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梦间集】【乱炖】梦间大学(1)

复健练手,OOC都是我的。

背景为现代架空,大学校园。也许会有一些奇怪的CP(倾向)。

认真你就输了。

(TAG大概会打主要出场人物这样……然后前三四篇大概都是流水账一般的人物介绍~)



梦间大学是一所中原顶尖的综合性大学,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考生削尖了脑袋想挤进来,当然最终能成功的也就是那少部分人。

考进来不易,保送进来更难。可偏偏物理系就有这么一个万里挑一的保送高材生,长得好看,名字也好记,叫紫薇。

紫薇不姓夏,也没有一个叫雨荷的妈和一个当皇帝的爹。虽然他长得和夏紫薇一样貌美,一样长发飘飘,但他真的是个男人。一个长成他这样的男人,平生最恨的当然是有人把他看成女人。

——更别说看错他性别这人还妄图邀请他加入邪教。

“小姐,小姐!信教吗小姐!”

面前的少年颇有活力地抱着一打印着字的A4纸,亮晶晶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汗水顺着黝黑的面颊滴落,也打湿了他的头发,让本来就带着自然卷的发丝变得更加杂乱,好像下一秒里面就要飞出鸟儿一样。他从怀中抽出一张传单,径直塞到了紫薇手里:“小姐您好,密宗佛教研究会,加入我们社团吧!”

看着对方明显不属于中原的长相,紫薇忍不住挑起了眉毛:“西域人?”

“您眼力真好,一眼就看出来了!”少年露出惊喜的笑容,“这就是缘分啊小姐!你跟我有缘啊!与我有缘就是与佛有缘,让我给你讲经吧!”

缘你妹夫。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紫薇心底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面上还是维持着一个美少年应有的风度。他弯起一边嘴角:“不听不看不约,不吃安利。”

“不是安利,是密宗佛教。”少年纠正他的错误,“我们是一群有相同兴趣的宗教研究者,主研究方向是佛教宗派中的密宗。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密宗自唐代以后几乎在中原断了传承,我们组成这个研究会,也是为了文化的传承与延续,是为了……诶小姐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滚。”紫薇头都没回。

“小姐你这个脾气肯定会经常结仇的吧!结仇就会打架啊!信了我们密宗佛教能战无不胜啊!小姐!”

金刚站在原地呐喊却没得到回音,片刻后他撇了撇嘴,抬起头长舒了一口气。

“这都是佛祖给我的考验啊——!”

 

当天下午紫薇就去剪了头发。

回宿舍的时候他舍友们都惊了。青光瞪大了眼睛:“什么情况?你要出家啊?”

“出你大爷。别跟我提宗教。”紫薇没什么好气,“中午吃饭出来碰见一神经病,死活非要我加入什么密宗研究会。这也就算了,他居然喊我‘小姐’……难道我长得很娘吗?”

青光狂笑:“哪能啊,归一比你娘多了。”

“滚。”斜倚在自己床上看书的归一用手中飞出的专业课本回答了他,顺便也加入了话题,“就为这个?你什么时候这么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紫薇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我出校门的时候被门口的阿姨拦住了,问我要不要租房。”

“然后?”归一问。

紫薇继续黑着脸:“她说她的房有二十四小时热水,因为像我这样的‘小姑娘’,一看就很爱干净。”

“噗嗤——”

连归一没忍住,更别说本身性格就不爱遮掩的青光——他已经直接笑到桌子底下去了。

紫薇冽了一眼青光:“再笑我杀了你。”

“没有没有,挺好的,短发很适合你。”青光强行忍下笑意,“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会说你娘了,谁说我帮你揍谁。”

“嗯。”

归一点头附和,手上也没闲着,一条微信几乎在这同时发了出去。半秒之后,青光的手机响了。

『你想说什么?』

青光隐晦地递过去一个眼神,低头回消息。

『跟你想的一样。』

『帅T?』

『帅T。』

两人隐晦地对视了一下,又转头隐晦地看了眼正拿着手机屏幕当镜子拨弄自己头发的紫薇,一齐收回视线,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对了,圣火呢?”紫薇突然想起自己另一个室友。

