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动漫相关 | ID山栀
短篇标注日期为开篇时间 | 中长篇请直戳链接
微博@山木卮 http://weibo.com/234134495
 
 

【韩叶&顾韩】让我们一起拯救地球吧 5

5.

等公子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他看了眼时间,刚七点多。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阳光明媚万里无云,一看就是个好天气。

迫于顾飞的暴力胁迫,他昨天居然十一点就睡觉了。这也是他今天醒得如此早的原因。屋里就他一个,顾飞不在,估计是做早课去了。正好公子也不太想看见他,就当压根没这个人,自顾自去洗了漱换了衣服,下楼准备吃顿早餐。

不得不说,习惯这种东西一旦被破坏就很难恢复了。本来是一天只吃一餐的,结果昨天多吃了一顿晚饭,今天就想多来一份早点。这怎么行?要知道人生苦短,有时间当然要在电脑前做些有意义的事,怎么能浪费在其他无聊的地方?

公子叼着面包思考起了吃与人生的关系,顺手打开橱柜想拿罐啤酒,却发现柜里空空如已,别说易拉罐了,连拉环都看不见一个。

“靠。”公子骂了一声,“老子绝顶聪明,为什么总是算不到自己的酒什么时候会喝完?果然连我自己都捉摸不透我自己吗?”

顾飞刚好走过来听到,吐槽道:“这句话你以前说过了。”

“不愧是从我口中说出的话,才说过一遍就被人牢记在心了啊。”公子面不改色,“唉,每次一想到你们会因为我的完美而自惭形秽,我的心里就会涌现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

“你要点脸会死吗?”

“要什么脸?还有谁的脸比我更完美吗?”

“……”顾飞被打败了,“你还真是‘人至贱则无敌’啊。”

“呵,谢谢夸奖。”

两人吃过早饭,顾飞要去上班就先走了,公子则是打算等到超市开门去买箱啤酒,美其名曰“保持物种的多样性”。结果超市还没开门,叶修先按着太阳穴从楼上晃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向对方递了一个得体的微笑。

叶修翻出一盒未拆包的饼干,一边撕包装袋一边问:“穿得这么利索,要出门?”

公子微笑:“是啊,去趟超市,家里没有啤酒了。”

叶修点点头,像是没听到对方故意在某个字上加的重音:“这么巧?一起吧!我正好买点烟,顺便再买点,水。”

公子也淡定无视了对方重点强调的部分:“水就不用买了吧?要是让我哥知道,我连杯水都不倒给你,肯定会怪我招待不周的。”

“没关系,我跟老韩说一声就完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不会怪你的。”

“你这是说哪里话?就算要买也应该是我去买,你是客人,这点小事怎么能劳烦您亲自动手呢?”

“那怎么行?你对我这么好,肯定不会买水这么便宜的东西。要是买了什么贵的饮料,那不就破费了吗?还是我亲自去比较好,省钱。”

他们就以这种方式互相交流着,一路就交流到了超市,再交流着结完账走出来。公子搬了一箱青岛啤酒,叶修提了两瓶矿泉水,还有一条烟。超市离公子家也就两条马路的距离,两人走着来的,自然也决定走着回去。

来的时候还没觉得,这一拿上东西,才没走两步公子就觉得腰那里有点酸疼,速度也自然而然就慢了下来。本来是两个人并排走,渐渐地就成了前后列队。叶修抽着烟没注意到旁边,许多路人却看见了,忍不住就开始数落他:“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那么沉的东西让个姑娘拿,自己拎个塑料袋走前边。”

“就是就是。”有人附和道,“还走这么快,不知道等等人家啊!”

姑娘?难道是指韩文澈?

叶修这才回头看了公子一眼,果不其然看见后者发黑的脸色。他可是亲身体会过公子有多反感被认作女人,现在居然有人主动往枪口上撞,不看个热闹都对不起他仍在隐隐作痛的脑袋。

可公子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发作,他只是以极其无辜的目光,轻轻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当时就愣了。我靠,他该不会是想将错就错,先叫我帮他扛了东西再说吧?这演技,这神情,果断实力派啊!?不帮忙会受到路人的谴责,去帮忙自己就输了一仗,可真称得上是进退两难。

当然,那是指旁人的情况。如果对象换成叶修,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和公子对上眼神的叶修什么都没做,轻瞟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转过头继续走他的路,表情淡定神色茫然,好像刚刚只是心里好奇,想看看大家在指责谁罢了。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大家,他和公子其实不认识。

叶修事后是这么解释的:“哥真人战斗力不如0.5鹅,这么一大箱酒,我哪儿扛得动啊?要是给它摔了多不好,你说是不是?”

公子简直要感叹起来。他活了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人,形形色色千奇百怪,可论起比叶修还不要脸的,愣是一个都没遇上——哦,他自己那叫天经地义,才不是不要脸。

于是顾飞过来时见到的就是那二位相互嘴炮的场面。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顾老师破天荒在门口顿住了脚步,犹豫了一下到底还要不要去蹭这顿饭。

杀气好重啊?

他的眼神在公子和叶修间游移许久,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先吃饱了再说。

直到顾飞都坐下开始吃了,那边的两人却还没停。叶修转着筷子:“你是怎么心安理得接受‘澈’这个名字的呢?明明心一点儿都不干净。”

“你先修修边幅再来跟我探讨名字问题吧。”公子端着酒杯,“虽然说你现在的样子更能衬托本公子的美貌,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我喝酒的心情。”

“呃……”看叶修有再回一句的趋势,顾飞连忙开口打断了他,“那啥,这家伙嘴坏自恋脾气差,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要是实在忍不了,回头我替你打他一顿出出气。”

他可不知道这人和公子什么关系,昨天见到时候叶修已经晕了,公子没说,他也没问。刚刚听了半天应该不是什么仇人,但也绝对不是朋友。自己好歹也是公子的正牌男朋友,该帮腔的时候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

再说了,他还想好好吃饭呢。

叶修读出了对方话语里自认监护人的意味,忍不住笑道:“哦?他都这么差了,你还护着他?”

顾飞摊手:“没办法,谁叫这是贱内呢。”说到倒数第三个字时他还特意咬了牙。

公子“啧”了一声:“很好,你终于承认老子是无敌的了,有进步。”

顾飞知道他是在影射自己早晨吐槽的那句“人至贱则无敌”,顿时也没了脾气:“商量个事儿呗。”

“嗯?”

“以后能动手,咱俩尽量别说话,行吗?”

“你个武夫。除了斗殴你还知道点什么?”

“说了多少遍了,那是功夫,功夫!跟街头小流氓打架不一样行吗!”

“有什么区别?不一样是好勇斗狠?得了个天下第一腰板硬了是吧?不一样还是只能在中学教体育?”

“你皮又痒了是吧?”

“现实里揍人不是要付法律责任的吗?诶是谁昨天跟我说的来着?”

“……”

嘴炮永远不是顾飞的强项,他擅长的是行动。所以他把公子的嘴堵上了。

叶修在旁边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摇着头上楼了。一边走一边表示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他老了,理解不了年轻人的世界了。顺便也就忘记了他和韩文清曾经是怎么从厨房战到卧室、从浴缸滚到书桌的了。

算了,谁让老人家记性不好呢?我们理解万岁,理解万岁。


02 Apr 2014
 
评论(14)
 
热度(86)
© 比众木 | Powered by LOFTER