意味,“老实说吧,你来蹭课到底是为了工商管理,还是……为了我?”

被发现了!

齐眉瞬间绷紧了神经。

“果然。”玄铁的声音不疾不徐,“说是喜欢这门学科,结果只听一些次要的专业课。上课看起来是在认真听讲,可比起PPT上的重点更喜欢盯着我的脸看。再加上你的年纪,你的家庭情况,你是不是……”

完了!

齐眉绝望地闭上眼,等待着对方最后的审判。

“你是不是……需要父爱啊?”

“……”

齐眉差点把手里的筷子戳到玄铁脸上。

“我理解我理解。”玄铁的脸上写满了“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呢,我也了解一点,自己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的确是苦了些。咱学校教得还不错的几个老师,也就我当了家长,身上有些父亲的味道,你愿意主动来听我的课,足以说明你对父爱的渴望。以后有需要就来找我,要是愿意,你也可以喊我一声‘爸爸’。”

齐眉:“???”

不是,你知道个鬼啊?!

看着对方毫不掩饰的期待眼神,齐眉抽了抽嘴角,最后还是挤出一个微笑:“好的老师,谢谢老师。”

玄铁锲而不舍:“什么老师不老师的,叫爸爸。”

“不用了老师,别客气老师。”

“我那两个儿子不听话就算了,你怎么也这么倔?信不信我挂你科?”玄铁准备滥用职权。

齐眉很淡然:“老师你忘了吗,我一直是蹭课来着。您的花名册上根本没有我名字啊。”

玄铁:“……”

想听人喊声爸爸这么难吗!这爹没法当了!

后来,校园里突然流传起了“齐眉暗恋某人多年却始终求而不得”的爱情故事。因故事凄绝哀婉又扣人心弦,传播范围逐渐扩大,并形成了十好几个版本,最后竟然还登上了“梦大未解之谜TOP10”,让人忍不住想要给故事的编写者玄铁老师疯狂打call。

虽然这种报复行为非常幼稚可笑,但齐眉是真的没那个胆子找玄铁算账。抛去后来的三人成虎,最初的故事虽然是来自于玄铁的信口胡诌,但却误打误撞地接近了百分之八十的事实真相。

——齐眉真的对一个人有着别样的情愫。而这个人,又真的和玄铁有关。


26 Aug 2017
 
评论(11)
 
热度(40)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