青光瞟了一眼窗外:“不在泡妞,就在泡妞的路上吧。”

 

梦间大学有三大值得称赞的地方。

第一自然就是学校本身,无论是历史底蕴亦或师资力量,又或者学生水平,即使不能在全国高校排行榜上称霸榜首,排个前三还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则关乎于学生的全方位发展——俗称兴趣爱好。梦间大学对于兴趣社团的管理之松真的是无出其右了,只要不违法,你干什么都行,完全参考了道教的无为而治。能变成现在这种样子,究竟学生会指导教师、与道教颇有渊源的真武出了多少力,那可就不为外人所知了。反正“今天入梦大,明天做大梦”的顺口溜已经昂首飘扬在学校内外,是黑是吹,自行分辨。

而这第三点,却是关于梦间大学的学生。梦大出帅哥,而且专出那种长得很精致的帅哥——比如前文提到的紫薇就可以算得上是梦大学生的典型代表了。一个两个还好,这样的男生多了,难免会让人怀疑这个学校的风水,以及风水影响下学生的性取向。

这就促成了梦间大学另一个广为流传的顺口溜:“梦大有三宝,高校、社团、有基佬。”

唯一一个没有被怀疑过的人就是圣火了。倒不是说他长得不够精致,实在是这人调戏过的姑娘能满满当当站满两栋女生寝室楼,实在是没法让人理直气壮地说他是个gay。围观群众只好将他排除在外,顺便还送上了“梦大第一直男郎秀”的称号。

当然,这个称号也实在是长了点,喊起来不够琅琅上口,所以一般圣火不在的时候,大家都会直接将其简称为“梦郎”。

圣火调戏姑娘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喊人家“小猫咪”。但凡碰见个脾气比较硬的,或者是男朋友只是暂时离开、马上就回来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他都会一脸无辜加迷茫地问道:“啊?不能这么称呼吗?对不起啊我是西域人,我中原话不好。”

围观以上过程已经超过十次的三个室友集体窒息:你中原话还不好?你中原话都好上天了行吗?

说来也巧,今天学生会正好在操场上搞活动,几大负责人都亲临现场坐镇。由于准备充足,一切也算井然有序,眼看活动走上正轨,有些人不由自主地就开起了小差。

心思已经全然不在活动上的生活部部长越女小姐姐悄然拽了拽身旁学生会长的袖子:“小淑你看,那是不是梦郎啊?”

“嗯?”淑女顺着她眼睛望的方向看去,片刻就收回了目光,“嗯。”

越女没有接收到对方冷淡的信号,依然兴致勃勃地看着那边,还不忘加上自己的点评:“真是死性不改,他又调戏小姑娘。那应该是新生吧?唉,也是,梦大的学生谁不知道梦郎的把戏,他也只能骗骗新来的小学妹了。‘我中原话不好’,哎呦,他可真说得出口,不愧是‘梦大第一直男郎秀’呢。”

模仿着圣火说了一遍对方惯用的台词,越女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而淑女却摇了头:“‘直男郎秀’?‘郎秀’姑且能算,‘直男’可就罢了吧。”

“诶?为什么?”越女瞪大了眼。

“你先仔细看看,他调戏的人是谁。”

金发如丝,白衣如雪……

越女抬手捂住嘴巴:“那不是办公室新招进来的金铃儿吗!”

“对,就是他。”淑女看着场内熙熙攘攘的人群,嘴角弯起的弧度却与此次活动无关,“拦着学弟不让走,还对着人家一口一个‘小猫咪’……呵,可别跟我说这位梦郎是把小铃儿看成女生了,这种话骗骗小虎还行,我可不信。”

——小虎,西域来的交换生,就读于梦间大学营养与食品安全系。虽然才刚入学不久,却已经凭借“营养系第一小白”的称号闻名梦大。具体表现可以概括为两点:给啥吃啥、听啥信啥。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跟在他的师兄、有“梦大第一毒奶”美誉的绿竹身后晃悠,吃吃喝喝,顺带长长见识和心眼。

抬手捋了一下额角的碎发,淑女做总结陈词:“深柜一个,没跑了。”



-TBC.

21 Aug 2017
 
评论(13)
 
热度(126)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